乐文小说网 > 我在网大教鉴赏 > 005准备下午的研究生组会(下)

005准备下午的研究生组会(下)

        做完第二个文档的点评,我打开洛若曦文件夹里的最后一个文档,《依阴阳以观万物:金庸小说侠客行解读》  ,全文如下:

        《侠客行》以佛教神话之“地狱神话”为基本故事框架,江湖代表“阳”(阳间、阳世);侠客岛象征“阴”(阴间、阴界),为了表现这种“相对”与“平衡”,金庸先生基本把整本书写成了一个“阴”“阳”双方交、错、攻、推的“相对论”。  这也是《侠客行》与金著他书明显的不同之处——凡写“组合”,多系“二”人,或“二”之倍数;凡写一人,则大多与另一人合成双数,或与之并,或与之对。性格行事、身份地位、武功家数等皆然。

        比如写石清、闵柔:两人一男一女,一刚一柔,乘“黑”“白”双驹,使“黑”“白”双剑,居“玄(黑)”“素(白)”庄,匾题“‘黑’‘白’分明”,一黑衣一白衣,以上无一而非相对,但两人却是“夫妇”,恩爱非常,形影不离(亦相并);  比如写石破天、石中玉:二人一淳朴,一浮滑;一口齿笨拙,一舌灿莲花;一混沌未开,一百窍玲珑;所作所为事事相对,性格、行事完全相反,但却一母同胞,是亲生兄弟(亦相并)。

        他(石清、闵柔)夫妇二人这几日来和石破天相处,虽觉他大病之后,记忆未复,说话举动甚是幼稚可笑,但觉他天性淳厚,而天真烂漫之中往往流露出一股英侠之气,心下甚是欢喜。闵柔更是心花怒放,石破天愈不通世务,她愈觉这孩子就像是从前那依依膝下的七八岁孩童,勾引起当年许多甜蜜的往事。不料真的石中玉突然出现,容貌虽然相似,行为却全然大异,一个狡狯懦怯,一个锐身任难,偏偏那个懦夫才是自己的儿子。(第十五回)

        比如写张三、李四:二人一胖一瘦,一“阳刚”,一“阴柔”,所用之药酒一寒一热,虽然诸般皆相对,但两人却份属“兄弟”,连袂进退,如同一体(亦相并):  胖瘦二人面面相觑,脸上都现出大为惊异之色。他二人都是身负绝顶武功的高手,只是二人所练武功,家数截然相反。胖子练的是阳刚一路,瘦子则是阴柔一路。

        两人葫芦中所盛的,均是辅助内功的药酒。朱红葫芦中是大燥大热的烈性药酒,以“烈火丹”投入烈酒而化成;蓝色葫芦中是大凉大寒的凉性药酒,以“九九丸”混入酒中而成。

        那烈火丹与九九丸中各含有不少灵丹妙药,九九丸内有九九八十一种毒草,烈火丹中毒物较少,却有鹤顶红、孔雀胆等剧毒,乃两人累年采集制炼而成。药性奇猛,常人只须舌尖上舐得数滴,便能致命。  他二人内功既高,又服有镇毒的药物,才能连饮数口不致中毒。但若胖子误饮寒酒,瘦子误饮烈酒,当场便即毙命。(第十一回)

        比如写龙岛主、木岛主:一木纳寡言,一絮絮不休,可谓相对,但却同为侠客岛岛主(相并)——侠客岛,是除了贵州双子门之外,金庸小说中唯一一个由两人共同出任掌门的门派——双子门只是有意写的逗趣,与侠客岛两位岛主之情形仍不相同。

        比如写丁不三、丁不四:二人虽系兄弟两个(虽有兄长丁不二,但未见出场),称“丁氏双雄”(相并),但性格、行事,处处不合,自幼及长,数十年间争斗不休(相对);史婆婆说:“丁氏双雄,一是英雄,一是狗熊”,亦并亦对也;

        另外如写白自在、史婆婆:虽是夫妻(相并),但脾味不合,争吵一生,实是一对怨偶(另一对怨偶是丁不四与梅文馨。再延伸一下,梅芳姑之恋石清,虽是单相思,但因此毁掉一生,最后更是因之而死,说来二人也算“怨偶”),而史婆婆自创“金乌派”,更是雪山派武功的克星;金乌刀法,也是专门用来对付雪山剑法(处处相对)。

        如少林掌门妙谛、武当掌门愚茶:二人是当时江湖之两大领袖,固然相并,但一“妙”(精妙)一“愚”(拙愚),亦是相对;  如解文豹、郑光芝:两人八拜之交,义结金兰(相并),但解文豹得一“豹”字,郑光芝得一“芝”字:一虫(动物)一草(植物),亦可谓相对;

        如封万里、白万剑:虽是师兄、师弟,号称“雪山双杰”(相并),但二人并不和气(相对)——封万里绰号“风火神龙”,得一“风”字,得一“火”字;白万剑绰号“气寒西北”,得一“气”字,得一“寒”字:一“风”一“气”(静则为“气”,动则为“风”,一“风”一“气”即一动一静),固然相对,一“寒”(冷)一“火”(热),亦是相对;

        如谢烟客、贝海石:两人武功相若、旗鼓相当,可谓相并;然谢烟客得一“烟”字,贝海石得一“海”字——“烟”亦可谓之“火”,“海”亦可谓之“水”——水火不容,亦是相对;

        又:“烟客”即“仙人”,仙人而居摩天崖,谓“仙人高高在上”;“海石”即“海底之石”——“海石”亦中药名,兼喻贝老爷多病之身——谓“病人沉沉在下”也(处处皆成其对);

        其他又如张三、李四的饮酒葫芦,一人一个;邀人上岛的拘魂铜牌,也是两枚等等,全是双数(至于“关东‘四’大门派”,则是“二”的倍数)。

        另外既写阿绣,则必有丁珰——所谓女一、女二(相并);既有阿绣之温善,则必有丁珰之恶泼(一善一恶,相对);

        既写长乐帮,则必有雪山派——可比佛祖修行之两大“道场”(亦并亦对);

        既写摩天崖,则必有北邙山——谢烟客与当世两大高手大悲老人、贝海石两番决斗之地(亦并亦对)——摩天崖,顾名思义,其上“摩天”,接近太阳,可谓之“阳”,北邙山,“邙”者“亡人之邑”,本意即“鬼城”,象其极“阴”也。

        既有“黑煞掌”,则必有“白鹤手”——丁珰所学之两大武功:一“黑”一“白”,亦并亦对;  既有“虎爪手”,则必有“控鹤功”——丁不三、谢烟客之两大绝学:一“虎”一“鹤”(一地下一天上,一兽一禽),亦并亦对;  而两张拘魂铜牌,一张“赏善”(笑脸),一张“罚恶”(怒脸),一“笑”一“怒”,亦并亦对也。

        与“阴阳”有关之概念,书中又写到江西“无极门”:

        石清又道:“十年之前,江西无极门首先接到铜牌请柬……”(第十三回)  “无极”是道家语,谓无形无象宇宙(时空)之原始状态。北宋周敦颐以“无极”为先天地而存在之实体,提出“无极而太极”、“太极本无极”之命题,置“无极”于“太极”之前(《太极图说》);

        又写到丁不三、丁不四之“六合丁氏”:

        丁不四拿过来一看,只见笺上写著“六合丁氏”四字……”(第十九回)  “六合”,谓天地四方,指代“宇宙”也。宇宙既由“阴阳”组成,“六合”亦可谓之“阴阳”;

        又写到贝海石之“五行六合掌”:

        谢烟客寻思:“我这摩天崖上哪有他们的甚么狗屁帮主。这伙人蛮横无理,寻找帮主云云,显然是个借口……”他知道此刻情势凶险,素闻贝海石“五行六合掌”功夫名动武林……(第四回)

        在中国哲学中,“五行”谓金木水火土,系“阴阳”之所生化,五行之间相互生克而维系天地之平衡;

        又写到温仁厚之“八仙剑”:

        这个不住在石室中打圈的黑衫老者温仁厚,是山东八仙剑的掌门……(第二十回)

        在武学层面,“八仙剑”是“六合剑术”之一,同时也是“八卦连环剑”之一部分。在哲学层面上,“八仙”既象“六合”之延伸,亦合“八卦”之数;所谓“山东”,大海之滨,所谓“八仙过海”也。山东海上,亦蓬莱仙山,总谓之八仙出没之地。

        “无极”(阴阳之先)、“五行”(阴阳之所生化)、“六合”(阴阳之延伸)、“八仙”(八卦)云云,皆足证全书无处不在之“阴阳”观也。

        就石破天本人而言,其先得谢烟客教授八阴八阳经脉之内功,又机缘巧合,将阴阳二气合而为一,体内“阴阳交泰”,也可以说是一人即是一“阴阳”:

        他(张三、李四)二人虽见多识广,于天下武学十知七八,却万万想不到石破天身得奇缘,先练纯阴内功,再练纯阳内功,这一阴一阳两门内功本来互相冲克,势须令得他走火而死,不料机缘巧合,反而相生相济,竟使他功力大进,待得他练了从大悲老人处得来的“罗汉伏魔功”,更得丁不三的药酒之助,将阴阳两门内功合而为一,体内阴阳交泰,已能抵挡任何大燥大热、或是大凉大寒的毒药。(第十五回)

        金庸写《侠客行》,系依“阴阳”变数以观天地万物。从这个角度来看,一部《侠客行》,基本就是一张运转不休、生生不息的太极图。

        按照《易经》以及中国哲学的基本说法,整个世界皆由不同层次的“对立物”构成,它们都是“太极”(一阴一阳之“相反相成”)的完美体现;

        周敦颐《太极图说》谓宇宙发生、演变之过程为:无极—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万物。《侠客行》一书的写作架构,很好也很有趣的表达了这一点。

        当然,全书最大的“相对”,自然就是“侠客岛”与“武林世界”的“阴”、“阳”相对。金庸笔下的武林世界,代表“阳”(阳间、阳世),侠客岛象征“阴”(阴间、阴界),两者是对立(相克)的;但在一定情形下,侠客岛成就了石破天(练成神功),石破天也成就了侠客岛(使“侠客行”武功真相大白),所以两者又是“相生”的。

        “般若中观之学”认为,“有生有灭”,是有为法,“不生不灭”,是无为法——侠客岛之“有生有灭”,可谓之“有为法”;按照龙树的说法:一切有为法之生灭,皆系“假生假灭”——非实生实灭——则侠客岛之陆沉,只是假像。

        现实中的故事总要讲完,金庸先生于是只好让带有主角光环的石破天破解图谱——真实的结局也许是:石破天一行到达侠客岛后,随即人人深陷其中,除了沿袭以前的老套故事外什么也没能改变。

        侠客岛永远是侠客岛,永远存在于那里,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地狱);江湖依然是江湖,各路豪杰依然分批(生)分期(老)前赴后继(病、死),就像是佛家所说的生命轮回,以及道家所说的阴阳往复。

        前文讲到侠客岛“依因缘和合而有”(生),又“依因缘分散而无”(灭),是根据书中情节。如果换到这个角度,则侠客岛其实也是“不生不灭”的。

        金庸先生用一个简单的故事,解释了关于“阴阳”(太极)、“生死”(生灭)的永恒命题。

        读完全文,我只见洛若曦在文档末尾用红色的字体写着:

        老师,我打算用阴阳观来解读《侠客行》的行文,您看怎么样?

        看到学生的提问,讲真的,这是一个好的研究思路,起码有这位大家在前面开了路,继续做肯定是能做出东西的,加上洛若曦才研究生一年级,我觉得无论是出于兴趣角度,又或者出于其它,我都应该给予一定的帮助。

        想到这里,我打开了中国知网,开始检索一些能够用阴阳观研究小说的好文。

        找了半天,我终于找到两篇不错的文章,一篇是《王小波小说精神结构中的阴阳两界》  ,另一篇是《阴阳学说与西方哲学中的“在场”与“不在场”》  。

        对于这两篇文章,我没有细看,只是在洛若曦下载的文章《依阴阳以观万物:金庸小说侠客行解读》背后所提的问题上,附录了这两篇文章,并做了这样的回复:

        若曦,你好,能有这样的研究冲动和欲望说明你已经有了做研究的潜力,对于是否用阴阳观来解读《侠客行》  ,我的观点如下。

        一、阴阳观在我们写作修辞学这个专业研究方向,是否可以转化为对比、对偶、排比、比较、照应、烘托、动静结合、衬托、抑扬、正面侧面、明线暗线、互文等手法,这样方便你用专业的知识去发文。

        二、能否以《王小波小说精神结构中的阴阳两界》为参考,去找一个你最喜欢的且具有这种阴阳观的作家,去做扩展研究,然后如果还有余力,可以做做网文方面的阴阳观研究。

        三、能否以《阴阳学说与西方哲学中的“在场”与“不在场”》为参考,对外国文学中具有这种写作方式的作者进行研究,或者在已有哲学研究基础上做此类研究。

        四、这篇文章解读全面,列举充分,但是就小说这种问题来说,哪些阴阳结构是真正推动剧情走向的,哪些是起其它修辞作用的,这方面我还没看到你自己的想法,希望你在下午的组会前能够多多思考。

        以上,就是我的全部思考,希望若曦你再接再励,尽快在这个寒假到来之际做出自己的研究成果!

        做完点评,我将洛若曦的全部文件点评打包,发给了她,并留言道:

        “若曦同学,你下的文我已全部浏览完,时间精力有限,就只做这些点评,快中午了,你和雨馨先去吃饭,我们下午见。”

        “好的,谢谢老师。”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1:30,我估摸着给洛雨馨的点评是来不及了,只好也给她留了个言:

        “雨馨同学,你下的文我还没来得及看,你和若曦先去吃饭,我吃完饭回来再看,下午组会的时候,咱们再具体讨论,回见哈。”

        “好的老师,您先忙,我不着急。”

        “ok!”

        看到回复,我摇了摇头,心想道:

        哎,可怜的洛雨馨同学,你根本不会意识到,组会要加时长咯。

        一边想着,我一边锁门,准备出去吃个午饭。

  http://www.lwxs00.com/90/90534/26494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