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海贼王]四周目的修罗场日常 > 第80章 chapter 76

第80章 chapter 76

        chapter76

        迷茫x困境x追寻

        ——爱令人困惑,爱让人做出选择

        理智在说这是跳楼,必死无疑

        爱却告诉你,没关系

        或许,你可以展翅飞翔

        ————————————————————————————————

        塞琉斯汀推开了大门,正午的阳光洒在诺大的庭院内,入目是一派的安静祥和

        马林梵多的微风带着暖洋洋的味道,迎入她的周身

        或许是花香,又或许,是太阳的味道

        她慢慢的走过去,指尖划过微凉的,吊起秋千的链,满眼都是怀念

        坐上了秋千,背靠着柔软的垫子,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安静着,只剩下树叶在风中相碰的声音,鸟儿清脆的鸣叫

        而她就这样靠在秋千上,随着那风,轻轻的晃

        塞琉斯汀在等人,等一个,临走前还想再见一面的人

        今天是塞琉斯汀跟随着罗来到马林梵多的第二天,按照约定,红心海贼团将会在傍晚之前启程离开这里

        所以当她今晨从萨利怀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心底隐约萌生了一丝倦怠

        这样奔波的日子,那些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迎来终结呢

        她突然觉得累,就像个身不由己的提线木偶一样,被迫随波逐流,被迫远离心爱之人,珍爱之物

        永远,找不到落脚之处

        塞琉斯汀抬起手,覆上了自己的心口,似乎是在奢望着能够感受到那一下一下的,来自心脏的振动

        但这终究只是奢望而已,她的心脏早已遗失,只留下了不断运转着的机械,和空荡荡的胸膛

        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是罗与她重逢时,对她说过的话

        塞琉斯汀逐渐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却无力改变

        她的感情似乎变得模糊,又好像在某一刻重新回归鲜明

        就像此时,她闭上了眼,却依旧能听到那么多人呼唤她的声音

        有现在下落不明的哥哥,有说过要带她回莫比迪克号的马尔科,有库赞,有萨利,有萨卡斯基,还有……

        ——“塞琉”

        她睁开了眼,神色有些怔忪

        她知道刚才呼唤着她的人是谁,她始终记得他的声音

        “香克斯…”

        自塞琉斯汀苏醒以来的这些时日里,她一次都不曾联系过他

        哪怕她已经离开了杰尔玛,哪怕她的伤势早已痊愈,哪怕她拿回了那个电话虫

        但电话,始终没有被拨通

        为什么呢?

        塞琉斯汀看着头顶成片的树荫,张开嘴,似乎是要说些什么

        最后,却只能留下一声低得像是幻觉一般的叹息

        她在恐惧,在无力,她想念着他,却从未有哪一刻如此清晰地意识到

        自由属于那片海,属于在海上驰骋的他

        却不属于,早已失去了心跳的自己

        萨卡斯基踏入了庭院,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靠在秋千上的人

        她似乎是在发呆,仰头望着天,露出了一截雪白脆弱的脖颈,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直直的看向远方,像是在惋惜,又好像流露出一种难言的悲伤

        而他没有动,就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她

        时隔一年,再次得知了她出现在马林梵多时,萨卡斯基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想念她么?答案是肯定的

        整整一年的时光,无数个没有她的日夜里,他都不想让自己停下工作的脚步

        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书也好,带领舰队外出镇压海贼也好,他时刻希望着自己的脑袋能被这些事情填满

        只有这样,才能阻止她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塞琉斯汀就是这样特殊的存在

        不需要用那多情的声音呼唤他,不需要用那双剔透的蓝眼睛凝视他

        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他的心神就会被她占据,他眼中的世界,只剩下那惑人的金

        他不自觉的握了握拳,放轻了脚步,慢慢的,靠近了她

        正巧,她侧过了头,朝他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间,世界好像都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清晰的,属于萨卡斯基的心跳声

        她的眼眶好像有些红,一张脸上没有重逢的喜悦,反而神色淡淡的,就像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一样

        “萨卡斯基”

        她叫着他的名字,眉头微皱,欲言又止

        萨卡斯基走到她的身前,想了想,抬起手在她皱起的眉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以前,塞琉斯汀最喜欢的习惯性动作,就是轻点萨卡斯基微皱的眉心

        她有些愣神,看着身前这个男人,那双深灰色的眼眸里好像写满了很多话语,再看过去的时候又叫人觉得只是错觉而已

        “理想和现实,如果必须向其中一个靠拢的话”

        “你会选哪一个”

        她仰头问着眼前这个逆光站立的人,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神情

        萨卡斯基垂着头,久久的注视着她,看着她苍白的唇,忧郁的眉眼

        缓缓地开口,给出了答案

        临近傍晚,罗抱着臂站在极地潜水号的甲板上,眺望着远处属于马林梵多的城镇

        快要到约定好的出航时间了,塞琉斯汀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贝波揣着手走到了他的身边,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了空无一物的岸边,有些担忧

        塞琉斯汀…还会回来么?

        “她会回来的”

        没等贝波张口询问,罗便像是猜出了他要说什么一样,抢先回答了他

        贝波侧过头去看他,发现罗的表情十分平静,没有显露哪怕分毫的担忧或怀疑

        只是稀松平常的,就像是在等待着她马上就要出现的身影一样

        这副镇定的样子到也让贝波安心了不少,他点了点头,陪着罗一起,在甲板上等着归来的塞琉斯汀

        片刻后,当那一头艳丽的金发映入眼帘时,贝波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朝着塞琉斯汀挥了挥手

        罗没有忽略他如释重负的表情,像是觉得颇为有趣般的笑了笑,转身进了屋

        他刚才留在甲板上可不是为了等她

        只是想在潜水艇下海之前再吹吹海风而已

        塞琉斯汀看见了那头正大幅度朝自己挥着手的白熊,也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

        但那笑却未达眼底,此时占据了她整个心神的,分明是浓得化不开的忧愁

        她回到了极地潜水号,摸了摸一直在旁边询问她这两天去哪了的贝波,径直的朝着船长室走去

        敲了敲门,无人回应,罗并不在这里

        意识到这一点,塞琉斯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依旧是保持着平淡的表情,转头去了属于罗的专人研究室

        在门口站定,她刚要抬手敲门,眼前的房门却突然从内部打开

        “我有事和你说”

        罗侧了侧身,示意塞琉斯汀先进屋再细谈

        “我也刚好有事找你”

        她找了个椅子坐下,罗靠在墙上,翻阅着手中的一本资料,头也没抬的就和她这么说了一句

        看样子大概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于是塞琉斯汀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等待着罗继续说明他口中的“事情”

        薄薄的一张纸递到了塞琉斯汀的面前

        是关于那种淡蓝色药物的分析报告

        “坏消息是,这种影响几乎是不可逆的”

        塞琉斯汀面无表情的看,视线一行一行的略过那些密密麻麻的字迹,捏着这张报告的指节因用力而泛起清白

        “好消息是,那也只是几乎而已”

        罗的声音唤醒了塞琉斯汀,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抬头看向他

        “这种东西很难被吸收,现在也只是一个积压滞留的状态,如果可以中和或者剔除,就能彻底摆脱它的影响”

        塞琉斯汀仰着头,用泛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说话的罗,好像在此刻,他就是她唯一的救赎

        而罗踱步走到她的身前,与那双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蓝眼睛对视

        慢慢的,嘴角牵起一个与往常一般无二的弧度,桀骜又随性

        好像他们此刻在聊的并不是什么会危及生命的事情,而是在谈一会的晚饭要吃些什么东西一样轻松自在

        他抬起了刺着纹身的手掌,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发顶上

        “不用担心”

        浅灰色本来是有些冷酷的,无机质的颜色,然而当它出现在罗眼睛里时却那么的漂亮,配着头顶白织灯的光亮,令她感到无比的安心

        “我会找出解决方法的”

        他磁性的声音很特别,钻进耳朵里,也落到了心尖上,笃定又自信的驱散了塞琉斯汀心底的迷茫

        塞琉斯汀笑了,她握住了罗的手,却没有应允

        与之相反,她开了口,却说出了一个令他眼神一顿的要求

        “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在香波地群岛把我放下吧,打扰了这么长时间,我也该离开了”

        罗皱起了眉,反手牵住了她娇小的手掌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打算做什么,但是以你现在的状态,我劝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答应为她治疗已经算是罗亏本了,此刻也没道理去阻拦她才对

        但是…

        “你是我的病人,照看你是我的责任”

        更何况他才刚刚许诺了一定会找出办法的约定,怎么能就这样放任她离开

        那样的话,他的承诺怎么算

        罗这样想着,把此刻心底隐隐的躁动和不满都归结于他与塞琉斯汀的‘医患关系’,固执的想要留住她

        塞琉斯汀垂下了眼睑,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柔和

        “我有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她再度抬起头时,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光,竟让罗觉得灼热滚烫

        塞琉斯汀突然想起了萨卡斯基

        今天下午,在她问出了那样的问题之后,他的唇边却出现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是塞琉斯汀第一次见到萨卡斯基的笑脸,于是她愣住了,伸出手掌用指尖轻轻的抚摸他的嘴角

        像是要确认那抹微笑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实存在的美好

        萨卡斯基握住了她的手,没有收回那难得的笑容

        他回答了她,依旧低沉的声线却带上了沙哑的温柔

        “我会选择,我想选的道路”

        心之所向,就是路途尽头的终点

        过于圆满的理想也好,冰冷残酷的现实也罢,她总归是要做出选择

        而依据,就是她内心真实的渴望

        塞琉斯汀的头脑从未有哪一刻是这样的清醒,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她会坠落,直直的摔进地狱,必死无疑

        但她的心却告诉她

        向前吧,无需畏惧

        岸的对面,是她穷极一生都在追寻的东西

  http://www.lwxs00.com/49/49977/10935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