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稳住别浪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这一夜】

第三百九十三章 【这一夜】

        第三百九十三章【这一夜】

        张林生是个标准的底层草根穷人家庭出生的八零后孩子。

        表现在很多细节。

        比如,在十八岁之前,他其实很少有机会坐小汽车。

        使用的主要交通工具包括:自己的双腿,自行车,以及,公交车。

        基本没有机会坐小车,就连出租车也很少坐——只有逢年过节跟家里人走亲戚时候,才能坐上几回。

        经历这样的生活,其实会有一个习惯:有机会坐小车的时候,往往比较喜欢坐前排,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再比如,吃饭的时候很规矩,从小因为家庭条件不富裕,养成了不浪费粮食的好习惯——被他爹张铁军用巴掌揍出来的。

        他属于那种小时侯跟家里人逛商场,看到玩具柜台的时候,两眼放光,嘴角流口水,满脸艳羡,忍不住故意放慢脚步磨磨蹭蹭不肯走——最后被爹妈强行拖走。

        如果敢哭闹的话,就会挨上几巴掌。

        张家两口子都是下岗职工,九十年代下岗后,因为那个特殊的时代,没有什么文化,只能打临工——张铁军还好点,有不错的修车技术,可以在修车厂找到不错的活儿,后来汽车市场日新月异后,进入4s店里也能靠着一手过硬的技术,得到不错的待遇。

        张林生的母亲就不行了,没啥文化,也没啥技术特长。早年在国营的工厂里当普通职工,厂子破产改制后,下岗找工作,也一直都是打临工。

        做过保姆,做过清洁工,做过服务员,还在摆摊卖过早点。

        他们这一代人,是经历了时代阵痛的一代人。

        但万般困难,却幸好,有一点还算是幸运的。

        这一代人,大部分,都至少有个房子——哪怕小点,破点。

        十几年后,九五后,九零后,大概都没有听说过一个名词:福利分房。

        早年的国营企业都有给职工分房子的制度,无非就是级别高的分大点,级别低的分小点。

        房子分到你手里,产权归公家,但使用权归你,住就完了。

        在九十年中后期的房产改制时候,这些公房都一次性的把产权卖给了职工个人。

        价钱么,说起来可能会让十几年后背着数十万数百万的房奴们落泪……

        比如金陵这种东部沿海经济发达省份的省会城市,一套普通的小房子,两居室的老房子,小客厅,小厨房,一个小卫生间,一大一小俩卧室。

        房产改制的时候,职工可以花钱向单位买断房屋产权。

        多少钱呢?

        一万多吧。

        不是一平米,是一套!一套房子一万多!

        当然了,想多买也不行。只能买分给自己住的那套。

        当年吧……大部分人都买了,有小部分的觉得贵的没买,多年后悔恨的想起来就哭啊!

        为啥说十多年后,人均收入高了,经济发展了,文化娱乐和各种生活资源都丰富了。但人的幸福感却降低了呢?

        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房子。

        张林生父母这代人虽然日子过的也紧巴巴的,但至少有个房子,有个家。

        十多年的小年轻,哪怕你拿着上万的月薪,每天早上醒来,眼睛一睁,就还欠着银行几百万贷款,一想自己还要还上三十年……

        能不焦虑么?

        张林生家的房子,是张铁军的单位当年分的房改房。

        就是那种小两居室,四十平米的房子,一大一小俩卧室,一个小卫生间,一个小厨房。客厅餐厅是没有的,只有一个稍微宽敞点的过道,刚好摆下一张小餐桌。

        张铁军早年是一个国营的农用机厂里上班时候,分到这套房子的。房产改制的时候,咬牙花了八千块,买下了产权。

        今晚,在张家,一个小小的家庭会议正在进行中,商量着一件家里的大事儿。

        张林生的母亲,打算辞职回家当家庭主妇了。

        别以为这个是小事儿——这个年代,对每个家庭来说,这都是一个大事儿。而且还挺复杂。

        主要是社保的问题。

        张林生的母亲,到现在仍然是属于下岗职工:劳工关系还在原单位,但是下岗了。

        老企业还在,已经半死不活——或者说是已经死掉了,但还拖着好几年就是不发丧。属于排队等待政府安排什么时候改制的队列当中。

        社保还是要交的。

        张林生的母亲还不到五十岁。

        还没到退休年纪,按理说社保要交到退休年纪才能开始拿养老金。

        不过这个年代还有一个词儿叫内退,另外还有一个词儿叫病退。

        字面意思自己去理解。

        “找了单位的人事,说是可以办病退。你妈本来就有慢性病,去医院开了证明。”张铁军对张林生说了自己的做法:“不过一次性要交三千八,手续还有补交的社保的钱,交了就可以直接退休了。以后每个月拿退休金。”

        “嗯。”张林生没怎么吭声,习惯性的保持着沉默。

        “其实你妈现在退休有点亏,工龄年限还不到下一个档次的门槛,如果再熬个几年的话,退休金一个月可以多拿个一百多块钱。”

        张铁军说着,看了看沉默的儿子,摇头道:“不过我们想着,还是退了吧。”

        张林生年纪轻轻的,其实对这些事情不太敏感,准确的说也不太懂,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也好,退了就退了吧。咱们家现在也不缺钱,让妈回家休息着,别那么辛苦了,我养着我妈!”

        张铁军笑骂了一声,一个巴掌拍在儿子的脑袋上:“要你养!?”

        张铁军在4s店里因为技术好已经当上了组长,一个月的工资和加班费各种补贴加起来,到手能有个一千八。

        这个年代算是高收入了。

        其实还可以更高一些,这个年代做修车的,还有一些花活儿可以捞钱的。不过张铁军性子正,不乐意做那些勾当。

        但儿子说出这些话,张铁军还是有点老怀大慰的欣喜和感慨……

        儿子,出息了呀!

        这一年多来,张铁军每天出门都是腰板挺的笔直!

        张林生和朋友一起合伙弄的那个电动车的车行,生意兴隆,做的相当不错。

        一年时间下来,原来在大明路的一个店,已经变成了全市三个店——张铁军还不知道堂子街磊哥的车行也是算在其中的。(所以其实是四个店)。

        儿子每天都很辛苦,早出晚归的——其实不怎么回家,多半时间都是住在大明路的那套房子里了。

        但这日子,过的就有奔头!带劲!

        儿子上进了,出息了,不瞎混不惹祸了。好好的做生意赚钱,还走的是正道儿!

        哪怕是张家低调再低调,但是逢年过节和亲戚朋友在一起,张铁军还是忍不住言语之间忍不住的炫一下自己的出息儿子。

        比如儿子给自己买的新手机,新皮鞋,新衣服什么的。

        亲戚朋友也有些知道了,张家的儿子出息了,做了生意当了小老板。

        然后,紧接着,很快就有人上门说亲了,亲戚朋友都开始给张林生介绍女朋友。

        条件都还挺好,什么小学老师,什么医院里上班的,什么小公务员之类的。

        都是这个年代,择偶市场里的优质条件。

        其中张林生他二姑介绍的那个,让张铁军两口子很是心动过一阵子。

        女孩二十岁,比张林生大一岁,师范毕业,小学音乐老师。

        收入不高,但是稳定啊!

        一年还有寒假暑假两个大假!

        在学校里当老师,社交关系圈也比较简单,不乱。

        将来结婚了有个孩子,自己家小孩上学或者是找老师辅导,都是现成的资源!小孩子想学点艺术,学个音乐学个乐器,在家自己亲妈就能教一点打个基础。

        张铁军两口子看过照片,姑娘模样虽然一般了点,但过得去。年纪轻轻的姑娘嘛,只要打扮打扮,就没有丑的。

        然后,找了一天,张林生回家吃饭的时候,提了一嘴。

        结果张林生直接就拒了。

        一问,这小子才吭哧吭哧的露了底:有女朋友了。

        张铁军两口子立刻就激动了啊!

        问姑娘是哪里人啊,做什么的啊,多大年纪啊……

        乱七八糟问了一大堆。

        张林生哪里敢说哟!!!!

        他要是敢跟张铁军两口子说,女朋友之前是金陵城最大的场子的红牌妖精??

        腿打断!!!

        幸好,关于张林生的这个事儿呢,磊哥早就给他出过主意了!

        要么说磊哥靠谱呢!

        社会我磊哥,老油条了啊!

        张林生记着磊哥之前一次跟自己喝酒的时候讲过的话:兄弟啊,就你女朋友之前的那个工作,你回家可千万别说,你说了老头老太太能气死!可不能傻乎乎的实话实说啊!你要是跟夏夏那儿就玩玩,我也就不废话给你出主意了,但现在看着,你挺认真的,夏夏对你心思也正,我就给你出个主意。

        于是,那天,张铁军两口子问的时候,张林生就把磊哥教的一套说辞拿来用了。

        “酒店里上班的,五星级酒店,做餐厅服务员的。工资还好。”

        老两口一听——还成。

        服务员,当然比不上小学老师了。但……五星级酒店的,好像听着还不错。

        那个年代,五星级酒店在一般老百姓的眼睛里——尤其是张铁军两口这老一代的人眼里,还是有种神秘光环的。

        就感觉听着很洋气很高级——就跟空姐是一个道理。

        “咋认识的?”

        “跟磊哥还有客户去吃饭的时候认识的,那家我们老去的。去多了,就总遇到她,我看上了,就主动要了电话,然后一来二去的,就……在一起了。”张林生继续说着磊哥教的说辞。

        张林生说,是自己主动搭讪的,这点很重要!!

        因为在父母眼里,自己儿子去饭店和客户吃饭,结果如果是女服务员主动搭自己儿子——在父母那个年纪的老一代眼里,那叫轻浮!

        五星级酒店来往进出的不少有钱人,难保不是女孩主动往有钱人身上搭。

        反过来这么一说,就没问题了。

        再一问,年纪22岁,比儿子大三岁。

        嗯…………也行吧,女大三抱金砖。

        不过老两口一琢磨,就琢磨出关键了:条件不算很好,年纪还大三岁。

        但儿子这么认定了的谈朋友了……

        一定长的不错!!

        少年人贪色嘛!

        于是,老两口发话了:带回来瞧瞧吧。

        这就有了浩南哥带夏夏回家见爹妈。

        结果张铁军两口子一见夏夏……

        惊了啊!!!

        这叫长的不错?!

        那是太不错了啊!!!

        电视里的明星也就这样了吧!有些女明星都还没她好看!!

        儿子这是哪儿领回来的这么一个祸水哟!!

        夏夏那是什么段位?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把张铁军两口子哄的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别以为老人眼睛毒。

        张铁军两口子虽然年纪不小,但见识上和社会经验,还真的未必能比得上在红尘里打滚的女妖精!

        夏夏当年能把一群有钱老板都哄得七荤八素的!

        不就是装良家么!!

        洗尽铅华不施脂粉!夏夏那天特意的素面朝天就跑张家来的。

        自己的那些洋气的衣服一件都没穿!耳朵上脖子上手腕子上一个首饰都没戴!

        提前一天还把指甲给洗掉了!

        没做头发,就用根头绳扎了个马尾,青春洋溢的就跑去了。

        一件和张林生同款的运动卫衣,牛仔裤,白运动鞋。

        吃饭前还羞羞答答的陪着张林生的母亲摘了一小盆的青菜秧子,剥了一碗毛豆米。

        动作都还挺娴熟。

        还主动请缨进厨房露了一手,炒了一个菜。

        张林生的母亲在旁边客气着客气着,拧不过夏夏,就让了位置,但旁边看着,还是看出点门道来。

        刀工一般,看得出来平时做的不多,但……算是会的。

        这就可以了。

        再然后,吃饭的时候,张铁军问起夏夏的工作,夏夏和张林生两人都露出几分为难的表情来。

        然后张林生开口说,夏夏前些日子辞职不做了。

        张林生两口子有点意外——辞职不做了?

        这丫头看着这么漂亮,会不会是个好逸恶劳的?

        找了个条件好的男朋友,就不想工作想在家享福了啊?

        这个性子可不成啊!老张家是底层苦出生,看不上这种的。

        不过,话头一转。

        夏夏带着三分羞涩,三分恼怒,三分无奈的样子说了:“单位新来了一个经理,男的……有点,不规矩。所以我忍不了,就辞职不做了。”

        老两口:哦……………………

        这下,顿时一个360度大转弯!!

        张铁军甚至当场一拍桌子:“妈的什么玩意儿!老子上门拍死他!!”

        末了还点头:“好!辞的好!”

        不用问,这个说辞,也是磊哥教的……

        吃饭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

        照例是要喝两杯的。

        张铁军特意开了一瓶好酒,自己和儿子喝,夏夏则表示:“我不太会喝酒,就喝可乐吧。”

        中途就拿了张林生的酒杯,敬了老两口一杯。

        一钱多的小杯,也只是抿掉小半。

        然后就捂着嘴巴,仿佛感觉有点苦的样子,赶紧给自己填了一口菜压压酒。

        把旁边的张林生看的都愣住了!

        这妖精什么演技啊!!

        张林生可是见过夏夏喝酒的。一个人一瓶人头马xo下去,面不改色!!

        张铁军有点不好意思:“姑娘啊,别喝了别喝了,不会喝酒就喝可乐好了,咱们家不讲这些虚头八脑的礼数。”

        不会喝酒?

        张林生忍不住就想翻白眼了。

        爹啊!!她要放开喝,就你那点酒量,她一个人喝你仨!

        于是,夏夏顺利过关!

        当年的过年时候,年夜饭都是在张家吃的。

        ·

        今天晚上商量的张母退休的事儿,其实也和张林生有点关系。

        张铁军两口子商量过了,儿子如今也出息了,不大不小还是个小老板。

        一来呢,家里不缺钱。

        二来呢,张母继续在夜总会ktv那种地方工作,哪怕是个打扫卫生的保洁,但那种地方,说起来也不好听,儿子如今也出息了,大小是个小老板,面子也不好看。

        干脆,辞了不做!

        也不想去做别的活儿了,太辛苦,不如在家做做饭了,伺候爷儿俩。

        张铁军老两口算过一笔账,如今张家父子两人都在大明路,一个做车行一个在4s店,每天两顿饭都在外面吃,难得回家。

        父子两人加起来,一天伙食费就得花个二十多块钱。一个月下来,就是如今的一个人普通工资没了。

        不如让张母在家做做饭,反正年纪也还不大,每天做好了,送去大明路,一天也就这么一个事儿,比出去打工要轻松多了。

        又省钱了,人也不累。

        老两口的思维和算账的方式,很符合他们那一代人的习惯。

        不过张林生听了,想了一下,开口了。

        “妈每天做饭从咱们家里送过去大明路,也有点远。”

        “不远,我骑车挺快的。我年纪又不大,腿脚也好的很。”

        “不是,天气好还成,下雨下雪你怎么办?”

        “我坐公交车啊,弄个老人卡,来回用不了一块钱。”

        “不用这么麻烦了。”

        张林生说了个自己的想法,然后把老两口震住了。

        “咱们,在大明路买个房子,把家搬过去吧。”

        “……哈?”

        沉默了一会儿,张铁军两口子本能的就反对了!

        买房子,那得花多少钱啊!

        儿子虽然如今条件好点了,钱也不能这么乱花呀。

        张林生起身去了房间里,不多会儿就拿出一个存折本来,丢在了桌上。

        老两口拿过来翻开一看,存款十一万八。

        “我这一年多,店里盈利分红存的。”

        其实可以更多,但是店里的盈利,很多都拿去开新店,还有就是商量着,陈诺不在家的时候,陈家那份是拿了给欧秀华母女的。

        所以张林生其实这一年多到手的现金没多少。他平日里不怎么花钱,才存了十一万多。

        “咱们店附近不远有个楼盘刚开盘了,我去问过,一平米两千四。有个小户型的两居,六十多平米,我看着挺合适。”

        张铁军算了算:“那也不够啊。”

        “付个首付,剩下的贷款慢慢还。”张林生随口道。

        “不成!好好的干嘛要欠银行的钱!将来万一出事儿了还不起咋办!”

        好吧,当年老人的思维都是这样的。

        张铁军琢磨了一下:“家里还有点存款,我和你妈凑凑,凑个四五万没问题。”

        “那也不够啊。”张母摇头:“而且,房子买了还要装修呢。”

        “不行,把咱们现在这个房子卖了?”张铁军叹了口气。

        “可别!!”张林生急了!

        他可记得陈诺和自己讲过,现在这个时候,谁卖房子谁后悔!再过二十年,能后悔的恨不能抽死自己的!

        “听我的吧,贷款!”张林生坚决道。

        “那要贷……十几万呢!”张铁军算了一下摇头:“那么多钱,背着债……”

        “爸,你不懂。”张林生笑了:“贷款这个事情,磊哥和陈诺都和我讲过,合适的!”

        不过张林生嘴笨,絮絮叨叨半天,明明道理心里都清楚,却说不明白。

        纠结了一下,拿出手机来打给了夏夏:“那个买房子银行贷款的好处,我和我爹妈讲不明白,你帮我说说。”

        说着,把手机扔给了张铁军。

        张铁军接过……

        夏夏的办法很简单,不跟老人说什么大道理,就简单的说了两句:

        二十年前,一百块钱够一家三口一个月的生活费。现在,一百块钱只够一家三口一个星期花的。

        您想想,再过二十年后呢?一百块钱……

        钱,只会越来越不值钱。

        几分钟过后,张铁军被说服了。

        “买!贷款买!”

        而且,张铁军心里还隐隐的冒出了一个念头来。

        要不……以后有钱,就都拿来买房好了啊!

        ·

        张家的家庭会议从张母辞职,一路延展成了买房。

        而另外一边,磊哥正在躺着喘粗气。

        累的!

        今儿一整天,磊哥和女朋友朱晓娟跑出去赶了趟这个年代的时髦事儿。

        拍婚纱照。

        可怜我磊哥,一个社会人儿,除了小时侯上小学时候学校六一集体大合唱的时候抹过腮红之外,一辈子没画过妆!

        今天愣是在那个摄影馆里,被人按在椅子上画了半个多小时,涂脂抹粉的。

        如今有了头发的磊哥,不再是光头横肉的模样了,看起来倒是颇有几分相貌堂堂的样子。

        穿上西装和小礼服,还真有点样子。

        就是那个摄影馆买的套餐里,还有一套衣服是中式的。

        中式马褂加瓜皮帽,大红色儿的,看着是喜庆。

        可磊哥穿上后,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不像个新郎官。

        像特么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不过,算了……因为朱晓娟换上那套中式的衣服后,真有几分扭扭捏捏的小媳妇的味道,让磊哥看得当时眼睛有点发直。

        当时甚至有点心动,偷偷的拉着摄像师问了一嘴:“这衣服,卖么?”

        人家愣住了,然后报了个价格。

        磊哥顿时打消了念头——宰人啊!

        就这衣服,回头我对着照片找个裁缝去,做一套!

        嗯,做好了拿回家,晚上让晓娟穿上……

        那……hiahiahiahiahia……

        心里带着这些个不堪的念头,在摄影馆被摄影师折磨了一整天。

        其实原本还有拍外景的服务,不过当时选套餐的时候,朱晓娟会过日子,为了省钱,没选。

        可棚内拍了一天,也把磊哥站的腰都快断了,脸也快笑僵了。

        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脸!洗面奶脸上洗了两次,才感觉把一脸的粉都洗干净了。

        躺在床上就忍不住叹息:“我说你们女人,天天往脸上抹这么多东西,不难受啊?”

        朱晓娟从洗手间里出来,一边拍着自己的脸,不屑道:“你懂什么。”

        又去梳妆台前理了理头发,朱晓娟走到床前,忽然一个跨步,就跨坐在了磊哥的身上。

        “干什么?”

        “今天几号?”

        “二十七号。”

        “我再过两天来事儿了,今天交粮!”

        “……”磊哥愣了一下。

        其实吧,在一起都好几年了,要说那个事儿,其实也没太大性质了。

        不过么……想起今天白天朱晓娟穿的那几身衣服的小模样,磊哥忽然心中有些发热。

        “交!!”

        ·

        这一夜么,有人买房,有人交粮。

        有人则满脸热泪哭泣到天明。

        陈诺其实就在酒店的楼下坐到了半夜。

        孙可可就在楼上,和李颖婉妮薇儿在一起。

        陈诺放心,但也不放心。

        知道姑娘今晚肯定难受了,以孙可可的性子,肯定是要狠狠的哭上一场的。

        陈诺舍不得回去,又不能上去。这个时候,孙可可是怎么都不肯面对自己的。

        在酒店的楼下坐到了深夜的时候,直到服务员过来客客气气的表示大堂吧已经打烊。

        陈诺想了想,继续坐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就想着起身离开。

        刚起身,忽然就看到了两个人从酒店大堂的门走了进来。

        一眼看过去,愣住了。

  http://www.lwxs00.com/61/61164/24023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