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龙行有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龙行有雨

        富山居,这个新宿区最大的酒店,不久前聂涧枫刚来过,那时红事变白事的惨剧依旧历历在目,而他也是在这里认识了古川美奈子。

        那个女人……仅仅一面之缘,就愿意帮他们去接近山口,之后也一直把他们当朋友,还帮助他们混进圣岳阁。聂涧枫对她依旧是心怀感恩。

        可如今物是人非,圣岳阁那晚,她死在了归途。他们三个灵者都没能保护她,这是他一直以来心中的痛。

        他不知道那晚的突袭究竟是谁安排的,听说是和木村家有关,但那次袭击他们的明显是一伙妖傀,这一点纪可言也和白鸟翎说起过,当时白鸟翎怀疑是木村勾结了卑弥呼。

        但听说最近伊织帮助白鸟翎救回了白马筱,应该不会是木村。

        不管怎样,这次突袭中的最大受益人就是差点坐牢如今却平安无事,甚至还在黑道中权势日益剧增的山口平二,这次跟着渡边武志来这里找山口麻烦,刚好聂涧枫可以新账旧账一起算。

        此时富山居门口热闹非常,好像今天有什么重大活动,聂涧枫到达这里时,地上残留的碎纸片,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浓浓的味道,都表明了这里不久前刚放过礼花鞭炮。

        聂涧枫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座上,通过车窗观察着门口,看时不时有成对的黑西装往富山居里涌去,武志应该已经到了,此时正在里面对峙着。这种时候里面肯定非常紧张,不能硬闯。正盘算着怎么混进去,这时又开来一辆黑色的丰田,从车上下来一个身穿和服,拄着拐杖的老人,他看着这个富山居的大门,伫立了一会儿,才在几个保镖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聂涧枫不禁觉得有些奇怪,那个老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似乎并不是很熟,甚至只有一面之缘,根本想不起来是谁。

        但看他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肯定是黑道的大佬,但是圣岳阁那晚所有的社团头领不都死了吗?

        “先生?我们到了。你们还有哪里想去吗?”那个司机见他到达目的地后还一直迟迟不下车,轻声说。

        白马筱失踪那段时间,他们和伊织学过一段时间日语,虽然不像白鸟翎那样熟练,但也准确的听到司机说的是“你们”,正觉得奇怪,就听后座传来一句,“等什么呢?”

        应该只有他和司机两个人的车里,居然从后座传来第三个人的声音,聂涧枫吓得抽出了剑,把旁边的司机也吓了个半死。

        却见渡边家的那个小丫头正趴在后车窗前,观望着外面,看起来非常的平静自然,就好像当初是和他一起上车似的。

        “你为什么在这?!”

        “是你太放松警惕了,这要是坏人,你早就死了。”

        她说的是实话,这么轻易就让别人跟上了车,若她稍有些歹意,那他真是毫无还手之力。

        都说一孕傻三年,为什么孩子他爸也这样,莫不是被传染了?

        聂涧枫暗自后怕,看着这个小丫头,木讷的问道,“你……会说话?”

        “最近刚学的。”每天晚上在武志的病房里念故事给他听,武志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要重新教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儿说话。

        聂涧枫觉得这个女孩浑身上下都透着奇怪,那种又神秘又阴沉的样子,简直就是长大后的小夜。

        “那你跟过来干什么?这里很危险!”

        “我爸走了,我就没有理由待在那里了。”

        聂涧枫一时语塞,原本这孩子的母亲也在那医院里,可就在昨天忽然被宣告了死亡,或许相较于永远醒不来,这也算是解脱了。也是从那时起,武志就有些坐不住了,今天的突然离开,也并不是偶然。

        对于圣岳阁那晚的袭击,的确应该找山口问个究竟,而且如果没有那次袭击,他们也不会误入灵町,渡边惠也不会被赤井松平抓回去。

        此时对于武志来说,这次与山口的对决,不止是新口组的事,更是他的家事。

        而这个女孩,自然也就跟着父亲来这里复仇。

        “你父亲他……有什么计划吗?不会是直接来这里刺杀山口吧?”

        “他做事一向有计划。你怎么说?还不上去帮忙压阵?”

        没想到被一个女孩教做事了啊……聂涧枫收起剑,看着依旧平静的富山居酒店,似乎没什么动静,“先不急,山口那家伙认识我,如果我这样上去,没准本来不想动手的,一看见我就……”

        其实他是怕自己一看见山口平二,就会想到宁静曾被他挟持过,虽然宁静没说,他也没问,但每当他想起山口侮辱伊织的那一晚,就会不自觉联想到宁静身上,从而感到异常的愤怒,到时忍不住动手的可能会是他。

        然而同样也是伊织的事,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不要随意打乱别人的计划,或许武志有自己的想法。

        就在他想着不能轻举妄动时,富山居内传来了一声枪响,紧接着便是密密麻麻的枪声,无数身穿礼服的人从酒店里涌出。

        “还等吗?!”渡边澪喊道。

        “当然不!”聂涧枫下了车,抽出剑来。

        山口平二,既然你已经开战,就别怪我的剑不长眼!

        ……

        “藤野,来医院接我,今天我们就起事。”

        “伯父,可以开始了。”

        看着父亲打完两通电话,简短的不足三十个字,却开始了一场极危险的旅程,渡边澪的目光依旧凌冽,她知道父亲是不会为了自己而留下的。

        那天那个叫做白马筱的人提醒过他,要他为女儿考虑,不要再以身犯险。那时父亲的表情,她看在眼里,她知道父亲绝对不会放弃。

        “小澪,你就留在这里。”武志看着女儿,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然而也只是转瞬即逝,“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就找到那位白马筱,让他带你回到你外公身边。虽然你外公恨我,也恨你母亲,但你毕竟是他外孙女,而且……”他想说,而且你是霸灵混血,他一定舍不得伤害你。但这样的话不应该对一个孩子说,也就噎在了嘴边。

        “能不去吗?”

        在她的眼神中,武志看到了一丝挽留,这是女儿极少有的想要父亲的陪伴,但武志明白,比起儿女情长,更重要的是什么。

        他和山口平二的恩怨,不得不了结。

        “小澪……你爷爷的仇……”

        “你走吧。”渡边澪没有听下去,他开口时的语气,就注定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而她也不想听完。

        武志摇了摇头,丢下了女儿,离开了病房。

        门外,一直守着他们的那两位白马筱的朋友都不在,武志也没有等他们回来,径直离开,半路遇上了金三土。

        “大兄弟,去哪啊?”

        “富山居。我女儿……拜托你们把她交给白马。”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金三土愣在了原地。一旁的小娟问道,“他这是要干什么去?”

        “做一个男人必须做的事。”金三土喃喃的说。试问如果是他,他也会这么做。

        出了医院,五辆吉普已在门口等候,藤野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气,“大哥,已经都准备好了。”

        负伤的这几天,他没有一刻的停歇,联系了一切能够联系的老部下,虽然并不多,但足以完成他的计划。

        “伯父呢?”

        “老先生也已经向富山居出发,可能比我们晚一点。”

        车队飞驰,没多久就来到了富山居楼下。

        今天在这里,山口平二将和富山初源签订合作条约,如果成功,就意味着富山组将听命于山口平二。

        在这个会长失势的时候,山口平二正抓住一切机会吞并其他的社团,武志当然不会让他得逞,特意选择了今天。

        门口的两位富山组的守卫看到了武志,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而是心照不宣的向他鞠躬行礼。

        看着这几天的运作成果,武志并没有露出喜悦的表情,淡然的走进了电梯。

        位于顶楼,也就是十八楼的会场中,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喜庆布置,但没有一个人脸上带着喜气,除了那个男人。

        山口平二带着满面的笑意,每一个人都注意到他的右手始终戴着黑色的手套,并一直用左手与他们握手,对此他的解释是,右手受了伤。

        在富山拍卖行,他的枪被白马筱的无剑指击中,炸了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此时心中的狂喜。

        重建黑道帝国的计划,如今将在这里,迈出历史性的关键一步。

        但他却并没有注意到,每一个人脸上那不自然的神色。

        “气氛有些不对。”身后,那个戴着渔夫帽的保镖悄悄的对平二说道。

        平二没有在意,小声回应道,“你多虑了。”

        那渔夫帽冷笑一声,说道,“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女王对你的栽培。”

        平二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有些不悦,但没有发作,他强忍着怒意,继续着合约的签署仪式。

        只要富山末彦签下了那个代表富山组的名字,东京黑道的半壁江山将落入他的囊中。

        可他却始终没能等来那个签名。

        “平二,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不通知我?”

        看着这个意料之中的不速之客,“自投罗网”四个字仿佛正刻在他的脸上。

        平二笑了笑,“我以为是谁呢,不请自来,有些失礼啊。”

        奇怪的是,对于这个应该已经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场的富山组成员没有一人表现出惊讶,平二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他挥了挥手,上百个新口组的人将场地团团围住,毫不客气的亮出了枪。

        “老朋友见面,而且还是在人家富山的地盘上,你这样才是失礼。”武志依旧不改往日调笑的语气,但其中明显饱含杀意。

        平二看着他的眼睛,看不出他的用意,随即便自嘲的心想,若自己能看出来,圣岳阁大会上就不会着了他的道。

        但是这一次,他不会给武志这个机会了。

        “如今我才是社长,我有前社长留下的委任书,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武志冷笑一声,“怎么,现在连‘父亲’都不敢说了,只敢称‘前社长’了?你在心虚什么?”

        平二哈哈大笑,“渡边啊,渡边。你如今已没有资本与我争,就凭你这几十个曾经的老部下?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不带他们跳反,我也不会留他们!”

        “那还真是感谢你,把他们留给我,留到今天。”说着,武志又看向了富山末彦,“富山社长,您不是要与我们新口签合约吗?继续吧,我们的家事,等会儿再说。”

        然而接下来,富山末彦居然拿过了平二面前的那份合约,笑着说,“我想,这份合约,当然还是由渡边社长来签会比较好。”

  http://www.lwxs00.com/46/46436/103096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