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本墙成精了 > 第 19 章

第 19 章

        没了?

        没了是什么意思?

        杜程看向姬满斋。

        姬满斋望着杜程默默无言。

        金色瞳孔温柔沉静,杜程觉得自己好像也会读心术了,要不然他怎么能明明白白地从姬满斋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到丝丝安慰呢?

        杜程想了一下,问谢天地,“他是死了吗?”

        谢天地脸色难看,缓缓点了点头。

        杜程愣了一下,随即认真道:“你算的不准。”他低头吃完第四盒盒饭,“我要回去了。”

        谢天地:“哎,小妖怪……”

        杜程一下跑出去,谢天地没拉住人,对姬满斋道:“就这么让他走了?”

        姬满斋:“他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

        谢天地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对姬满斋无语道:“你就这么对自己老婆啊?”

        “别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姬满斋道。

        谢天地懵了,这件事是指哪件事?

        没有记忆的姬满斋因为实力强悍从来没有遭受过质疑。

        即使是一开始就遇上的谢天地也一直都误认为姬满斋只是神秘地不肯说而已。

        就算无意中撞破了姬满斋死老婆的秘密,谢天地也从来没怀疑过。

        他根本不知道面前的姬满斋外表强悍内里空空,脑海里除了破碎的片段之外什么都没有。

        依靠着那一点点浓烈的感觉强留在人间,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漫无目的地漂泊,在设定的大限前挥霍生命。

        姬满斋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强的力量,他的存在之于凡间格格不入。

        所以他选择给自己的生命找一些意义。

        他维护妖怪与人类之间的平衡,保护这个世间的平和,这是他给自己找的意义。

        可杜程出现了。

        天真无忧干干净净的小妖怪,与记忆里破碎无助的样子毫无相似。

        姬满斋轻轻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破旧楼道里“咚咚咚”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大,回荡在耳边像急促的心跳,杜程急促地敲门,他敲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有钥匙,打开门之后,房间里冷冷清清的,周隔海人不在。

        杜程舌尖的话咽了回去。

        他想跟周隔海说雄赳赳不见了,雄赳赳是他们共同的朋友,他们可以一起想想办法去找找他。

        雄赳赳是只很博学的乌鸦,它懂得那么多,它会飞,它威风又机灵,是百事通,它怎么会没了呢?

        杜程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忽然想起今天他学到的知识。

        遵纪守法,遇到困难找警察。

        杜程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神圣的号码。

        110。

        电话马上接通,接线员是声音柔软的女孩子。

        杜程小心道:“喂?听得见吗?”

        “你好,听得见,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是的!”杜程很高兴,一下就被关心的感觉很好,“我是朋友不见了,你能帮我找找吗?”

        对面马上回应,“能提供一下你的身份证和姓名吗?”

        “我的身份证……”杜程戛然而止,他的证件是假的,他小声道,“不提供身份证行吗?”

        “您是有什么困难吗?”

        “嗯,我有困难。”

        “好的,那您可以提供您朋友的身份证和姓名吗?如果要报失踪的话,这是必须的哦,最好能再提供一下住址。”

        杜程挂断了电话。

        110不管妖怪。

        怎么办?

        精怪管理局应该管啊!

        可是雄赳赳只是半妖,他还没有成精。

        也不归精怪管理局管。

        杜程又泄气了。

        如果他仍然是一堵墙,他什么都不会想,每天努力吸收日月精华,满脑子全是获得自由的渴望。

        雄赳赳偶尔来一下跟他说说话,他就挺开心的。

        雄赳赳很长时间不来,他也不奇怪。

        如果他是一只鸟,他也会一直飞的。

        可是成了精之后,他自由了,烦恼好像也变多了。

        晚上7点,唐芙在会所里气急败坏,生意一如既往地差就算了,杜程老是惹祸也算了,现在干脆连班都不来上了!可恶!

        签合同的时候,杜程连电话都没留一个,唐芙看他是棵摇钱树,什么也不管了,现在倒好,上班迟到他连个人都找不到。

        唐芙唉声叹气时,一位光彩照人的贵妇人走了进来,赫然正是孟添玉的妈妈方静。

        唐芙顿时头皮发麻,脸上已经挂上难看的营业笑容,“方小姐,”他还记得方静很在意称呼,“什么风又把你吹来了?”

        “我来找杜程。”方静脸色恹恹,看上去气色不太好,眼睛很亮,“放心,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来找他是有正事。”

        唐芙心想能是什么正事,小心翼翼地提醒道:“我们这是正规经营。”

        方静冷淡一笑,“唐老板在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有夫之妇。”

        唐芙唯唯诺诺,“今天他还没来上班。”

        方静皱了皱眉,留下一张名片,“他来了,打给我。”

        唐芙接下名片。

        方静要走时,又拿出支票簿,在唐芙瞠目结舌的表情下签了一张十万的支票,鲜红指甲里夹着薄薄支票,晃得唐芙眼花。

        “这个人我包了,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唐芙拿着十万支票,满脑子都是问号。

        看来他还是没走眼,摇钱树就是摇钱树,之前八万进账,和那些酒的成本一比,他净赚不少,今天又有富婆十万支票砸到他面前。

        唐芙:他要转运了!!!

        然而,接连三天,杜程都没来上班。

        灵泉路街道,一面新装饰的古墙前,俊秀青年蹲在一边,现代城市的灯火辉煌与他仅有一墙之隔,他仰着头,定定地看着墙顶。

        “他在做什么?”谢天地抱着手打量杜程,对身边的姬满斋道,“三天了,你不去管他?”

        谢天地这几天挺忙的。

        一批妖怪被公司裁员,他和姬满斋忙着帮助下岗妖怪再就业。

        他原以为姬满斋找到老婆之后会和老婆形影不离,没想到姬满斋只是每天晚上来看一眼。

        后来谢天地想想也是,姬满斋看上去也不像个恋爱脑。

        他有很多该做的事情要去做。

        哪有闲工夫一直谈情说爱。

        不过姬满斋来都来了,怎么也不上去安慰几句呢。

        三天了,小妖怪蹲在自己的本体附近,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连动都不动不下,跟他本体完全一致。

        姬满斋说小妖怪什么都不知道。

        谢天地也不傻,猜测小妖怪应该是失忆了,失去了和姬满斋曾经在一起的记忆。

        所以姬满斋对小妖怪格外小心翼翼。

        正当谢天地为这该死的令人作呕的爱情长吁短叹时,姬满斋动了,他走向前,穿过马路,来到杜程面前。

        一大片阴影罩下,杜程眨巴着眼睛望向姬满斋。

        “走吧。”

        “我想再等等。”

        姬满斋:“走吧,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杜程:“可是万一我离开的时候,雄赳赳飞回来了呢?”

        姬满斋伸手,“过一会儿再回来等,放心,不会错过的,”杜程仍在犹豫,姬满斋说:“我会陪你一起等。”

        黑色手套包裹着一双修长有力的手,黑色通常都是不祥的颜色,却是姬满斋身上最鲜明的颜色,还有金,那双金色的特别的瞳孔。

        杜程伸手抓住姬满斋的手,他说:“你别骗我。”

        姬满斋带着杜程来到了一家画廊前。

        谢天地没跟来,在原地等待那一只不会飞回来的乌鸦。

        画廊前,孟诗平手拿着包,纤细的臂膀垂在身前,她穿着高跟鞋站在台阶上,牧野站在台阶下,他看上去比她硬生生地矮了几分。

        牧野几天没有睡好,胡子没刮,模样狼狈又憔悴,艰涩道:“一定要这样吗?”

        孟诗平神情淡淡,语气轻柔,“如果你爱我的话。”

        “我当然爱你……”牧野想说你根本不知道我都为你放弃了什么,但这样去绑架一个他爱的人显然既懦弱又愚蠢。

        孟诗平俯视着牧野。

        她的灵魂出窍,看到了不施粉黛的农家女在一个世家公子的爱慕面前手足无措。

        她像是被一分为二了。

        一个灵魂高高在上,她的爱是施舍,是赠与,是上天垂怜他才给他的礼物,他凭什么可以不接受?

        他一定会接受。

        她志在必得。

        一个灵魂卑躬屈膝,惶恐不安,她得到了老天爷的馈赠,没有心思去想背后会付出什么代价,但直觉已经抢先地为她患得患失了。

        不对等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对等的爱呢?

        孟诗平闭了闭眼睛。

        原来一开始就是错的。

        “牧野,我们分手吧。”

        孟诗平从台阶走下,在牧野错愕的眼神中一步一步走向街边停靠的车旁。

        杜程与姬满斋正注视着她。

        孟诗平对杜程笑了笑,眼里隐约有泪光,“我好像懂我错在哪了。”

        “我看他的时候,”孟诗平提起手里的包,“就像看我喜欢的限量版名牌包。”

        那不是爱。

        他没爱过她,她也没爱过他,这很公平。

        杜程不知怎么,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话,“你们并非命中注定。”

        孟诗平愣了愣,随即释怀道:“是啊,也许我们之间的缘分只是孽缘罢了。”

        “该你的我还给你。”

        牧野站在原地不动,直到视野中的孟诗平歪倒下去,他依旧没动,有什么紧紧连接他们的东西在那一瞬间碎了。

        一股炙热温暖的力量涌入胸口,与姬满斋的结印不同,杜程能感觉到他胸口缺陷的部分真正地有一块充盈丰沛了起来。

        获得自己灵力的感觉太好,杜程脸上也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等他望向姬满斋时,还没来得及开口,便陷入了恍惚。

        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姬满斋。

        黑发曳地,片片血迹如梅般染红了雪白长袍的下摆,他提着一柄断剑,面目冷酷,身后是一片莹莹的海。

        有陌生的声音说

        ——“你们并非命中注定。”

  http://www.lwxs00.com/70/70163/20133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