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死对头她过分迷人 > 19、其实是一只猫

19、其实是一只猫

        019

        出了酒店后,两人开车回去,一路相顾无言,直到进了别墅,上楼睡觉的时候,薄以和才忍不住问道:“乔老师,您和秦导很熟吗?”

        乔盏眉头一皱,“别在我面前提她。”

        薄以和:……

        她还从来没有看见乔盏这么厌恶一个人,哦,除了自己。

        想到这个薄以和还有些委屈巴巴的感觉。

        “但是,她好像和你很熟……”

        “呵,熟?熟到我都恨不得她去死了。千年老妖精,还他妈的不死。”

        乔盏咒骂了一声之后就回房了,其他的半个字都不想再提。可她越是这样,薄以和一颗心就越是吊着。

        她有些恨自己醒过来醒得太晚了,为什么没有早点醒来,她错过了太多乔盏的事情,她对这个人一无所知,她有自己不曾参与的过去。

        一想到这些,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就空荡荡的。

        有些难言的酸楚。

        脑壳还有些痛,像是曾经发生过很多事情,可是她却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种拼命想要回忆,却无能为力的失落感塞满了薄以和的胸腔。

        ……

        夜里四点了,这天都快亮了。

        乔盏嘟着嘴骂了一句秦潇这个老不死的妖孽,要不是因为这龟毛的女人,也不至于开会到现在。

        她的美容觉啊!

        可是刚洗完澡敷了个面膜爬上床,人刚躺在床上,床边隐隐绰绰好像忽然多了一个人影。

        乔盏揭开面膜一看,差点没吓得叫出声来。

        只见那人站在床边,一身白色的襦裙,长发及地,眉眼温柔,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小盏。”

        那人弯唇一笑。

        逆着窗外的月光,缓缓朝她这边走来。

        “薄以和!你他妈的有毛病啊!大晚上的又来!”

        可是那人在听到她这么开骂的时候,却是眉头微微一蹙。

        一抬手,就给乔盏嘴巴上了一道禁言咒,风华绝代的那张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满来,她轻轻摸着乔盏的脸,温柔又严厉:“小盏,为师说过的,不准说脏话。”

        “……”

        乔盏觉得自己要疯了。

        眼睛瞪着对方摸着自己脸的那狗爪子,现在恨不得就把它剁下来。

        可惜,现在她什么都动不了,薄以和就像是摸准了她会动手似的,和上次一样,施了一个定身术。

        乔盏气得爆炸。

        偏偏又怎么也奈何不了她。

        可是薄以和呢,什么也不做又跟上次一样,紧紧地抱着她,靠在她的身边睡。

        乔盏一直盯着天花板,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但是许久之后,心里那股怒气就变成了无奈,甚至还有些困惑,问道:“你到底是谁?我和你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你要称自己是我师父?”

        她知道这个人肯定没有睡着,所以乔盏才会问出声。

        果然,那人闻声,掀开了眼皮。

        黑夜中,那双明眸静静地看着乔盏。

        乔盏不能动,但是却能感觉到对方的凝视。

        良久之后,那人才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忘了便好。”

        她伸手一捞,便将乔盏又捞进了怀中。紧紧地抱住,下巴搁在她的肩头。

        而且……乔盏觉得,身后抱着自己的这个人,似乎一直在颤抖着。

        明明这时候的她应该感觉到害怕,可是胸口却莫名的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就好像……

        曾经的海誓山盟,到如今却忽然灰飞烟灭。

        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她不懂。

        *

        又是一夜未眠,乔盏盯着天花板,心里将薄以和从头到脚骂了足足有一万零三遍。从祖宗十八代到子孙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个遍。

        她就不懂,这个人有病,精神分裂症重症患者,为什么就可着劲儿的盯着她一个人造。

        一个修为不过两年的小菜薄荷,竟然能够破了她两百年的道行,将她压制住。

        乔盏觉得又愤怒又受挫。

        两百多年的时间里,仗着自己是妖精的身份,能行人所不能行的事,她潇洒自由霸道惯了,可是现在突然被令一只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乔盏一想到这个就想骂娘。

        大概是乔盏的怨念太深,身边的人终于哼了一声,醒了!

        薄以和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是在哪儿。

        脑袋像是被人开过瓢又重新组合装起来似的,痛得要死。

        然而,手一动,却发现手中竟然又多了个软乎乎的东西,她浑身一僵,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地转头——

        果然,她又睡在了乔盏的身边,而她的爪子还摸着乔盏的——胸!

        “……”

        薄以和面色一僵。

        只见乔盏正冷冷的瞥着她。

        这一刻,薄以和想着,但凡乔盏是一只化形千年的妖,能够将妖术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能以意念杀人,她可能早就五草分尸了。

        哆嗦着手,解开那个依旧只能自己才解开的定身术。

        一解开,薄以和就立马跳下了床,站定身子,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90度的躬,认真且诚恳。

        “对不起,乔老师,真的很对不起,昨晚上我真的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真的太抱歉了。我……”

        “咯吱咯吱”乔盏活动了两下脖子,又动了动手腕,眼神看她的时候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滚出去。”

        “唉,好。”

        薄以和二话不说,麻溜的就滚了。

        连一个顿步都没有。

        刚一跑出去,她就感觉到身后的房间里忽然间传来一股强大的灵力。

        是乔盏用灵力给她房间里铸成了一道深厚的屏障。

        确定房间的屏障能够厚到,旁的人什么都发现不了之后,乔盏站在地板上,抬起手,一道灵力就劈向了床,将床砸得稀巴烂,又是数十道灵力疯狂的砸向桌子椅子,但凡房间里有的东西,通通都砸烂砸碎。

        枕头和被褥全都撕碎,最后被灵力挫成粉末。

        乔盏红着脸,气得在房间里大骂:“薄以和!我要你死!你这个王八瘪犊子!你给老子死死死死死死死!!!!!”

        乔盏一边骂一边疯狂的砸东西。

        最后气到收起灵力,用脚在床上踹!

        一边踹一边骂:“你特么的太牛逼了,你怎么那么牛逼!修为才两年的小妖精,敢第二次绑你爹!啊啊啊啊啊啊!”

        站在门外,感觉到疯狂灵力波动的薄以和:……

        莫名就觉得自己脖子好凉……

        薄以和一直在外面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乔盏从房间里出来了,讨好的将早饭早就准备好了。

        “乔老师。”

        乔盏穿戴整齐,神情冷淡,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瞥了眼她手中拎着的小蛋糕,复又将眼神给收了回去,淡漠的离开。

        可她一走,薄以和就看见了房间里面那被砸得粉碎的家具还有被褥床罩。

        薄以和:“……”

        她昨晚究竟又干了什么啊!

        *

        次日节目录制继续开始。

        因为导演变了,节目策划跟着也有所变动,秦潇直接让人将约会的情节砍掉,改成了一起做任务。按照台本的要求,几对CP的钱都会支付不起当地的生活,所以不得以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赚钱。

        这也是从侧面体现了一把艺人如果抛去了明星这个光环之后会变成什么样,是不是也能靠自己的能力赚到钱,是不是也和正常人一样能够活下去。

        收到节目组要求之后,所有的CP都沉默了半晌。

        沈落酒最先忍不了了,立马就跑了过来,问:“你们说这导演组是怎么想的,我们参加节目之前可没有说还要出去卖艺啊!”

        苏青梅倒是没有一点点的反感,反而笑着看向了沈落酒,含情脉脉地说道:“酒酒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露宿街头的。”

        沈落酒:“……”

        忽然就有一种被包养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意外的觉得这小丫头似乎还挺可靠的?

        搓了搓手臂,嘟囔了一句:“我也是一个大活人,为什么一定要你来赚钱,我也可以啊。”

        “可是我舍不得你出去工作嘛,你待在家里就好了。”

        沈落酒:……

        被小丫头这么看着,脸上红的不得了,立马就转头看向了薄以和:“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薄以和闻声看向了乔盏,乔盏懒得看她,“没打算,赚个钱而已。”

        顿了顿,她看向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再次确认一遍问道:“你们真的确定赚多少都可以花?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不管赚多少钱,都要上交吧?”

        工作人员:“……按照节目的规则是这样的。乔老师您要是不放心的话,那我再去请示一下导演。”

        说罢,工作人员立马就将这件事报告给导演秦潇的时候,秦潇却弯唇一笑,“转告乔老师,只要她能赚到,多少都行。”

        乔盏:“OK,到时候你们不要耍赖就行。”

        薄以和三人从头到尾都看着乔盏胸有成竹,淡定得很的样子,满脸困惑。

        可是薄以和虽然好奇,但是不敢多说一句,毕竟早上还犯着错呢。

        而沈落酒和苏青梅又不是这一队的,她们也有自己的任务,商量完之后就出发了。

        *

        六月的日头晒得很,沈落酒跟着苏青梅走在大街上,她已经快热得说不出话了,而苏青梅却像是根本不怕热似的,一边乖巧的给她打着伞遮阳,一边用手持风扇给她吹风。

        “你不热吗?我可以自己来的。”

        沈落酒有点愧疚的看着她这样。

        私心里一点都不想要苏青梅这么付出,她又不是瓷娃娃,别人一碰就碎了,至于这么全方位的守护着吗?

        她伸手去拿手持电吹风,可是却被苏青梅给躲开了。

        笑着道:“酒酒,你就让我照顾你嘛,等节目结束了,我想你就不愿意见到我了,所以这段时间,让我多多照顾你,我喜欢照顾你。”

        小女孩眼睛亮得很,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夏日树叶缝隙中透进来的细碎阳光,耀眼的很。

        沈落酒不由得别开眼去,嘟囔了一句:“那是你自己要求的,可不是我哦。”

        “嗯嗯,我乐意为酒酒打伞,酒酒你渴不渴?”

        她转头看了眼周围,说道:“我们很快就要到目的地了。进去之后可能就买不了饮料了,我去给你买点饮料,你拿着喝,好不好?”

        沈落酒闻言,还不知道苏青梅究竟是想带她去哪儿,周围看了一圈之后似乎也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能够赚钱的地方,只有一个赌马场。

        手里握着伞柄,看着小女孩飞快的跑到了马路边上的小超市里,很快就出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的零食和饮料。

        因为着急,小脸跑得红扑扑的,脸两颊都是汗水,可是眼中的星星却从来都没有灭过。

        快要跑到她面前的时候,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嘿嘿一下傻笑:“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所以我每样都买了一瓶,还有一些小零食,你看你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就从我这里拿。”

        她说着又伸手去接沈落酒手中的伞柄,却被沈落酒给躲开了。

        看着这个比自己稍微矮了几公分的小女孩,舔了舔唇,有些别扭道:“你拎着这么多不重吗?遮阳伞我自己拿着就行了。水也分我一半拎着吧。”

        苏青梅闻言,将手中的袋子挪开,嘟着嘴:“那不行,我说过我要照顾你的,乖啦~我拎着就行了,一点都不重的。”

        嘴上说着不重,可是明明细嫩的小手都被勒出了红印。

        沈落酒一直别扭着想抗拒的心,忽然就像是被人用小刀一点一点的割开了防备的坚硬外壳,终于要被穿透了。

        深吸一口气,将脸别过去。

        掩盖住自己控制不住的脸红,和快要蹦出来的心脏。

        “那算了,你要想拎着就拎着吧。但是伞你不好拿,我就拿着吧,别争了。赶快去赚钱,老娘可不想交完房租就一分钱都没了。”

        “好。”

        苏青梅一听要赚钱养沈落酒,立马就来劲了。

        走在前面带路,而沈落酒就帮她打着伞,跟着她走。

        到了目的地之后,沈落酒才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赌马场?!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苏青梅。

        后者尴尬一笑:“我觉得这里是最快的。所以就……”

        沈落酒:“……你是在胡闹吗?”

        她以为苏青梅口口声声说要努力工作养她,是认真的,可是没想到竟然是来赌马场?

        苏青梅察觉到她生气了,连忙一把拉住她,着急道:“别,酒酒,别走,我真的是认真的,你相信我一次啦。”

        沈落酒:“……”

        她看着对方红扑扑还是汗水的小脸,想要去相信,但是理智却告诉她这简直是在扯淡。

        然而,进去俩小时后,沈落酒才发现……真特么的是在扯淡啊!

        还在家里乖巧等待着乔盏出发的薄以和刚睡到自然醒就收到了沈落酒的消息。

        沈落酒:老薄!你知道苏青梅是个什么妖孽吗?!

        薄以和:???苏青梅也是妖?

        沈落酒:???什么叫也?

        薄以和:……没什么,继续说。

        很快,沈落酒一大段文字就发过来了。

        沈落酒:你知道她去哪儿赚钱了吗?去了赌马场?我怀疑她是不是妖孽,是不是会卜算之类的,太可怕了,我们连着买了三场马,场场爆冷门,已经快赚翻了。我的天哪,她也太牛X了吧!

        薄以和:……

        她还以为是自己是妖精的事情被沈落酒给发现了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

        薄以和:那挺好的,恭喜你啊。

        沈落酒:你们那儿进行得怎么样了?我可好奇乔盏究竟想干什么了。那么淡定,是不是在故弄玄虚啊。

        薄以和:……不知道,她好像在睡觉。

        沈落酒收到消息,看了眼时间,已经都下午五点钟了,瞬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沈落酒:这个点?睡觉?

        薄以和:嗯。昨晚可能没休息好。

        沈落酒:你们不会又睡了吧。[奸笑.jpg]

        薄以和:………………………………

        事实上,还真的是昨晚上她又去骚扰了乔盏,乔盏也一样被自己施了定身术,可是连着两晚,也太诡异了,问题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每天早上醒过来,脑袋还是乱糟糟的,痛得要死,最要命的是,她怕再这样下去,乔盏真的会恨死她的。

        头秃。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五点半了。

        薄以和回完沈落酒的消息之后就去楼下做晚饭,照着菜谱做了三菜一汤,尝了一口,觉得比之前做的好多了,虽然离乔盏的厨艺还是有着天堑的距离,但是起码能入口。

        想到那天乔盏在所有人面前展示了一把厨艺,薄以和的嘴角忍不住就上扬。

        她的乔老师,真的是很厉害啊。什么都擅长。

        等饭菜好了,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薄以和刚要上楼去喊乔盏,却看见乔盏已经穿戴整齐下了楼。

        和平日里的穿搭风格完全不一样,眼前的乔盏几乎是盛装,一袭深红色的深V掐腰礼服,前短后长,完美的将笔直修长的腿型暴露出来,腰间的封腰,裹着精瘦的腰,衬得那细腰盈盈一握。

        长发也被卷成了大波浪,五官立挺又艳丽逼人。

        退掉成熟的装扮,25岁风华正茂又盛装打扮的乔盏令人几乎移不开眼。

        难怪有人在网上称,乔盏的颜,可以跪舔一百年。

        薄以和被惊得愣在了原地几乎说不出话来。

        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几乎要蹦出胸口。还有些口干舌燥,甚至心中还有一个念头在响着告诉她:占有这个人!永远也不让她逃走。

        薄以和被自己的念头吓得愣住,连忙收起心思,静静地看着乔盏:“乔老师。您这是去哪儿?”

        乔盏睨了她一眼,歪头将耳坠戴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双猫眼上下打量着她,颇为嫌弃:“还穿成这样,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换身衣服,然后跟我出门。”

        “出去?那……晚饭?”

        乔盏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啧了一声:“带你去吃好吃的。”

        薄以和立马乖巧的点头:“好!”

        她本来就是做了一顿饭想要去讨好乔盏,可是没想到乔盏不仅没有拒绝她的讨好,还要带她一起出去。

        她就知道乔老师看上去也不像是那么小气的人。

        “乔老师,请您等一下,我立马就下来。”

        麻溜的跑上楼去换衣服了。

        乔盏转头看了她一眼,轻嗤一声。

        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是对着现在的薄以和生气也没有必要,晚上的事情薄以和似乎根本不知情。而且她冥冥之中觉得自己曾经和薄以和一定有过很深的交集。所以,不妨再看看。

        只要薄以和以后不再揩油,连着的这两次她忍了!

        彼时的乔盏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对薄以和一退再退自己的底线了。

        还有十秒钟到十分钟的时候,薄以和从楼上出来了。

        乔盏刚要开口谴责她太迟了,可是一抬头,却出不了声了。

        眼前的薄以和,真的有当花瓶王的实力。

        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一件暗夜星辰的高定晚礼服,抹胸的设计,将她雪白的脖颈和肌肤展露得一览无遗,天鹅颈,直角肩,随随便便往那一站,就是“气质”的代名词。更不要说这个女人还有一张美到极致的脸。

        立挺似乎还有点混血的五官,精致小巧,找不到任何的瑕疵,不施粉黛便已令万花黯然失色。

        “乔老师~”

        薄以和看见乔盏一直在盯着她看,忍不住弯唇一笑。

        这一笑,似乎就笑进了乔盏的心坎里去。

        妈的,就这颜值,也难怪这一届的观众能够集体装瞎,不看演技都要将她送上视后的宝座。

        这人的演技点估计全都长脸上去了吧。

        “乔老师,我穿成这样可以吗?”

        她提着裙,缓缓下楼,在乔盏面前转了一圈,身上浓郁的猫薄荷味蹿进了乔盏的鼻尖。

        乔盏:!!!

        立马捂住鼻子,定睛一看,才发现,薄以和的脖子光秃秃的。

        “该死的!你脖子上的护身符呢!”

        薄以和一愣,摸了摸脖子,随后像是知道了什么,笑着说道:“那个有些坏了,而且穿着一身衣服,也不太合适。”

        乔盏:……

        我去!

        坏了?

        难怪之前她总是能够闻到薄以和身上的香味,原来是坏了!这护身符是哪家生产的?什么垃圾玩意儿,也忒不靠谱了吧!

        乔盏捂着鼻子,惊恐的瞪着薄以和,连忙招手说道:“你离我远一点,你不要靠过来,赶紧走,赶紧走。”

        薄以和:……

        停住脚步,委屈的看着乔盏,看到乔盏捂着口鼻,似乎她身上有什么难闻的味道似的,薄以和有些无奈,还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发现一丁点的味道都没有呀。

        “乔老师……”

        “打住!你可别这么看着我,赶紧离我远一点!我们分开去这个地点,你不要跟我一起走。”

        乔盏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扔了张纸条过去。

        薄以和接过去才看清楚,原来乔盏是想去金门赌场。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乔盏一溜烟的跑走了。

        薄以和:“……”

        她就这么讨人厌吗?

        还是她身上真的有什么令人厌恶的气味吗?

        愁……

        *

        乔盏捂着鼻子逃命似的飞奔出了别墅。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脸色通红,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

        “疯了疯了,真的是要被这丫的勾引死。”

        只要这味道一出来,乔盏脑子就开始不清不楚了。

        现在护身符都坏了,偏偏她还用灵力压制不住这味道,除非乔盏自己鼻子坏了,否则只要一靠近薄以和的附近,就得闻到这味道。

        乔盏无奈的摊靠在座椅上。

        想死……

        *

        薄以和坐在后面一辆车上,跟着前面乔盏的车子去金门赌场,可是一路上她都在想着刚刚乔盏的反应,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身上,不解的问司机师傅:“师傅,您可以闻到我身上有味道吗?”

        司机师傅被她这么一问,脸都红了。

        打从这女孩坐上车来,她就不好意思看向她。

        太漂亮了!

        人间难得一见的那种美貌。

        “有……有啊……”

        “有吗?是什么味道?是很难闻?”薄以和闻言,立马着急了。

        司机师傅脸更红了,“不难闻,很好闻,很清新的感觉,像是……刚从森林深处走来。”

        “……”

        她这么一说,薄以和好像就明白过来了。

        她身上这是她自己本体的味道?

        也就是……猫薄荷味?

        而乔盏最受不了自己的这味道。

        好像每次只要靠近她,就躲得远远地,脸也是红扑扑的,现在想来,哪里是生气的红?分明是……害羞的红……

        薄以和又想起乔盏那晚喝醉了时候的样子,吵吵闹闹的回去要吃小鱼干……

        catfood。

        还有乔盏莫名就很喜欢吃鱼。

        只有猫才喜欢吃鱼吧。

        所以,她的乔老师其实是一只猫妖?

        种种细节串联在一起想想……

        薄以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乔老师,根本不是讨厌自己身上的味道,而是沉迷吧!

  http://www.lwxs00.com/49/49986/10938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