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45、霸权主义。

45、霸权主义。

        嗯?只是下一秒胤礽猫就愣在原处。

        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区别的枕芯罢了。

        那瓜尔佳庶妃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胤礽猫下意识的就朝着瓜尔佳庶妃的方向望去,可以轻松见到她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紧皱着的眉尖也逐渐松散开来,嘴角甚至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胤礽猫为之不解的时候,他的身体猛地往上一抬,被愤怒的赫舍里皇后抓捕归案,她蹙眉板着脸:“三花!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怎么可以在别人的床铺上捣乱!?”

        床铺上?胤礽猫下意识看了看白猫长卿站立的位置、枕头的位置还有瓜尔佳庶妃先前惊慌时自己所处的位置。

        不是枕头。

        一道灵光如同闪电般在胤礽猫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他眼前一亮顾不得赫舍里皇后的念叨声飞身而起,喵喵叫着示意长卿和自己一起扑向垫被。

        不是枕头,而是铺在下面的锦被!

        “长卿,拉开它!”胤礽猫厉喝着。

        在外人瞧着是白猫受到惊吓身体猛然弓起,将被褥掀了开来,而胤礽猫更是用力站在被掀起的地方用力的蹦跶两下。

        一边是沉闷的声响,一边是清脆的声响。

        没错!

        眼见着胤礽猫犯下大错的赫舍里皇后并未注意到,而是吩咐徐嬷嬷上前逮住胤礽猫,但是康熙却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眼神微微闪动,漫不经心的给了梁九功一个眼神。

        早有准备的梁九功单手负在身后,不着痕迹的做了两个手势,在瓜尔佳庶妃尚未注意到的时候,纳喇庶妃和其他宫人们被拉了开去,而她身边则换上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嬷嬷。

        纳喇庶妃到此刻哪里还会不懂,她落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整张俏脸涨得如同火烧一般。第二回,这是第二回!她竟是又被眼前的瓜尔佳庶妃给骗了!

        她羞愤难当又不敢出声,在重楼的扶持下跌跌拌拌的往屋外退去。

        “皇后,稍安勿躁。”康熙伸手拦住再次逮捕胤礽猫,并且试图进行恐吓教育的赫舍里皇后,示意身后的宫人上前将这个床板拆开。

        瓜尔佳庶妃脚下一动,刚想让宫女上前拦阻,下一秒见着身边这些陌生的嬷嬷,只觉得手脚冰凉,傻乎乎的愣在原处。她不甘心的咬住唇瓣,凄楚的喊着:“皇上,皇上!嫔妾不知犯了什么过错竟是要这般折辱嫔妾,嫔妾倒不如去死了算了!”

        说完话,她猛地就想朝旁边的柱子撞去,可是这些壮硕的嬷嬷哪里是她这般娇柔的宫妃可以闯开的,立马被人扯住不提甚至捂住了嘴巴。

        赫舍里皇后也发现情况不对,放下胤礽猫之后,她抬起头顺着宫人的动作望去:架子床上的被褥枕头都被一一挪开,露出木质的床板。和普通架子床一体式或者对称型设计不同,瓜尔佳庶妃的这张架子床俨然后期大做过设计。不但每一块板材都可以拆开不提,而且再右侧上方还有暗格。

        这暗格一出,瓜尔佳庶妃的身体都快发软了。她面色惶惶不安,试图挣扎着解释呼叫,可是她的嘴被嬷嬷死死的捂住,她呜呜嗯嗯叫了好几声都没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她唯有两腿战战,几近绝望的看着暗格被迅速拆开,显露出里面用纸袋包装好的枝条树叶还有两个瓷瓶装的白色液体。

        浮在空中淡淡的奶香味,毫无疑问眼前这被藏在暗格里的东西便是在宫中搜查多日却没能查到的夹竹桃的枝条汁液。

        想到姚太医所说夹竹桃的毒性之强一小滴便可要人性命,而瓜尔佳庶妃竟然保存如此多的量,难以让人想象她心中抱的是什么恶毒的想法。

        一想到自己若是在这床铺上与她温存,对方甚至可以在自己不知不觉之中杀死自己,康熙就觉得整张脸都青白青白的!

        他眼睛微微一眯,声音冷如寒冰:“瓜尔佳氏,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堵住自己嘴的手松开了,但是还不如先前那般堵住呢!

        “嫔妾……嫔妾……”瓜尔佳庶妃蜷缩成一团瘫坐在地上,手足无措面无人色。她扑上前去紧紧抱住康熙的腿部大声嚎哭:“皇上!皇上!定然是有人想要嫁祸给嫔妾!嫔妾哪里有办法能和宫外的人联络上?定然是皇后!在宫里唯有皇后娘娘才能联络到宫外的人!”

        “喵呜!”胤礽猫愤怒得炸了毛,气势汹汹的扑到瓜尔佳庶妃眼前就要伸爪给她点颜色瞧瞧。不料康熙一把将他抓住,安抚一般得抚摸着他的背毛,望着瓜尔佳庶妃似笑非笑:“哦?是吗?朕一直以来就有个问题想要问一问你。”

        胤礽猫歪了歪头,看着康熙慢慢的凑近哭得梨花带雨的瓜尔佳庶妃:“你的猫薄荷是怎么送进宫里的?”

        瓜尔佳庶妃呼吸猛地一顿,整张脸瞬间雪白。

        “朕早就怀疑你有办法联络宫外,派遣宫人一直盯梢着你。只是没想到你的胆量会如此之大,竟然敢对龙嗣和其他宫妃下手。”

        康熙嗤笑一声,望着瓜尔佳庶妃嗤笑一声:“把她拖下去,严刑拷问定要问出她身后的人究竟是谁?”

        “喳。”沉默寡言的李玉应声,带着人压着瓜尔佳庶妃匆匆离去。

        “皇后,与朕回坤宁宫吧。”康熙心头爽快,搂着胤礽猫亲了两口抬步就往门外走,可是身边却一直没响起那熟悉的步伐。他有些惊讶的回头,就只见赫舍里皇后立在床铺旁,一双杏眼啪嗒啪嗒的掉眼泪,康熙手足无措的退后几步,又三步并两步的走上前,无奈的拉住:“皇后,你哭什么?找到凶手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臣妾,臣妾是不是很没用。”赫舍里皇后心绪复杂,竟是忍不住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明明臣妾说了要查出案子的……可是,可是到,到最后还是要靠皇上您,臣妾,臣妾……”

        康熙一脸无语,下一秒却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皇上!”赫舍里皇后越发气了。

        “好好好,朕不笑了。”康熙牵着赫舍里皇后的小手往外走:“瞧你哭成小花猫的样子,小心被其他人看见,到时候又要躲在屋子里哭鼻子了!”

        “臣妾才没有哭鼻子!”

        “是是是,没有!没有!”康熙哈哈一笑。

        等到皇后情绪好转,他才笑眯眯的开口:“这件事皇后查不出来也是正常,若不是朕从一开始就盯着这瓜尔佳氏,只怕也不会想到一个五品郎中之女,竟是有本事和宫外联络。”

        “可是臣妾还是不懂,收买太监也算是情理之中,可是这侍卫又怎么会帮她?”皇后擦了擦眼角,忍不住开口询问。

        那名蹊跷死亡的侍卫,才是将怀疑目光转向宫外的最大原因之一。

        “啊……这名侍卫。”

        康熙站停住脚步,眉眼间多了一丝阴霾:“朕想这名侍卫只怕是另有所图。”

        再接下去的,康熙没有再多说,赫舍里皇后仔细看着他的表情,嘴唇开开合合究竟还是将这件事藏在心中。而窝在康熙怀里的胤礽猫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在这件事里同样发现了一个问题。

        若是像白猫长卿这般的多几个,他的这一条探子线路俨然毫无用途。

        必须要想一个办法!

        不对!今天晚上就得开一个批判大会,好好批评白猫长卿的生活作风,同时检查所有野猫最近的工作情况才是!

        说到就要开工,与帝后两人来了一场‘亲子晚膳’之后,胤礽猫眼中凶光四溢,将所有野猫、老鼠、麻雀和喜鹊们唤到文渊阁进行‘第一届动物大会’。

        在会上,身为会长的胤礽猫将白猫长卿和黑猫青黛两猫在工作时间内谈恋爱,搞男女关系的恶习进行严格的批评,并‘威胁’众猫若是有猫胆敢不好好工作,他便亲自上阵日夜轮番尖叫骚扰,直至猫狗房的太监给你们咔嚓来一刀。

        没错,就是阉猫!

        当场不少公猫就是面色铁青,夹紧自己的后腿瑟瑟发抖,而母猫们更是一阵阵的骚动,纷纷抗议胤礽猫的霸权主义。

        “孤不是不给你们谈恋爱的时间,晚上不能玩吗?你们瞧瞧这一次闹出来的事情,竟然什么都没探查到还报上来一个一切正常?”胤礽猫好言相劝,拿着证据——白猫长卿摆在诸多抗议猫跟前。

        还别说胤礽猫发现老鼠们虽然偷奸耍滑架不住鼠多势众,总能给出个正确的答案,而麻雀和喜鹊更是被一些点心勾引得魂都飞了,恨不得任务多一点再多一点!

        唯有野猫们仗着有主人的宠爱那是一个个肆意妄为,胤礽猫一手棍子一手点心好不容易压下去,又偷偷摸摸吩咐不少老鼠鸟类对他们进行盯梢管理才满意。

        胤礽猫这边忙着对野猫们进行再教育,二次改造,另一边瓜尔佳庶妃悄无声息消失在后宫的消息却是连一个波澜都没惊起,上一回上当受骗半个月才缓过来的纳喇庶妃这一次宛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出现在人前,显得沉稳老练不少。

        在胤礽猫眼中,现在的纳喇庶妃才更像他曾经见过的那一位惠妃。

        而在忙忙碌碌之中,时间不知不觉也到了康熙六年。

        作者有话要说:_(:з」∠)_

        昨天,我真不是故意卡哪里,这不是昨天那地方看着,长得像卡章的位置吗?(是他勾引我的)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1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