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和纲吉君结婚的第三年 > 第38章 nbsp; 世界的命运线发生了改动。……

第38章 nbsp; 世界的命运线发生了改动。……

        038

        的名字叫做齐木楠雄。

        大概在三个月前,  有一对夫『妇』搬到了家旁边,看起来恩爱非常的夫『妇』却有着十分危险的身份。下略,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就不多赘述。

        冷静下来全程围观着这对夫『妇』,仿佛家父母一样的笨蛋恋爱脑相处方式,齐木楠雄打从心底地感叹,结婚以后的人都变成笨蛋吗。

        而在这样平和的海面之下,  隐藏着令人惊惧的波涛汹涌,随时要迎面爆发。

        如将这个世界比喻成勇者传说,大概就是勇者和女主角幸福的生活面前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阻碍,也因此整个故事才波澜壮观、惊心动魄。如将沢田纲吉比作勇者,那的对手就是魔王,  也就是所谓的反派。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强大的魔王,  仿佛是在开恶劣玩笑一样,  这个世界稳步升级的勇者对手是一个开局满级、拥有无数个平行世界记忆和学识的魔王,像是游戏策划给玩家开启了一个深渊级别的粪作一样,按照正常游戏的通关根本无法推进到he结局。

        在这种如此艰难的情况下,  勇者大人通过了细碎的情报、人脉、勇气,将所有奇迹一样的点神奇地连在了一起,造就了一个希望计划。将成长点还没有分散点完、十年前的我召唤过来进行战斗。堪称是钻游戏营运bug的『操』作,让人拍手叫好。

        然而,  再这样的背景之下。勇者的看似平凡的妻子,  女主角成为了不确定因素。

        如说魔王是开了挂的角『色』、勇者是玩家钻游戏漏洞的『操』作,女主角就是带禁止代码运作属『性』的编程员之一。

        她深爱己的丈夫,  对丈夫的真身份有一个大概猜测却不确定。

        栗山花言在沢田纲吉死后的三个小时,收到了彭格列boss的死讯。她一无所知,还依旧忙碌工作。

        直到了某一天,  密鲁菲奥雷『射』杀彭格列boss的视频流传在各大黑手党的手中,时刻关注着战场情报的栗山花言看到了丈夫的死亡现场。

        ……接下来的事情简直不堪回首。

        她居然真的为了干掉白兰这件事情开始策划,表面毫无动静,结暗地里面和死鼠之屋搭上了线。好次差点借用第三方的手干掉了白兰,到最后随着异能的突飞猛进,将一直控制好的80%适当的同步率,转化为30%,将本身就持有在手中的个匣子丢进了空里面。

        ……匣兵器消失了。

        ……同时,世界也毁灭了。

        白兰还有一群搞事精对世界毁灭一事饶有兴趣,到了最后的结不言而喻。

        女主角亲手推进了game  over的结局。

        虽然造成的结并非是栗山花言一个人就造成的原因。

        然而……不管怎么说。

        这是什么烂作剧本。

        一觉醒来的齐木楠雄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两眼放空看着天花板。

        是因为昨天下午咖啡冻从世界上消失了,睡觉的时候才做噩梦吗?

        在经过了好天的千里眼调查以后,看着这两个人隔了大半个海洋,依旧心系对方的同时,用坚定的心情推进计划的前进。

        …………按照这个剧情发展似乎,还真的有可能演变成梦里面的剧情。

        超能者不随随便便做梦,虽然很不想承认,这大概是预知梦。

        齐木楠雄有一窒息。

        但是。

        齐木楠雄并不想掺和进和大魔王作斗争的事件之中,沢田纲吉和入江正一的计划已经做得相当优秀,召唤十年前拥有彭格列指环的沢田纲吉前来战斗的确有希望打败白兰。

        也就是说在有人顶在齐木楠雄前面的情况下,完全不打算和白兰面对面。

        白兰拥有窥看平行世界的能,一旦暴『露』了以后,每个世界的都暴『露』在白兰的眼皮底下,关这件事齐木楠雄还是敬谢不敏。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栗山花言这个不稳定因素,干脆点,直接『操』控情报隐瞒她到最后?

        ……然而沢田纲吉的计划也不一定成功,十年前的沢田纲吉能不能打败白兰还是一件未知数。

        再或者直接一点,将沢田纲吉的计划暴『露』给栗山花言知道,接下来希望她稍安勿躁——想也清楚栗山花言不准许沢田纲吉被枪指着,假死弹的计划本身就存有一定的风险。

        找人代替沢田纲吉?不说不暴『露』,谁能顶得住这对夫『妇』之的黏腻情感啊。

        齐木楠雄做了一系列的推测,最终做出了决定。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脆弱了,不需要再增加一位毁灭世界的候选者。

        .

        时回到九个小时以前。

        齐木楠雄经过了一系列的深思熟虑,确定这是一次不能够失败的行动,机只有一次。

        在出发之前拔掉了一个抑制器,手里轻松地将某样东西夹在了腋下。齐木楠雄用千里眼看准了时机,用了隐身、瞬移动跟提前到达了目的地,提前去监控室让所有摄像的记录提前失灵。

        等了大概十分钟,一直在楼下说话的两个人才转移坐电梯抵达了白兰的办公室楼层。

        沢田纲吉在踏入了房的第一步,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乎是精准地停留在了齐木楠雄所在的地方。

        齐木楠雄不动神『色』,没有动弹。

        已经隐藏了气息,结还是第一时注意到了异常,真是令人讨厌的直觉。

        沢田纲吉在没有瞧见任何人在,收回了视线。

        【刚刚好像感觉到有人在……】

        【无论白兰耍什么样的花招,我都要按照原计划执行,不能够『露』出破绽。】

        沢田纲吉的打扮与往常相差甚大,一袭黑『色』的西装披上了披风,气势骇然。

        率踏入己房领地的白发青年兴致勃勃地等待沢田纲吉的前来,仿佛如守株待兔、信满满。

        “呀,纲吉君真是胆量惊人,光是主动前往敌人的大本营这一件事,都不得不让我心生敬佩了。”白兰开口说话时,仿佛像是吃了糖一样黏腻,眯着眼睛,说着敬佩的话语。

        沢田纲吉眸『色』一沉,“白兰,把我请到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白兰言笑晏晏地说:“欸?这不是很显吗?因为我想要招待纲吉君。我一直都很想见见纲吉君啊,无论是你的勇气还是魄都超乎我想象。”

        “你款待人的方式也相当别。”

        们的话语仍旧继续着,从夸奖到阴阳怪气、再到密鲁菲奥雷手里面拿捏彭格列的亲属人物做威胁,谈判显而易见地决裂了,倒不如说从一开始房中的两个人都没有想过谈成的可能『性』。

        沢田纲吉抿紧嘴唇,面『色』冷漠地应付白兰。

        齐木楠雄没有太过靠近们,一方面是对两个家族首领之的虚以为蛇没有什么兴趣。另一方面白兰加沢田纲吉,这两个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名列前茅的强者,哪怕没有感知到气息,本能、直觉等等一一系列的因素都令们产生不必要的警惕。

        “如说这个世界上拥有73指环的人是玩家,率将彭格列指环毁掉的纲吉君已经失去了参与游戏的资格了。”白兰笑眯眯地弯了弯嘴唇,睁开了紫『色』的双眸,仿佛有一道锐利的光一闪而过:“你已经可以从这棋盘游戏里面退场了。”

        白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

        沢田纲吉警惕地站起身,攥紧拳……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用的,我事在这房布下了结界,只要在这房里面,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无法使用死气之炎。这可是【我】意研究出来的方法喔,虽然限制太多了,不能广泛使用。在这封闭式的房用上,哪怕纲吉君再厉害也不可能赤手空拳逃出去吧?”

        白兰的枪指着沢田纲吉的眉心,“再见了,纲吉君。”

        沢田纲吉只作出了基本的闪躲动作,在这咫尺的距离之中想要躲开枪.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你说再见。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接下来所有的动作都不能有一丁点失误,一旦失误就暴『露』了。

        齐木楠雄手上拿的东西,是一只等比大小的熊娃娃……嗯,原本是。

        此时此刻掀开了布料定眼一看的话,赫然是沢田纲吉。

        齐木楠雄率用催眠能让这个世界误以为这只等比大小的就是沢田纲吉了,现在无论是谁看到这只熊娃娃,都以为它就是沢田纲吉本人,反正后面都是假死不动弹的状态,一只熊娃娃代替绰绰有余。

        齐木楠雄的速度比谁都要快,在解放了其中一个抑制器以后,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三十马赫,属人类连的残影都看不到的地步。

        是一手将熊娃娃放在了沢田纲吉原的位置上,在触碰到沢田纲吉以后身体的透化被迫解除,不过这也无所谓——瞬移动,回到了沢田纲吉的家中。

        整个过程甚至还没有一秒钟。

        好,完。

        现在用千里眼回去看白兰,白兰那边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很好。

        才不愿意暴『露』开挂的魔王大人面前。

        齐木楠雄放下了沢田纲吉,沢田纲吉愣住了,下意识看向了四周熟悉的环境,再迟疑地看齐木楠雄。

        “……楠雄?怎么回事?”

        换做任何人都忍不住停止思考,上一秒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下一秒就突变画风,四周切换了『色』调和房布局。

        齐木楠雄言简意赅地将所有的事情交代了一遍,语速快得飞起来,听得沢田纲吉一愣一愣的。

        饶是如此,不愧是当过父的男人,沢田纲吉在短暂地警惕和迟疑之后,大脑飞快运转,瞬息之理解了现在的状况。

        最后略为为难地蹙起眉,饱含歉意地说:“谢谢你伸出援手,但我需要回去。”

        【不用担心假死计划,熊娃娃伪装成你的貌代替了你成为了尸体,也不用担心白兰,没有发现,其人也不发现,接下来的日子你待在家隐藏身份,不要随便出门,等待你的计划结束就好了。】

        沢田纲吉:“……”

        从齐木楠雄口中说的话过荒唐,可瞬移动的能毋庸置疑。

        环绕了四周,最终确定了这遍地都是灰尘的房子就是己家。

        齐木楠雄组织了一下语言,觉得己还是不要掺和们夫『妇』之的故事,怪麻烦的。

        【沢田小姐这段时离家不在,她很安全。】

        对齐木楠雄的话语,沢田纲吉出奇地平静,涉及到栗山花言的所在地究竟在哪,竟是直接说出了肯定的话语:“是离开家去上班了吧。”

        【?!】

        居然知道?

        沢田纲吉很久以前就知道栗山花言的工作并没有如她所说那样辞职,毕竟谁都不每天待在书房中对着电脑敲键盘。时不时还熬夜,一次两次还好,如长时都是这样,不难将栗山花言以前那份压巨大的工作联想到一块。

        隐隐约约察觉到栗山花言。

        大概、也许。

        所干的工作还不是一般的普通白领,常规的公司也不允许员工一周时长期在家里办公。由从业者另谈,可如是由从业,栗山花言也无需要隐瞒。

        沢田纲吉所知的线索仅限此,栗山花言的态度相当谨慎,很少在日常相处中暴『露』过多的信息。

        齐木楠雄用难以言喻的目光看向了沢田纲吉。

        结你们夫『妇』两早就猜到了对方不是如表面那么简单,还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那样。

        你们两个的相处方式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

        时紧迫,齐木楠雄没有再追究下去,说。

        【这个世界的命运线发生了改动,要是你死了,说不定世界真的毁灭了。】

        【从另一个意义上。】

        沢田纲吉不所以:“?”

        【总之好好珍惜一下己的生命。】

        【以及……】

        齐木楠雄指了指沢田纲吉的后方。

        【后面有老鼠,要爬到你的腿上了。】

        “我家里面怎么可能有老鼠?!”

        沢田纲吉马上就往前走了一步,这个站位极其刁钻,能够完应付从四面八方的危机。

        真是的,黑手党奇怪的直觉和警惕心。

        换一般人都直接转过去看了。

        齐木楠雄有无奈地用瞬移动转移到了沢田纲吉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一个拐角香蕉狠狠击沢田纲吉的后脑勺。

        【离开前给你一个建议,记得换掉身上的衣服。】

        齐木楠雄说出了善意的提醒。

        最后一步,记忆替换,把所有跟有关的记忆通通替换掉。

        只在沢田纲吉的面前出现不到十秒,应该很容易就蒙混过去。

        齐木楠雄虽然帮助了沢田纲吉,但也没想过将超能者的身份暴『露』在黑手党父的眼中。

        这种非日常的人物还是尽早从的生活离开,还一个和平的世界。

        齐木楠雄在做完了所有的工作,立刻回到了己家里面用心灵感应做出最后的确认。

        沢田纲吉捂着后脑勺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坐在沙发上好一以后,才迟钝地将刚刚的东西回忆起来,怀疑人生地复。

        “刚刚那个是……哆啦a梦?我被哆啦a梦救了?”

        脑海里面的记忆被一只蓝『色』的机器猫代替,机器猫看到了老鼠之后一边尖叫,一边飞快地窜门逃走了。

        齐木楠雄:……为什么是哆啦a梦,是因为在你心中哆啦a梦是万能的吗?是个黑手党,结想的东西那么童真。

        .

        不过问题解决就好。

        齐木楠雄用千里眼窥视栗山花言和沢田纲吉逢的那一幕,放松了心态,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

        也不枉一.夜未眠解决这件事情。

        齐木楠雄吃完了早餐,背上书包准备上学,迎面撞上了丢完垃圾回来的沢田纲吉。

        齐木楠雄面无表情地打算和沢田纲吉擦身而过。

        “楠雄。”

        沢田纲吉叫住了。

        齐木楠雄脚步一顿,微微颔首和打招呼。

        【早上好。】

        “早上好。”

        “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

        棕发的年轻面带温润的笑容朝道谢。

        “谢谢你,楠雄。”

        齐木楠雄:“………………………………………………”

        哪怕记忆替换再成功,只要一个照面就彻底打破了。

        真可怕啊,祖传的超直感能。

        搭配上冷静过来的思考能,哪怕记忆替换得再成功,现在也依靠推理能猜到了大概的真相。

        “这件事情我不和别人说的。”沢田纲吉看出了齐木楠雄堪称天崩地裂的变化,有不好意思地接着说:“抱歉,我只是想向你道谢。”

        【难办了,我好像吓到楠雄了。】

        【我和之没什么关系,却愿意出手帮我。】

        【……早知道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不,我已经听到了。

        齐木楠雄微不可闻叹了一口气。

        现在不就难办了。

        齐木楠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是因为前段时我帮花言小姐除草的事情吗?】

        沢田纲吉一愣,然后顺着话语说下去了:“对。前段时我不在家的时候,花言的事情麻烦你了。”

        齐木楠雄点了点:【我还要回学校,告别了。】

        在放学回家以后,从齐木久留的手中拿到了两盒高档咖啡冻的齐木楠雄,瞬就消除了内心的一点疙瘩。

        看沢田纲吉就知道没有利用超能者的想法,也打算好好履行约定不把是超能者的事情暴『露』出去。

        除了一颗已经解决的暴雷以,比学校某个笨蛋们好相处得多了。

        ……唯一的报复大概也就是,没把栗山花言快扒掉沢田纲吉的马甲下来这件事说出来。

        绝对不是故意的。

  http://www.lwxs00.com/79/79826/25514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