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

        最终,阿绿在藤屋的一角住下了。

        从前在吉川家时,她根本没有自己的房间,而是与其他佣人挤在一块儿。一到晚上,同室人鼾声大作,呼噜如雷,还有人梦呓不断,房间内总是充斥着汗臭与霉味,十分难闻。

        而在藤屋,她却拥有一间五六叠那么大的房间,窗明几净,宽敞温暖,木质地板被漆得乌亮。据说这间房间原本是招待客人的卧室,长久没人住,就给她用了。

        休息一晚后,阿绿便养好了精神。

        次日天亮之后,她就跟着义勇一起去见藤屋的主人。

        冬日的晨光穿过紫藤花穗,光照似乎也被染上了一层幻梦般的紫色。昨夜的残雪从屋檐上慢慢滑下来,在庭院的脚踏石上摔作数瓣。

        “藤屋是专门招待猎鬼人的地方。”义勇沿着点缀有紫藤花的长廊,一直向前走去,“这里从前很冷清,只有鳞泷老师和我们会来。不过,最近的客人逐渐变多,所以主人应付不过来了。”

        阿绿小步跟在他身后,四处环顾着。

        藤屋很宽敞,前后有三四个独立的小院子,十来个空置的房间。池塘青竹、扁柏矮松,一应俱全,还有无处不在的盛放紫藤,更使这座宅邸显得风雅古典。

        可惜的是,虽然藤屋的景致典雅美丽,但来此处投宿的猎鬼人都有着任务,个个脚步匆匆,次日天明便离开,谁也不会停留太久。

        想到此处,阿绿问:“义勇先生,你和鳞泷老师他们……也会很快离开这里吗?”

        “嗯。”义勇点头,“我们原本住在狭雾山,不过那里的地形对我们而言太熟悉了,不适合新的修炼,所以鳞泷老师才带我们来这里住一段时间。等到猎鬼选拔开始了,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闻言,阿绿有些失落:“那是什么时候呢?”

        “下一次选拔……春末吧。”义勇说,“至少等路上的雪都化了,我们才能出发。”

        说话间,二人就到了藤屋的主屋前。这是一间格外宽敞幽雅的屋宇,临窗之地有一整片错落的竹竿,其下歪斜地躺着几樽小佛像。那小佛像的眉眼都被岁月磨平了,看着很滑稽。

        “就是这里,你进去吧。”义勇说,“藤屋的主人叫做‘兼先生’,我也不是很了解他。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了。”

        阿绿点头。

        她微呼了一口气,推开了面前的格子拉门。

        暖意迎面扑来,呵散鼻梁上一点冬日寒气。屋内有一阵酱油和生麦茶的香气,还有一阵嗦面时吸溜吸溜的声响。

        “你来了啊!先坐下吧!”屋子的主人含含糊糊地说。

        阿绿愣了下,忙按照吩咐坐下来。抬头一看,就瞧见蔀窗下有一位青年正端着面碗大快朵颐。冬日的暖光落在他披散的黑发上,将那一头长发照的如缎子一般柔软发亮。

        与阿绿的想象不同,藤屋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威严的老头或者严苛的妇人,而是一位颇无束缚的青年。他穿着栗梅色的上衣,外披一件蓝底白条纹的羽织,漂亮的乌黑长发散落在肩后,还戴着一枚金红色的耳坠。

        不得不说,这还是一位挺帅气的男子。

        就在阿绿拘谨地这么想着的时候,藤屋的主人“叮哐”一声放下了吃干净的面碗。“吃好了!山源屋的外卖,味道最正宗啦……”他用襟帕擦了擦嘴,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又抬起头来看阿绿,“你叫做‘绿’对吧?从今天开始,就留在这里给我做帮手吧。”

        “啊……谢谢。”阿绿连忙俯下身行礼,“兼先生,请多指教。”

        “你知道我的名字啊!”兼先生笑得眼睛微弯,露出了白色的牙齿,“我叫做和泉守兼定,你叫我‘和泉守’就可以了。”

        这真是个奇怪的名字。阿绿想。像是一把刀,一个外号,而不像是人的名字。

        “不行,那太不敬重了。”阿绿说,“还是喊您兼先生吧。”

        “随你的高兴吧。”兼先生似乎对这些事很无所谓,“你留在这里,主要帮我招待客人,负责打扫房间,清洗衣物,偶尔要去请大夫过来。饭食和住宿免费,每个月都会给你工钱。想走的话,也随时可以。”

        这样的条件,对她来说已算是优厚。而且,比起从前的雇主吉川夫妇,这位兼先生看着十分亲和且潇洒。

        阿绿将身体伏得更低了:“感激不尽。”

        看她很客气的样子,兼先生飒爽地笑了起来,“没必要那么拘谨!既然来了这里,那就是我的同伴了。好了,现在——”他将空的面碗和酱油碟子递过来,“能帮我将这些拿到厨房去吗?阿绿。”

        “是。”阿绿连忙接过了碗碟,转身向门口走去。

        “今天你还可以放松一下。有什么事要做的话,就趁今天吧。”将要出门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兼先生的声音。她举着碗筷,回头一看,兼先生正笑容明朗地冲她招手,“明日开始,就要好好工作了。”

        “嗯。”她点头,“那我先去厨房了,兼先生。”

        从主屋出来后,阿绿的心思就在那位兼先生身上打转。

        那位兼先生年纪很轻,看起来脾气不错,穿着打扮也优渥,像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少爷。他一直独自住在这里,掌管偌大的藤屋,只有猎鬼人偶尔到访时,生活才会热闹一些。不知道他出身于怎样的家庭?又遇到过怎样的事呢?

        也许以后她会慢慢了解的吧。

        阿绿呼了口气,将兼先生交给她的面碗和筷子端进了厨房,顺手洗干净了。出厨房的时候,他迎面遇到了鳞泷左近次与富冈义勇。

        看打扮,他们像是打算外出。

        “阿绿小姐,怎么样?”鳞泷老师沉稳地问,“兼先生脾气很好,是个容易相处的人吧。”

        “是的。”阿绿点头,用帕子擦拭手上的水珠,“兼先生还说了,让我趁着今天放松一下。不过……我也没什么事可以做。”

        鳞泷抬起头,沉思片刻,说:“不如去探望一下你的妹妹吧?告诉她,你已经找到了安身之处,让她放心。”

        阿绿的心暖和起来。她也暗自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好。”她点了点头。

        见她同意,鳞泷侧头,对身旁的义勇吩咐道:“义勇,你陪她一起去吧。她是稀血,离开藤屋的话,终究有些危险。去一趟小山那边,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很快就会回来。”

        老师之命,义勇本该毫无顾忌地答应的。但不知为何,此刻,这早熟的少年却显得有些踌躇。

        片刻后,义勇垂下头,声音低低地说:“不…我觉得,还是让锖兔陪她去吧。”

  http://www.lwxs00.com/56/56602/15064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