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88、番外四:熊孩子。

88、番外四:熊孩子。

        坤宁宫里大家伙们对着安乐的可怜模样正在大眼瞪小眼,而另一边延禧宫内见着头发乱糟糟,脸蛋黑漆漆的保清走进殿内,纳喇庶妃险些吓得直接晕厥过去!

        她一边喊着人给保清洗漱更衣,一边怒不可遏的望着那几个战战兢兢的奶嬷嬷:“佟嬷嬷,你来说!五阿哥这是怎么了?”

        “是——”佟嬷嬷,也就是被保清训斥的那一位。她被纳喇庶妃冰冷的目光扫得心里直打哆嗦,刚想回话的时候就瞧见保清掀帘从里间走出来,忙改口道:“回禀小主,五阿哥这是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纳喇庶妃不相信的抬高声音,扭头盯着刚走出来的保清:“保清,你今儿个摔跤了?”

        “啊?嗯,啊,儿臣不小心摔了一跤。”保清脸微微一红,左看右看随口敷衍着。

        他越是这样,纳喇庶妃就越是不相信,她和颜悦色的带着保清用膳,等佟嬷嬷等人送着他去屋子里休息后,她拧着眉使着宫女上前:“重楼,你使人去外头打听打听,今儿个谁和五阿哥在一起?”

        重楼应了声,不多时就派出两名脸生的小宫女去外头转了一圈。

        还别说五阿哥和七阿哥的糗样今天可是被不是人见着,添油加醋的也不在少数,有人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亲眼看见五阿哥和七阿哥打起来,也有人说七阿哥仗着自己是嫡子欺负五阿哥,甚至还有人说连二阿哥都加入进来。

        小宫女回来之后,说出来的一系列流言蜚语可谓是脑洞大开,纳喇庶妃反倒不敢相信了!

        别人不知道保清的脾气,她这个做娘的难不成还能不知道吗?

        若是保清吃了亏,这小炮仗指不定一窜三百米高,直接冲到皇上面前去告状,那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由此可见,保清这般沉默寡言,全然当没有这件事的模样,定然里面有鬼!

        纳喇庶妃只觉得眼皮子跳得欢快,想到保清骄横脾气……难不成……难不成……?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把手上的帕子搅了又搅,想到佟嬷嬷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越发是肯定!

        定然没错,就是这样!

        这孩子,怎么就能仗着自己大欺负七阿哥呢!?

        “阿啾!”保清揉了揉鼻子,在嬷嬷们担忧声中摆摆手,随手揉了揉鼻子:“佟嬷嬷,若是额娘问起来,你可千万不能说今天的事情,知不知道!?”

        “是,是!”佟嬷嬷那是叫苦不迭。五阿哥看不出,她哪里看不出只怕小主早已心中有数,她僵着脸服侍着五阿哥睡下,只觉得伺候这几年的功夫头发都白了大半。

        而偏殿里的纳喇庶妃还不知道保清的小算盘,她越想越是不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做出补救!

        想到这里,一主一仆翻箱倒柜大半宿才堪堪选好赔罪的礼物,就这样纳喇庶妃一晚上也没睡好,左翻来右翻去想到明天赫舍里皇后指不定当众发难就心里直打哆嗦!

        当然,保清小朋友完全没有发觉纳喇庶妃的愁绪,他今天可累着了,盖着小被几呼呼大睡着,睡梦中还忍不住砸吧砸吧嘴:“明儿个,明儿个去钓鱼……”

        也因此,等到第二天纳喇庶妃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赫舍里皇后赔罪,并请七弟原谅自己的时候,保清的脸简直就成了一个大黑锅!

        不同于安乐一脸懵,连连摆手,保清可是立刻明白纳喇庶妃的意思,登时间双目圆睁,气恼又委屈的看着纳喇庶妃,掷地有声:“额娘,在您眼里儿臣就是这样欺负弱小的人吗?”

        纳喇庶妃没说话,但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

        老实说,在场的宫妃们都快笑死了,一个个捧着肚子低着头,肩膀不断耸动,生怕一个忍不住笑出声。

        纳喇庶妃察觉到保清脸色越来越差,已经濒临爆发的程度连忙咳嗽一声:“额娘自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那您的意思就是说儿臣是有意的喽?”保清气势汹汹,小爪子叉着腰,一副要爆炸升天的小模样。

        “五哥,弟弟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安乐连忙凑过来,小手紧紧拉着保清的手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信赖,保清心头一暖,对于冤枉自己的额娘更是满腹委屈。

        瞧瞧!瞧瞧!

        保清越想越是愤怒,一双眼睛都红通通了,他板着小脸立在原地,心里打定主意今天额娘不道歉他就不和额娘好了!

        真哒!

        瞧着保清的模样,安乐也不高兴了。他学着承祜平时的模样,抬头挺胸直视纳喇庶妃,板着脸一字一句说道:“纳喇庶母妃,您应该给保清道歉!”

        这小模样,还挺凶萌凶萌的!

        宫妃们眼前一亮,比如郭络罗庶妃这般尤其喜欢安乐的已经手掌痒痒得很,恨不得凑上去捏一把他的小脸蛋!

        醒过神的纳喇庶妃看了看保清委屈的模样,再看了看维护保清的安乐,哪里不知道是自己想得太多。她登时间闹了个大红脸,尤为不好意思的抬眸看了看赫舍里皇后,弱弱的开口:“皇后娘娘,都是臣妾的错。”

        “……纳喇氏。”赫舍里皇后笑容收敛:“你这道歉得朝着五阿哥说才是!”

        纳喇庶妃僵着脸,转头看向泫然欲泣的保清,嘴唇蠕动着。

        还未等她开口,外面就传来小太监的呼声。难得下朝早的康熙带着承祜走进坤宁宫正殿,早已满腹委屈的保清三步并两步的冲上前,抱着康熙的大腿就嗷哭:“汗阿玛!你要为儿臣做主呐~”

        康熙:……?

        他脸上有些小迷茫,低头看了眼自小健壮结实,号称自己是男子汉的保清哇哇大哭,一时间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半响,康熙才摸不着头脑的开口:“保清?你这是做什么?前几天还和朕说要做大将军呢,今儿个怎么就变成小哭包了!?”

        “汗阿玛!”保清红了眼睛:“额娘他不相信儿臣!”

        康熙瞧瞧一脸尴尬的纳喇庶妃,再看看满腹委屈的保清,最后只好把目光投向旁观看戏的皇后,请她来说明说明来龙去脉。

        等皇后将事情一说,瞧着垂头丧气的保清,一脸无辜懵懂的安乐,康熙嘴角那是抽了一抽:你还别说,保清和安乐站在一起,要是他发现了也觉得是保清的错!

        “纳喇氏,这一回是你错了,朕可是要罚你!”康熙也不犹豫虎着脸先点名批评纳喇庶妃,纳喇庶妃忐忑不安蹲下应声,心里愁绪一阵一阵的涌来,整个殿内随着康熙的话语也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人想到就是晋升之事,一些控制不住情绪的庶妃们眼里已经略微冒出了一丝丝兴奋,隐隐骚动。

        保清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浑身的汗毛都炸开了,他不再哭闹而是忐忑不安的抬头看向康熙,生怕汗阿玛真的让他们母子分开。

        一只小手再次握住保清的手掌心,他微微侧首就看着安乐露出小米粒牙朝他笑着。

        保清冷哼了一声,不过那握住的手却忍不住重了重。

        真是个笨蛋!

        “朕罚你从今天起一个月内,每天必须亲自陪着保清安乐玩上三个时辰,保清安乐想玩什么你都得陪着,不得有误!”康熙笑眯眯的环视周遭,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纳入眼中,当然保清和安乐两人的小动作也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想起当年承祜和承庆他眉眼间多出一丝柔软,对于两个小阿哥的友好关系,康熙自然是乐见其成。

        至于纳喇庶妃得到圣旨,一脸茫然的样子康熙那是半点没在意,谁让你犯错了呢?

        得到康熙撑腰的保清那笑容险些裂到耳根子,他洋洋得意拉着安乐乐得在原地一蹦一蹦:“七弟,今天咱们去玩什么?”

        “鱼!抓锦鲤,烤锦鲤!”安乐兴奋的嚷嚷着。

        “好!”保清乐呵呵的点头,正当他打算告退的时候却被康熙一把揪住。康熙的脸色不大好看,盯着两个小的骤然开口:“鱼?抓什么鱼?烤什么鱼?”

        保清挣扎着,一边挣扎他还一边嚷嚷:“汗阿玛你好笨哦!宫里当然只有慈宁宫花园的湖里才有鱼嘛!儿臣看过了,那锦鲤可大了!一条足够儿臣和弟弟吃的!”

        康熙脑门子上的青筋猛地蹦出,在承祜不忍直视转头一瞬,康熙伸出手狠狠给了两个小阿哥各自一个头槌:“笨蛋!那锦鲤是拿来看的,不是让你们抓来吃的!”

        保清和安乐同时捂住脑袋哇哇大叫,康熙只觉得脑门上一蹦一蹦疼得慌,他挥手招来纳喇庶妃,将两个小崽子往她怀里一塞:“纳喇氏,他们两个就交给你了!记得抓鱼也就算了,可千万别真拿去烤了!”

        “是,是!嫔妾遵旨。”纳喇庶妃揽住两个小阿哥只觉得浑身冒冷汗,在康熙的瞩目下连连点头:“嫔妾定然会管住两位小阿哥,让他们不要闯祸的!”

        能管住才是妖怪了好不好?

        从这一天起,后宫里传遍了保清和安乐的熊孩子事迹!

        不是今天把康熙最爱的玉兰花给拔了,就是明天把锦鲤给huohuo了!

        要不然就来个大闹乾清宫,好好的一番古画上敲满了章印,等康熙发现罪魁祸首早已经跑了无影无踪。到最后甚至连承祜读书的上书房都没有逃过毒手,教课的师傅打了个瞌睡竟是被直接剪掉了一撮胡子。

        嗯……反正等到一个月以后,满宫里那是人怨天怒,保清和安乐成了那人尽皆知的熊孩子,而纳喇庶妃——惠嫔的名声也彻底跌倒谷底,谁让跟在小阿哥后面擦屁股的都是她呢?

        为此,惠嫔只想说:嫔妾做不到啊QAQ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