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废太子重生成猫以后 > 32、储秀宫一游。

32、储秀宫一游。

        虽然气呼呼的自顾自回到乾清宫,不过等到第二天一早黑白猫带着橘猫大宝和波斯猫月亮找来的时候,胤礽猫还是一脸的眉开眼笑并且欢快的抛弃康熙,幸福的朝着自由奔去……不是!

        朝着尚在储秀宫的亲亲额娘奔去!

        反正汗阿玛也要去上书房读书,溜出去没什么关系的啦!

        不过,好心情只维持了半个时辰不到,中途他们就打道回府了。

        倒不是说迷路,只是四只猫刚溜进储秀宫,这人生地不熟,咣当就闯进了一帮小秀女住的屋子里。八只绿油油的眼睛突然冒出来,吓得原本就是心神不宁,紧张兮兮的秀女们连番尖叫!

        嘿!引起众怒的祸水猫猫们被足足追了小半个时辰,绕了好两个圈才甩开追在后头的太监宫女们。等到回到乾清宫梢间里,胤礽猫四只小短腿都开始打颤,直接一头栽在被窝里,任由着康熙下课回来推来推去都不肯睁开眼。

        更别提陪康熙玩上一会儿了!

        康熙心中对于那不知名的原主人越发是不满!

        他暗暗下定决心,定要将那人找出来的同时还催促内务府以最快的速度制作出各色猫玩具奉送至御猫处,这一行为顺势也再次打响康熙玩物丧志的名声。

        之前还有些疑神疑鬼的苏克萨哈和鳌拜,也不免信了七八分,他们不加劝阻甚至还四下寻了不少能工巧匠,做出来的猫玩具就连胤礽猫都为之迷恋,更不要说橘猫大宝、波斯猫月亮和黑白猫这几只了!

        等到康熙稍稍空闲来找胤礽猫的时候,赫然发现梢间里的猫居然翻倍增加,从一只变成两只,从两只到现在的四只。

        就连吃食的碗盘也从一份变成了四份,这梢间都可以挂个牌子改名‘养猫所’了。

        四只颜色各异,毛皮柔顺的猫猫堆在一块,睡得格外香甜,肉嘟嘟的几团,就算康熙上手抚摸也没有挣扎,手感更是不错。

        莫名兴奋的康熙:陷入沉思.jpg

        难不成后面还会再翻倍?

        完全不知道皇宫中野猫的数量远超自己所想的康熙还很淡定,甚至喊来猫狗房管事,细细琢磨起几只猫的关系。

        瞧着四只猫亲密的模样,排除掉在猫狗房内有登记的黑白猫,剩下的三只猫这亲近模样……猫狗房管事可以笃定定然是一起生活许久的了!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竟然在宫里养了三只猫???

        朕还没有养这么多呢!

        康熙升起了无穷的好奇心,掩住自己那不可察觉的酸溜溜心情!

        “给朕仔仔细细的盯着!”退出梢间后,康熙又是叮嘱梁九功和李玉:“去了什么地方都务必一定要细致具体的禀告于朕!”

        “是!”两人齐齐应声。

        梢间的四只猫尚且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面对什么,等到睡醒之后又是吃饱喝足,胤礽猫下意识的在床铺上扑腾起新送来的玩具,和黑白猫你弄来我扑去,玩得那是不亦乐乎。

        “今天,咱们是不是应该去主人哪里瞧瞧?”橘猫大宝抖了抖猫,双脚用力拉伸下身体,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胤礽猫爪子里的玩具啪叽掉落,他瞳孔震惊,这才想起自己入宫以来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呢!

        哎呀!都是汗阿玛管理后宫不当,竟是弄出虐待皇子的事情,才让自己忘记正事的!胤礽猫在心中唾弃着康熙,却不想想看自己被淹没在一堆毛绒玩具,各色逗猫棒之下滚得肚皮朝天任由康熙撸毛甚至还喵喵叫时的堕落。

        他漫不经心的用后脚把最近最喜欢的毛绒玩具踹到一边,喵喵握拳:“走!当然要去——”

        一边说着他一边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走到橘猫大宝身边,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经历的事情后顿住脚步:“话说现在能过去了吗?”

        “可以了,我让大灰鼠打探过,现在好多秀女已经离宫,主人住的屋子里只有一个人了,咱们只要偷偷溜进去定然不会被发现的!”橘猫大宝信誓旦旦。

        有了他的保证,胤礽猫也不再怀疑,他们一行四猫敏捷的爬上窗沿,一溜烟小跑出乾清宫。

        遥遥窥视着这一幕的梁九功一边吩咐侍卫们赶紧跟上,另一边匆匆走入乾清宫东暖阁里,禀告康熙御猫和其他野猫一同出门了!

        康熙刚换上一身骑装,打算要去马场跑跑马,听闻这件事后他眼珠子一转,笑着对墨尔根侍卫说道:“谙达,朕先去瞧一瞧这御猫到底去哪里了!”

        墨尔根侍卫有些不认同:“皇上,如今的时辰可是您下午的武学课,这可万万不能耽搁了!”

        “怎么不能?只不过是迟了一天罢了!”

        说完,康熙很是不耐烦的模样挥挥手,一副不愿意和墨尔根侍卫多说话的模样,带着伴读曹寅、顾问行等人朝着梁九功指的方向奔去。

        墨尔根侍卫紧皱眉头,遥望着康熙离去的身影唉声叹气,几名一等二等侍卫上前来劝说,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墨尔根侍卫脸上逐渐带着一丝喜色,竟是相约这诸人出宫后去茶楼聊天聚餐。

        “皇上,果然和您预料的一般,咱们刚走就有人去和墨尔根大人搭话了!”顾问行听了一名小太监的汇报,忙附在康熙耳边低声说道。

        “这些侍卫的名字都给朕一一记下,切记打草惊蛇。”

        顾问行应了声,又叮嘱几名小太监谨慎行事才匆匆将人挥退,梁九功和李玉敛眉屏息,随着侍卫们留下的痕迹引着康熙一路走去,不多时便见着了一脸犯愁的侍卫们。

        “御猫呢?”康熙刚一停住脚,就开口发问。

        四周,可是半只猫的影子都没有瞧见。

        “奴才回禀皇上。”当头的侍卫恭声回答:“御猫和其他的猫一同钻进储秀宫里了!”

        储秀宫!?

        别说康熙微微一愣,后面的宫人们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看总不见得是哪一位秀女将家中豢养的猫带进宫里吧?

        众人脑海里齐齐蹦出这个念头,转瞬即逝。

        “如今在储秀宫的还有几人?”

        “回禀皇上。”顾问行上前一步答道:“住在储秀宫里的秀女尚有十二人,其余秀女均已离宫回家。”

        选秀已至最后,如今也就差太皇太后和皇帝的一张圣旨定下何人为后,何人为妃。

        年纪轻轻的康熙尚不懂儿女之情是什么玩意,况且这一次的选秀更重要的是结合朝上势力,入选的人选大多与朝臣们息息相关。

        对于秀女并未有多大兴趣的康熙如今心里头光惦记着御猫。

        想着御猫窜入储秀宫,他立马与他们一般想到同样的可能性,一张脸拉得老长:难不成御猫竟是从宫外来的?

        “皇上,这秀女入宫可是要经过重重检查的,别说是一只猫就是连多一张纸,那也都是要禀告至嬷嬷们这里。”顾问行瞧出康熙眉眼间的疑虑,立刻小声作答。

        康熙眉间郁色稍稍缓解,冷哼一声:“朕倒是进去瞧一瞧,是谁胆敢勾引朕的御猫!”

        顾问行想劝说,可竟是觉得糟多无口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对。他嘴角抽搐一下,还是硬着头皮附和着康熙的话语,一边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储秀宫四处悄寂,门外四名小太监肃然而立,听闻有人行走来的响动声,小太监登时抬眼望来,见着为首的竟是总管顾问行,眼角余光更是瞄到康熙的身影。

        看黄袍便知康熙的身份,小太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腹内运气就想跪下请安。

        顾问行连忙小跑上前两步,冲着四人连连摆手嘘了一声,见几名太监噤声之后,才松了口气低声吩咐他们推开大门,请着康熙往前走。

        一行人蹑手蹑脚的走入储秀宫,尚未穿过庭院就听到前方远远传来嬷嬷的呵斥声。

        康熙脚步一顿,身形一退,躲在阴影处朝内里望去。

        储秀宫前院里,秀女们排成两排,其中一名面容妍丽的秀女被单独提溜出来,正被一名面色冷厉的嬷嬷呵斥着:“纳喇秀女,你在屋内豢养野猫成何体统?为何到现在还不认错!?”

        那秀女一脸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晃动却又不敢落下,只好咬着唇瓣抽噎着:“臣女没有养猫,是这猫自己跑进臣女屋子里来的!”

        另一名圆脸秀女却是不忿的开口:“纳喇姐姐,妹妹知道您心好,可是这野猫喂养来小心抓伤你伤了自己面容才是!”

        “是啊……”另一名秀女也轻声说道:“这猫窜出来可是把妹妹我吓得心蹦蹦跳,您说她不去别人屋子为何偏偏就去您的屋子?”

        “我……臣女哪里知道。”纳喇氏被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涨红了脸,委屈的转身朝后喊着:“我只是见了小猫进来就顺势摸了两把,根本没有喂养过!”

        教养嬷嬷面色越发难看,盯着纳喇氏抬高音量想要训斥,站在第一排左首第一个的赫舍里温慧心中惴惴不安,最终还是抬步走出队列,温声说道:“嬷嬷……这猫,这猫是臣女养的!”

        见到出来是赫舍里温慧,教养嬷嬷的声音都柔了三分:“赫舍里秀女莫要把别人的过错怪到自己身上,这猫是在纳喇秀女的屋子里寻到,又是与她一起玩耍的,怎么会是您的猫?”

        赫舍里秀女、博尔济吉特氏、钮钴禄氏和瓜尔佳氏这几位的出身可是顶顶尖的,天知道哪一位日后就会荣登宝座成为皇后,对于她们教养嬷嬷要恭敬四五分,生怕得罪哪位贵人。

        赫舍里?

        康熙耳朵微颤,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赫舍里秀女的身上。

        眼前这些秀女中,姓赫舍里的只有一人,便是顾命大臣索尼孙女,内大臣噶布喇之女,也是太皇太后为自己选定的。

        皇后。

        赫舍里温慧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投来的注意,她垂首屏息谨慎开口:“臣女先前一眼扫过,只觉得四只猫咪中有三只格外像臣女在家中所养……”

        “这天底下的猫咪不都长一个样,更何况赫舍里姐姐您府邸离紫禁城哪里是一丁点的路,猫咪们怎么也跑不到宫里来的!”圆脸秀女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她面上笑容可掬,语气柔缓,说完下却是低头撇撇嘴,暗自嘲讽赫舍里秀女还真是个傻的。瞧着纳喇秀女在诸人间格外出挑的娇艳容貌,圆脸秀女眼眸里闪过一丝妒意,一盆脏水恨不得能够立刻劈头盖耳的倒在她身上,赶紧让这大敌滚出宫去!

        可没等她再次说话,赫舍里温慧竟是眉毛一挑,蹲下身体冲着正前方花丛轻轻喊着:“三花,三花!”

        胤礽猫从花盆里探出猫猫头,东张张西望望。

        他知道现在的情况,有些犹豫是应该装作不认识赫舍里温慧还是应该出来黏糊上才好。毕竟第一眼看到纳喇秀女他就认出来,这不就是未来的惠妃么!

        想到惠妃,就想到他胤礽猫史上最讨厌的人。

        胤禔!

        要不乘着这个机会,让纳喇氏赶紧滚蛋?胤礽猫眼珠子一转,肚子的坏水那是一股股的往外涌出来。

        不过,下一秒他却发现在对面树木阴影处站立的康熙等人,胤礽猫双眼蹭的发光……什么惠妃,什么胤禔!这不是让汗阿玛和皇额娘相遇的最好时间吗?

        “三花……三花?”赫舍里温慧瞧着胤礽猫黄头晃脑的小模样,心里正在犯嘀咕呢。

        难不成是自己认错了?这……可就有点尴尬了。

        尤其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教养嬷嬷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她能被派遣到储秀宫里当教养嬷嬷,资历自然是一等一的深厚,眼见着周遭同僚们眉眼间闪烁着嘲意,她也没有先前的淡定,咳嗽一声开口训斥赫舍里秀女:“赫舍里秀女!你——”

        话尚且说了一半,只见那只圆滚滚的三花猫从花盆后面钻出来,迈着小步哒哒哒的走到赫舍里秀女旁,圆圆的小脑袋用力蹭着赫舍里的手心。

        随着胤礽猫走出来,橘猫大宝、波斯猫月亮和黑白猫也接二连三的钻出来,围在赫舍里温慧身边蹭来蹭去,端的是可爱迷人。

        秀女们隐隐有些骚动,这里的姑娘年幼的才十一二岁,大的也不过十五六岁,最是喜欢可爱东西的年纪,瞧着四只猫咪的黏糊劲,先前看好戏的心思顿时一扫而空,就连纳喇秀女眼中的泪花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下意识的蹲下身体想要揉一揉猫咪们。

        教养嬷嬷很是尴尬。

        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瞧着在赫舍里身边转悠的猫咪连声高呼:“来人!来人!赶紧把这些短毛畜生给赶出去!”

        吩咐完周遭的宫人们以后,她又转身扯住赫舍里温慧用力一拽,假心假意的喊着:“赫舍里秀女,小心呐!这野猫万一发起脾气来一爪可是不饶人!”

        赫舍里温慧身体猛地一晃,只觉得自己脚腕处用力一扭,竟是疼得厉害,她倒抽一口凉气,脸色刷的变白。

        胤礽猫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他浑身的毛骤然炸开尤其是在见到这名教养嬷嬷非但没有松手反而越发用力时更是恼怒,他冲上前去愤怒的就是一口,又狠又重的咬在嬷嬷的腿上!

        “啊——!”教养嬷嬷猛地惊叫一声,身体手里往后倒去,一屁股蹲坐倒在地上。她惊慌失措的扶住头顶的簪花,抬眸就怒视对着自己龇牙咧嘴的胤礽猫,站起身冲着他便是用力一脚踹去!

        胤礽猫敏捷的跳开,愤怒的冲着康熙方向喵喵叫着。

        “……这小家伙还知道告状。”康熙嘀咕了一声,下意识掩盖住自己莫名高兴的情绪,下一秒他大手一挥示意宫人们上前立刻拦住那名嬷嬷。

        “你是哪个宫的小太监,竟然胆敢跑到储秀宫里来撒野?”被拦住的嬷嬷惊了一惊,下意识的喊出声。

        “庞嬷嬷。”顾问行上前两步,冷声喝道。

        庞嬷嬷抬头瞧着顾问行,她心中瞬间咯噔一身,目光一转落在一身黄衫的康熙身上。她面色剧变,双膝一软登时跪倒在地:“奴婢,奴婢给皇上请安!”

        秀女们满眼的不可置信,赫舍里温慧率先回过神来,她不疾不徐站稳身子,强忍住脚腕处的疼痛,帕子一甩蹲福请安:“臣女给皇上请安。”

        其余秀女们这才回过神,她们隐隐有些猜测又有些后悔,却也只能随后齐齐应声请安。

        康熙没有叫起,而是自顾自的走上前将胤礽猫抱在怀中,胤礽猫伸出小爪子拍打着康熙的肩膀,兴奋的喵喵叫:看呐!是额娘哦!汗阿玛你每天挂在嘴巴上的额娘哦!

        问题是康熙半点不懂胤礽猫的心思不提,更是上下打量着赫舍里温慧,想了想她先前似乎脚腕扭伤,康熙的声音又和缓一分,环视周遭:“你们起身吧。”

        秀女们齐齐起身,任然盯着赫舍里秀女的康熙下意识的抬了抬下巴。

        嗯……

        胤礽猫也发现不对之处,他的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圆,最后噗嗤一声笑出声。

        喵喵咪鸭!汗阿玛竟然和额娘认识的时候。

        比额娘要矮!!!

        康熙立刻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整张脸黑如锅底,尤其是低头盯着在怀里喵喵叫着的胤礽猫,总觉得在毛绒绒的猫脸上看出一分幸灾乐祸来。

        压抑住心中的不悦,康熙板着脸冷喝一声:“赫舍里氏。”

        赫舍里温慧眼皮子微微跳动,声音温婉得当,半点没有波动:“臣女在。”

        “这只猫,”康熙顿了一顿,见赫舍里温慧有些疑惑的朝自己看来,尤其是不用抬头就可以对视自己的模样更是憋了一肚子气。他没好气的说道:“这只猫可不是你养的,而是朕的御猫!”

        “……唉?”赫舍里温慧愣在原处。

        先前伸脚想踹胤礽猫的庞嬷嬷更是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想到近来宫中传闻,直接翻了白眼吓晕过去。

        这还不算,康熙手脚麻利又把一脸懵逼的橘猫大宝、波斯猫月亮也纳入怀中:“这两只也是朕的!”

        赫舍里温慧嘴角抽搐一下,沉默的转移视线看向周遭宫人。

        梁九功和李玉强忍笑意,顾问行一脸平静,甚至还冲她眨眨眼。

        无论以前是真·赫舍里秀女养的,还是假·赫舍里秀女养的,从现在开始这三只猫那都是皇上养的!

        瞧出顾太监的意思,赫舍里温慧只觉得胸口都要炸了。

        古有纨绔当街抢女,今有皇帝当众抢猫!?

        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赫舍里温慧想起身份地位的不平衡,硬生生将一口气吞回肚子里,想要顺从应声可是垂首目光对上冲着自己喵喵叫的胤礽猫时她骤然心猛地一紧。

        回想起梦境里所遭遇的一切,赫舍里温慧心中总有一个声音无时无刻在提醒自己:眼前的三花猫是自己绝对不能放松的!

        一股犟劲猛地冲上头,她抬眸注视着康熙,声音温和却不失坚定:“臣女可以确定这两只猫正是臣女所养的。”

        “……哦?你有何证据?”康熙简直要被气笑了。

        “皇上可以把三只猫放在地上,瞧瞧喊一声他们到底向谁走过去!”

        康熙张张嘴,低头看了眼胤礽猫挣扎着就想往赫舍里秀女方向凑的模样。

        他又不傻!

        康熙目光冰冷注视着赫舍里秀女,两人眼光交汇之处,仿佛有闪电在噼里啪啦直作响!

        胤礽猫总觉得眼前的情况有点怪怪的。他明明记得汗阿玛说自己与皇额娘那是情投意合、一见钟情……可瞧着两人身后杀气腾腾,隐隐约约有龙虎对阵之势。

        嗯……怎么看都不像感情好?

        他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伸出爪爪试图从康熙怀里爬出来前往亲爱的额娘怀中,不过立刻康熙就把他抓住,冷哼一声:“顾问行。”

        “奴才在。”

        “请一名过来为赫舍里秀女瞧一瞧。”康熙漫不经心,目光平静的滑过赫舍里秀女的脚伤处,随后头也不回拎着三只猫咪拔腿就走。

        出了储秀宫,胤礽猫被带离的时候还一脸懵逼,喵喵叫着挣扎:让孤回去呀!!!

        康熙停下脚步,一脸严肃的盯着胤礽猫:“朕已经让太医给她看脚伤了,作为交换你以后可得就跟在朕身边!”

        ……原来您打的是这种主意吗?

        胤礽猫雷得外焦里嫩,竟是觉得自己过往几十年和康熙的相处都是白搭,根本没有发现汗阿玛心里头转得念头到底是什么!

        他一脸懵的直接被康熙带回乾清宫,至于在储秀宫的赫舍里温慧,她倒是没把康熙的反应放在心上,也没有在意周遭秀女们羡慕嫉妒的目光。赫舍里温慧只觉得自己先前躁动的心骤然平静,对于皇帝的期待那是一扫而空不提,甚至没有在意自己脚伤的伤势,反倒忧心忡忡的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家的猫到底是怎么进宫的?

        作者有话要说:备注:女孩发育比男孩早,所以10-12岁期间不少女孩会比男孩高一些,尤其是穿着花盆底的鞋子,嗯比康熙高出半个头是简简单单的。

  http://www.lwxs00.com/48/48828/10297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