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金余爱情故事 > 第二十六章 家宴

第二十六章 家宴

        hubert走了之后,金余的日子就变得相当简单了。除了闷在家里写童话故事,就是去游泳,去健身房练跆拳道,陪外公散步。

        每年暑假,她几乎都是这么过的。金余很喜欢旅游,但是她暑假从来不做长途旅游。她喜欢每天都陪着外公。外公老了,经历过父母车祸的变故,金余深刻的明白,明天和意外,真的说不好哪个会先来。而且她怕热,金余从小就怕热,她觉得自己上辈子可能是只狗,天一热就不停的出汗,从头发丝热到脚后跟。

        所以每当她看到形容夏日美好的广告啊书籍啊什么的,她永远都会嗤之以鼻。

        这天她正在家里写故事,是关于小老鼠福洛戈的,她还没设定好具体的故事情节,就被严格的电话打断了思路。

        “喂~~~”金余接起电话,把声音拖的老长老长,一到夏天她就变成更懒的“狗”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严格富有磁性的声音。“我五点来接你,去我家吃晚饭。”

        “好啊~~~~~~~”

        挂了电话,金余干脆不写了,没什么灵感。她往床上四仰八叉一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做了个梦,梦到小时候的自己,还有李悦。梦到李悦给她一颗糖,对着她“嘿嘿嘿”地笑,金余问他笑什么,他什么也没说……

        金余总是梦到李悦,其实她已经记不清楚李悦的样子了,她只是痴迷于儿时的记忆,和记忆里的那份情感。

        晚上,金余挑了一条淡蓝色长裙,配了一双小跟拖鞋,头发高高竖起,脖子里带着李悦和hubert送的两颗珠子。

        金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是个女人了。她又想起自己和hubert在一起的时候,不禁脸红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给自己拍了张照,发给hubert。告诉他自己晚上去严格家吃饭,可能回他信息会比较慢。

        hubert突然发视频过来,金余吓了一跳,hubert这个时间应该在忙才对。

        “金余”hubert笑着叫她,“你真好看。”

        “你嘴真甜”金余说,“我也觉得自己蛮好看的,哈哈。”

        “你去吃饭,晚上早点回家。”

        “放心吧,哥哥会送我回来的。有他在呢,不用担心。”金余开心的说。

        “有他在我才担心”hubert嘟囔了一句。

        金余没听清楚他说什么,“你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我说你好看。”

        “好了,你去忙吧,我不跟你说啦。”金余比了个拜拜的手势,然后挂了视频。

        晚上,严格来接她。看到她的时候,严格居然愣了。这么多年了,严格突然意识到金余长大了!

        眼前的女人,在淡蓝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干净美丽,高束的马尾,把她的脖颈衬托的更加修长。

        金余白皙的皮肤,在黄昏的光里,显得既通透又柔和,严格都看呆了。

        “哥哥!哥哥!”

        听到金余叫他,严格才反过神来。

        “哦!金余,你,你今天很不一样。”严格轻声说。

        “哦?”金余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哪里不一样了?”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问严格:“我没化妆啊,脸上怎么了嘛?”

        “不是,不是,是比平时好看。”严格急忙解释。

        “走吧走吧,我不是每天都很好看嘛”说着,金余晚起严格的胳膊,朝严格家走去。

        严格的爸爸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妈妈是高中老师,俩人都对金余特别好。金余每次放假都回来严格家吃饭,严叔叔平时很忙,却做得一手好菜。两位一看到严格,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缝了。

        一进门,金余说着:“叔叔,阿姨,我来啦。”鞋子都没换好,严妈妈就热情地上来把她拉进屋里。

        “金余啊,你可算来了,我跟你叔叔都想你了呢。你放假也不来看我们啊。”严妈妈一边给金余拿零食,一边说。

        “我这不是来了嘛。前一段我有个朋友在,我陪了他几天。而且我怕您和叔叔工作忙嘛,也不能经常来打扰你们呀。”金余这张嘴甜起来那还是很厉害的。

        “我不忙的呀,你放假了常来。阿姨带你去逛街买衣服,阿姨可想你了!”

        严格说:“妈,您就放过她吧。她最怕热了,一到夏天她都恨不得钻到冰窟里去,您还拉她去逛街。”

        说完,严格洗了手去厨房帮严爸爸做饭去了。金余每次来严格家,都觉得温暖,她很多次在想,自己如果也是这家的女儿就好了。

        金余的父母去世以后,她就变得既渴望家的温暖,又抗拒家的温暖。舅舅家和严格家,是让她觉得最温暖的两个家庭,因为完整。金余每次在这两个地方,都会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心里觉得酸酸的。

        吃饭的时候,严叔叔问金余:“金余啊,最近在学校过得好吗?有没有什么烦心事?”

        “叔叔,我都挺好的。就是被人推下水了一次,所以我这个假期在学游泳呢,嘿嘿……”金余说完,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什么!”严阿姨一听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被,被人推下水,这怎么回事!”

        “严格,你知道这事吗?!”严妈妈扭头看严格。

        “我也是她放假才知道这事。”严格解释。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呢!是谁干的,为什么要推你?”严妈妈着急的问。

        “阿姨,您别着急。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我当时就报警了,您放心吧。有事找警察,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我会打电话给分管你们学校的派出所问问情况,让他们好好查。”严爸爸幽幽的说。

        “别!别!”金余连忙摆摆手,“您千万别打招呼!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我可不想走后门啊。您放心吧,真没事!”

        “那好吧”,严爸爸想了想,说:“严格,以后你还是要多去学校看她,这还是太危险了。小姑娘还是要注意安全。”

        “好。”严格简单利落的回答。

        吃过饭,严妈妈把金余悄悄叫到了卧室。

        她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来,金余”严妈妈拉金余坐下,把盒子递给金余。

        金余打开一看,是一只漂亮的白玉手镯,颜色通透细腻,油脂极好。

        “这个啊,阿姨挑了好久的。你看你喜欢吗?”

        “阿姨,这只镯子好漂亮啊!”

        “喜欢就好。快带上吧!”严妈妈高兴地说。

        “啊?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的。”金余赶忙拒绝。

        “你听话,这是阿姨送给你的,一定要收!”说罢,不由分说便给金余带上了。

        金余难为情地说:“这真的太贵重了,阿姨!”

        严妈妈拉着金余的手,温柔地说:“孩子,阿姨喜欢你,把你当自己的孩子。这点东西不算什么,你不用在意。”

        金余一听这话,鼻子一酸落起泪来。严妈妈把金余搂在怀里,抚摸着金余的头,说:“好孩子,以后有什么事就告诉阿姨,别不好意思。”

        “嗯。”金余更咽地说:“我知道了。”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俩人眼眶都红了。

        晚上送金余回家,严格看着金余手腕上的镯子,笑着说:“这可是我妈留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

        “啥!”金余大吃一惊,看了看自己戴的镯子,“你可别吓我,我胆小。”

        “哎对了,哥,你有对象吗?这么多年了,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你谈恋爱啊?”金余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笑嘻嘻地问严格。

        “哦,我,我不是忙嘛,没处对象的时间。”

        “那也不能一直这样啊。不管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都支持你!”金余说着,还拍了拍严格的手臂。

        “我可没说过我喜欢男的。”严格说,“金余,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安定下来,不想为任何事情烦恼,你就来找我。我想永远都保护你。”严格坚定的说。

        “好呀,那我可要跟以后的嫂子搞好关系。”

        “还有”严格接着说:“那个hubert,如果你想和他在一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是说,你不要陷太深太快,毕竟他的身份还挺特殊的,我不想你受伤。”

        “哥哥”金余挽起严格的手臂,说:“你放心吧。有你在,我觉得好安心,我不是小姑娘了,我现在呀,比以前勇敢。”

        金余每次和严格一起,都觉得特别安心。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喝多也都是和严格一起。在严格面前,她都不需要费心思去伪装,自己是什么样就表现出什么样,轻松自在。

        严格本想问金余,hubert跟她求婚的事,想了想还是作罢。

  http://www.lwxs00.com/49/49985/109384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