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星芒魔魂录 > 第二十六章 终点与起点

第二十六章 终点与起点

        直到再过上两三分钟,主持人才战战兢兢的来问“星芒”与“冰舞”还站在场上的成员道你们是不是打完分出胜负了?

        她是传奇级强者,她本以为自己只是来看一些“连属于自己道路都没有踏上的小家伙们”的战斗,即使事先知道他们的年纪都不大,都是些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她也并没有多么在意,结果便是她发现自己错了。

        从那道令大地为之颤抖的熔炎开始,一切便已经超出她的预料——那个小胖子的熔炎自己挡不住,那名蓝发少女的冰晶自己挡不住,而那道斩出的黑芒与粉发少女的那惊天一剑更能轻易致自己于死地。

        “冰舞”一边,依然手捧馨香花束的少女微笑着点应道头,“我们输了。”

        伴随话音落定,手中花朵绽放,在场所有人,不论是“星芒”还是“冰舞”,都受到了治愈。

        赵乾宇趴在台上看着台下的王天雨,好吧,或许是因为长年累月的被妹妹暴打(他称这个为兄妹间的亲密互动)积累出足够的抗性,其实不过一会王天雨便已经醒来,但是既然已经下了台,那便也就是出了局,那么他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了。

        但现在战斗结束,他自然早已跳到台上,揉着鸴鈅的头,一副关心的神情。

        鸴鈅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我没事,干得漂亮,哥哥…大人……”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已经如同嗫嚅,但是,王天雨的听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喂喂天雨你怎么喷血了?”“你没事吧?”“难道是隐伤?内伤不根治以后很麻烦的。”“莉莉小姐姐!我们这边又有人晕倒了!拜托你!”

        而在擂台另一边,“冰舞”的众人互相搀扶着起来,看向另一边欢呼雀跃嬉笑欢闹的“星芒”几人,默然无语。

        洛璃的眼中满是不甘,在她看来对方全然不是己方对手,能获得胜利无非是对方从头把自己算计到尾,压根没有和自己在正面好好打上一场,而其中最令她不甘的是,作为智力系的自己在缺少情报的情况下竟然毫无作为,全场仅仅只放出两个技能便被击倒丧失战力。

        “如果提前知道对手的魔魂……“少女在心中盘算着取胜的可能,却被一只温暖而又柔软的手搭在肩上。

        “好啦,小璃,”苇名玉心脸色还很白,身体还有些烫,但脸上的却是柔和的微笑,“别一副输不起的样子,不管对面用什么手段手段究竟是不是光明磊落,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赢了,那就这样。”

        洛明涛一脸自责的看向洛璃,洛璃发现自己哥哥眼神之中的歉意,忍不住轻声笑笑,“好了,老哥,你干的已经不错了,只能说,对面确实要做得更好。”

        旁边传来喑哑的声音,“我说,我会不会毁容啊?”

        所有人看向奥斯特,犹豫一下陷入片刻的沉默,终于,最抗打的提莫尔发话打破僵局:“反正你成天把自己藏在斗篷里,毁不毁容也没人知道。更何况,即使你不毁容,凭你那张脸想找女朋友……”

        “相信我,没区别的。”

        “喂喂!你这家伙!什么叫没区别啊!”

        看着已经暴跳如雷的奥斯特,苇名玉心作为队伍的队长走上前拍拍奥斯特的肩膀,“没关系,作为御魔者,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希望倒贴你,如果实在不行,和那些女人中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的人一起共度一生或许也不错。”

        “心姐你的意思是凭我的脸已经没救了吗?不是个这吧!”

        虽然输了比赛,“冰舞”的众人似乎也并没有那种无聊无趣的,名为“输不起”的糟糕情绪。

        “现在,谁的妹妹才是世界第一可爱?”王天雨走上前去,一脸自豪的对洛明涛说。

        “那还用问?必然是我家小洛璃。”洛明涛看着王天雨,一脸鄙夷。

        “有机会,我陪你好好打一场。”寒凌看着苇名玉心,双手抱拳。

        “那我可是很期待啊。”苇名玉心愣了一下,微微一笑。

        “兄弟你一直披着斗篷不热么?”问出这个问题的毫无疑问是天勋,奥斯特表示自己的心灵现在十分疲惫,所以暂时不想回答任何问题。

        唯一出人意料的是赵乾宇,没有任何人想到这个平日里无时无刻不在嘻嘻哈哈的家伙会庄重的向洛璃深鞠一躬道歉道,“抱歉。”

        洛璃有些惊讶,呆呆着看赵乾宇,任凭苇名玉心走上前去扶他起身,而在直起身子之后,赵乾宇才继续说话道,“我承认我们队伍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弄了不少难登大雅之堂的阴谋诡计,实在抱歉。”

        洛璃看着这个有些可爱的小胖子,忍不住微微一笑:“没事,只是谁都不想输而已。”

        现在吃些亏,总比以后生死相搏的时候被人阴死强,洛璃在心里补充道,然而嘴上倒是依然不留情面,“下次赢的一定是我们。”

        “随时恭候。”

        互相行礼后,双方下台,脚步都有些踉跄,互相搀扶着难免看上去有些狼狈。

        墨颜看着狼狈不堪慢慢走下擂台的“星芒”众人,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他们每一个人今天表现得都非常好,战术的制定和执行都相当不错,配合相当默契,发挥出了每个人的作用,击败实力远超过你们的对手,干得十分漂亮,最重要的是,以他们的进步速度,说不定真的可以帮自己完成那件事。

        自由冒险者也好,佣兵也罢,想要在其他人手下抢来任务自然都是要凭实力说话,而“星芒”的众人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墨颜自然没有将任务交付于其他人的道理,约定七天休息时间之后,众人精神都还是兴奋得很,一时兴起索性去喝酒,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为什么赵乾宇的苹果酒只能喝三杯。

        众所周知,喝醉酒的表现分为两类,一类是武醉,大体上是寻衅挑事打人砸墙之类的,一类是文醉,大概是写诗抄话作文比较风雅之流,而赵乾宇这个人呢比较特殊,当他没架住劝喝下第八杯之后,他表演了舞醉。

        舞,即使舞蹈,那么什么是舞醉,已然不言而喻。

        因为场面过于刺眼本人不与描写,反正星芒的诸位表示我们不认识他。

        狂欢的喧闹夜晚就这样过去。

        九日后,巴洛普城。

        同为三大主城,安麦尔城临近安麦尔河因此得名,“巴洛普”的来由却已经不为世人所知,但这毫不影响它拥有一座主城该有的繁荣。

        诸人抵达已经是中午,寻家酒店吃好午饭,墨颜终于严肃的发话。

        “一会去的时候,我希望各位拿出气势。”

        赵乾宇难得没有接话,他在和鸡腿进行着殊死一搏,哪里有空回话,倒是天勋顺口问了一句,“难道我们是要去砸场?”

        “算是,也不算是,”墨颜摇摇头,“展现自己的实力即可,但不要做的过火。”

        “砸场真是太简单了,”王天雨摇摇头,“这个别过火就有难度了。”

        “其实也不难,”赵乾宇含糊不清的说,嘴里的东西都还没有咽下去,“就是看你想闹到什么程度,放两把火?杀两个人?还是就是打残两个给个教训?”

        王天雨大怒,一拍桌子勃然而起,“我妹妹还在这呢!教坏她你们负责啊!”

        鸴鈅看着满脸不在意的赵乾宇,面带柔和微笑的寒凌,喃喃自语道,“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墨颜笑笑,“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不久众人再次上路,穿街走巷不出半小时,在城中看到了一片树林。

        一片树林?

        树林自然是普通的树林,但这种树林看似简单朴素,却是在地价昂贵的巴洛普城中,这样看来,这树林越朴素,反而就越奢华。

        随着墨颜走进树林不过五分钟,白玉雕制的门楼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抬头,看到了门楼上的烫金大字。

        “我擦……”这几乎是所有人同时发出的感慨。

        烫金大字共有四个,龙飞凤舞璀璨夺目——星芒学院。

        于是所有人扭头看向墨颜,墨颜耸耸肩,“我说过不算砸场子了,你们自己想的太多也怪我了?”

        这过于欠揍的表情让所有人都有打他一顿的冲动——当然,他们打不过,所以没有人动手。

        第一个回过神的是寒凌,“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星芒学院……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墨颜沉默了几秒,走到了门楼之下,“墨颜,魔魂为风,四星超凡入圣,是在这家学院镇场子的……那家伙怎么说的来着,顾问还是挂名长老来着?”

        “你的这家学院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问出这个问题的是赵乾宇,“我可不相信你堂堂一位超凡入圣,不去冥想苦修,不去名山大川看景,不去感悟天地,却来学院教导些中军统帅境界的年轻人学习?你图什么?”

        “你们会知道的”墨颜似乎正在实话实说,但给出的答案却相当敷衍,“不知各位可有兴趣,随我来到真正的星芒学院?”

        众人互相看看,露出了微笑,随后,走到了门楼之下。

        “好了,准备吧,拿出我们的气势来。”

        门房看到墨颜,没有拦众人的意思,只是笑着说“老爷子可是要扒了你的皮”,墨颜笑着回答“他早就想这么干了”。

        数十栋乌檐明瓦的楼阁或高或矮,看似无序却错落有致地座落在校园之中,各楼之间有直石铺成的道路相连,看上去静雅幽静而不失大气。

        比起学校,这似乎更像风景区。

        天勋不由得感慨“真有钱啊”,随后被赵乾宇戳一下,“御魔者不要提前钱,太俗。”

        天勋转头看向赵乾宇,回应道,“御魔者怎么了,御魔者也是人啊,是人不吃饭喝水就要死的啊,吃饭喝水就是要花钱的啊,没钱怎么能行。”

        赵乾宇指向王天雨,“你看,这家伙作为圣骑士一向穷困潦倒,不是也好好的活着?”

        王天雨一拍额头,“怎么又扯上我了?”

        然而随后,赵乾宇走至鸴鈅身边,“可怜的小鸴鈅,和你的贫困哥哥在一起生活一定很艰苦吧,来和哥哥走,哥哥一定会照顾好你,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鸴鈅看着一本正经的赵乾宇,捂嘴轻笑,而在赵乾宇的背后,圣光开始在战锤之上汇聚,他的头上闪烁着血红的“危”。

        就在这时,众人走到尽头的三层小楼之下,毫无征兆的火焰十字骤然间凭空斩来。

        几乎在瞬间,圣光闪烁,傲慢发动,死亡划向火焰,巨岩立于身前,空气中的火焰魔魂躁动不安雷霆开始呼啸轰鸣,星芒的众人已然做出自己可能达到的最强防御。

        然而这些强大的防御壁垒只在转眼之间,便已然灰飞烟灭。

        避无可避,挡无可挡,似乎下一刻火焰就会将众人吞噬,众人只能无奈的迎接死亡。

        而这恐怖的火焰只是这次斩击的余波。

        事实证明,挡无可挡只是因为实力不够而已,忽然间狂风大作,火焰的十字随风而散。

        三楼隔间,一位老人正凭栏远眺,神情漠然,腰间别着两把断刃。

        “炘,我带了我的学生来,你就这样欢迎?”墨颜皱眉。

        老人看着楼下的人,表情无悲无喜,“少废话,无故旷工一年,只是砍你两刀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然而看到墨颜身边的那些少年少女,他表情突然舒缓下来,就好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十七八岁,中军统帅,不错不错,你从哪里骗来这么优秀的孩子?”

        “我是……”墨颜顺口接话,随后意识到不对,“骗你妹,我这叫人格魅力!”

        “我没有妹妹。”老人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墨颜一脸无奈的模样,而他身边诸人倒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下一刻,老人已经来到了众人的面前,“我的名字是晔炘,欢迎各位的到来,既然来了,不自我介绍一下么?”

        “赵乾宇,魔魂雷火,三星统帅,智力系。”好吧,论抢话,大概是没什么人比得过这家伙。

        “寒凌,魔魂死亡,四星统帅,敏捷系。”或许是与苇名玉心的一战使得寒凌想通了什么,在这几天内,他竟然突破了。

        “王天雨,魔魂圣光,四星中军,力量系。”

        “李承烨,魔魂…铠,四星中军,力量系。”

        “鸴鈅,魔魂圣光,三星中军,辅助系。”

        “天勋,魔魂密度,一星中军,力量系。”

        老人的目光扫过,似乎在承烨身上稍稍多停留了片刻,又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在意,“墨颜说要去找来几位天才,我本以为他说的是玩笑话,没想到竟真的让他做成了,各位都是难得的天才,但既然来了,就先放下所谓“天才”的包袱,做一名普通的学生好了。“

        “等到时机成熟,还望格外帮我们办好那件事情。”

        众人会想起老人刚才两刀的威势,自然也能大概猜到墨颜的实力,心说如果此时选择离开恐怕那就真的不得善终了吧,于是当下连连答应,而晔炘则是随手招来一位老师,让他带众人去往住宿之处,好好休息,备足精神明天开始上课。

        待到“年轻的小家伙们”走了之后,晔炘看着墨颜,墨颜也看着晔炘,目光交汇。

        “天,就快要黑了。”晔炘叹了一口气。

        “天总会黑的。”墨颜没有平日里的玩笑神情,很严肃的回答。

        “你分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也明白我的想法。”

        晔炘看着墨颜的眼睛,“当黑夜来临,你怎么选择?”

        墨颜沉吟片刻,一挥衣袖,“我不会做出选择,只要静待光明的降临便好。”

        “那个名为承烨的少年,他的魔魂其实是罪,是吧?”晔炘不再与墨颜如打哑谜般对话,转问起自己“学生”的问题。

        “你分明清楚。”

        两名已经超凡入圣的人,他们的对话似乎并不像普通人想象的那般超凡入圣。

  http://www.lwxs00.com/49/49975/10935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