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联联珍珠贯长丝 > 第三十六章 能说些正常人说的话么

第三十六章 能说些正常人说的话么

        珍珠看着这三菜一汤,仓促得还挺丰盛,她平日吃的都没这么好,晋京府的牢房伙食不都是这档次吧。

        牢头让他们慢慢享用,说半个时辰后再来收拾,顺便让他们想想夜宵想吃什么。

        珍珠笑道:“没想到这晋京府的牢房不仅上档次还很人性化,还有点餐服务。”

        牢头走了。

        珍珠见魏子规举筷,压下他的手,拔下银簪要验毒。

        珍珠小声道:“少爷,不是我说你,年轻,阅历少。入嘴的东西当然要谨慎,要是里面下了毒,我们被毒死了,他们就可以扣我们一顶畏罪自杀的帽子。”

        魏子规反问:“你觉得他们要扣我们一顶畏罪自杀的帽子,需要安排这么一间牢房,备上山珍海味么?”

        珍珠道:“小心使得万年船嘛。要是什么都能算无遗策,就没有意外两个字了。很多人物往往就死于疏忽大意。”

        珍珠把每道菜都验过,确定没问题才把银簪插回头发上:“好了,可以放心吃了。”

        魏子规略微嫌弃,每道菜她都用发簪搅过:“你让我还怎么吃。”

        珍珠道:“怎么吃不了。少爷,我用的是自制芳香型洗发水,不但滋润发根,还能有效防止头屑。你要不信,我吃给你看。”

        珍珠每道菜都吃了一口,味道好极了。

        珍珠催道:“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魏子规夹了块鱼肉尝。

        珍珠来了一段非常专业的点评:“这鱼做得不错,肯定是用温水洗鱼再搓干面粉去腥,腌制得也够入味,还加了辅料提鲜。”

        魏子规道:“还可以吧。”只是他更喜欢她做的鱼。

        珍珠嘀咕道:“真的做得不错了,满分十分的话,我可以给七分。”珍珠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下,“而且依稀还尝出了蔷薇的味道,很有创新力。”

        魏子规抓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你刚才说用的什么洗头水?”

        珍珠边吃边道:“自制芳香型洗发水,蔷薇味……”她怔了一下,好像明白这香味来源了。

        “……”魏子规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夹菜。

        珍珠想了想,让他放心吃,大胆的吃,不是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么,反正吃不死:“没事,这说明我自制的洗发水香味持久,沁人心脾,等回去我送少爷一瓶,免费的。”

        魏子规磨牙道:“不用了。”

        夜里牢头来收拾,珍珠刚进晋京府大牢时的害怕已经消耗殆尽,现在她只剩无聊。

        她从包里拿出一物进行推销:“这可是我从一本叫《齐民要术》的奇书上看来的,用白芷栝楼木兰皮猪脂等等一系列名贵的中药材经过多重复杂的工艺熬制成的面脂,抹了可以让人的面色红润有光泽,肌肤细腻有弹性。你要不要买一盒回去?”

        牢头苦笑道:“小的是男的。”

        珍珠道:“男的也可以用,或者给你夫人也行啊。你想想你夫人嫁给你陪着你吃苦受罪,又给你干家务又给你生娃带娃。你买过一份礼物送给她么,有对她说过一句谢谢么。我告诉你,媳妇娶来是要疼的……”

        珍珠说了许久,顺利推销出一盒面脂。

        魏子规道:“你这袋子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有。吃的有,涂脸上的也有。”他扯过她袋子要看。

        珍珠赶紧把袋子抢回来,这是她的百宝袋,跟哆啦a梦的口袋是一个性质的,怎可给人随意碰。

        魏子规不知是不是该说她对赚银子这件事很是专一,乐此不疲:“这种时候了你还不忘做生意。”

        珍珠托着腮道:“无聊嘛,发展一下潜在客户。”不然还能干什么,室内仰卧起坐?“少爷,你说二十四个时辰后,他们能放我们出去么?若是一直找不到证据,我们不会就一直被关在这吧。”

        魏子规倒是一点不担心:“那三人中有一人面色发黄,体形偏瘦,腹部微胀,应该是肝脏有问题。其他两个年轻体健,若无其他意外,未打到他们要害不至于才几个时辰就命丧黄泉了。”

        珍珠道:“你意思是死的可能是身体有疾的那个人?”

        魏子规道:“是被打死的,还是因病而死,只要仵作查看过就会知道了。”

        珍珠诧异:“你这话怎么不早说。”说了或许就能免了这场牢狱之灾了。

        魏子规道:“他们有人证可以证明我们有动手,你我嫌疑依旧最大,说与不说还是会被关进来,仵作也依旧是会验尸,这是规矩。”

        珍珠心想能别跟她提什么流程规矩么,她真是服了他了。

        珍珠问:“为了我,谁啊?”

        魏子规道:“我怎么知道,这该问你自己。”

        她现在没心情想这些,珍珠像摊烂泥趴到桌上,百无聊赖。她才坐了不到一天的牢,却已经格外想念外面自由的空气了。

        魏子规道:“我还以为你又会嚷嚷着说我连累你了。”

        魏子规笑了,这么懂事的话真不像是她说的。

        珍珠后悔道:“你说我当初怎么就没想过要去学开锁呢。”

        魏子规道:“学这个做什么,你要做贼。”

        所以说他眼光狭隘,学开锁一定要做贼啊,那那些开锁匠都没生意了。

        珍珠道:“技多不压身,都说书到用时方恨少,技艺也是如此。我要是会开锁,哪还用担心二十四个时辰以后他们放不放人。”

        魏子规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她这语气,好像开得了锁她就能出去一样:“这是晋京府,你当是你家无人看守么。”

        珍珠道:“挖通道乔装易容,下毒出去的方法不止一个,可不管哪个第一步都得先开锁。”她想了想,“哎,这就是个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趁现在没人先自学一下怎么开锁,凭我的聪明才智,或许能速成。”

        说不准这是她隐藏技能,就等她解锁了。

        魏子规太阳穴隐隐的疼,他道:“你能说些正常人说的话,做些正常人做的事么。”

  http://www.lwxs00.com/46/46032/8550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