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北颂 > 第0422章 厚赐(今晚就两更吧……卡文……)

第0422章 厚赐(今晚就两更吧……卡文……)

        “还有其他说法?”

        寇季疑问。

        寇准点头笑道:“自然有……权力到了老夫这个地步,寻常的政务,其实已经不需要过多关注,朝堂上的琐事,也不需要事事亲为。

        只需要引导、决断一些可以左右国本的大事即可。

        然则,我大宋久经吏治,一应国政已经定性,可左右国本的大事,少之又少。

        老夫需要引导、决断的大事,自然而然也就少了。

        所以官家赐给老夫的权力,足以让老夫左右朝纲。”

        寇准有些得意的道:“现如今,老夫既不需要为朝堂琐事操劳,却又能左右朝纲,远比以前要舒坦。还是你小子聪明,能借着刘娥的谋划,为老夫想出如此绝妙的脱身之策。

        老夫若是能早借此策脱身,说不定还能多活数年呢。”

        寇季一愣,低声笑道:“若真是如此,那我心中就不用愧疚了……”

        寇准笑道:“老夫的孙儿,为了能让老夫多活几年,劝诫老夫,有何愧疚。速速下去吩咐府上的人准备香案,准备接旨。

        老夫此次辞官,闹出的动静不会小。

        官家册封的诏书,也绝不只有一封。

        让府上的人早做准备。”

        寇季点头答应了一声,退出了寇准的书房。

        寇准在寇季走后,脸上的笑容缓缓消散,有些不甘心的长叹了一声。

        他倒是没有对寇季说谎,他确实能借着赵祯给予他的权力,左右朝纲。

        但是猛然间从台前,走到了幕后,他总是不甘心。

        人总是喜欢站在最绚烂的光芒下,想其他人展示他手里拥有的好东西。

        喜欢锦衣夜行的人,少之又少。

        尝试过在最绚烂的光芒下生活过的人,隐于背后,锦衣夜行,就更少。

        寇季站在寇准书房外,同样长叹了一口气。

        寇准的话是真是假,寇季并没有细细的去分辨。

        他最担心的是寇准的心情,怕寇准郁郁烦闷,闷出病。

        以寇季如今的身份、地位,纵然没有寇准的支持,没有寇准的帮衬,他一样可以左右朝纲。

        自一字交子铺在大宋境内的各府城开始设立分铺以后。

        大宋的钱财,将会源源不断的落入他手中。

        终有一日,大宋的财权,会尽握在他手中。

        虎字军、巡马卫、张元手里掌控的强横马贼,皆可被他随意调动。

        朱能散步在四处的亲信、军卒,他一样可以调动。

        他若是愿意,足以凑出一支忠于他的大军。

        锻造钢铁的作坊,他手里有三个。

        汴京城一处、保州一处、雷州一处。

        雷州的锻造钢铁的作坊虽然还在营造,可规模却比汴京城外的还大。

        一旦建成,便有源源不断的钢材,供给他驱使。

        他可以借着这些钢材,打造出各种利器。

        朝堂之上,随着寇准请辞,李迪、陈琳等一些防备着他的人,会彻底放松对他的警惕。

        他可以凭借着交情,从王曾、李迪、曹玮等许多重臣手里,借用他们的权力。

        权、钱、人。

        寇季现在一样也不缺。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里的权、钱、人,只会变得更加壮大。

        终有一日,会壮大到,他出声时,天下寂静。

        所以寇准是否手握大权,寇季并不是十分在意。

        寇准若无权,他顶多会辛苦一些。

        寇准若有权,他顶多也是少些阻碍和麻烦而已。

        寇季现在最真挚的想法就是,希望寇准可以平平安安,乐乐呵呵的终老。

        只是。

        劝诫寇准辞官,终究还是给寇准造成了一定的心里伤害。

        寇准之所以在房里把话说的那么豁达,是害怕他因此心生愧疚,安慰他而已。

        他感受到了寇准一片良苦用心,也就假装信了而已。

        寇季回望了寇准的书房一眼,迈步出了书房所在的院子,对等候在院子门口的寇忠吩咐道:“我祖父近几日需要安静,你约束着府上的家丁、丫鬟们,让他们不要随意打扰。

        再去告诉外院管事,让他准备好香案,准备接旨。”

        寇忠盯着寇季,疑问道:“发生了何事?”

        寇忠作为跟随寇准多年的老仆,远比寇准自己还了解寇准。

        寇准今日进府的时候,看着喜气洋洋,可眼中的那一丝不甘,仍旧被寇忠察觉到了。

        刚才寇准、寇季二人在书房攀谈,并没有让寇忠伺候着,所以寇忠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寇季幽幽说了一句,迈步离开。

        寇忠瞧了瞧寇季的背影,又回身看了看寇准的书房,若有所思。

        寇忠吩咐书房外的家丁,守好书房,然后去了外院传话。

        外院管事得到了寇忠的吩咐以后,立马开始准备香案。

        赵祯的大婚还在继续,但是有关于寇准的封赏,却没有耽误。

        在满朝文武没滋没味的咀嚼着宫里的山珍海味的时候。

        中书舍人,在赵祯的吩咐下,快速的草诏。

        追封寇氏先祖。

        追封寇准已故的夫人。

        赐封寇准。

        加封寇礼。

        加封寇季。

        ……

        一封一封的诏书,迅速的草拟好,加盖上的玉玺。

        由宦官持诏,御前卫护送,一封封送到往了寇府。

        在中书舍人草诏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由于寇准、寇季祖孙二人风头太胜,导致了夹在中间的寇礼,没有一点儿存在感。

        若不是李迪、王曾、王钦若等一众老臣们觉得,寇季年纪轻轻,加封一些二品虚衔,过于惊世骇俗,恐怕都没人能想得起寇府还有寇礼这么个人。

        也正是因为有寇礼的存在,才帮李迪、王曾等人解决了加封寇季的麻烦。

        李迪、王曾等人,借着加封寇礼,消耗了一部分官家赵祯的隆恩。

        然则。

        寇准一瞬间成了圣贤。

        赵祯赐下的隆恩,自然不能少。

        可又不能厚赐寇季,那么大部分的隆恩,就落在了寇礼头上。

        有人借着寇礼,算计寇准祖孙的事情,寇准并没有隐瞒。

        所以王曾、李迪二人都知道。

        寇礼必须待在雷州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才能不给寇府惹麻烦。

        那么,就不能授予寇礼实职。

        于是乎,远在雷州的寇礼,就多了一长串的虚衔。

        由了寇礼消耗赵祯赐下的隆恩。

        落在寇季头上的隆恩,就变得很少。

        一封封诏书送到寇府的时候。

        寇准的实邑,寇礼、寇季二人的封赏,也被宣之于众。

        送诏书的队伍很庞大。

        宦官们送来的,不仅仅有诏书,还有赐给寇准的玉牌、蟒袍、玉带、天子三仪等等。

        围观的百姓也很多,寇府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

        寇准已经成了圣贤,已经不需要向任何人施礼。

        但接旨的时候,又不能站着。

        所以寇准就在书房里没出来。

        寇季代表寇府,接下了所有圣旨。

        为了彰显隆恩。

        加封寇氏祖孙三代的诏书,足足有十八封。

        一封接着一封送进寇府。

        寇季就躬身站在香案前,足足站了两个时辰,才接下了十八封诏书。

        每一封诏书,都十分庸长,再由宦官阴阳顿挫的念出来,自然耗费时间。

        寇礼足足被加封了四个虚衔,官位一路蹿升到了四品,最大的虚职是正四品正奉大夫。

        比起寇礼,寇季只被加封了一个官职。

        从三品宝文阁直学士。

        虽然只有一个职位,但含金量却比寇礼身上所有的职位加起来要高。

        这标志着寇季踏破了四品门槛,进入到了三品的行列。

        也标志着寇季正式的迈入到了重臣之列。

        此前寇季虽然也算是重臣,但只是权柄上拥有重臣的权柄,但却没有重臣的名头。

        有了宝文阁直学士的头衔,那寇季就是名正言顺的重臣。

        此外。

        有了宝文阁直学士的头衔,标志着寇季获得了储相的身份。

        只要朝廷内庭三宰的席位有空缺,寇季就有资格参加廷议,竞争内庭三宰空缺。

        当然了,寇季不可能真的去竞争内庭三宰之位,至少现在不行。

        因为他现在虽然有资格竞争,但是终究年龄不够、资历不够,难以服众。

        但不代表以后不行。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就是寇准的实邑。

        一百户实邑,一千户食邑。

        实邑、食邑,读音一样,但效果截然不同。

        一个拥有自主权,一个没有自主权。

        前者由寇府自己掌控、自己管理、自己收税,相当于有了一部分自己的属民,自己的小封地。

        后者则是由朝廷掌控、朝廷管理、朝廷收税,然后再兑成钱粮给你,相当于多吃了一份粮饷。

        前者在赵氏宗亲中,也没有几个人拥有。

        寇季之所以能在江陵食邑上拥有极大的自主权,那是因为他的食邑源于赵元佐。

        而不是从朝廷直接获得。

        以赵元佐的身份、地位,朝廷中又有几个人敢去管理他的食邑?

        朝中倒是有不少不怕死的官员。

        可朝廷却没必要去招惹他。

        他若是火了。

        发起飙来。

        他亲爹太宗皇帝赵光义复生,都拦不住。

        也正是因为如此,寇季的食邑,算是大宋朝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份。

        寇季接完了十八封诏书,送到了寇准房里以后,祖孙二人就喝斥了所有人不得打扰,各自回到房里睡下了。

        但寇府上下,汴京城内外所有人却炸锅了。

        寇府上上下下的人,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在小声的议论。

        纵然是府上的管事多此训斥,也阻止不了。

        汴京城内外的百姓,奔走相告,逢人就说。

        寇准辞仕了!

        大宋朝出了一位圣贤!

        消息如同一阵风一样,席卷了整个汴京城。

        许多人不顾天色已黑,纷纷奔到寇府。

        一个个激动的不能自已。

        像是在朝圣。

        寇准的风头,一瞬间盖过了赵祯大婚的风头。

        但却无人问责,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直到了深夜,百姓们也没有散去。

        百姓们的呼喊声,震的寇府内的人,无法入眠。

        四君园内。

        寇季身穿一身白色内衬,躺在床上,用被子紧紧的包着脑袋,依然不能阻止百姓们的呼喊声传入耳中。

        “睡不着?”

        向嫣略显兴奋的坐在床边发问。

        “嗯!”

        寇季翻了个身,轻嗯了一声。

        向嫣瞧着用被子捂着脑袋的寇季,低声笑道:“妾身也睡不着……”

        “嗯!”

        “你起来跟妾身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也没啥大事,就是祖父他老人家,借着官家大婚,辞去了官职,功成身退。”

        “……”

        向嫣惊讶的道:“这还不算大事啊?”

        寇准功成身退的事情,如今闹的满城皆知。

        向嫣作为寇府的女主人,自然知道。

        只是为了从寇季嘴里听到更多她不知道的消息,所以故作惊讶。

        寇季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哼哼道:“这算什么大事……祖父已经封无可封了,再在朝堂上待下去,那才会出现大事呢。”

        向嫣沉吟道:“祖父就放得下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

        寇季嘟囔道:“放不下……”

        向嫣疑惑道:“既然放不下,那为何还会乞骸骨……”

        “放不下,也得放下……不然就危险了……”

        “什么危险?”

        “过一些日子你就知道了……有人会亲自演示给你看……”

        “过一些日子是多久……”

        “短则数月,长则三五年……”

        “究竟是什么危险?”

        “比起这个,你应该关心关心向府的动向。小妹如今已经成了官家的人,官家也给了名分。今日在延福宫诸多册封的诏书中,就有册封向府的诏书……”

        寇季岔开了话题,别过头去,用被子捂紧自己,继续装睡。

        向嫣好笑道:“小妹成了官家的妃嫔,我那些叔伯兄弟获封,那是必然的。只是小妹又不是皇后,官家能给向家多大的封赏……

        没多少而已……

        哪像是咱们寇府……

        妾身在汴京城待了这些年,可从没见过有那个府邸,能有我寇府这般荣耀。”

        “嗯……”

        寇季随意应付着。

        向嫣激动的说着。

        就这样,寇季居然在府外众多百姓的吵闹声中,睡着了。

        也不知为何。

        近些日子为了赵祯的大婚,为了调查刘娥等人的谋划,寇季没睡过什么好觉。

        如今放松下来了,寇季自然要好好的睡一场。

        寇季一觉睡到了次日午时。

        寇季是被寇府外的百姓们呼喊声吵醒的。

        比起昨夜。

        今日寇府外面百姓们的呼喊声更大。

  http://www.lwxs00.com/44/44924/14449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