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毛茸茸收集图鉴 > 第117章 第117章114:喀戎

第117章 第117章114:喀戎

        神代的世界和现代千差万别,  三千年前的人类们尚未拥有劈山开路的生产力,地表也没有被人类改造得面目全非,因此坐在赫利俄斯的太阳金车上往下看时,  我所能看到的大多都是大片大片的森林,  平原,还有小点一样的人类城邦。

        赫利俄斯不是一个话特别多的人(和我完全不一样),  他只是看我似乎很感兴趣地一直扒着马车边缘往下看,随口调侃了几句,问我是不是想在地面上再看看有没有什么人类小帅哥。我含糊地蒙混了过去,然后在心里对着虚拟的朱鹮脸上猛击。

        【在希腊神话的原典中,  厄俄斯确实是个非常风流花心的女神。】伯爵慢吞吞地为我科普,  【她和星空之神阿斯特赖俄斯生了好几个孩子,包括四大风神阿涅弥伊、星辰诸神阿斯特拉,  还有你认识的公正女神阿斯特赖亚(astraea)。】

        我:……合着现在我是『露』维娅的妈?!

        【别急,还有。】伯爵叹了口气,  【除了星空之神,厄俄斯还和宙斯生下来『露』水女神厄尔萨,据说她还和战神阿瑞斯谈过恋爱,  因此招致了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的嫉妒。阿芙洛狄忒诅咒了厄俄斯,  让她今后会连续不断地爱上凡人。所以这之后她就……】

        【哦对了,有一个版本的传说中,俄里翁正是因为和厄俄斯谈恋爱而被月神阿尔忒弥斯『射』杀的。】

        我:……………………

        果然不回奥林匹斯山是正确的选择!!!你这让我怎么面对月神姐姐啊?!

        阿尔忒弥斯你听我解释!!!你是我第二个弓阶五星,  在过第六章的几个剑男人的时候功勋卓着,你的贡献我甚至愿意用圣杯偿还,100级310啥的要求都可以提——总之我真的一点也没有想绿你的,真的!!!

        “哥。”我揪住赫利俄斯的袍子,满脸真诚,  “求你件事,今天太阳可以晚下山一会儿吗?”

        赫利俄斯:“……啊?为什么?”

        我:“因为我不想看到月亮,总觉得我会在看到月亮的那一秒就被瞬间『射』杀。”

        当年我指挥阿尔忒弥斯怎么开宝具打高文的,估计今天她就怎么打我……

        “那你今晚不回家吗?是不是今天早上你和塞勒涅吵架了?”赫利俄斯问。

        希腊神话当中神明的职权会发生一定程度上的重叠,至少厄俄斯、赫利俄斯和塞勒涅三兄妹当中日月双神的职权就被后来居上的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渐渐分走了。在现代人那里比较耳熟能详的月神只有阿尔忒弥斯,作为赫利俄斯姐妹的月神塞勒涅倒是鲜为人知。

        所以我反应了一会儿,在伯爵的提醒下想起来塞勒涅是谁之后,含糊地解释:“倒没有,没和她吵架。只是今天我想……呃……在屋里待上一整晚。”

        赫利俄斯立刻『露』出会心的笑容:“好,我懂了!”

        ……你懂了个屁。

        太阳金车很快就到达了伯罗奔尼撒半岛上方,我们飞越了在这个年代被称为“迈锡尼”的城堡,很快就看到喀戎家附近的玛勒河。

        “你自己下去吧,我还要继续工作。”赫利俄斯像个公交车司机一样贴心报站,“对了,你这次可别再看上凡人了!之前我和塞勒涅对你说过很多次,凡人寿命短,稍微谈上几十年恋爱就会死,最低也要找一个半神——”

        我赶紧跳下车:“好的好的,知道了!谢谢哥!!!”

        顶着乔纳森的脸说出这种话可是会击碎jojo粉丝的梦想的!

        我大致掌握了飞行的技巧,展开双翼之后轻快地向着河边隐约可见的小房子俯冲。风拂过翅膀间羽『毛』的感觉就像是站在乌鲁克神殿的最高处和贤王一起俯瞰乌鲁克吹风时那样畅快,在逐渐能够看清喀戎住的小屋屋顶上的瓦片时,我恍惚觉得似乎这样做一个能够竟日飞翔的女神也不错。

        “老师!老师——有个鸟人落在你院子里了!!!”

        我降落的时候听到这声嚎差点闪到腰。

        “不是鸟人,是女神啊!!!”

        喊出口之后,我才意识到现在我这种气急败坏的样子真的很像朱鹮。

        喀戎住的房屋比正常人的房子要稍微大一圈,其实这也能理解,在迦勒底的马老师因为下半身是马所以比普通成年男『性』要高上一圈,在我还没给他喂狗粮灵基再临之前,喀戎老师都需要使用特制的人马家具才能在迦勒底生活。此刻我面前的这个院落可能也是为了满足喀戎老师跑马的需求(?)圈得又宽又大,而一个金『毛』绿眼的小男孩和一个绿『毛』的小男孩正拿着弓箭在院落里练习,那声“鸟人!”正是那个金『毛』小男孩喊出来的。

        我几乎是立刻认出了这两个人——

        “阿喀琉斯,伊阿宋!”我叫起来,然后额头上挤出青筋,“伊阿宋你管谁叫鸟人呢?当初在俄刻阿诺斯你没被打够是吗?!”

        阿喀琉斯看起来还是有点状况外的样子,而伊阿宋已经叽叽喳喳叫起来:“老师!老师!!!喂阿斯克勒庇俄斯你也别背书了快来看鸟人啊!”

        我收起翅膀大步流星上前就想打小孩:“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灵基卖掉,最后连绿方块都剩不下!喂、喂——我说你不要用这种小木箭扎我,小心一点,我可是在姑姑那里学过怎么把人变猪的哦!”

        喀戎从屋里出来的时候,阿喀琉斯正试图揪着我翅膀上的羽『毛』将我制服,而伊阿宋也非常伊阿宋地跑到旁边的安全地带蹲下了,旁边一头白『毛』的阿斯克勒庇俄斯一眼就看出我的无害『性』,只是非常不耐烦地继续拿着书在念念有词地背。

        “揪痛了揪痛了,别揪了别揪了,胡萝卜你别揪我的翅膀——信不信我挠你脚后跟!”

        阿喀琉斯尖叫一声:“脚后跟这件事只有师父和妈妈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的!”

        “好了,阿喀琉斯,快下来吧,这是一位女神大人呢。”喀戎像是班主任一样哒哒哒地上前,轻轻松松地提着阿喀琉斯的橘『色』围巾把他拎了下来,“把你装进兜里的那些羽『毛』也交出来,没看到女神大人的翅膀上已经斑秃了一大块吗?”

        我后知后觉地『摸』向翅膀,然后惨叫起来:“斑秃——阿喀琉斯等我回到迦勒底就把你卖掉,你等着!”

        脚后跟?

        一阵吵嚷,喀戎艰难地把小孩和我这个大小孩分开,一边拎一个的带回屋里。阿喀琉斯最终也还是没把羽『毛』还我,伊阿宋偷偷跟在我后面捡了两根掉下来的红『色』羽『毛』,然后悄悄塞给了阿斯克勒庇俄斯。

        “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入『药』。”他小声说,“听说神的身上到处都是宝……”

        我转头怒视他:“我又不是龙!”

        阿斯克勒庇俄斯愣了一下,然后在我到来之后第一次开口:“……龙是什么?”

        希腊没有龙,这种生物主要还是分布在西欧、北欧还有东亚。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他解释:“这不是西方龙(dragon)的特『性』,属于欧亚大陆另一端的一种居住于水中的幻想种生物‘龙’,它们身上的任何部位都有神奇的功效,就连唾『液』也能治病。”

        小屋为止一静,三个看起来也就小学年纪的萝卜头眼巴巴地看着我,而喀戎在给我端上一杯果汁之后,开口问:“欧亚大陆,是指什么?”

        这间屋子里一个老师三个小孩和一个文盲(我)面面相觑。

        过了半分钟,文盲(是的,真的是我)艰难地开口:“就是……我们现在站着的这片土地,它叫欧亚大陆。咱们在的希腊——呃,我是说,伯罗奔尼撒半岛,是位于欧亚大陆的西端欧洲大陆的南角,再往南就要到非洲去了……”

        看这几个希腊人的表情,我刚才就好像对空条承太郎说我们迦勒底有一种听得懂人话还能画画的章鱼一样,呆滞到难以接受。

        三个小孩在短暂的呆滞之后齐齐看向喀戎,仿佛在质疑:老师,你之前没教过这个!

        喀戎再一次认真地开始打量我,半晌后,他开口道:“看来你真的是女神,不过是一位古怪的女神。对于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来说,涉及到基本规则的真理像是火种一样被垄断,人类根本没有这个资格获知,就连半人半神多数也并不知道世界运行的规律是什么。厄俄斯,黎明的女神,今天你为何造访,又为何要向我们吐『露』这样的秘密?”

        我觉得希腊缺的应该不是能混进特洛伊的木马,而是扫盲老师和九年义务制教育。

        “因为我根本不是厄俄斯。”深吸一口气后,我直接摊牌,“实际上我是来自于三千年后的一个女孩,我叫藤丸立香。只是因为某些缘由我进入了厄俄斯的身体,以她的身份生活。喀戎老师,阿喀琉斯,阿斯克勒庇俄斯,其实我认识你们,你们都是英灵座上守护人理的英灵,而我有幸和你们并肩作战过,在这个陌生的神代我认为只有你们可以信任和依靠——信任名单里勉强可以算上伊阿宋。”

        伊阿宋:?

        我知道这件事实在是太过离奇,不亚于我在横滨被告知自己其实不是普普通通女子高中生而是已经拯救过人理的救世主偶像香香。但是喀戎现在的表现比我当时可镇定多了,他只是甩了一下身后的马尾巴,然后温和地示意我继续说。

        这一切都要从雷夫炸了中央管制室说起——等等,需要追溯到老所长一发入魂抽到了所罗门那边吗?

        喀戎老师很耐心地听我把这将近两年的旅程给他讲述了一遍,中间7个特异点的事情我做了简化处理,但三个孩子非常闹腾地非要让我说我是怎么和他们的长大版本并肩作战的,就连伊阿宋也挺没『逼』数地在上蹿下跳。于是我告诉他他长大以后会变成负心渣男,然后老婆“驾龙车踏破家门槛缺”。

        伊阿宋安静了,我觉得喀戎老师也很满意。

        在我最后讲完了杜王町的三日循环,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厄俄斯之后,喀戎反而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你说,那个厄俄斯自称是为了拯救提托诺斯才想要你的身体?”

        我点头:“是的。有什么问题吗,老师?”

        喀戎失笑:“你现在并不是我的弟子,不用叫我老师。如果是那一个成为了‘英灵’的我,也许会成为你的师父,但是那个他一定也在你身上学到了许多。确实是有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也许就是破题的关键。”

        我眼巴巴:“什么什么?”

        “厄俄斯不是那种会为了复活一个凡人而甘愿机关算尽到这种程度的女神。”

        喀戎说完之后,稍沉『吟』,然后给出了一个他的推测:“但我也并不认为她在说谎。她确实是想要为了拯救提托诺斯才要拿到你的身体,只是中间这判若两人的变化……必然会有一个原因。”

        我和三个孩子一起傻傻地问:“什么原因?”

        喀戎微微一笑:“你。”

        “当初在那个所谓的‘时间冠位神殿’,她凭依到你身上、并且在你的身体里留下了一部分灵基之后,‘厄俄斯’就不再是纯粹的厄俄斯了。她是混合了你的『性』格和记忆的全新的女神,是一个藤丸立香变成的黎明女神。她现在做出的为了重要的人甘愿赴汤蹈火一切,其实都是你才能做出来的事啊,藤丸立香。”

        凭依于我身上的女神受到了我的影响,因此疯狂地想要夺取我的身份和身体。只是我从未恋爱过,即使喀戎这样说了,虽然我知道自己为了重要的人什么都愿意做,但是厄俄斯对提托诺斯的感情对我来说还是很陌生。

        直接问喀戎有点丢人,毕竟神代希腊这地方谈恋爱都是三场起步,说不定现在拿着一本医书背得起劲的小阿斯克勒庇俄斯都谈过——在现代医生多抢手啊!

        于是我悄悄在脑子里敲了敲伯爵:“艾德蒙,艾德蒙,你比较有经验,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啊?”

        伯爵:【你想试试?】

        我有点懵:“怎么试?跟谁试?这种事是可以随随便便立刻开始试的吗?”

        当然啊,这里不就有个满绊的月球男友吗?!

        伯爵克制地没继续往下说,毕竟现在确实也不太适合谈恋爱,他只是比较委婉地说:【恋爱不需要充满目的『性』地去为了谈而谈,爱情是在心中萌生了某种多余的感情,这时候只要跟着自己心走就可以了。】

        我:“唐泰斯老师,你这话非常御剑怜侍,而且我觉得对着喜欢的人‘萌生了多余的感情’不是啥好兆头。”

        成步堂:?

        “老师!”好学生阿喀琉斯举手,“厄俄斯女神受到这个假女神影响为什么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啊?”

        喀戎和蔼地解答:“因为正是这样,身为女神的厄俄斯才有可能做出藤丸立香这个孩子才会做的选择啊。”

        正确历史中的厄俄斯绝不会为了一个凡人恋人而甘愿百般筹划、变成鸟还百折不挠。那谁又能说得准她会不会又放弃这件事呢?

        “那,马老师……”我学着阿喀琉斯的样子弱弱举手,“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

        “像厄俄斯那样照常生活就可以了。”喀戎的回答出人意料。

        “诶?”

        “即使是对于神来说,有一样东西也是绝对不可逆转和改变的。”喀戎轻声说,“命运。”

        “命运注定了厄俄斯会爱上提托诺斯,属于这个时代的厄俄斯可能根本无法改变属于她的命运。所以她把你带了过来,一是想要你在经历了她所经历的事情时候,也许可以和她共情,然后将身体交给她。二来……厄俄斯应该也是想看一看,如果是你,藤丸立香,将会怎样改变厄俄斯和提托诺斯的命运呢?”

        我,会怎么改变厄俄斯的命运?

        “其实,只要别爱上提托诺斯就可以了吧。”我呆呆地说,“再也不要和提托诺斯接触,自然也失去了萌生感情的机会——我今天和提托诺斯见过面之后根本没有多余的感情萌生啊!”

        不知道为什么,喀戎的表情有点像是我在回答了错误答案之后的物理老师。

        “希望如此。”喀戎叹了口气,“也希望……命运真的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你们。”

  http://www.lwxs00.com/53/53336/168904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