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成假千金后我成了团宠 > 42、狗男人

42、狗男人

        ("穿成假千金后我成了团宠");

        颜溪坐在马背上于林间纵横了好一会儿才从惊魂中回过神来。

        看台已经离得很远,

        隐没在树林间看不见了。

        颜溪哭丧着脸抬头,瞥见霍延庭温柔和煦的眼。

        “啊!”

        她大叫一声,满脸愤怒扑了上去。

        “我要跟你拼命!”

        颜溪眼神凶狠,

        动作用力,表情十分凶恶,

        她扯着霍延庭的衣领,张嘴就咬了上去。

        她的清白真没了。

        她不活了,

        她要和霍延庭同归于尽。

        霍延庭下巴微抬,让开位置,颜溪便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霍大将军笑容缓缓道:“我今日穿着轻甲,牙不疼吗?”

        颜溪咬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她真······咬不透。

        这玩意什么金属做的,

        怎么这么硬?

        颜溪愤愤在他胸口锤了一拳,

        再次恨声道:“我要跟你拼命!”

        “好好好。”

        霍延庭一只手牵着缰绳,让马慢了下来,一只手开始解衣服。

        颜溪目光瞪圆,语气一下子惊慌起来了,

        她声音颤抖道:“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光天化日之下,

        你要是敢对我欲行不轨,

        我一定会告诉我姐姐,到时候你就完了!”

        霍延庭耐着性子听她颤巍巍说完,还点了点头,

        嗯了一声,

        他才道:“你不是咬不动吗,我把轻甲脱了给你咬。”

        见颜溪目光一下子变了,他略带些取笑道:“你在想些什么?莫不是在想些不轨之事?小姑娘可不兴想这些。”

        颜溪表情愈发愤恨起来,此时此刻,

        霍延庭已经毫无疑问荣升成了她记仇小本本里名列第一的人物了。

        原以为这厮是个好的,她还想这人思想好,三观正,没想到竟然坏透底了!

        颜溪抿着唇恨恨看他,却见霍延庭真把身上的轻甲脱了一半下来,不仅如此,他还把衣服也顺便拉了一些下来,露出了个光-裸肩头。

        “咬吧。”

        他把露出的肩头往颜溪这边送了送。

        倘若换个人遇见他这般轻佻举动,如今应有些不知所措,或是不敢再看了,但颜溪不一样。

        她眼神依然凶狠,霍延庭把肩膀往她这边送,她就真扑了上去,再次‘啊呜’咬在了他的肩头。

        而指望颜溪这姑娘装装样子是不可能的,她咬下去这一口,当真用了吃奶的力气,连舌尖都尝到了血腥味还没松口。

        霍延庭对这常人或许已经痛呼出来的伤势完全无动于衷,他甚至没有任何一丝表情变化,依然眉间带笑。

        颜溪把牙嵌在他肩头,咬了好一会儿,才被霍延庭轻轻拍了拍背,他语调轻快道:“好了,先起来。”

        颜溪没动,她一边咬着他的肩一边含糊不清发出了一声怒吼。

        霍将军便无奈道:“有人过来了,你真想别人看见?”

        颜溪立刻就松嘴了。

        她抬起头,‘呸呸呸’吐了一下嘴里的血沫子,目光慌乱道:“快走!快点!”

        方才在看台林场边缘只能说霍延庭自边疆回来,过惯了大开大合的日子,没那么多规矩,且那是他强行掳走她,倘若她之后不喜欢,人家也不会说她些什么闲话,大约只会嫉妒她得了将军青睐。

        可现在这场景就不一样了。

        两个人孤男寡女,霍延庭衣服解了一半,这要是被人看见,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谁会相信她是在报复咬人?

        所以颜溪慌了。

        偏生霍将军还漫不经心看了她一眼,眉间和煦未散,他摸了把肩膀,瞧着手上些微血迹,悠悠道:“可真是个狠心的。”

        让她咬,她便真咬了,还咬得这般用力。

        可颜溪此刻没心思和他说这些,她往四周看了一眼,因她不会武,也听不出到底哪边来人了,只好再次催促道:“快点,等下被人看到了。”

        霍延庭这才慢悠悠调转马头,朝另一方向策马而去。

        因着林场十分茂密,又非常大,霍延庭策马走了一阵子,这之间都没遇上其他人,他再次停下马,大约是周围没人了,颜溪缓缓松了口气。

        危机解除,她回过神来,瞥见霍延庭衣衫半露的模样,极为嫌弃道:“还不把衣服穿上去?露给谁看呢,不检点!”

        这个男人就是坏透了!

        霍延庭也不计较她的语气,毕竟他早知道这姑娘是个凶的。

        霍大将军又慢条斯理自顾自把衣服穿好,期间还笑容温和道:“颜姑娘,还气吗?”

        “你说呢?”

        颜溪双手抱胸,就坐在他身前,整个人小小一只,却面色凶恶,气势十足,她语气不善道:“霍延庭,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当着那么多贵人们的面直接把我给掳进来了,我的清白都毁了。”

        “无妨,我可以负责。”

        霍延庭依然笑容和煦。

        “呸!”

        颜溪狠狠啐他:“我当初就知道你不是个好玩意儿,却没想你这么坏,负责?谁要你负责?本小姐没想嫁人你知不知道?”

        “你不想嫁人?”

        霍延庭眉间微挑,似有些意外,但很快又从容道:“无妨,那就不嫁,名分只是个名头罢了。”

        这思想开放得惊人。

        颜溪被他梗得一时半会儿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这就是边疆出来的男人,这么自由奔放吗?

        她抿了抿唇,停顿半响,最后只得嘟囔道:“这么说你还想白嫖我?”

        ‘白嫖’这个词比较偏现代化,霍延庭有些理解不了,他皱了皱眉头,很快又道:“你想不想嫁人都可以,我不在乎这些虚的。”

        颜溪便抿着唇默然了好一会儿,然后她瞥了眼霍延庭,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小心翼翼试探:“这么说你也不介意我还有其他······”

        “你可以试试。”

        虽是说着‘试试’这样的话,但霍大将军的表情显然很危险,他眼眸微压,声音陡然沉了几分,“你还有这种想法?”

        颜溪这姑娘真是胆大包天。

        颜溪被他目光看得内心一抖,下意识讪讪道:“我这不就是随口一说······”

        她又不可能真去找几个情人,倘若真那样,今日荣野,明日霍延庭,那日子该多······好像还挺爽的。

        颜溪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立刻甩了甩脑袋,把这奇怪想法甩了出去。

        她虽然算不上什么好姑娘,但对待感情还是挺专一的,起码不能脚踏两条船,要找,也得分开了再寻新欢。

        颜溪掠过这个话题,不想再说,便回复了之前的话。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总之你坏了我的清白,但我不想和你好,你说这个账该怎么算?”

        颜溪重回了双手抱胸,面色凶恶的愤怒状态,继续质问他。

        “你想怎么算?”

        霍延庭牵着缰绳让马匹缓步往前,一边随口询问她。

        颜溪仔细想了想,表情认真道:“你待会儿回去了就和大家说,我们只是关系亲近,但不是他们想的那种关系,你只是把我当妹妹,以后我就是你的义妹了。”

        这样的话,哥哥妹妹亲近点也能勉强解释得通。

        霍延庭却笑了声,有些打趣,“哥哥妹妹?这不好吧?我又不是荣野,或者你想当我的情妹妹?”

        “呸!”颜溪愤怒之下又狠狠锤了一下他的胸,严肃道:“你正经点,我在跟你说正事。”

        霍延庭有些散漫点了点头,依然敷衍,“你继续说。”

        颜溪便说不下去了。

        他这个鬼样子,叫她怎么说下去?

        她抿唇用愤怒的目光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伸手掐住了他脖子。

        颜溪双手掐着他脖子晃了两下,恶狠狠道:“快点同意我刚刚的话!”

        霍延庭像是感觉不到她在掐自己脖子,只微笑着随口说:“这真的不大好,我若是以后对自己的妹妹动情,岂不是有违人伦?”

        “动情你个大头鬼!”

        颜溪气得掐着他脖子使劲晃,怒吼道:“混蛋,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她是真掐。

        霍延庭被她掐得咳了两声,才不急不缓道:“同归于尽了,到黄泉路上,不还是我和你。”

        这话更气人了。

        颜溪大叫了一声,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差点没坐稳从马上载了下去。

        幸好霍延庭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他轻笑,“这么气?”

        说实在话,人的悲欢并不能共通,比如颜溪此刻真的很气,而霍大将军只觉得这姑娘真有趣,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颜溪重新在马背上坐稳,这才平缓了些,她扶着额角,喘了会儿气,就在霍延庭饶有兴致看着她的时候,她嘴一瘪,突然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你怎么这么坏······”

        颜溪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不忘拽狠话,她呜咽着狠毒道:“等我找到了姐姐大人,我要把你扒-光了按在地上打!”

        霍延庭倒是没想到她会哭,他赶忙轻抚了抚她的背,有些哭笑不得道:“好好好,这怎么突然就哭了起来?”

        颜溪呜呜咽咽的,还在更咽,嘴上却没停。

        “坏、坏人不会有好报的!”

        “人在做天、天在看,苍天饶过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一定会报仇的!”

        反正她呜呜咽咽了一大段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玩意儿,霍延庭认真听完,还赞道:“有志气。”

        颜溪便哭得更狠了。

        霍延庭他不是人,他是狗,狗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

        颜溪:男人都坏透了!

        顾霜:果真一天一个。

        感谢在2021-06-07

        21:17:37~2021-06-07

        23:3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uhiz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uhiz

        6瓶;懒回顾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穿成假千金后我成了团宠");

  http://www.lwxs00.com/70/70104/20154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