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79、保清。

79、保清。

        承祜环视周遭一群要笑不笑的蒙古王公,又将信将疑的仔细观察康熙面色,最后才慎重的点了点头。

        康熙哈哈一笑,手下忍不住越发揉动着承祜的小脸蛋,直到一声不悦的喵叫在耳边响起他才讪讪然的放下手,拍了拍承祜肩膀:“去你皇额娘那边坐好。”

        “可是皇额娘没有坐好啊?”承祜歪着小脑袋,硬生生在康熙旁边挤出一小点位置,胤礽猫被一大一小挤在中间,整个身体都和面饼似的变成一条,不满的喵喵叫着。

        “皇后——”康熙皱了皱眉,按住胡乱动弹的承祜和胤礽猫,转头朝着赫舍里皇后看去。只见皇后言笑晏晏,和这几名蒙古福晋一边说笑,一边就往台下走去,顿时挑了挑眉:“皇后,你这是去做什么?”

        “皇上?”赫舍里皇后歪了歪头,垂在脖颈旁的麻花辫也晃了一晃:“臣妾昨晚上不就和您说了,今日要和几位福晋,庶妃们一同去草原狩猎,承祜就交给皇上了!”

        康熙看了看几位福晋面容上的忐忑不安以及眼眸深处的胆怯,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昨儿个倒是有蒙古贵女闲言碎语,说是宫妃们竟都是宅在后院中,把骑射之术早就丢在脑后。流言蜚语传到他跟前时,他虽说并不全然同意心里头也是有三四分认同的……想到这里,康熙这才注意到皇后今日穿着并不是平日的吉服,而是一身骑装,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骑马试一试了!

        既然皇后都下了决定,康熙也不会抚了她的心思,并且他眼中闪着一抹亮光:“皇后既然有这番心思,那朕也出个彩头,若是斩获猎物朕也大大有赏!”

        “皇上有命,臣妾自当遵从。”赫舍里皇后坦然自若,大大方方的甩了甩帕子,转身带着福晋庶妃们匆匆离去。

        不过她没有注意到康熙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直到看见赫舍里皇后动作利落,潇洒自如跨上白马,牵动马缰,重重一扬马鞭,只听见白马一声嘶鸣,身形如电般朝前奔去。

        似乎被皇后的动作惊了一惊,几位蒙古福晋慢了一拍,才驾马跟上。

        还别说,瞧着皇后英姿飒爽的骑马身姿,康熙还真是被惊了一惊,不自觉的大声喝彩。

        周遭的蒙古王公和宗室朝臣们,也是赞叹不已,一名蒙古王公更是连连称赞:“皇后娘娘骑术高超,不亚于男子!”

        “倒是朕小看了皇后,这般骑术想来射箭也不会差到哪里!”康熙心中得意哈哈一笑。

        索额图拱手笑着道:“皇上有所不知,昔日奴才阿玛在世时,常常带着儿孙前往郊外踏青,皇后娘娘的骑射之术更是阿玛一手教出来的。”

        “原来如此,那朕倒是要期待期待皇后——”康熙话音还未落下,只见狩猎区一阵骚动,各种呼喊声此起彼伏,康熙猛地站起身目光犀利直扫向远处林子:“出了什么事?”

        还未等亲卫们查探消息,康熙就见着一只斑斓大虎从林子狂奔而出,速度之快,身姿之灵活竟是让后头射出的数箭都落了空,正当高台下的侍卫们警戒的扬起长弓,想要朝蒙古射击时只见赫舍里皇后竟是去而复返,拉起长弓就是一箭。

        这箭势凌厉非常,狠狠洞穿了老虎的左眼,老虎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反应就猛然倒地。

        在场诸人为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赫舍里皇后驾马停在老虎周边,参与狩猎的八旗儿郎停在原处,一个个脸庞通红羞愧难当。

        承祜兴奋的蹦蹦跳跳,欢呼雀跃的叫喊着,至于胤礽猫他从未听说过赫舍里皇后这般不同以往的面容,早已兴奋的喵嗷咪呀的乱叫一气,兴奋的恨不得如康熙一般立刻迎上前。

        没错,康熙兴奋得难以抑制,竟是亲自走下高台,驾着马迎上前。

        获取猎物最多的人……康熙没心思管了,所有的目光都落在皇后身上,只觉得她此刻一颦一笑都格外美极了。

        获取猎物最多,拿到康熙御赐□□的恭亲王常宁,不知该是喜还是哭,反正……挺不是滋味的。比他心情不爽的还有在周遭当众吃帝后狗粮的庶妃们,她们一个两个也打不起精神,匆匆回了营帐休息了事。

        至于那头背景板斑斓大虎,送回京城的第一时间就被摆在了坤宁宫的地上,承祜和胤礽猫都表示万分满意。

        这一场木兰秋狝之后,获利最大的自然是皇后,出发前备受恩宠的纳喇庶妃转眼间成了昨日黄花,帝后两人的感情骤然升温,蜜里调油倒是一时间像是回到了承祜出生的那两年。

        帝后和谐,对于宫中也是好事。太皇太后不说话,宫里面其他的庶妃也只有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除了当没看到还能怎么办呢?

        这日子一转眼就到了冬至。

        正所谓冬至一到,新年就在眼前,这也意味着冬至是年尾前需要盛大庆祝的最后一个节日。

        白日里太和殿内举行大典庆贺,后宫里则是请了戏班子在漱芳斋和慈宁宫花园开唱,等到下午太和殿大宴结束后,帝后两人便会赶到慈宁宫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请安,晚上则是在慈宁宫开办家宴吃饺子。

        承祜和胤礽猫一早就被送到了慈宁宫里,现在承祜坐在慈宁宫的地毯上,正和保清大眼瞪小眼,他端着保清左看右看最后嫌弃的将他放一边,任由着保清扒拉着他的腿也不理会。

        保清一屁股坐在地上,被娇宠溺爱长大的他哪里能接受承祜不理会他的现实,张开嘴就嚎啕大哭起来。

        太皇太后瞧着稀奇,一边安慰保清一边扭头看向承祜:“承祜不是一直想见见保清的吗?”

        “孙儿只是想念承庆。”承祜抿抿嘴,末了才补充:“可是保清一点儿都不像承庆。”

        太皇太后低头看了保清两眼倒是承认:“哀家记得……承庆,承庆那时候长得像你汗阿玛,至于保清则长得像纳喇氏……”

        先前那一点点对承祜不满意顿时烟消云散,现在除去纳喇庶妃,宫里还记得承庆的只怕也只有承祜这孩子。

        重情是件好事。

        太皇太后年纪大了,反倒比过去更看重这亲情二字,示意纳喇庶妃上前抱走保清后揽着承祜安慰。

        承祜心里不好受,看着纳喇庶妃接过保清温柔哄劝的模样更是不舒服的紧,他别过头恹恹的:“孙儿好想再有个弟弟。”

        “那得让你皇额娘加把油喽。”太皇太后咂咂嘴,哑然失笑。

        说到这里她也忍不住琢磨起来,说到底这段时间帝后两人黏糊得厉害,按道理能怀也应该怀上了……是不是应该让太医们好好把把脉,瞧一瞧?

        她把这件事放在心底,笑眯眯的和承祜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胤礽猫和橘猫等猫也在温暖的殿内,和庶妃们打闹成一团。当然保清也很是喜欢小猫猫,但是胤礽猫是绝对不会要和保清玩耍的,每逢保清一靠近,他就赶紧跑得远远的。

        偏偏保清还就看上了胤礽猫,哒哒哒的迈着小短腿追在后面:“猫!猫!”

        纳喇庶妃见御猫都要恼了,连忙抱过一只黑白猫试图吸引保清的目光,不过保清对于这种送上门的猫完全是不屑一顾。

        没错,他就一定要御猫本猫才可以!

        嘿,小猫猫,你引起本阿哥的注意了!

        随即殿内众人就哭笑不得的见着胤礽猫迈着小腿在前面跑,保清跌跌撞撞在后面追,一人一猫愤怒的发出各种听不懂的古里古怪的声音,竟是就这样吵起架来。

        “喵嗷嗷嗷嗷啊!”胤礽猫愤怒到了极致,浑身的毛都要炸开了,他几步并一步跃上桌子居高临下的嘲讽着保清。

        保清也很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魔鬼·嚎啕大哭·大范围攻击招数,直让太皇太后、皇太后和宫妃们哎哎叫头疼。

        胤礽猫瞧着不对,只好蹦下来,保清顿时一收哭声继续疯狂的追在他的身后。

        这样的胤禔……果然应该在娘胎里的时候就灭了他!!!

        精神崩溃的胤礽猫忍无可忍,试图转身逃出宫却是啪叽一声撞在刚走进门的康熙腿上。他身体猛地往后一倒,被重力冲击得骨碌碌转了两个圈一脸懵逼的趴在地上。

        完球了!

        胤礽猫注意到身后保清立刻朝自己冲来,恨不得立即跳起身,可没有想到的是大概先前的跑酷已经消耗了大半的力气,一时间居然没有站起来!

        而保清兴高采烈地冲上前,偏偏来到胤礽猫跟前的时候,这小短腿互相一绊竟是啪叽摔在胤礽猫的身上。

        “喵嗷嗷啊——!”胤礽猫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殿内。

        一脸懵逼的康熙这下可真回过神来,他赶紧将保清扶到一边,把被压成猫饼的胤礽猫救了出来。

        胤礽猫哪里受到过这般的苦头,被康熙抱在怀中只觉得腿尾巴没有一处是不痛的,他委屈的喵喵大哭,对胤禔的愤怒更上一层楼。

        可恶的胤禔,他果然是自己一生中最讨厌的家伙!!

        康熙伸手戳了戳胤礽猫的腿,那脸色顿时一变:“梁九功,赶紧去唤太医来!”

        “汗阿玛,御猫怎么了?”承祜三步并两步小跑着过来,看到胤礽猫涕泪交加,喵喵哭个不停的模样那就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啊……怕是骨折了。”康熙沉着脸,不悦的抬头看向保清的奶嬷嬷们:“你们怎么看的五阿哥?”

        自知闯祸的保清眼泪在眼眶里滚动,小手扯着衣袍下摆:“儿臣,玩,想和,猫猫玩。”

        康熙头疼,保清才这点岁数他也不能呵斥,只好吩咐一群宫人先把保清抱远一些,随后才抱着胤礽猫坐到另一边,心疼的翻来覆去查看着。

        “喵嗷嗷……”胤礽猫还在哭哭啼啼,一边告状他一边翻开好感度面板表想也不想的就用了一颗治疗的药丸,这才觉得浑身的痛楚消失得一干二净。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在自己用了药以后,才匆匆赶到的太医。

        太医仔细揉捏着胤礽猫之后,拧着眉思索半响才回道:“皇上,御猫并未受伤。”

        嗯……?

        康熙顿时一愣,垂首盯着忙着舔爪爪的胤礽猫顿时忍不住气笑了:“你的意思御猫这是在骗朕?”

        “额……”

        “喵嗷!!喵喵咪!!!”胤礽猫这下可是傻了,他一跃而起不断地喵喵叫着解释,可是这轻盈的身姿,利落的动作恰恰好又证明了御猫根本没受伤,只是在装模作样的事实!

        “御猫!你这是犯了欺君之罪!”康熙彻底板起脸,双手抱起御猫盯着他委屈的双眸:“朕要处罚你!”

        “喵嗷……”胤礽猫试图挣扎。

        “没错,御猫能让汗阿玛和本阿哥如此担心,的确要罚!”承祜也学着康熙板着脸,重重点头。

        “喵嗷嗷!”去一边啦!

        胤礽猫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自己的傻大哥,简直懒得和他多说一句话。

        “御猫,你还不知悔改。”康熙更不高兴了,他索性捧着胤礽猫大步走到眼泪吧嗒吧嗒掉的保清身边:“今儿个就罚你必须陪保清玩!”

        胤礽猫,倒地不起。

        看着御猫可怜的模样,殿内的太皇太后、皇太后还有一干庶妃们笑得东歪西倒,先前安静的殿内一时间笑声震耳欲聋。

        胤礽猫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一天。

        他一脸绝望的看着保清兴高采烈地抱着自己,眉开眼笑的朝着康熙谢恩的模样,只恨不得伸出爪子把保清这张脸搔花!

        孤的命,真苦……QAQ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