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出宫

        胤礽猫匆匆窜入御花园,宫人们对于御猫的行踪早已是见怪不怪,无人发现他面上的仓皇和恐惧。他茫然四顾,最终在与康熙初遇的树丛里蜷缩成小小的小团,闭上眼睛思绪纷飞到前一世,自己曾经见过的、触碰过的、温暖的汗阿玛和那个对自己厉声呵斥、训斥乃至警惕的汗阿玛交集在一起,那些话语表情扭曲成一团,犹如张开利齿的魔鬼朝着自己扑来——

        “小宝,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团黑雾,胤礽猫茫然的抬起头就见着熟悉又陌生的橘猫大宝伸头进来,一双依然澄澈的大眼睛注视着自己。

        “……没什么。”胤礽猫突然有些愧疚。自从入宫起,刚开始他还和橘猫大宝,波斯猫白雪混迹在一起,但是很快他的心思就转向汗阿玛和皇额娘身上,除去让他们作为探子时才联系以外,和猫们的关系也早不如当年。

        此刻想来,自己还真是个标准的利己主义者。

        也许,从这点上自己和汗阿玛一模一样。

        越想,胤礽猫越是悲观,闷闷的把小脑袋埋在前掌里,背过身不愿意去看橘猫大宝。橘猫大宝歪着头看了好一会儿,他自顾自的走进来叼起胤礽猫的后颈将他用力往外拖去!

        喂喂喂!

        胤礽猫挣扎不休,但橘猫大宝小时候是他的两倍大,现在……还是他的两倍大,不!也许有三倍大了,他四脚坚决的往外撤着,用力将胤礽猫拖了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喵!”胤礽猫哇哇大叫着,可等他被拖出树丛看着四周圆滚滚毛绒绒的一堆小猫猫之后顿时浑身僵在了原地。

        细嫩的叫声在胤礽猫的四周响起,看到这些小奶猫们,胤礽猫登时间闭上嘴。

        小奶猫们一个个圆滚滚的,鼻尖粉嫩嫩的,爪子也粉嫩嫩的,身体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好奇的往他身上扑着。有的啪叽摔倒在地四脚朝天啃着小脚爪,有的把他的尾巴当做逗猫棒伸出爪子不断的扑打,还有的冲着胤礽猫和橘猫大宝便是一通咪咪大叫。

        “……这些小奶猫是哪里来的?”胤礽猫蹑手蹑脚的站起身,生怕一不小心就踩扁其中一两只。突然想起当年头一回去河边玩耍的时候,是不是那些公猫们也这样想的?

        “?”橘猫大宝歪了歪头看了他一眼:“这些都是我的崽,猫妈出去溜达了让我管一管。”

        “……你的崽?”胤礽猫一脸茫然。

        “当然。”橘猫大宝得意洋洋,尾巴那是翘得老高:“不然你以为每年哪里这么多新生力量?”

        ……?想明白橘猫大宝说出来的意思,胤礽猫一张猫脸都要抽搐不停了。

        他翻了老大一白眼,懒得理会不正经的橘猫大宝,自顾自选了个阴凉处重新躺下,橘猫大宝黏在他身边好奇的询问着:“你到底为啥子心情不好?”

        “……大宝哥,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势力?”

        抬头看了眼橘猫大宝,胤礽猫闷闷的开口:“除了让你们打探消息以外也不和你们一起行动,管自己一只猫到处溜达……”

        “……人有很多性格,我们猫也有很多性格,无论是像你一样喜欢一只猫呆着或者喜欢和人呆在一起,还是和我一样喜欢和猫们呆在一起,亦或是讨厌人类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橘猫大宝理所应当的开口:“反正,只要过得开心快乐就好了。”

        “可是我……”胤礽猫想起康熙给予自己的感受,只觉得心脏都快撕裂成两半了。

        瞧着胤礽猫无措的模样,橘猫大宝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头:“想这么多做什么?顺其自然不好吗?像咱们从山庄里出来的时候会知道自己会到京城来吗?在京城那宅院里的时候会知道自己住到皇宫里吗?我啊从来不后悔。”

        胤礽猫陷入沉默,望着橘猫大宝带着一群小奶猫爽快离开的背影,心里是说不出的惆怅。

        竟然连橘猫大宝都比自己看得透。

        反正自己只是只猫了,前一世的东西想再多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好好想一想这一世如何让皇额娘,如何让承祜好好活下去呢!

        他慢悠悠的转身离开树丛,从御花园一角钻出一个小脑袋,立即有人朝着旁边呼喊着:“御猫在这里!”

        一双胖乎乎的小手将胤礽猫抱起来,胤礽猫抬起头正对上承祜担忧的双目:“御猫,你跑哪里去了?我刚才叫你你都不理我。”

        “喵……”胤礽猫无辜的歪歪头。

        “你就会装可爱!”承祜捏了捏他的脸颊肉,匆匆往坤宁宫走:“汗阿玛都说了要一起用晚膳的,你还乱跑,下一回再乱跑我可要打你的屁股!”

        “喵嗷!!”

        “你再喵也没用啦!”

        佟佳秀女的骤然消失没有在后宫惊起任何波澜,储秀宫的秀女们骚动也不过一个晚上,第二天立在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后面前接受最后一次审阅时,秀女们依然是精神烁烁,表现得沉着冷静,恬静温婉。

        要留牌子的人选早有定夺,太皇太后不咸不淡的说上几句话后就使着太监将留牌子的秀女名单一一喊出。

        等到所有人的名字念完,在场的秀女们已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状态:摞牌子的秀女们是愁云惨淡,脸上勉强挂着笑容沉默的登上马车,留牌子的秀女们则是神采飞扬,眉眼间的喜色遮也遮不住,欢天喜地的登上马车,回家期待着赐婚或者入宫为妃的圣旨到来。

        唯独佟佳一族,来接人的管事却是满头大汗。

        眼见着所有秀女都离开,神武门外只剩下自家的马车,管事难免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弓着腰凑在尚未离去的太监跟前,小心翼翼的询问:“这位公公,咱们家格格怎么还没有出来……?”

        那名太监瞥了他一眼,凉凉的开口:“佟佳氏的?”

        “正是,正是,咱们家老爷正是内大臣佟国维佟大人!”管事连忙报上家中名姓,可不料一听他说的话,这名太监彻底没了好脸色,嗤笑一声扭头就走进宫门,半点没有和管事废话的打算。

        管事再傻也知道是大格格出事了!

        他一张脸青白青白的,连滚带爬的冲到自家的马车旁低声喊着:“快!快!快回府上去!”

        “……管事,这是?”马夫一脸茫然。

        “快走!!!”管事厉声呵斥着。

        马车疯狂的驶离紫禁城,一路狂奔到佟佳氏府外,佟国维和福晋赫舍里氏就在门内,夫妻两人脖颈伸得老长,眼含期待的等着长女归来。

        进来的马车上空无一人,加上管事面无人色,佟国维心里登时一咯噔。他面容微沉,声音抬高:“格格人呢?”

        “老爷!出大事了!”管事抹着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的喊着:“老奴没有接到大格格!”

        一时间,佟佳氏的前院里一片寂静。

        福晋赫舍里氏花容色变,这秀女必须得回到各自府中随后按着皇帝赐婚或是圣旨入宫……当然若是身份最低的格格*,会被直接留在宫中。

        可是……她舔了舔嘴唇,自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是区区一个格格?

        她和佟国维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的不安上升到了极点。

        正当佟国维想派人去打听打听风声,外面又传来一声:“圣旨到——!”

        佟国维微微一愣,忙使着院内仆役打开大门,请着宣旨公公入内,自己带着诸多家人跪下接旨,他心中正忐忑不安,听闻宣旨公公的一番话更是彻底傻了眼!

        “……教女无方,撤内大臣之位,特令为一等侍卫。”

        什么——!?

        佟国维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抬起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圣旨,心中是一片冰冷。康熙九年他升为内大臣,更渴望借于女儿入宫一事可以升任领侍卫内大臣。

        可现在,他竟然一朝又回到当初,十几年功夫化为虚无!他面色惨白,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股血腥味冲了上来。

        “佟大人,接旨吧!”宣旨公公面无表情的开口。

        “……奴才,接旨!”佟国维艰难开口,于此同时他猛地又想起一件事,在秀女出宫的今日,在诸多宗室朝臣都在关注秀女们动向的今日宣旨,皇上是不是知道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浑身战栗不止。

        佟国纲的府邸只在隔壁,闻讯他第一时间赶来,仔细听闻来龙去脉之后他目光冰冷扫视着佟国维和弟媳两人:“……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佟国维夫妇哪里敢说话,呐呐不敢出声。

        “走——!去书房!”面色铁青的佟国纲怒喝一声,他哪里不知道佟国维的性子!自己耿直刚烈,佟国维却八面灵通,世故圆滑,心里头的坏主意是一个比一个多。

        只怕是自作聪明,做出了不知道什么祸事!

        想到这里佟国纲越发恼怒,亲自上手扯住佟国维就往书房走去!

        而与悲寂的佟佳府邸不同,另一边的赫舍里府里,宣旨太监却是带来了几个好消息:一来是赫舍里皇后之父噶布喇被册封为一等承恩公,官职也从内大臣升任为领侍卫内大臣,给与诰命,世袭罔替。

        二来是索额图承袭一等公,这也意味着赫舍里府里竟是出了两位一等公,加上索额图如今贵为保和殿大学士,赫舍里的权势在此刻几乎达到了巅峰!

        噶布喇和索额图笑眯眯的从满脸殷勤的宣旨太监口中得知关于佟佳氏府上收到的消息,哪里还不明白皇帝开始动手了!

        “大哥,这下子瞧着以后佟国维如何在咱们面前耀武扬威!”索额图兴奋不已,送走宣旨太监之后就喜滋滋的开口说道。

        “三弟,如今咱们可要谨慎小心,佟佳氏可是皇上的外家,只怕皇上不会过于伤筋动骨,你在朝堂上也要注意些,千万不要亲自出面打压他们。”噶布喇心情不错,认真开口嘱咐索额图。

        “是,大哥您还不知道弟弟的性子?您就尽管放心吧!”索额图笑着应声。

        佟佳氏和赫舍里氏同一天收到,却截然不同的圣旨难免让人想到之前的事情上,尤其是宫内的大清洗更是让人对佟佳氏暧昧不已,一时间佟佳氏两座府邸宾客都不知道少了多多少,门庭凄冷得很。

        唯一让佟国纲松口气的是佟佳氏一族女儿不多,倒是没有什么出嫁女受到影响,最受影响的反倒是和静的妹妹,二格格了!

        这件事里最无辜的便是她,瞧着幼女懵懂无知,还不知道自己将来命运的可怜模样,福晋赫舍里氏眼睛都快哭瞎了!只是她自己日子也不好过,赫舍里族里的人对她颇有意见,以往走动频繁的亲眷们好像一夕之间就忘了她的存在。

        而被康熙一番手段吓得心慌不已的佟国维也不待见她,将一切罪责都归咎于福晋身上,言不尽心不烦一时间竟是连后院里的妾室都敢在她头上蹦跶两下。这般的折辱委屈之下,福晋赫舍里氏竟是没出三个月便郁郁而终了!

        死讯传到宫内,赫舍里皇后将茶盏搁在桌上倒是冷笑起来:“这佟国维倒是个孬种,把自己福晋给逼死就以为自己能够逃出这一劫?我呸!”

        “就是!”徐嬷嬷附和着:“主子,这福晋虽然是罪有应得,可这三个月就亡故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奴婢觉得咱们要不要细细的往下查一查?”

        胤礽猫很是赞同徐嬷嬷的看法,凑在旁边喵喵叫着附和。

        “……罢了。这件事只怕太皇太后和皇上都会去查,若是我们的人手也在其中,反倒是不好。”赫舍里皇后想了想,捂嘴偷笑一声:“不过,福晋毕竟也是姓赫舍里氏的,你们传话出去,让她家里人好好去闹上一闹!”

        “是。”徐嬷嬷笑盈盈的应了声。

        “闹上一闹只怕也是不能伤筋动骨……这佟国维。”赫舍里皇后手指轻轻在桌面敲击一会,眉眼间突然露出一丝笑意:“本宫记得他颇为贪花好色?”

        “的的确确是有这个传闻。”徐嬷嬷应着话:“早年在府里,他福晋还常回家哭诉说是佟大人在外头养了外室,不过也没个证据,只是传了一阵就烟消云散了。”

        赫舍里皇后笑了笑,使着蕙兰凑过来,附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胤礽猫好奇的竖起耳朵,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两个字。

        ……额娘,牛逼了您!

        但是转瞬想一想前世佟佳氏府邸里闹出来的那些新闻,胤礽猫竟然半点都没觉得哪里不对。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皇额娘还真对这事儿挺有研究的!

        “至于佟国纲……”赫舍里皇后明白,想要康熙将佟佳氏一股脑儿全弄死肯定不可能,如果佟佳氏全部死光了……只怕赫舍里氏和自己也讨不了好。

        现在这也是赫舍里皇后唯一能够妥协的了:“至于佟国纲,他既然什么都没做,就算了。”

        无论是康熙还是太皇太后,亦或是赫舍里皇后反复调查之下,佟国纲的的确确并未在其中做手脚,罪魁祸首既然是佟国维和其福晋,现在福晋已死,剩下的佟国维。

        “……也早点去陪她吧。”赫舍里皇后低低的说着。

        胤礽猫眼珠子一转,心里立刻升起想要摸出倒霉丸给那佟国维用一用的冲动。

        上次一颗就直接送了佟佳和静归西,不知道这一回……

        漫不经心的想了好一会儿,赫舍里皇后又摆摆手将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的事务上,呢喃着:“咱们现在还是开始准备出宫的事项吧!”

        拖拖拉拉许久,前几日康熙也正式给了时间,再过两日就要出宫了!

        胤礽猫打开好感度面板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赫舍里皇后一把揽入怀中:“御猫,咱们这一回可要去庄子上了,你高兴不高兴?”

        “喵嗷!”胤礽猫兴高采烈地应声,好不容易出去一趟,这一回还得把橘猫大宝和波斯猫白雪带上。

        赫舍里皇后揉了揉猫猫头,心情不错的盘算起到底要带哪些东西,原本只有康熙、自己、承祜和保成一同去,可瞧着承庆的黏糊样赫舍里皇后也没办法,打算连带着承庆也一同带去。

        一想到这里她侧头吩咐:“花楹,你亲自去延禧宫一趟,告诉纳喇庶妃让她也给承庆打包一下衣物,过两日送到坤宁宫来。”

        “延禧宫准备衣物做什么?”

        康熙推门而入,随口吩咐道:“承庆那孩子不跟去,这一回朕就带上你、承祜和御猫一块出去。”

        “臣妾给皇上请安。”赫舍里皇后站起身笑着叫福,心里却是暗自嘀咕要好好训练坤宁宫的宫人。康熙可是好几回没有说话直接而入,天知道以后会不会躲在外面偷听!

        康熙没发现赫舍里皇后的不满意,自顾自拉起赫舍里皇后的手唠叨着:“承庆那孩子太会闹腾了,又娇气得很,这出宫还是等他大一点吧。”

        “皇上忘了?”赫舍里皇后嘴角抽了抽,看着康熙迷惑的脸庞叹了叹气:“那天您说话的时候承庆也在,若是不带他出去,只怕这位小祖宗到时候又要闹起来呢!”

        “……朕倒是怕他出去,两个小的一起联合起来闹腾呢!”康熙想到祸从口出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悔恨,嘴上却是不饶人嘀嘀咕咕着。

        “皇上!”赫舍里皇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行吧行吧……那就让他一块儿去吧!”

        康熙像是小孩子置气一般闷声闷气甩下一句话,转头就兴致勃勃的抱着胤礽猫揉搓起来:“咱们御猫也可以回家探亲对不对?御猫这么聪明,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地方水土才能养出来的?”

        “喵嗷……”胤礽猫伸出爪子推住康熙的脸挪到一边,无聊的喷喷气自顾自的走到赫舍里皇后身边窝好。

        “……皇后,你有没有觉得。”

        “嗯?”赫舍里皇后搂住胤礽猫,一人一猫同时歪歪头看向他。

        “……不。大概是朕的错觉。”康熙想了想又摇摇头。

        感觉这御猫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

        这种话,说出来会被皇后嘲笑的吧?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出发的前一天,兴奋过度,一连几日都没好好睡觉的承庆竟是染上风寒,一张小脸烧得滚烫滚烫的,加上咳嗽等症状……自然出宫的事儿是泡了汤。

        就算他再想哭闹,铁了心且本身就不怎么想带他出门的康熙,斩钉截铁的拒绝他出宫的要求并且喝令纳喇氏好生照看。承庆气得哼哼唧唧,在康熙和承祜许下定会带回来一堆新鲜玩意的喊话中才勉为其难的闭上双眼开始休息。

        至于康熙和承祜,前脚还在可怜承庆呢,转头太皇太后就瞧着一行人乐呵呵的拎上包裹出发了。

        “这父子两个……”

        太皇太后摇摇头很是无语,又扭头吩咐纳喇氏:“好好照顾三阿哥。”

        “是。”纳喇氏蹲福应了声,又目送太皇太后离去后赶紧回了延禧宫,她坐在床边望着烧红了脸的三阿哥好一会儿,拿起浸得冰凉凉的毛巾给他换了一块。

        “额娘……”承庆闭着眼睛睡得正熟,嘴里还咕哝着。

        纳喇氏心底一软,轻轻抚着他的侧脸刚想安抚着说话,可是尚未说出口她就听见承庆喊着:“皇额娘,我要吃奶糕——”

        她顿时笑容一敛,心头只觉得一阵阵的刺痛,愣在床边好一会儿。

        半响,她眼圈微红,轻手轻脚的给承庆拉了拉被角,假装自己未曾听到过这孩子的梦话。

        “小主!小主!”奶嬷嬷匆匆而入,擦着额头的冷汗小声说道:“小主,五阿哥醒了,正哭着闹着寻您呢!”

        纳喇庶妃眼睫微微颤了颤,她立起身吩咐屋子里的宫人们好生伺候就匆匆离去,又担心病气染给保清,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才搂着奶团子保清逗弄起来。

        保清哼哼唧唧哭着,只要稍稍离开纳喇氏的怀抱就不停哭闹,其他奶嬷嬷哄劝也是无用,平时尚且还好纳喇庶妃也只要哄他一个就好了。

        可是现在又要担忧屋子里生病的承庆,又是怕把病气染给保清,纳喇庶妃恨不得一个人变成两个人才能忙过来,一连几日这双眼更是熬得如同兔子一般红通通的。

        而不知道宫内事情的康熙一行人,乘坐的马车也终于来到了胤礽猫熟悉又陌生的这座别庄,而在山脚,就是他和橘猫大宝、波斯猫白雪的故乡——李家庄。

        作者有话要说:*:早期康熙朝没有设定宫妃等级的时候,最低档答应常在位置的,就是称‘格格’的哦。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