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唐捉妖司 > 第二百一十章:狼崽子

第二百一十章:狼崽子

        周泽将那把刀递给老徐。

        老徐垫着白布,仔细看向刀柄,周泽缓缓说道。

        “凶手右手拇指有缺损,或者是那种完全使不上力,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掌控手部百分之五十的能力,所以在刀具上没有留下痕迹,而且指纹跟真正的赖小民完全不一样。

        我不知茅山派是否有易容术,但无论如何易容,身高体态上,能伪装的不多,所以凶手的身高与赖小民一样,或者稍微矮一些,身材与赖小民一样,或者身上稍微瘦一点儿。

        现在能推断出来的,就这么多,既然昨夜都是茅山派的人出现,而且在木板房里面发现了道袍还有毒药,这些并不是普通做恶之人能够得到。

        我觉得,于二小姐发现尸骨,让凶手有些措手不及,毕竟跟他计划的时间有差异,而我们及时赶到,打乱了他的进程,而此人逃离,最有可能躲藏的地方,应该是他认为最安全的所在。”

        老徐站起身,看了一眼道袍。

        “你的意思是,此人应该躲会道观之中?”

        周泽点点头,随即叹息一声。

        “是,不过道观多了,是否是朱有道提及的荆州开元观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对廖春香的虐杀,还有对廖家母子的行径还解释不通。

        想得到香水作坊的信息,这些手段没意义,除非有私仇,将廖方正带进来,我有话问他。”

        老徐起身,快步将廖方正带进来。

        此人目光呆滞,毕竟一夜之间,知晓自己的三个至亲被杀,如此打击极大,尤其是凶手还有可能是自己想要选择的女婿,这种自责让人无法承受。

        周泽看向廖方正,示意后面人给他一张椅子坐下。

        “廖方正,我知道你家人丧命,此刻心里难受,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难道你不想抓住凶手,为妻子儿女报仇?”

        廖方正抬起头,目光艰难地聚焦。

        有些不解地看向周泽,抬手指着门口的方向,颤抖地说道。

        “杀人的不是赖小民?”

        周泽摇摇头。

        “此赖小民才是真正的赖小民,去了作坊当守卫那个,暂时还不知是谁,所以本官要你仔细回忆一下,这十几年之内,是否与人起过争执,涉及仇怨的人,只有你想得仔细,我们才有机会抓到凶手。”

        廖方正愣了愣,这些信息有些多,他一时间难以消化,老徐看得着急。

        上来就推了廖方正一把,瞪着眼吼道:

        “想什么呢,你得罪过什么人,或者之前有人想要跟你家结亲你拒绝的,甚至跟兄弟亲属之间有过争执的,这些总该记得吧?我不信,你这辈子没跟人红过脸?”

        廖方正这会儿目光没有那么呆滞了,稍微想了一下,赶紧说道:

        “如此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三年前我有一个没出五服的堂兄叫廖凡生,回到廖家村,他搬去泸州有些年头,回来是将家中的房屋土地处置了,毕竟他家算是廖家村的大户。

        当时,他带回来一个养子,那小子各自不高人很瘦,看人总是垂头抬眼,用我们土话来说就是夹着尾巴的狗惯用的目光,过于阴狠。

        找了几个买主,折腾了半个多月,事情商议的差不多,廖凡生请村里的人吃流水席,这在廖家村算是大事儿,自然全村人都去了,男人在前院,女眷都在后院。

        那个养子开始我就没看到,开席很久我听到哭声,怎么听怎么像我家春香,我赶紧朝外面跑,出来才看到廖凡生那个养子,将春香堵在院子的一个角落,我儿也挡在前面,几个小辈都在撕扯。

        我喝了几盏酒,有些压不住火气,上去就给那小子一巴掌,将春香带回家,后来春香和我儿说,那小子扯春香衣袖领子都扯开,她大声呼救,那小子才住手的。

        见来人他也怕了,还威胁春香和我儿不要乱说话,不然就杀了我们全家,我去找了廖凡生,他一听也急了,将那小子打了一顿,那小子竟然抄起棒子反抗。

        村里人一看,都跟着上了,将那小子打个半死,关在柴房里面,不过半夜他逃了,之后廖凡生离开村子,也没再回来过,时间久了也渐渐忘记这事儿。”

        老徐要说什么,被周泽伸手拦住。

        “仔细回忆一下,此人被打伤的时候,都哪儿伤到了,是否手上有伤?”

        廖方正认真想了一下,举起双手看了看,这才说道:

        “廖凡生砍断了他一截手指,应该是右手的拇指,毕竟争斗的过程中,我堂兄的腿被他用木棒打断,牙也没了两颗,他一直喊着,自己养了一只狼崽子。”

        周泽呼出一口气,对上了一切都对上了。

        “此人叫什么?”

        “叫朱喜,这个堂哥说过,这孩子是独自要饭的,一直被欺负,还被打,堂哥看着可怜就留在家中,要给他改名,他一直说自己叫朱喜,堂哥想着这小子算是不忘祖,就对外叫他廖朱喜。”

        “三年的时间,你们一直没去过泸州没联系过廖凡生?”

        廖方正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道:

        “咱穷,穷亲戚登门,被人瞧不上,尤其是堂兄家的嫂子,人不算面善,所以没联络,如若不是今日提及,我也都想不起来这茬事儿。”

        老徐扬扬下巴。

        “那廖凡生在泸州哪儿居住,你可知晓?”

        廖方正仔细回忆起来,想了好久才恍悟般说道:

        “卖祖宅和地的时候说了一嘴,他家在泸州城南相中了一片庄子,因为靠近青云山,土地肥沃他想囤地,具体是在青云山的何处我也不知了。”

        周泽缓缓点头。

        “想起什么,随时说你这两日现在县衙,暂时不要回作坊,一个是为了你的安全,另一个也等一下调查的结果。”

        廖方正直接跪下,朝着周泽磕头,直接趴在地上老泪纵横。

        “明府,我这一生能老了还到作坊,是托您的福,如若不是您来了合江,有了这合江商会,恐怕我还在为了一饮一啄费尽心里。

        至于儿女和老妻,是我这辈子最在意的人,他们的死让我生无可恋,可您说了,抓住真凶才是告慰,我信您,求明府帮我抓到真凶,以告慰儿女和老妻在天之灵。”

        周泽蹲下将人扶起来,用力拍拍他的肩膀。

        “县令就是父母官,你就是一个普通合江百姓,本官也会倾尽所能来惩治凶犯,何况你还是香水作坊的师傅,起来吧不要多想,本官会替你做主,不过还要给朱喜去画个像。”

        廖方正被带下去,当然不是安置在牢房,人被送到驿馆,这里有守卫,住着都是学员,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负责绘制人像的胥吏,跟着一起去了。

        此时薛平也回来了。

        “明府,刚才那个管事说,赖小民在作坊食堂吃饭的时候,从不吃肉,有一次食堂做了肉包,给他单独做了一些素包,可里面混杂了一个肉包,他吃了就开始狂吐。

        整个人浑身大汗,瘫坐一团,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有两个守卫要送他回去,都被他推开,那日下午回去后就没出来,等到晚上才缓过来,我听说过食素的,但如此反应的真的少之又少。”

        周泽看向老徐,又看看薛平。

        “你们二人兵分两路,薛平跟我带一路人去泸州,查找廖凡生,我猜测此人也凶多吉少,另外查询青云山的道观是否还在,或者说原本青云山的道观,跟哪里有来往。

        徐大哥带一路人去荆州,第一去查询开元观,这个朱有道是否是开元观的人,第二联络刘成,彻查与朱有道有关的茅山派众人,能操控傀儡袭击官员,还要攻占县衙,如此罪行岂能轻易放过。”

        老徐点点头。

        “也好,对了刚刚一直忙着审问,我也忘记说了,崔毅带着人手过来了,拉了几车金银,我让他们送去后院,此刻他已经在廨舍等着,你如若去泸州带着他我也放心些。”

        周泽一听,脸上顿时带着笑容。

        “嗯,这小子还挺上道,走去看看。”

  http://www.lwxs00.com/64/64031/201628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