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42、所谓皇后。

42、所谓皇后。

        胤礽猫的小心脏扑通一跳,尾巴微微炸开毛,同手同脚的换了个姿势重新蹲坐好:他们是意外死亡的,这件事可是和本猫猫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发现胤礽猫反应奇怪的康熙面色阴沉,在宫里竟然有尸体出现,是何人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宫廷内下毒手?

        联想到这香囊里发现的夹竹桃,康熙面色难看,低声发问:“东五所位于后宫深苑,已经空闲许久,怎么会有人去哪里?”

        “回禀皇上,”

        李玉擦了擦汗水,深深呼了一口气才答道:“奴才按皇上吩咐统计当值人数,其中御花园的小太监少了一人,当值的侍卫也少了一人。奴才派遣人员在后宫搜查未果,审讯其他人时有御花园打扫的小太监发言称其曾见失踪者朝着万春亭方向而去,随即派遣人员一路寻找。直到在东五所内一座废弃已久的殿内寻到两人尸体。”

        “两人尸体尚且温热,应该才刚刚死亡没有多久。”见着康熙脸色阴沉难看,李玉继续说道:“但是两人并非他人谋害而亡。”

        “……?”康熙微微一愣,惊讶得抬高声音反问:“并非谋害而亡?难不成是两人在里面斗殴不成?”

        “回禀皇上,据奴才所见这应该是一场意外。”李玉轻声说,他抬头偷偷看了眼故作无事的胤礽猫:“奴才在现场还发现了不少猫脚印,其中有几枚带着血迹。”

        胤礽猫浑身一僵。

        他不安的挪挪臀部。

        康熙猛地目光扫向胤礽猫,想到他先前寻出来的那枚香囊哪里还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而来。他目光惊奇望着胤礽猫,脑门上青筋乱蹦:“臭小子,你说说你做了什么?”

        “喵呜?”胤礽猫舔舔爪子,茫然又无辜的歪歪小脑袋。

        “别卖萌!”康熙斥了一句,但瞧着无辜又可怜的小脸他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唯有把他抱入怀中又站起身:“走!去东五所。”

        “是!”

        等到康熙赶到东五所,坤宁宫的皇后也得到消息匆匆赶来,两具尸体已经被宫人们抬出,狰狞血腥的场景让赫舍里皇后等人倒抽一口凉气。

        “小心。”康熙顺手扶了一把:“徐嬷嬷扶着皇后到远一些的地方,免得冲撞到。”

        说完话,康熙转头扫视在场的宫人们,沉声发问:“两人的身份确定了吗?”

        回话的是御花园的管事太监,他颤巍巍上前磕了个头:“回禀皇上,死亡的这名小太监名叫三石,素来老实做事,平时绝无越轨之举,和旁人并无瓜葛。”

        值班侍卫也上前一步:“回禀皇上,死亡的侍卫是今日轮班巡逻的,同队的其他人说其称自己肚子难受而匆匆离开,离开一刻钟还没回来诸人还去寻他过,但是并未见着他的身影,此后再发现时就只剩下他的尸首了。”

        “这倒是奇了,那他们两人鬼鬼祟祟到这里来做什么?”康熙冷笑一声。

        胤礽猫喵喵叫着,小爪子拍打着康熙的胸口。

        康熙微微一愣,冲着胤礽猫歪歪头:“难不成你知道?”

        “皇上,也许御猫真的知道。”

        李玉轻声细语的回禀,指着台阶上清晰可见的爪印道:“您看看这里。”

        “喵!”胤礽猫得意的应声。

        他一跃而下,带着康熙一行人匆匆入内,直接纵上窗棂上,拍打着暗格的位置。

        梁九功不用康熙开口,端着板凳一溜烟跑到窗棂下,踩在上头往里头望去:“皇上,这里有个暗格!”

        康熙冰冷目光扫过地上两座尸首,暗恨他们死得是如此简单。

        他大手一挥:“给朕将这屋子所有东西都搬出来,严格搜查每一个地方瞧一瞧还有没有其他遗漏的地方。”

        “喳!”太监侍卫们两人一组涌入宫殿内,忙碌的搬运物器放到外面,细细搜寻着每一寸地方,很快在胤礽猫没注意到的地方又搜出来两个暗格。

        不过不同于上一个暗格里摆着胤礽猫找出来的香囊,这次找出来的两个暗格中一个有着香囊,而另一个并没有存放。

        或者说东西已经被人取走了?

        康熙沉默的盯着那个香囊,走到殿外冲着刚刚赶到的太皇太后和皇后询问:“皇玛嬷,皇后,你们可曾见过后宫宫妃给猫咪身上绑过这般的香囊?”

        太皇太后和皇后相视一眼,太皇太后沉声回答:“这东西可是几乎每个庶妃都用着。”

        康熙呼吸瞬间停了一停,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皇玛嬷?这是什么意思?”

        太皇太后叹了叹气:“皇帝爱猫,宫妃哪里有不爱猫的?给猫做帽子做鞋子做褂子也就罢了,有些宫妃还嫌弃猫身上气味重就想出在衣服褥子里夹干花,到后面就换成这种可以背在身上的小香囊。”

        皇后也点了点头:“臣妾原先也想给御猫戴一个,可御猫不喜欢,闻了气味就打喷嚏臣妾也就算了。”

        “梁九功,李玉!”康熙面色铁青,哪里还有再等等的打算,他立即下令:“立刻到宫中各个宫室里,将这香囊搜出来,逐一给姚太医检查。”

        “皇帝,这香囊有什么问题?”太皇太后心里一咯噔,忙急急开口询问道。

        “皇上……御猫先前叼来的难道就是这里的……”赫舍里皇后心中不安,忍住开口发问。

        尚未说完话,胤礽猫就凑了过来,安慰似的喵喵叫着:放心,有孤在,绝对不会让皇额娘您出事的!

        赫舍里皇后轻轻揉着胤礽猫的小脑袋,瞧着康熙沉重的面色担忧得皱紧眉尖。

        “皇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赫舍里皇后不问了,太皇太后却不能不问。

        面对太皇太后的质问,康熙略显烦躁的揉了揉额角,才将先前姚太医的猜测一五一十的告诉太皇太后。

        不用说,康熙话音刚落,太皇太后整张脸都瞬间阴沉下来,不假思索的怒喝:“岂有此理!竟然有这种胆大包天的恶徒!皇帝!这件事情必须彻查到底!”

        这种药物针对皇帝的子嗣,偏偏宫中尚未传出孕信,来者就如此大胆……莫不是。

        她拧了拧眉,转头吩咐苏麻喇去将敬事房的册子拿来。

        苏麻喇去的也快,回来也快,等到她抱着册子回来时,姚太医也已经赶到对在场,被从宫室里搜出来的这些香囊进行了仔细的核查检验。

        他挑出四个,将其他正常的推倒一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回道:“回禀皇上,这四个也有问题。”

        梁九功倒抽了一口凉气,忙将四个香囊端至康熙面前。这几个香囊与屋子里所用的区别不大,均是常用的花纹面料,放置在里头的香草花叶也很是普通,一眼望去全然看不出里面与一般的香囊有何区别。

        康熙捏起香囊,只觉得一团火在自己胸膛处燃烧。

        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另一边,太皇太后细细的翻看着敬事房的册子,册子上凡是宫妃受宠、月事时间登记的极为详细。

        看了一会,她的手指就落在其中一人的名字上,突兀的开口:“皇帝,这几个香囊是谁屋子里的?”

        康熙目光转向梁九功,梁九功细细看了名牌小心翼翼的开口:“分别是延禧宫的纳喇小主、瓜尔佳小主、永和宫的张佳小主还有钟粹宫的马佳小主。”

        胤礽猫眼皮子抖了一下,哎呦,这可是将汗阿玛前期受宠的宫妃们快要一网打尽了!

        康熙闻话面沉了一沉,太皇太后重重叹了口气,吩咐苏麻喇:“请一位主妇科的太医,到永和宫给张佳氏把把脉。”

        这话……顿时康熙和赫舍里皇后齐齐色变。

        “皇玛嬷……难不成您怀疑……?”康熙嘴唇蠕动,不可置信的反问。

        太皇太后叹了叹气:“哀家也希望只是自己猜错了!”

        若不是猜错,只怕这人在宫中的势力可是大得很,甚至还另有所图。

        太皇太后抬眸望了眼皇后,瞧着她憔悴苍白的脸色实在不忍心苛责,但是此刻她不得不硬着心肠开口:“皇后,这件事哀家也不得不说你两句。这香囊若是传遍整个后宫庶妃,众人无所出而皇后有孕,或是有人小产落胎而发现这个香囊,你觉得……”

        话不用说完,赫舍里皇后面色仓皇,她胤礽猫放到一边,忙不迭的蹲福颤声回道:“皇玛嬷,臣妾绝无——”

        “哀家自然知道。”瞧着皇后可怜模样,太皇太后打断她的话语:“只是哀家明白,可事情发展下去,你觉得另外人会相信你吗?”

        赫舍里皇后沉默不语。

        “哀家知道你年轻,也没有苛责你的打算。”太皇太后扶住皇后,语重心长的劝道:“你要记得身为皇后,宽仁厚德的确是好,但是更好的方法是宽严得体。你啊……就是对于宫人太过慈善了!”

        “记住,你可是皇后,一国之母!拿出你的样子来,别小家子气哭哭唧唧的!”

        “是,臣妾知晓了。”赫舍里皇后涨红了脸,只有细细看去才能看到她的贝齿紧紧咬住唇瓣,脊背挺得笔直,深深一口气后望向一直沉默不出声的康熙:“皇上,臣妾有一个请求。”

        一想到若是胤礽猫没有发现这件事,也许会造成怎样的后果,皇后就不寒而栗:到时候,身为皇后的她哪里还有容颜站在皇帝的身边?

        她闭了闭眼,又重新睁开坚定的注视着康熙:“臣妾请求皇上,把这个案子交给臣妾处置!”

        作者有话要说:康熙早期孩子死亡原因主要是因为双方年纪太小的关系,这里改成一部分是药物因素造成的。

        纯属魔改。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