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34、惊马。

34、惊马。

        一日好眠结束,等到早上康熙清醒之后,他又难免升起一丝怀疑。

        这场梦,到底是真还是假?

        他不可思议伸手蒙住自己的双眼,想到梦境中奇绶的早夭、永干的病重以及常宁声嘶力竭的怒吼,又想到现实里所遇见的奇绶,康熙心里百味横杂。

        隐隐有一个念头告诉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没有遇见御猫,一切就会按照梦里的去进行。

        康熙低着头注视着尚且呼呼大睡的胤礽猫,惊疑不定。

        “皇上……?”李玉小声询问。

        康熙摆摆手,顾自沉思着:梦境中的一切如今依然历历在目,悲戚悸动以及无可奈何搅拌在一块……但最近最让人能肯定的就是一件事。

        只要钦天监呈递吉日,便可知道其中到底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就请广济寺的震寰大师进宫瞧一眼吧!

        暗下决定的康熙眉尖略松,李玉瞄着康熙小心翼翼的将胤礽猫往床铺里面挪了一挪,无奈的挨了两脚连环踹后笑眯眯的坐起身,心里头是震惊不已。

        他一边伺候着康熙更衣,一边忍不住暗暗朝着床铺上的御猫投去目光,瞧瞧这御猫,这般吵闹之下非但没有苏醒还顺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头朝床尾继续睡着,心里那是酸溜溜的。

        普天之下能上龙床的也只有这一只御猫了吧?

        “朕觉得如今梢间里其他猫也多了起来,把御猫一只猫放在里面朕也不放心,倒是亏欠了他许多。”康熙站起身来絮絮叨叨。

        皇上,就您把御猫抱上龙床的模样,奴才可看不出您那里亏欠了御猫!?

        李玉嘴角一抽,抬起头正对视上从屋外走进来的顾问行。顾问行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总觉得一开始试图拿猫当幌子的皇帝似乎走错了方向?

        他绞尽脑汁仔细思考,然后尝试着开口:“奴才觉得御猫现在生活在皇上您的照顾下,定然每日都是十分开心的。”

        “是嘛……?”康熙迟疑不定,摸着下巴转头望着胤礽猫,突然眼前一亮:“李玉。”

        “奴才在。”

        “你等会就把御猫的玩具和床铺挪到朕的寝殿来——”

        还没等李玉应声,顾问行吓了一跳,试图劝阻的开口:“皇上,这若是太皇太后问起来……”

        康熙冷眼扫视了顾问行一眼,顾问行讪讪然闭上嘴沉默的退后一步,李玉眼皮一颤,连忙应声:“奴才遵旨。”

        就在当□□会上,一个事实也落在康熙的眼前:钦天监呈递选出来的时间,最佳的日子便是七月初七与九月初七。

        恰好正是梦境里的纳彩礼日和大婚日。

        这就由不得康熙不相信了。

        康熙心中震颤,一下朝就侧首吩咐顾问行:“传朕的旨意,请广济寺的震寰大师进宫。”

        顾问行领命派遣侍卫去办,康熙自顾自的回到乾清宫里,望着在精神十足正在寝殿内探险的胤礽猫,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胤礽猫比康熙还迷惑呢!

        他茫然的望着康熙居高临下凝视自己许久,眼神更是古怪的很,还未等胤礽猫炸毛,康熙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缓缓蹲下,双手抓住胤礽猫粉嫩嫩的爪子拢在手心里,手指还不断地拨弄着。

        你……不!汗阿玛你在做什么喵?

        胤礽猫汗毛倒立,盯着康熙仔细观察更是发现他压根、全然、肯定就是在走神。胤礽猫恶从胆中来,伸出尖锐的指甲就想给康熙一个教训——不过,这也太简单了吧?

        他眼珠子一转坏主意登时冒了出来。他顺着康熙的衣襟爬到他的肩膀处,小尾巴一甩一甩的,喵喵叫着示意康熙往前走。

        康熙被耳边一连串的喵喵声所惊醒,他茫然站起身在寝殿里绕着圈,唯有宫人们胆战心惊的望着御猫越爬越高,最终直接在皇帝的脑袋上登顶了!

        登顶了!胤礽猫端坐在康熙的脑袋上,昂首挺胸的望着四周,这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在骑马!

        这个念头一瞬间滑过诸人的脑海里,梁九功和李玉交换了个眼神之后齐齐将头一低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奴才墨尔根给皇上请安!”

        侍卫墨尔根步入殿内打了个千:“皇上,下午武学课的时间已经到了。”

        “嗯,走吧。”康熙点了点头示意墨尔根起身,墨尔根一起身一抬头那目光就忍不住往康熙的脑袋上滑去。

        胤礽猫趴在上头,两只猫耳朵一耸一耸的,一眼瞧去还以为是皇帝的脑袋上多了一对猫耳。墨尔根侍卫肩膀耸动险些笑出声,勉强克制住自己的笑意连忙低下头匆匆随着皇帝一起到跑马场。

        在马场上等候的还有康熙的兄弟们。福全带着头,亲自照顾着三个头一回来学骑马的弟弟们,等到康熙一来,几人请了安见了礼,康熙瞧着奇绶和永干脸蛋红润精神气十足的模样,也是笑着开口:“六弟、七弟和八弟,你们三个今天是头一回上课,切记要量力而行才是!”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福全:“二哥,奇绶他们几个可要麻烦您照看了!”

        福全拱手应是,胤礽猫居高临下的望着福全。未来威名赫赫的裕亲王现在还只是个光头阿哥,行事却已经谨慎稳妥,行规守矩,对于康熙更是恭敬有加。

        奇绶和永干经过这一场大难倒是对康熙有了几分亲密之情,尤其是奇绶,他脸带红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在康熙头顶上晃荡的胤礽猫,有些害羞的开口:“皇兄,臣弟可以抱抱看御猫吗?”

        奇绶说起,康熙才想起胤礽猫还在自己头顶闹腾,他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忙不迭伸手将胤礽猫拎了下来塞入奇绶的怀中,瞧着几名小阿哥时而惊呼时而换笑的模样,他心里也是宽慰不少。

        无论如何,都活着就已经好得多了!

        他目光瞥向站在另一边的常宁,常宁板着小脸面无表情的,瞧这爱答不理的模样怎么也想不到他是梦中那个扑到自己面前,不顾君臣有别而撕心裂肺怒吼,甚至和他打成一团的热血家伙。

        常宁冷不防的与康熙含着笑意的眼睛对上,他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挪开身体,沉默的躲在最角落。

        马场中央,几匹高头骏马被拉了出来,最为惹眼的是两匹,其中一头枣红马,他有一身油亮的皮毛,长长的鬃毛和马尾,显得极为雄骏。另外是一头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的白马,恰好正是胤礽猫进宫之后认识的朋友,白马飞云。

        “飞云~”胤礽猫努力从阿哥们的小手中探出一个小脑袋喵喵叫着和对方打招呼。

        但是白马飞云并没有搭理他,不仅如此还焦躁不安的原地抬步,时不时喷喷气。

        胤礽猫歪了歪头,恰好此刻侍卫墨尔根喊着阿哥们开始上课,奇绶乖巧的将胤礽猫重新放回康熙手中。

        要是能让自己也骑骑马就好了。

        胤礽猫挺眼热,蹲在康熙掌心中眨巴着大眼睛,讨好的喵喵叫着。

        “难不成你想要骑马不成?”康熙哑然失笑,顺手就将胤礽猫塞到曹寅的手中:“不可以!这也太危险了!现在乖乖的跟朕走,晚上回去陪你骑马好不好?”

        说完话,他慢悠悠的走到枣红马边,笑眯眯的喊着兄弟们:“你们要不要上马试试看?”

        奇绶等人的眼睛里都冒出了小星星,兴奋的围在康熙身边叽叽喳喳喊着,不过侍卫墨尔根适时上前阻止:“皇上,奴才愿意效劳带阿哥们走一遭。”

        阿哥们的眼色劲不比其他人差,自然而然乖巧应是,墨尔根也毫不在意哈哈一笑便拉着奇绶登上白马,白马飞云一阵嘶鸣,这叫声落在人的耳朵里很是普通,但落在胤礽猫的耳朵里却是完全不一样。

        “快!快下去!下去啊——!”飞云撕心裂肺的喊着。

        胤礽猫骤然一惊,他后腿用力猛地从曹寅手中跳起,稳稳落在枣红大马的身上,正当他打算再来一次的时候被眼明手疾的康熙一把抓住:“御猫,朕说了你可不能骑——”

        一声凄厉的叫声猛地响起。

        康熙被惊了一惊,就连墨尔根侍卫也一拉马缰停下了动作。胤礽猫拿着康熙的脑袋当跳板,在众目睽睽之下跃到飞云的头上:“飞云,你怎么了?”

        “小宝?你来的正好!”

        白马飞云声音满满都是焦急:“快点拦住主人骑马,有人在我的马鞍上做了手脚!”

        “具体位置在哪里?”胤礽猫面色剧变,忙不迭的询问。

        “在左边!”

        飞云反应极快,毫不犹豫的说出感觉最不对的地方:“也许不是马鞍,或者是马镫处也有可能。”

        胤礽猫点了点头,他瞧了瞧面带防备的墨尔根侍卫,下一秒仿佛脚丫子打滑一般顺着飞云的脖子哧溜一下落在马鞍上。

        他敏捷的避开墨尔根侍卫的手,顺着马鞍直接落在马镫上。

        生怕踩到御猫的墨尔根侍卫下不得不僵住身体停在原处,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着。

        “还不快点将御猫抱下来!”康熙头疼欲裂,暗暗后悔自己将胤礽猫带到马场来的举动。

        一群侍卫涌上前,他们左右发力试图将胤礽猫从马镫中取出来,胤礽猫左闪西躲,四处逃窜,一边逃跑的同时一边紧张的寻觅着白马飞云所说的问题。

        眼角一道一闪而过的白光在此刻引起他的注意,他猛地朝那边冲过去,可是下一秒钟他眼睁睁看到一双手偷偷按在马镫上,用力往下一推!

        白马飞云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这一身叫唤,谁都能发现不对。

        围在周遭的侍卫小厮们连连后退已来不及了!

        只见平素温和老实的白马飞云在一瞬间变得狂暴无比,上半身高高抬起又重重落地,疯狂的扭动着身躯试图将身上的人甩下身体。

        尚未反应过来的侍卫们被掀翻在地,有人逃跑了,还有人被马蹄重重的踩到胸膛,口吐鲜血在原地一动不动。

        白马骤然的变化让侍卫墨尔根也没有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环抱住飞云的脖颈,试图安抚白马飞云的情绪,但是却半点用处也没有!

        墨尔根额头上密布着汗珠,在马匹上不仅仅只有自己还有年幼的六阿哥奇绶。他沉下心,试图双脚夹住飞云的腰腹部,可是这非但没有让飞云停止一瞬,甚至让他癫狂得越发严重。

        周遭的侍卫和太监们再次涌上前,这一回他们试图用圈套套住白马飞云的头部,不料飞云身姿矫健,不断上蹿下跳嘶鸣尖叫,并且雄壮的身体不断冲撞着四周,阻拦的众人非但没有拉住它,甚至被它的大力给轻而易举的拽到在地。

        “六阿哥,拉住奴才!”

        墨尔根侍卫的身体被重重抛起,他硬着头皮反身将六阿哥奇绶拥入怀中,又狠又重的摔在地上。墨尔根侍卫眼前一阵发黑,但依然咬着牙连连翻滚数圈,才敢松手将六阿哥奇绶一把推开,勉强喘息之后他不顾侍卫们的拦阻再一次的冲上前。

        “飞云!镇定镇定!”墨尔根声嘶力竭的喊着,他伸手抚着飞云的脖颈试图安抚,但是飞云根本没有半点停下的迹象。

        墨尔根侍卫肌肉鼓出,一张黑脸涨得通红也无法拉住飞云,望着飞云越发狂躁的模样以及周遭众人慌乱的神态,他眼中闪过一丝痛惜,心生狠意反手拿出匕首就往飞云脖子上划去。

        可就在此刻飞云上半身猛地站起,两只马蹄又狠又重的踹在墨尔根的身上,直接将他踹飞出去!

        墨尔根侍卫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而飞云似乎已经怒极就连双目也是赤红无比,他狂性大发朝着墨尔根侍卫猛地冲了过去!

        马场中乱成一团,一部分人高喊着护驾护驾,一部分拿出刀剑直指向白马飞云。

        唯有康熙注意到,胤礽猫还在白马身上!

        吊在飞云身上的胤礽猫见状越发焦急,他左右张望着,目光一定,落在随风飞舞的马缰绳上。

        一个主意在此刻浮现,他望了望地面,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咬住马缰绳,猛地朝下飞扑而去!

        一直关注着胤礽猫动作的康熙心中一凉,幸好下一秒钟马缰绳离地还有好些距离,胤礽猫并未直接落在地上,而是顺着力道落在马镫上,他勉强打了个结,冲到马缰绳的另一端,猛地跳下马背。

        看起来复杂的操作其实只是转瞬之间,下一秒整个马鞍轰隆隆的落地,骨碌碌的滚在地上。胤礽猫顺势也从白马身上飞了出去,他以为自己要摔个头破血流,直到落地的时候才发现身体下是一片柔软。

        他眨巴着眼睛,茫然的朝身下看去,又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去。

        康熙扑了过来,将他的身体抱在怀中。

        “皇上!”

        “万岁爷!”

        惊呼声在这一瞬间爆发,更有侍卫愤怒的盯着胤礽猫:“皇上,都是这只猫捣的鬼,这猫养不得啊!”

        “你们给朕看看清楚,白马已经停下来了!”康熙冷喝一声。

        在场的侍卫们这才发现周遭喧闹声骤然止住,先前还在狂奔的白马不知何时已经倒在地上,横在昏迷不醒的墨尔根侍卫前的是伴读曹寅。

        他洁净的长袍上此时沾满飞溅上来的血迹,曹寅慢慢将沾满血迹的长刀收回刀鞘中,平静的抬眸看来。

        “曹寅!”康熙撑起身体,头也不回的厉声喝道:“去看看马镫。”

        曹寅快步上前,梁九功等人则立马拦住其他的侍卫,他们确定:皇上选择曹侍卫查看,那定然是心中肯定了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转向那落地的马镫。

        曹寅慢慢的仔细的摸索着马镫,很快他的手指在马镫后摸到了冰冷细长的东西,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

        他缓缓站直了身体,周遭侍卫们也可以清楚看到被曹寅捏在手心里的一根铁针。最尖锐的顶端已经沾满了血迹,从康熙所拿着的位置,只怕先前是被安装在马镫上。

        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一根两根。

        而是足足五根!

        随着曹寅翻出来的数量越多,甚至找到铁钉折断的痕迹,光看折断的位置和长度,只怕剩下的一部分都在白马的身体中。

        胤礽猫心中升起一丝悲凉,他下意识的想要去瞧一瞧这将白马飞云杀死的险恶道具。但是他刚抬步要走,康熙就猛然将他一把抱住,胤礽猫可以清晰感受到康熙肌肉紧绷,微微颤抖。

        他心中微动,喵喵叫着跃上康熙的手心,顺着衣袍攀爬至康熙的肩头,担忧的蹭着康熙。

        只要骑上马匹的时候用力一蹬,这针就会深深扎入马的身体……这俨然是针对骑马者的一个死局。

        这批白马是墨尔根侍卫所用的马匹,但偶尔也会由康熙亲自使用,像这般两人共骑的次数也很常见。

        被几名侍卫从地上扶起的墨尔根惨白着整张脸,粗重的喘着气,他侧身昂首望着那尖锐的铁钉,心头是一阵冰冷,哪里还会想不到这是针对自己的一个死局。

        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嘴唇开开合合,最终直接晕厥过去。

        康熙面沉如水,声音冰冷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意:“来人,将负责管理马厩者全都拿下,送去慎刑司严查!”

        “是!”一群侍卫们应声,几名养马的小太监率先被拿下。他们面色苍白,眼中满满都是绝望。

        胤礽猫猛地叫了一声。

        他从康熙身上跃下,冲着康熙喵了一声。

        胤礽猫上前一步,康熙试探着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一人一猫走到哪里哪里就如同摩西分海一般,随后胤礽猫走到了一名躲在最后的小太监跟前,他停下脚步蹲坐下来。

        这名小太监面容惨白,双腿簌簌发抖。

        “喵!”胤礽猫指证。

        作者有话要说:上章肥这章瘦,凑合凑合就平了_(:з」∠)_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1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