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电脑病毒崽崽两岁半 > 第105章 大战前夕(二)

第105章 大战前夕(二)

        所有的事情,  好像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

        秦弃深一只手粉碎了敦敦的水鞭,另一只手极速用力。

        等到澜一感觉到事情往最差的方向而去,打算出手的时候,  秦弃深已经松开了木黎停。

        扑通——

        木黎停就像纸片一样,从秦弃深的手中脱落,  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倒在了秦弃深的脚边。

        现场安静一片。

        几乎称得上是寂静。

        木黎停的眼睛还是睁开着的。

        他大概到死都想不明白。

        为什么,表哥要杀了他……

        他给他带了好多好吃的……

        排了很久的队的……只是想让表哥尝一口。

        地上,  木黎停的眼眶里,滑落了一滴泪水。

        敦敦整个崽都呆了。

        而来不及等他们反应,秦弃深已经转身往外面走了。

        “不能让他出去!”

        这个时候出去,简直是让他大开杀戒。

        “得罪了,  殿下!”

        众神灵力瞬间包裹全身,  就在这时,已经走到门口的秦弃深倒退了两步。

        门口,  白『色』大褂的和尚,慈眉善目,英俊无匹。

        他握着一柄法仗,  另一只手慢慢盘着一串佛珠。

        和尚身后跟着满眼震惊看着秦弃深的少女。

        方萱萱看到了地下的木黎停。

        “施主,要去哪里?”

        慈若尊者笑眯眯地。

        下一秒,手中的佛珠扔出。

        “别伤他!”

        慈若尊者打出的法器,和鱼鱼打出的法器撞在一起。

        单纯论灵力而言,慈若尊者自然远远逊于鱼鱼。

        “这位……”

        慈若尊者带笑,  但实际上十分凌厉的目光锐利地瞥向鱼鱼。

        却不再说话了。

        这位是……

        旁边,  小朋友站在地上,捡起了慈若尊者的法器。

        秦弃深低头,看着小朋友。

        敦敦看着那双紫『色』的空洞眼睛。

        突然,飞跃而起,  对着秦弃深扔出了法器。

        扎着两个辫子,粉雕玉琢的小朋友,从背后抱住了粑粑的手臂。

        法器同样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包裹住年轻男人身体的同时,渐渐变小。

        秦弃深慢慢闭上了眼睛。

        倒下。

        敦敦看着秦弃深闭着眼睛的样子,小朋友在他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秦弃深被带到了房间里。

        方萱萱和澜一对视一眼,眼中都极为复杂。

        在他们以为自己是个凡人的过去岁月里,木黎停对他们来说,是朋友,更是家人。

        虽然复年界作为一个法器,这里演化出来的,并不是真实的。

        虚拟的人界,自然也是虚拟的人类。

        但……

        投入出去的感情,并不作假。

        慈若静静地看着鱼鱼,良久,终于想出来了这位是谁。

        “老祖宗,还请见谅,晚辈并没有伤害储君殿下的意思。”

        因为是整个神界年龄最大的人,所以无论是不是水族的,知道鱼鱼是谁的,都称呼她为老祖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比起水族的小殿下,这位老祖宗更护着的人,是储君殿下。

        敦敦坐在秦弃深的枕头边,盘着腿,撑着脸。

        粑粑……

        要怎么办……才能帮到粑粑……

        一定要保护好粑粑才可以。

        敦敦不可以没有粑粑……

        客厅里,木黎停的尸体被带走了。

        方萱萱去处理了。

        澜一想一起去,被方萱萱拒绝了。

        “克清君,你留下来吧。

        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了……”

        客厅里大家在商量对策。

        慈若的视线,始终不离开鱼鱼。

        这位老祖宗,整个神界来说,也是非常神秘的。

        的确,这次的事情,关乎到六界众神的存亡。

        但这位老祖宗的态度,总归透着那么一丝诡异。

        让慈若尊者捉『摸』不透。

        “最坏的情况,一旦魔魅放出,神族没有一战之力吗?”

        澜一烦躁地看着秦弃深紧闭的房门。

        “原本是有的,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了

        来之前,神族并不知道央措君是混血。”

        原本,神族竭尽全力,是为了要避免战争。

        战争一起,必定生灵涂炭。

        尤其是已经几十万年没有被打扰过的人界,势必会大片疆土沦为魔魅一族的殖民地。

        而现在,出了央措君这个巨大的变数。

        “神界已经没有胜算了。”

        一个比镇族强者还要强大的大强者。

        高手对垒,输赢就在毫厘之间。

        神界这边损失一个,魔魅这边多一个,一来一回就是两个镇族大强者的实力。

        鱼鱼低着头,没有说话。

        慈若尊者觉得她有古怪,她也觉得慈若尊者有古怪。

        事情到了这一步,深藏在鱼鱼『性』格里的尖锐,开始显『露』出来。

        慈若尊者听到了传音入密。

        “慈若,你以前接触过魔魅吗?”

        慈若听了,自嘲地勾起唇角。

        果然,在老妖怪级别的人物面前,所有的小心思都是无所遁形的。

        老祖宗发现了。

        “老祖宗,晚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慈若的声音很无奈。

        “不过,晚辈并不想成为继殿下之后,第二个倒向魔魅一族的。”

        这话说的实在不好听。

        好像央措君是故意这么做的。

        慈若在试探鱼鱼。

        鱼鱼知道,却并没有回避的意思。

        “央措君是被契约控制的。

        你可没有。”

        慈若勾起唇角。

        果然。

        “老祖宗,晚辈斗胆,您与央措君之间,是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吗?”

        要不是央措君的父母双方身份都明确,慈若几乎要以为央措君是老祖宗的孩子。

        直觉告诉他,这个联系,是这一次能否成功的关键。

        鱼鱼的视线看向慈若尊者。

        慈若的话,虽然无心,却提醒他了。

        魔魅一族和其他种族不一样,并不是开天辟地之时,和天地一起诞生的种族。

        魔魅一族来源于一个强大的坠神。

        这名坠神,死的时候,神界还没有脱离洪荒时代。

        算是生得极早又死得极早的。

        坠神为神是,强大得藐视众生。

        为了追求力量的极致,他自甘堕落成了坠神。

        变得更加强大。

        这坠神死于谁手,年代太久远已经不可考了。

        但是,坠神死后,就在他死亡的那片土地上,孕育出了最初的魔魅一族。

        之后就像是瘟疫一样,迅速地遍布了六界。

        这也就是说,魔魅一族和那位坠神,灵力在本质上有着关联。

        魔魅一族可能就是诞生于坠神的骨血之中。

        难道……慈若尊者和那名坠神有什么关联?

        就像央措君,和公子是同一个人。

        会不会……

        但鱼鱼又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荒谬。

        坠神了,给天地间造成了如此大的劫难,难道这样的人,还会是天道宠儿?并且拥有转生的机会?

        佛界虽然是神界的分支,几乎都是神族。

        但佛界和神界不是臣属关系,佛界不想外泄的信息,神界得不到。

        如果能知道慈若尊者是不是天道宠儿,事情就明了的多了。

        天地间,明白天道宠儿真正含义的,就只有鱼鱼一人。

        慈若尊者虽然有些防备,但他还是说,“老祖宗,晚辈下复年界来,是希望能够阻止灾难的。

        只要我还是我,就不会做出不利于六界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鱼鱼相信。

        “但是,如果在六界和央措君中间选择,恕晚辈之言,晚辈会选择六界。”

        鱼鱼勾唇一笑。

        这一点,是所有人的共识。

        但她会竭尽全力,哪怕散尽灵力,也要保证公子安然无恙。

        但如今的状况,央措君的生命和复年界是挂钩的。

        也就是说,他必须活着。

        客厅里的讨论,并不容乐观。

        大家已经在基于最坏的情况,做各种各样的打算。

        敦敦坐在门背后,光明正大地偷听,时不时抬眼看一眼粑粑。

        来复年界之前,当她去感谢慈若尊者救了全族的『性』命的时候,慈若尊者对她说过一句话。

        “万不得已之时,倾小殿下之力,拔成人之身体,可求力挽狂澜。”

        那个时候,敦敦刚刚出生,也不会说话。

        她听不懂,但是记下来了。

        现在,她听懂了。

        也明白了。

        如今已经到了需要力挽狂澜的时候了吧。

        秦弃深醒了。

        看着旁边站着的小豆丁。

        “粑粑……”

        敦敦兴奋地扑上去。

        秦弃深没有说话。

        敦敦兴奋的笑容慢慢落下。

        “粑粑,你记得……”

        年轻男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从侧面看,更显得他高挺的鼻梁线条十分优越。

        秦弃深清透的眼中,有着淡淡的『迷』茫,声音沙哑。

        “黎停他……还有救吗?”

        秦弃深的额头,一只肉肉的小手伸过来。

        一遍一遍抚『摸』着秦弃深的额头。

        秦弃深侧过脸。

        “敦敦,答应爸爸一件事情好吗?”

        敦敦乖乖点头,“好。”

        粑粑说什么,都好。

        “如果,我伤害你,你要用尽你全部的力量回击,明白吗?”

        秦弃深的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绝望感。

        如果有一天,伤害他最疼爱的敦敦的人,就是他自己,那该怎么办?

        敦敦的黑葡萄大眼睛里渗出泪水。

        但她是聪明的小朋友,她知道怎么让粑粑安心。

        “好!要是粑粑欺负我,敦敦一定用拳头把粑粑揍趴下!”

        小家伙挥舞着圆滚滚的小馒头拳头。

        “真的哦!敦敦会的!敦敦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秦弃深侧脸划过一颗泪水。

        “嗯。”

        “敦敦。”

        “嗯。”

        “对爸爸来说,你是最重要的。”

        “嗯…”小『奶』娃的声音已经有点更咽了。

        “比爸爸自己还重要的存在。”

        “嗯……!”『奶』音更咽但是故作坚强。

        “所以,不要让爸爸失望,好吗?”

        “好……”小朋友抽泣的声音。

        “要记得你答应爸爸的事情,要一直记得。”

        “嗯……”

        秦弃深的话,就像是交代遗言一样。

        哪怕牺牲自己,也有很多舍不得东西。

        ^_^

        当天晚上,慈若尊者和澜一,说要带敦敦练习,彻夜未归。

        第二天早上六点,秦弃深就起床了。

        没有敦敦在身边,秦弃深睡得很不踏实。

        他拉开了卧室的窗帘。

        满眼的雪白,让还不适应亮光的秦弃深捂住了眼睛。

        而后,他慢慢向外面望过去。

        雪。

        一世界的雪。

        几乎只要是屋檐的地方,都布满了厚厚的雪。

        a市是南方,即使在最冷的年月,如果要下雪,也只能是雨夹雪。

        积不起来,还会让路变得很难走。

        而眼前的雪,就是童话里描述的那样,干燥,绵密,有所有雪花需要具备的优良品质。

        雪花还在不断从天际飘下。

        屋子里亮着暖『色』调的灯光,秦弃深从落地玻璃窗上看到了自己的脸。

        天空呈现一种浪漫的青壳『色』。

        秦弃深的视线追随着一片雪花,看它从远远的天空上降落,直到看不到。

        秦弃深开了窗。

        冷风从他单薄的睡衣里灌进脖子里。

        秦弃深却像感觉不到一样,固执地继续伸手。

        一片雪花飘到了秦弃深的头发上。

        就像一朵白『色』的花,将秦弃深衬得格外好看。

        清澈,剔透,如小雏菊。

        a市,怎么会下雪呢……

        秦弃深俊美的眉目,渐渐拢起。

        他的瞳孔中,打印出暖『色』的灯光。

        和慌『乱』。

        敦敦……

        敦敦在哪里…!

        秦弃深转身就往门口冲,一把拉开了房门。

        小腿重重地擦过了床沿,一片疼痛。

        一名长发少女,背对着站在门口。

        听到声音,她转过了身。

        看到秦弃深,她『露』出了笑容。

        一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绝『色』少女,但五官令秦弃深感到分外熟悉。

        少女的穿着很简单,白裙的腰间系着一根粉『色』的腰带。

        小腰盈盈一握。

        尤其是那对黑葡萄大眼睛。

        大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孺慕之情……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甜甜地笑着。

        很骄傲,但是有些忐忑的样子。

        秦弃深眼眶几乎立刻红了。

        他的双手,颤抖着抚『摸』着少女的双颊。

        “傻孩子……我跟你讲的话,你都不记得了吗?”

        “怎么那么不听话……”

        秦弃深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哪。

        是他的小敦敦……

        到这里,秦弃深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对不起粑粑,敦敦也有一定要做的事。

        那就是,一定要保护你。”

        少女形态的敦敦,声音甜得格外好

        听。

        她落下两滴眼泪。

        敦敦害怕粑粑不理她了……

        原来没有,粑粑只是,和她有一样的心情。

        敦敦张开双币,踮起脚尖。

        秦弃深流着眼泪浅笑,俯身拥抱敦敦。

        敦敦五指张开,托住了秦弃深的后脑勺,把秦弃深轻轻地摁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秦弃深的脸贴在敦敦的肩骨上。

        高大的年轻男人,低着头,在高挑少女的肩膀上蹭了蹭。

        敦敦抚『摸』了两下秦弃深的后脑勺。

        “粑粑,生日快乐。”

        “粑粑你说,想看雪。

        这场雪,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你喜欢吗?粑粑。”

        家人,是相互成为依靠的存在。

        敦敦,想尽自己的全力。

        这样的话,即使结局令人悲伤,也不会后悔。

        在漫天飘雪的背景下,少女甜润如冰饮的声音。

        “这是敦敦第一次送礼物给粑粑,敦敦想,以后每年都送礼物给粑粑……”

        “喜欢……”

        秦弃深擦干了眼泪,“我们敦敦送什么,爸爸都喜欢。”

        “这场雪,很漂亮。”

        你就是上天送给爸爸的,最珍贵的礼物。

        房子里,其他人好像都不在。

        似乎是在给秦弃深一个空间,让他接受,捧在手心的小盆友,为了能够保全他,不惜使用了代价昂贵的龙族密法。

        一夜之间长大。

        秦弃深一遍一遍抚『摸』着敦敦的长发。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敦敦,这是怎么做到的。

        一定……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因为敦敦的脸『色』有些苍白。

        敦敦看着秦弃深,“粑粑,别担心,敦敦不是很疼。

        你看雪,你一直想看的雪。”

        敦敦为你下了,粑粑。

        “好。”

        秦弃深强迫自己扭头看着外面的雪景。

        孩子不希望他问,拿他就不问……当作不知道……

        澜一慈若他们一众人,在楼下澜一的家里。

        只有溪谷君,蹲在秦弃深家门口。

        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白发垂下,定定的,呆呆的。

        小殿下跟他,真的好像。

        他为了保护师傅,用了密法。

        小殿下为了保护央措君。

        他们都为了很在乎的家人,而豁出自己。

        可是他运气好,碰上了小殿下的出生奇迹。

        那小殿下呢,为碰上怎样的代价……

        他的小殿下啊……

        外面,雪依旧在继续飘。

        a市的人们,因为这场雪,而多了无限的欢乐。

        他们并不明白这场雪真正的意义。

        秦弃深还是忍不住看着敦敦。

        “还有可能变回去吗?”

        对于秦弃深来说,敦敦不管什么样子,都是他的宝贝。

        但他知道,如果能变回去,最起码能减轻一点伤害。

        可是敦敦摇头了。

        “敦敦觉得自己现在可好看了!

        比短短小小的好多了!”

        说话的语气明明还是个小朋友,却装进了大壳子里。

        秦弃深真的觉得对不起敦敦。

        做他的小孩,连安安稳稳成长的权利都没有。

        “粑粑……你别难过好吗?

        敦敦来之前就知道要很努力很努力才可以的。

        所以不是粑粑的错。

        粑粑很好,特别特别好。”

        敦敦睁着大眼睛。

        龙身也比原来大了三倍有余。

        不像其他人,秦弃深没有记忆,他的眼中就只有这二十几年来,自己在乎的每一个人。

        他可以说服自己,木黎停不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说服自己,所有人都不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敦敦……

        对他来说见证这一切,还是有些超过承受能力。

        但是秦弃深的心『性』也十分坚韧。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一定要保证他的敦敦顺利活下去。

        此时,楼下,慈若尊者的幻影法杖,在无人驱使的情况下,突然飞到了半空中。

        不间断地一圈一圈旋转,散发着耀眼的紫『色』光芒。

        天空中,白雪突然被中断在半空中。

        路上的行人全部都停止了运动。

        天空中,沉闷的声音,犹如夏日滂沱大雨前,预告的一声闷雷。

        “轰隆——”

        光芒从遥远天际,瞬间扑散开来。

        众神沉『色』。

        来了。

        复年界最久的大决战,终于要拉开序幕了。

        慈若尊者看了,是从顶山湖的方向过来的磅礴的魔魅灵力。

        众神瞬间飞出天际。

        复年界失去压制之后,灵力恢复得特别快。

        几乎全部回到了在神界时候的鼎盛实力。

        大家都回到了巅峰状态,恢复了各自真实的模样。

        锦瑟,也就是长公主,看着儿子克清君。

        “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央措。”

        克清君点头,“阿娘,我会的。你也,保护好自己。”

        长公主微微一笑。

        天族皇室,皇族成员凋零。

        大多战死沙场。

        希望他们能平安回到皇长兄身边。

        不要让长兄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才好。

        两分钟之后,第二波紫『色』光芒,继续铺开。

        整个复年界,已经停止运行了。

        它没有多余的能量了。

        街上的行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消失。

        紧接着,路边的树木,草坪消失。

        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沉的黑『色』。

        这才是去掉伪装之后,复年界真正的模样。

        整个世界真正的生灵,就只有神族这几位和魔魅一族。

        “他们已经出来吗?”

        “没有,他们在尽全力冲击。”

        复年界已经到了非常脆弱的时候了。

        第三波,第四波灵力光芒,以越来越短的间隔出现。

        “跟我去阵眼。”

        慈若道,话是对大家说的,但是却是看着鱼鱼。

        老祖宗不动的话众人是不会动的。

        “老祖宗……”

        “我相信你,别让我失望,慈若。”

        “好。”慈若尊者『露』出真心的微笑。

        能在他的法杖表现出那种异常现象下相信他,老祖宗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天空,地面,都开始消失,『露』出黑沉沉的虚无空间。

        溪谷君推开门,“央措君,我背您。”

        秦弃深山了溪谷君的背。

        敦敦率先飞了出去。

        秦弃深在溪谷君耳边轻轻嘱咐着什么。

        溪谷君一边在天空中急速飞行,一边心中挣扎。

        “我不能答应你殿下。

        我和所有神族一样,都十分敬仰您。

        我做不到……”

        秦弃深的声音好像更轻更低了。

        天空中飘过他的声音。

        “我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我只祈求她平安……”

        “我承认,比起您的安危,我更在乎我家小殿下的安危。

        可是这绝对不能建立在牺牲您的情况下。

        比起我家小殿下,您对六界来说更重要。”

        溪谷君的脾气有多执拗,看他在敦敦出生时候的那一战就知道。

        他的信念,不会被秦弃深三言两语所拨动。

        而秦弃深同样固执。

        “我死了,大家都平安了,这有什么不好?

        我活着,不就就像杀了木黎停那样,对付你们吗?

        我可以伤害你们,你们也可以这么对我。

        我知道现在已经过了最后的时限了,我可以死了不会崩坏空间了。”

        说话的时时间,秦弃深的眼睛,在溪谷君的背上,慢慢变成了紫『色』。

        理智还存在的最后一刻。

        “快,把我扔下去……”

        “什么?”

        “我让你把我扔下去!否则你就……”

        秦弃深不再说话了。

        下一秒,他的手高高抬起。

        对着澜一的后脑勺。

        紫『色』的线,彻底蔓延到了心脏的位置。

        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http://www.lwxs00.com/53/53776/14159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