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银河帝国之刃 > Chapter 82(幽空星人等待了半个世纪,...)

Chapter 82(幽空星人等待了半个世纪,...)

        尤涅斯现在面临着双重困境:

        如果他继续操纵黑曼蛇去绞死红蚺,  驾驶舱外的双子座皇帝就会破门而入,把他弄死;

        如果他现在转身去杀死皇帝,西利亚就会驾驶红蚺反扑黑曼蛇,  同样把他弄死。

        插入门缝的剑身闪出夺目的蓝光,电磁切割舱门发出滋滋锐响。尤涅斯紧紧抓着火力输出闸门,暴吼:“许德拉!向舱门分泌酸液,杀死他!”

        机舱外,  无数鳞片突然竖起,  调转方向面对着皇帝。

        海因里希眼角一瞥,  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  数百年来浸透骨髓的作战意识让他连想都没想,瞬间抓住剑柄用尽全身力气往下一拉;剑身在迸溅的电花中将整个舱门一劈两半,活生生将他虎口震出数道血口,  紧接着舱门“砰!”一声旋转打开,撞在了海因里希身前,堪堪挡住迎面喷射而来的酸液!

        滋啦数声白烟,厚重的金属舱门刹那间溶变了形――这一系列变故都在眨眼间完成,  稍微迟零点零一秒,  此刻皇帝就变成骨架了。

        海因里希喘了口气,抓着舱门把手的胳膊猛一用力,  将整个身体向上屈起,  空中一荡跃进了驾驶舱。

        驾驶舱内不知为何一片黑暗,  只剩操纵台前的神经带如千万根交错的细丝,散发出幽幽的红光。尤涅斯背对操纵台站着,面容在红光中显得异常诡谲:“又见面了,  双子座皇帝。”

        海因里希缓缓提起阔剑,叮的一声插到地上:“又见面了,  尤涅斯。”

        他们两人对视半晌,尤涅斯突然问:“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还活着,皇帝?上次在联盟你明明已经刺穿我的心脏了,但现在我仍然好端端站在你面前,连西利亚那么自命不凡的人都承认杀不了我……事实证明我是不死的,别白费力气了。”

        “下水道里的老鼠总是很难打死,这个西利亚和我都习惯了。”

        “……”尤涅斯脸颊狠狠抽动了一下,话锋一转:“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拿回西利亚的记忆,你为什么又在这里?”

        尤涅斯不答,海因里希笑起来,替他答道:“因为你也想要西利亚的记忆。”

        高空中硝烟散尽,黑曼蛇似乎僵住了一样凝固不动,对红蚺的绞缠也越来越松。

        奥斯罗德迷惑的张望着,似乎有点搞不清状况,却被西利亚一语道破:“黑曼蛇的虚拟精神栓正在失去控制,海因里希拖住尤涅斯了。马上开始准备反击!”

        “……这你怎么看得出来?!”

        “红蚺!”西利亚没理睬奥斯罗德,厉声喝道:“抽出所有电源,集中所有能量轰击敌方精神栓!”

        已经被轰得看不出是条蛇的红蚺突然动了,像一头腐烂的史前巨怪般扬起头颅,对黑曼蛇张大了嘴巴,与此同时它的驾驶舱内灯光闪烁了几下,紧接着陷入漆黑――

        所有电源被一丝不剩的紧急抽调到火力系统上,星际导弹在它黑洞洞的喉咙里闪现出雷电般的绿光。

        黑曼蛇这才反应过来,迟钝的抽身想逃,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四秒钟后绿光轰然而出,随着一声震动天地的嗡响,黑曼蛇机甲转眼被爆炸冲出了数百米!

        ――锵!

        驾驶室如滚筒般飞转,神经带和各种仪器到处摔飞,两把兵刃带着耀眼的电弧重重相撞,把当头砸来的指挥椅劈成了两段!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双子座皇帝!”尤涅斯反手将燃烧着电火的阔剑格开,高喝:“知道为什么联盟只能把暗星堂封进五维空间吗?鼎盛时期的西利亚都杀不了我!你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罢了!”

        海因里希一哂:“为什么想要西利亚的记忆?”

        他如巨禽般凌空冲过翻转的驾驶舱,瞬间落在尤涅斯面前,只见他苍白阴霾的脸上突然一笑:“想知道?”

        “……”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拿不到――知道西利亚为什么这么强吗?”

        海因里希眉心一跳,只听尤涅斯冷冷道:“当然不是说现在这个omega,他现在可一文不值……但当年鼎盛时期的加文西利亚元帅精神阀值破四百,你见过哪个爹生娘养的普通beta是这样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海因里希问:“为什么?”

        又一阵爆炸声传来,驾驶舱猛烈颠簸,两人死死相抵的刀锋顿时向墙壁一歪,在金属上留下了巨大的斫口。海因里希猛抽回剑,只听尤涅斯一字一顿道:“五百年前,联盟,守护神计划――”

        “警报!警报!机甲毁损程度已超过80%!警报!警报!驾驶舱将强制弹出,请驾驶员立刻启动一级保护装置!”

        红光在黑曼蛇的驾驶舱里狂闪,然而搏斗中的两人都没来得及理会――紧接着他们脚下的地面突然剧烈一抛,两人同时趁势跃起,刀锋“铛!”一声狠狠相撞!

        ――同一时刻机甲体外,红蚺全身骨骼爆炸而出,连同六扇钢翅一起将黑曼蛇刺了个穿透。黑曼蛇最后发出一身响亮的嘶鸣,漫天黑血爆起,随即像小山般彻底倒了下去。

        无数蛇潮立刻被压成肉泥,荒原都被砸出了数个巨大的坑。

        黑曼蛇七寸处那扇已经被海因里希破坏殆尽的舱门骤然开启,旋即嗖的一声,驾驶舱像离弦的箭一般飞弹了出去――那情景真是惊险至极,在没有飞行动力装置的情况下,驾驶舱很可能就此从数百米高空中坠落摔成一块扁扁的铁饼;西利亚登时瞳孔紧缩,吼道:“海因里希!”

        红蚺蹿出去接那只驾驶舱,然而这台机甲本身也已经到了极限,移动的瞬间整个蛇头都撞飞了出去!

        “警告,警告,机甲头部断裂,机甲火力中断……”红蚺内部也开始红光狂闪,然而西利亚置若罔闻,猛一转头望向了监视屏――屏幕上黑曼蛇的驾驶舱从空中坠落,在连绵不绝的巨大蛇腹上弹了好几下,最终险险撞在了几片高耸的黑鳞上!

        呼――驾驶舱在黑烟中静止不动了,紧接着西利亚的声音在空中喝道:“海因里希!你没事吧?!”

        砰!砰!

        驾驶舱破破烂烂的大门再次被撞飞,而且是连飞两次。海因里希和尤涅斯一前一后冲了出来,同时落到黑曼蛇山峦般的身躯上,脚还没站稳就疾风骤雨般过了七八招,闪亮的电弧差点把人视网膜灼伤。

        “守护神计划是什么!”海因里希喝道,冰蓝色的眼睛在满面鲜血中格外森冷迫人:“说!守护神计划是什么东西!”

        尤涅斯大笑:“你就毫无所知吗皇帝!你的皇座是怎么来的?不可一世的联盟竟然败在了你这个蠢货的手里,哈哈哈哈――”

        红蚺内部,西利亚习惯性想召唤狮鹫,突然想起狮鹫还在不远处的战舰里扔着,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他干净利落推开正想说什么的奥斯罗德,大步流星的走到驾驶室门口一脚踹开了门。高空狂卷的气流一涌而入,他抓住扶手向外望去,只见战舰如同黑色的山峦般停在不远处的荒漠上,顶端闸门正缓缓开启,一道空间缝隙如火箭般直射上了高空――

        远处僵持中的海因里希和尤涅斯还未觉察,然而紧接着,空间缝隙被一只巨大的白骨之手从内部扯开了。

        “曼德提拉斯……”西利亚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曼德提拉斯长老一点点从空间缝隙中挤了出来,他还是裹着黑布,盘腿漂浮,怪异的身躯起码臃肿了数倍,看上去就像个数十米高的怪兽。

        这其实是很诡异的――这么庞大的物体从黑色虚空中硬挤出来,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连位于他脚下的海因里希和尤涅斯都没觉察。

        而西利亚也没有出声提醒,只是凌空站在机甲上抬头望去,只见长老终于像无声的梦魇一般降临到了天空中,兜帽下的白骨面具缓缓移动,终于盯住了某个方向:“好久不见了,尤涅斯。”

        尤涅斯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抬起头。

        这时他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惊讶和恐惧,那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根本无法掩饰,连他的声音都尖利得变了调:“曼、曼德提拉斯长老……?!”

        这其实是一幕很恐怖的景象:曼德提拉斯死神般怪异的身躯在空中悬浮,庞大的黑布随风飘拂,身后是一望无际的虚空;黑曼蛇的尸体如小山般盘踞在平原上,海因里希和尤涅斯站在僵冷的蛇皮上遥遥对峙,两人手中刀刃还在滋啦窜电;更远处的战舰边,红蚺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全身蛇骨爆裂而开,散发出难闻的腥气。

        “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尤涅斯。”曼德提拉斯长老的声音仿佛是从胸腔中震出,发音晦涩难辨:“这些年你瞒着长老席做了很多事,现在是清算的时候了。”

        尤涅斯怒道:“难道那些事没经过你的默许吗,曼德提拉斯大人?!与其说是帮奥斯罗德出手,不如说是对现在的利益贪心不足,想连我那份也一起吞了吧!”

        回答他的是一阵嘶哑大笑。

        尤涅斯环顾周围,只见身前有海因里希虎视眈眈,远处有奥斯罗德狐假虎威,红蚺里必定还站着一个虽然没露脸,但必定在伺机而动的西利亚……他一咬牙,沉声道:“我可以在现有分配上多给你加三成,曼德提拉斯大人。你觉得奥斯罗德这个蠢材真能给你带来任何好处吗?他连奄奄待毙的联盟都不敢招惹你知道吗?只有我们的合作继续下去,才能有人源源不断给你带来资源和利益!奥斯罗德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我丝毫不怀疑。”长老说,“但尤涅斯,你搞错了一点。”

        “……”

        “你死以后暗星堂并不是只剩下奥斯罗德一个人,就像我可以选择的也不只是奥斯罗德一样。你只是为我掠食的猎狗,打猎多的时候可以奖赏、喂食,但如果猎狗自己偷吃太多,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外面等待我用的猎狗还有很多。”

        尤涅斯的脸色变了。

        但红蚺机甲内奥斯罗德的脸色变得比他更难看。

        站在机舱门口的西利亚回头对他微微一笑,目光中满是毫不掩饰的了然。

        “你杀不了我,”尤涅斯缓缓退后,“你杀不了我,没人杀得了我……”

        长老冷冷一笑:“很可惜,我可以。”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他骇人的白骨面具中传来,黑洞洞的眼眶中突然探出一条巨蛇――只见它黑中带绿硕大无比,蛇头向周围摆动几下,紧接着向尤涅斯的方向猛然一顿!

        “区区一条蛇――”

        尤涅斯尖利的声音猛然顿住。

        “咝咝――咝咝……”巨蛇从曼德提拉斯脸上爬下,死死盯着尤涅斯扬起了头。那一瞬间尤涅斯的脸色比西利亚在战舰上时还难看,简直都有些发青了:“幽……幽空王蛇……它怎么还活着?!”然而那就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了。

        幽空王蛇高高仰起头,浑黄的眼睛里闪出毒光,仿佛有种无形的箭瞬间刺进了尤涅斯的眼窝。整个世界顿时开始旋转,所有画面都像漩涡一样越来越模糊,天空在无声的巨响中轰然坍塌迎面砸来――

        那一刻尤涅斯的脑海中完全空白,只有一幅陈旧的画面带着尘灰,从记忆深处缓缓浮起:

        那是数百年前的他跑过长廊,时光在身上留下跳跃的斑影;他冲到尽头一扇房门前,砰的一声冲进去,只见眼前是空荡荡的冰冷殿堂。

        “此地的驻守者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身后说,“他抛弃了暗星堂,跟一个沙漠旅人去了远星。”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他本来就打算好了。他甚至不屑于在离开时通知你一声,他是个真正背弃了你的叛徒。”

        是谁?是谁在说这些?年轻的尤涅斯回过头,满是愤怒的目光在触及身后那黑影的时候突然顿住了――那个人身形高大面容冷漠,面孔因为仇恨而扭曲,瞳孔中带着血腥的恨意。

        那是数百年后的尤涅斯他自己。

        “啊――!!”

        荒漠上倏而响起一阵嘶哑的惨叫,紧接着尤涅斯全身抽搐,倒了下去,捂着双眼拼命打滚!

        “奥斯罗德!”曼德提拉斯长老暴喝:“就是现在!”

        奥斯罗德身形猛然一僵,似乎有瞬间的挣扎从眼底闪过,然而紧接着他咬牙推开西利亚冲了出去,凌空抽出电磁刀,狂吼着往黑曼蛇身上一跃而下!

        站在不远处的海因里希立刻疾退,只见奥斯罗德砰然落地,一个箭步冲到状若疯狂的尤涅斯身前,举刀砍下了他的头颅!

        ――咔嚓。

        颈骨断裂的声音其实很轻,但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清晰的一响。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狂风霎时凝固,周围没有任何声音;不知过了多久才看见那头颅从身上坠落下来,啪嗒一声,轻轻掉到了地上。

        “尤涅斯,”曼德提拉斯长老冷冷道:“这就是你的下场。”

        海因里希脸上微微震惊,奥斯罗德狰狞的喘着粗气,曼德提拉斯向盘踞在他身上的巨蛇伸出手,似乎想把它召回去。

        然而就在这时,西利亚动了。

        西利亚凌空向不远处荒原上的战舰伸出手,用力之大甚至五指都泛出了可怕的青白;他的瞳孔因为精神力急剧提升而剧烈颤抖,在战舰内闪出一道金光的同时暴吼:

        “狮――鹫――!!”

        金光蓦然变大,瞬间将战舰顶端撞出个大洞!无数锋利碎片组成的金箭划破长空,如流星般“嗖!”一声刺穿了巨蛇的头!

        那一下简直称电光火石都不为过,曼德提拉斯的手还悬在半空,巨蛇的血液已溅了他一身!

        “西利亚……”长老颤抖道,爆发出愤怒的狂吼:“西利亚!!”

        他转身猛扑下来,几乎立刻就冲到了眼前;与此同时海因里希闪电般赶到,另一边金箭也化作军刀飞到西利亚手边,两人同时振臂一挥!

        铛!

        两把刀刃发出同一声响,从左右两边分秒不差的挡住了曼德提拉斯!

        ――这僵持没有持续多久。

        同一时刻另一边,幽灵王蛇无头的尸体从空中掉落,如僵硬的肉筋般摔到了地上。

        如果硬要比喻的话,这一声就仿佛是某种信号,在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时候给这场恶战划下了休止符。

        曼德提拉斯的白骨面具爆出一声脆响,紧接着在两把刀刃下迅速龟裂,巨大的手骨一寸寸化作飞灰――他仰头发出一声绝望的咆哮,然而那声音刚出口就被狂风卷上了天际,裹尸布一般的黑袍在呲呲声中化作了毒烟。

        海因里希一把抓住西利亚:“退后!!”

        毒烟缭绕随风散去,将两人身前的金属舱门都腐蚀成了灰,所幸两人在千钧一发之际踉跄躲过了毒烟蔓延的范围。海因里希护着西利亚退到舱内,突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什么,瞳孔一缩:

        只见黑袍下竟然只有一段扭曲的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没有血肉,没有内脏,那截骨头竟然就是曼德提拉斯长老的本体!

        “这是什么技术……”海因里希震惊道,突然身侧一沉,扭头一看顿时脸色骤变:“西利亚!你怎么了?!”

        西利亚脸色苍白的半跪下去,军刀从手里哐当掉在地上。他伸手想扶住头,但稍微一动就头痛欲裂,冷汗刹那间浸透了脸,甚至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西利亚?西利亚!”皇帝全身的血都吓冷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吼什么:“你怎么了?说话!狮鹫把你的医疗舱拿出来,狮鹫!把你的医疗舱――”

        话音未落突然一阵熟悉的微风吹过耳稍,海因里希骤然呆住。

        “没事,他没事!”“他只是耗费了太多精神力,为什么这么紧张?”“终于得救了,谢谢你人类元帅!”

        海因里希抽搐道:“幽……幽空星人?”

        微风中无数幽空星人笼罩住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像漫山遍野的透明精灵:  “又见到你了,人类元帅!”“好久不见你还认识我们吗?”“但是为什么皇帝也在这里呀,皇帝~”“终于可以把遗产还给你了,好激动好开心!”……

        西利亚喘息着抬头望向虚空,眼神由警惕慢慢转为涣散,似乎有种轻柔的力量正缓缓流入他的脑海。

        海因里希敏锐的捕捉到什么,微微愣住了――

        那竟然是西利亚的记忆。

        幽空星人等待了半个世纪,现在就要把这尘封的珍贵遗产,亲手交还给联盟元帅了。

  http://www.lwxs00.com/69/69618/19891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