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67、回宫。

67、回宫。

        紫阳第一时间被拿下,还不等送去慎刑司审讯出来个一二三,就直接吞金自杀了!

        而后,三阿哥承庆的一名奶嬷嬷也在屋子里上了吊!

        这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至于赫舍里皇后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如何下手才好。

        这后头到底是什么人?竟是能有这么大的势力?

        赫舍里皇后越想越是不寒而栗,独自一人在屋子里转着圈。

        更重要的是昏睡不醒的二阿哥和三阿哥,从坤宁宫里传出来的消息,两位阿哥竟是不约而同在今日起了斑疹,顿时将几名太医吓得半死。

        天花,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疾病。

        而现在,正是两位小阿哥最虚弱的时候。

        虽然说昨日确定石楠是天花之后整个坤宁宫就被封锁,所有宫人都不允许出宫门,穿着使用的衣服被褥也被烧得干干净净,但是等到两位小阿哥的痘症一发,所有人的心那是猛地往下一沉。

        赫舍里皇后立在坤宁宫外,掌心里渗出汗珠。

        “主子娘娘,您不能进去啊!”宫人们齐齐呼喊着,赫舍里皇后宛若未闻,只是平静抬头看向立在原处,一脸复杂的懿靖太贵妃:“本宫这一入坤宁宫中,接下来宫中诸事皆要麻烦太贵妃搭把手……”

        “哀家知道了。”懿靖太贵妃点了点头,“在皇上、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回来之前,哀家会帮你管好整个后宫,你尽管放心吧!”

        赫舍里皇后笑着应了声,带着宫人们走入坤宁宫大门,门吱呀一声缓缓关上,最后一瞬间胤礽猫哧溜一声钻了进去。

        坤宁宫里人心惶惶,先是煤毒后是天花,这坤宁宫就像是招了晦气一般越想越是让人惊慌不已,众人就像是没了主心骨,宫人们面前不敢说,背后躲在屋子里哪个不是快要哭死了!

        若是二阿哥和三阿哥出事,大家该怎么办?大部分宫人心里都有数,真到了那时候,在场的他们都是死路一条!

        如今赫舍里皇后走入坤宁宫里,所有宫人的眼里也闪现出一线希望:有皇后娘娘在,想必……不会变成那样的吧?

        “宫里哪些人是得过天花的?”赫舍里皇后抬眸望着满屋子的宫人,冷静的发问。

        众人面面相觑,不多时两个小太监颤巍巍的站了出来:“奴才幼年得过。”

        “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才高成。”

        “奴才葛才良。”

        仔仔细细看了两眼后,赫舍里皇后满意的颔首:“你们从今日起跟在本宫身边,与蕙兰、花楹到寝殿来。至于其他没有得病过的宫人,徐嬷嬷和丰佳嬷嬷,外面就交给你们两人,从今日起不得随意进入寝殿,你们明白了吗?”

        “奴才遵旨!”

        安排好诸事,赫舍里皇后也走入寝殿内,望着两个依然没有苏醒迹象,甚至因为高热而脸蛋微微红润的阿哥,内心却不如之前般忐忑不安,极为平静的用帕子给他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乘着没人,胤礽猫跃上书桌,刷刷刷地写下一排字:[皇额娘,这药什么时候给承祜和承庆用?]

        赫舍里皇后看了眼,摇摇头有些含糊地说道:“等几日……等皇上回来。”

        胤礽猫手持的药物现在是最大的依仗,但其实皇后还有另外一个想法:“保成,你说那药能拆开用吗?”

        ……?

        胤礽猫小小的脸上写着大大的问号。

        分开?怎么分开?啥东西分开?

        看出猫脸上的疑问,赫舍里皇后竖起手指轻声低语:“承祜还好,若是突然好转额娘和他说一说,他定然会装模作样一番,可是承庆那孩子难保日后露出什么风声。额娘想若是这个药可以用一半,是不是可以让他们的症状好转,但是却没有达到完全恢复的程度?”

        胤礽猫顿时心里也泛起了疑虑。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首先胤礽猫突然好转的消息传入康熙耳中,康熙顶多觉得胤礽猫是猫妖,生命力顽强那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一只猫九条命,猫妖嘛……总能有个十条命的吧?而且一只猫的消息很容易压下去,并不会在宫里造成多大的轰动。

        可是如果承祜和承庆也突然好转,宫内的风向还能压住吗?就算康熙不起疑心只怕太皇太后、皇太后和宫妃们,宗室朝臣都要起疑心了!

        再说了,承祜毕竟只有三岁,真的能在精怪般的后宫诸人面前演好戏吗?

        到时候会不会觉得赫舍里皇后存了什么压箱底的宝贝,甚至在承祜和承庆身边套话?

        想到这里,胤礽猫也终于发现自己以前未曾想过的问题,赶紧打开好感度面板研究起来——赫舍里皇后紧张的观察着胤礽猫的表情,很快就察觉到他显而易见的放松。

        “有办法了?”

        [之前儿臣没有发现,这个药丸可以点击实物口服或者点击立即使用,点击实物口服的话]胤礽猫写了一半,赫舍里皇后直接眼前突然出现一颗圆溜溜金灿灿的药丸,一股说不上来的奇异香味令她神魂颠倒,下意识的伸手拿过,一股冲动在脑海里叫嚣着让她立刻吞服下去才对。

        赫舍里皇后定了定神,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动作,匆匆从柜子里取来一个白玉瓷瓶,将药丸小心翼翼的放到里面,直到瓶口被完美封住,屋子里再也没有这般沁人的香味之后,赫舍里皇后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用服用,就是闻到她也可以确定这药丸定然和胤礽猫所说的功效一致。

        [既然可以拿成药丸,扮开来服用一半的药效也能够保证。]胤礽猫歪了歪头,认真的书写着。

        “没错。”赫舍里皇后也松了口气。天花时长数十天,而有了这个药丸作为最后的保证,赫舍里皇后也自然有了其他精力来对付那些宵小之徒。

        这一回,她必然要将这些宫中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剪除个干干净净!

        赫舍里皇后将自己锁入坤宁宫已经过去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的下午,一行马车匆匆驶入紫禁城。

        和出城时赫舍里皇后带着一干宫人恭送的盛大场景不同,这一回归来时紫禁城却是如此冷寂,懿靖太贵妃独身一人带着宫人们上前迎接,太皇太后心中闪过不祥的预感,下了马车头一句就是问:“皇后人呢?”

        “回禀太皇太后,”懿靖太贵妃面容平静,眼眸深处带着淡淡的波澜:“二阿哥和三阿哥得了天花,皇后娘娘亲自进了坤宁宫照顾,已经将整个坤宁宫都封锁起来了!”

        “什么!?”步下马车的康熙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出声。

        怎么会是天花……?

        康熙眼前一片漆黑,险险要晕厥过去,梁九功慌忙上手扶住他。

        直视消息的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即使她们经历过无数次天花的摧残,因天花而丧失了亲眷子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忍不住紧握拳头。

        好半响,康熙才回过神。

        他不管不顾,忘记宫人们的存在,撒开长腿朝着坤宁宫奔去。

        “皇上!皇上!”宫人们惊叫着呼喊着,梁九功拼了命追在康熙的身后,就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大。

        太皇太后心中一片悲寂,难不成上天夺去了皇帝的阿玛,现在连两个幼子都不肯放过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着,让她下意识的捂住心口,连嘴唇都白了三分。

        “主子。”苏麻喇小心翼翼的扶住太皇太后。

        “……走!去坤宁宫看一看。”太皇太后好半响才出声,坐上辇轿使着人匆匆追着康熙的身影而去。

        被留下的皇太后和懿靖太贵妃尴尬的相视一眼,低低说了几句话后也跟随着太皇太后朝着坤宁宫走去。

        可是让皇太后和懿靖太贵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一行人到达坤宁宫门前就见着康熙推开大门,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皇太后登时惊愕得瞪圆了眼睛,下一秒脸上血色尽褪,三步并两步走到太皇太后的身边:“皇额娘!皇帝,皇帝……皇帝怎么进去了?”

        “哀家难不成还能拦住他不成?”

        太皇太后疲倦的按住额头,无奈地自嘲一笑:“不提玄烨这孩子得过天花不会再传染,进去并不碍事,其次……身为人父,两个孩子在里头这般他若是还能忍住,哀家倒是要细细日后打算了。”

        在赤城温泉,就算得知宫内消息也能强撑心中情绪为自己办寿,那还能说得上皇帝自控力非凡,若是到了宫里还能做到……太皇太后倒是要怀疑,康熙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心了!

        她深深叹息了一口气,勉强打起精神。

        皇帝进去了,这外头的事情可要自己来做喽!

        太皇太后眉目凌厉,先是令人赶紧通知几位宗室亲王以及内阁大臣,这些日子到太和殿辅助皇帝处理朝政大事,随后吩咐乾清宫和慈宁宫凡是得过天花的太监嬷嬷到坤宁宫外伺候,保证康熙能够正常处理朝务。

        直到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太皇太后也总算能把所有的心思放到承祜和承庆两个孩子身上,细细寻找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先是煤毒,后是天花,下手的人心狠手辣俨然是想将两个阿哥一网打尽!

        这个幕后凶手不抓出来,太皇太后只怕自己接下来都睡不着了!

        而在坤宁宫内,赫舍里皇后和胤礽猫被突然闯进来的康熙吓了一大跳。

        一人一猫正黏黏糊糊窝在一起吃点心,关在坤宁宫里的这些日子卖的是苦肉计,实则则是娘俩难得的惬意时间,若不是担心会被其他宫人发现不当之处,只怕一人一猫胖上三四斤都是很有可能的。

        就这样悠闲自在的时刻,康熙的闯入登时让赫舍里皇后花容失色,刚刚吞了一半的点心恰好卡在喉中,令她整张小脸都青白青白的!她用力拍了拍胸口,好不容易吞下点心,又对上康熙的目光。

        康熙迟疑一瞬,正当赫舍里皇后心虚以为被康熙发现的时候,他大步迈上前用力将赫舍里皇后抱入怀中:“……都是朕的错!都是朕的错!”

        他后悔了!

        看到承祜和承庆昏迷不醒的模样,看到他们身体消瘦,身上斑纹明显的模样,康熙再也无法控制住这几天一直以来的侥幸心理。

        无限放大的恐慌在这一瞬间笼罩了他的心,让他浑身汗毛倒竖,油然升起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念头。

        如果承祜和承庆没了……他该怎么办?

        再加上,回头望见面色苍白,嘴唇干燥起皮,累得捂住胸口喘息的皇后,康熙恨不得重重甩给自己几个巴掌,让自己的脑子清楚清楚!

        也难怪皇玛嬷要骂自己,就连福全和常宁都连连摇头。

        自己,这做得还是人事吗?

        越想越是懊悔的康熙,死死地抱着赫舍里皇后不肯放手,至于赫舍里皇后,她面无表情的和胤礽猫交换着目光,眼中的问号是一个接着一个。

        ……你汗阿玛发疯了?

        ……没有吧?

        ……那是脑残了?

        ……也许?

        胤礽猫嘴角抽搐一下,扭转身体刷刷刷地将桌面上写满字的纸条丢进火盆里毁尸灭迹,又将一小碟点心推到书籍后面挡好,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康熙来了,第二步策略也可以正式开始!

        胤礽猫左看右看,确定宫人们都立在外面没有进来,这才甩着尾巴轻轻从书桌上一跃而下,迈着小步子哒哒哒的走到软塌旁,后脚一蹬身形轻盈落在承祜枕边。

        承祜一张圆润雪白的小脸现在已经消瘦得只剩下一个尖尖的小下巴,脸上尚且还好,身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水疱痕迹;承庆的情况比承祜更严重,水疱已经侵袭他的面部,各种凸起的水疱让他原本俊秀的小脸看着异常恐怖。

        胤礽猫瞧了承祜和承庆两眼,确定两人都尚在昏迷之中后,他动作敏捷立刻兑换出第二颗药物,在香味四散开来的瞬间扮成两半,一半塞进承祜嘴里,另一半塞进承庆嘴里。

        当然他还有点偏心眼,给承祜的那一半大约有五分之三,而承庆的则只有五分之二的样子。

        随后……那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胤礽猫蹲坐在枕头边,左看看右看看。

        和自己即刻恢复的反应不同,许是因为有煤毒和天花两种病症侵袭,又可能因为药丸不是整颗的关系,承祜和承庆的反应并不快。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胤礽猫才注意到承祜的眼皮子颤了一颤。

        他顿时开始喵喵大叫。

        听到胤礽猫的声音,深知是承祜或是承庆有了反应的赫舍里皇后赶紧用力,勉强将康熙推开一点:“皇上,您怎么进来了?”

        “你能进来,朕怎么能不进来?”康熙反问一句,手上的动作稍稍轻了一些,温柔的将赫舍里皇后抱在怀里絮絮叨叨叙述着自己的懊恼和悔意。

        不好意思,其实赫舍里皇后半点都不想听。

        后悔?后悔个屁,大猪蹄子说的话能信吗?信你才是个傻子!

        赫舍里皇后心中不耐烦,面上却是温温柔柔:“臣妾听到御猫一直叫,是不是承祜和承庆哪里——”

        康熙心神微动,他赶紧松开双手,幽沉的目光望向躺在软塌上的两个孩子。

        一阵阵呻|吟声传来,康熙不可置信的望着先前还一动不动的承祜咕哝着,双眼缓缓睁开。他升起一丝狂喜,连滚带爬的冲到承祜的身边,看着他睁开却是无神的双眸轻轻晃了晃手。

        “太医——太医!”在旁边的赫舍里皇后捂住嘴,惊声呼喊着:“快!快!快来给二阿哥瞧一瞧!”

        立在殿外的宫人们顿时乱做一团。

        当值太医赶紧上前,小心翼翼将手搭在二阿哥的手腕上,细细把脉。

        半响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面对康熙和赫舍里皇后期盼中带着一丝忐忑不安的目光沉声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二阿哥已经苏醒了,想来接下来好生修养就能够彻底恢复神智!”

        康熙吊在半空中的心猛地下落,他眼泪纵横,说不出的激动和感慨。他脸上似哭似笑,激烈的情绪纷涌而上,随后他竟是觉得眼前一阵模糊,身形猛地向后倒去。

        “皇——皇上!?”赫舍里皇后怎么都没有想到康熙居然会倒下,她惊慌失措的呼喊着,搂住男人的身体时才骤然一愣。

        前一段时间才为康熙做了一次衣服的赫舍里皇后哪里不清楚康熙的尺寸?

        可是这一回,赫舍里皇后目光复杂,手下的触感都告诉她一个事实:在她心中根本顾不得她们母子死活的康熙,身形消瘦了一大圈。

        可这才不过半个月的日子。

        梁九功和宫人们一拥而上,将康熙小心翼翼送至床铺上,太医赶紧上前为皇帝诊脉,而梁九功望着赫舍里皇后复杂莫测的脸庞,悄声说道:“主子娘娘,自从消息传到温泉山庄后到皇上回来这一路上,皇上一刻都没有睡下……”

        赫舍里皇后浑身一震。

        梁九功微微叹了口气,皇上那是受了刺激激动过度,以至于一时之间没有看出皇后的变化,可梁九功一个人精哪里会看不出赫舍里皇后是对皇上起了怨愤之心。

        若是等皇上清醒过来,想必帝后之间定然会裂开一条缝隙,若是来个万一……帝后的感情也根本无法再回到过去。

        奴才能帮的也就到这里了。

        梁九功摇摇头,将全幅心力重新聚焦在康熙的身上。

        赫舍里皇后落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眼泪顺着脸颊落下,一滴两滴的落在地上。

        “主子娘娘!主子娘娘!”蕙兰小声呼喊着:“太医有话要说呢!”

        赫舍里皇后呆呆愣愣的抬起头,茫然的望着眼前的太医,太医刚想说话就被皇后苍白的面容给惊吓到,毫不犹豫的使着人将皇后也扶到一边。

        顿时,寝殿内的宫人们隐隐骚动,不过细细把脉之后,太医稍稍松了口气:“皇上和皇后娘娘这些天思虑过度,肝气不得疏泄,耗伤气血,心神不得气血所养,必须要好生修养一番才是。本官这就下几个方子,请梁公公赶紧派人和小的去煮药。”

        顿了顿,太医又认真说道:“虽然二阿哥和三阿哥苏醒,但这只是第一步!清醒之后要亲诸位公公们注意,千万不要让阿哥们抓破了身上的水疱才是。”

        “是,是。”梁九功急忙应声,另一边又唤来高成和葛才良两人跟着太医去准备药物,屋子里是忙得团团转。

        而嘈杂慌乱的声音落在坤宁宫宫外众人的耳中,得到消息的太皇太后也是急得嘴上都要长泡了!

        一下子,竟是皇帝、皇后和两位阿哥都病倒了。

        太皇太后越发恨得牙痒痒,吩咐心腹加快速度查找任何蛛丝马迹。

        这一次的探查是前所未有的谨慎,太皇太后可以自信的保证任何问题都不会逃脱自己的法眼,但是等到三天后消息落在自己面前时,太皇太后还是不可思议反问了三遍。

        “千真万确?”

        “奴才可以用项上人头做担保,绝无虚假。”

        太皇太后傻了眼,双目死死盯着上面的这个名字,呢喃着:“不会吧?”

        她猛地将信纸捏成一团,愤怒到了极致,狠狠丢在地上踩了两脚,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如何向皇帝说出这个答案。

        等等……太皇太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目靠在椅上。

        不用她示意,苏麻喇上前一步,伸出双手轻轻为太皇太后按摩着头部。

        “这件事……”太皇太后思来想去都想不好,最后一咬牙:“压下去。”

        “奴才遵旨。”跪在地上的宫人没有任何的质疑,毫不犹豫做了应答。

        等他退下,苏麻喇才疑惑的开口:“主子,这件事不送到皇上面前吗?”

        “……你知道这幕后凶手是何人吗?”太皇太后摆摆手,示意苏麻喇停止动作。还未等苏麻喇回答,她又接着往下说:“哀家都不想说出这人的名字,提起来都让哀家觉得恶心!这事儿让皇上知道,这,这,这让皇上如何面对佟佳氏!”

        佟佳氏!?

        苏麻喇惊得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不会吧?佟佳氏可是皇上的外家……怎么会对皇上的骨肉下手?

        苏麻喇想过是后宫宫妃,甚至想过是三藩,但也从未把怀疑对象指向佟佳氏!

        这……这传出去……

        苏麻喇登时明白为什么太皇太后会在此刻犹豫不决,竟是不知道到底如何是好!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2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