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单身狗的春天 > 14.第 14 章

14.第 14 章

        “抱歉。”宁景尘退后一步,整个人不敢看秋赤西,睫毛颤得厉害,脸色苍白。

        秋赤西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本身人就昏昏沉沉的,突然碰上这种意料之外的事,任谁都不会舒服。

        “他们走了。”秋赤西蹲下将饭盒捡了起来,打算要走。

        宁景尘拉住她:“刚才我……对不起。”

        秋赤西深深看了一眼宁景尘:“感情的事没办法强求。”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实则秋赤西从来没和人交往过,包括前世经济条件好了上去,也从未和谁有过感情。

        宁景尘黑曜石般的眼睛浮着一层哀伤:“小歌明明……”

        秋赤西皱眉,她还从来没见过宁景尘这副模样。前世宁景尘向来如同高高在上的明珠,凡间的苦楚哪能碰上他。

        “你再难过也没有。”秋赤西联想到前世舒歌和周斓斌纠缠那么久,便不愿见宁景尘继续陷入泥潭中,“舒歌不喜欢你。”

        他是一个好人,对自己好,秋赤西再冷漠也知道感恩。

        宁景尘垂下眼,掩盖眼底的沉郁,片刻后抬眸轻声道:“秋同学,我们交往好不好?”

        ‘啪’——

        才捡起没一会的饭盒又掉在地上。

        秋赤西立刻弯腰去捡,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很快又收敛起来。

        “你……没必要拿自己去气她。”秋赤西淡淡道。

        宁景尘摇头,修长干净的手指搭上秋赤西的手腕,指尖颤得厉害:“秋同学,答应我好不好?我不会影响你学习的。”

        连碰她都难受,不知道刚才哪里来的勇气扑上来。秋赤西低头瞥了一眼宁景尘的手。她对之前的吻倒不是很在意,只当宁景尘故意气舒歌。

        挥开宁景尘的手,秋赤西淡声道:“回去吧,我还要去打饭。”

        ……

        等人消失在楼道处,宁景尘才抬手触碰自己的唇,眼神复杂,良久笑出声。

        舒歌这两天过得提心吊胆,也没敢去宁家玩。路上碰到宁夫人问,都打个哈哈绕了过去。

        自从那天在楼道口撞见宁景尘和秋赤西,她连和周斓斌一起约会,滋味都不怎么好了,就琢磨着宁景尘想要干什么。

        宁假面:【你键盘还在我家。】

        望着短信,舒歌忍不住倒在床上哀嚎一声。从小到大宁景尘对大多数东西都呈现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这些东西到头来一定会便宜自己。反之如果有一样东西被宁景尘看上,那……

        怀揣着复杂的心思,舒歌去宁家找宁景尘拿键盘。

        宁家人正坐在客厅说说笑笑,见到舒歌来了,宁夫人立刻打招呼:“小歌终于来了,刚刚我们还在说你呢。”

        “妈,我们先上楼了。”宁景尘浅笑,身上温润干净的气息,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门一关,舒歌立刻举手:“那天我什么也没看到。”

        宁景尘坐在椅子上,将舒歌打游戏的键盘扯了出来,扔还给她:“你看到了。”

        舒歌一脸苦相,她不清楚宁景尘现在想要干什么。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她注定要倒霉。

        “她以为我喜欢你。”宁景尘忽然道。

        “我可以去和她解释。”舒歌松了口气,也拉了个椅子坐下,“多大的事。”

        “你不能解释。”宁景尘掀起眼皮,淡淡望向舒歌。

        “啊?”舒歌懵逼了好一会,才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宁景尘半趴在书桌上,用手拨了拨地球仪,像个文弱少年,干净又无辜:“她只有在碰上我喜欢你的时候才会……”

        “什么?”舒歌没太听清。

        宁景尘没有再解释,他说不清自己的感受。他一直都记得高一下学期的时候,自己试图接近秋赤西,她身上的壁垒以及眼底的冰冷。

        一直到现在,似只有她在同情自己碰上舒歌时,才会允许自己靠近那么一点点,虽然自己和舒歌的关系不是她所想象的一样。

        宁景尘回头看着舒歌:“她以为我喜欢你,那我就喜欢你,别穿帮了。”

        “行吧。”舒歌勉为其难点头,反正目前看来也影响不了她。

        不过……

        “你喜欢她什么?又凶又狠。”长得还一般,舒歌也只敢在心里吐槽后半句话。

        宁景尘凉凉看了眼舒歌,成功让她把疑问埋了回去。

        ……

        秋赤西哪里知道自己同情的人会是这副样子,她自小一直打交道的都是比自己年纪大的人,没什么和同龄人相处的机会,加之某方面神经粗糙,对宁景尘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最初。

        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秋赤西万万没想到对方开始频繁来找她。

        那天宁景尘出现在a班时,正好抬头的秋赤西便皱起了眉,以为他不愿意放弃,还来找舒歌。

        结果宁景尘直接走到她面前:“秋同学,谢谢你的练习册。”

        放在桌面上的除了她的数学练习册,还有一盒包装古朴精致的巧克力。

        旁边的舒歌嫉妒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这盒巧克力是国外一家手工坊作的,数量奇少。宁景尘在那边呆了一个暑假才买了两盒回来,她尝过一颗后,一直想再吃,可惜宁景尘就是不给。

        上次还是秋赤西怼过来一颗,误以为是宁景尘给她的。

        秋赤西抬头,正要拒绝,却看见了宁景尘眼中的恳求之意,她余光一扫便察觉到舒歌正看着这边。

        最后秋赤西还是将巧克力和练习册一齐放进了抽屉。

        宁景尘唇角上扬,对秋赤西露出感激的神色。他长身玉立,即便校服也遮挡不住举手投足的贵气,周围不少女生都悄悄看着他。

        秋赤西却久久不能将目光从宁景尘右脸颊的酒窝处收回。

        ……

        一周后,某制药集团爆出巨大丑闻,全民激愤,当天下午该股直接跌停。

        “咳咳……”柳知绪下楼拿了瓶水,咳嗽一声上楼。没过十分钟,又下来拿薯片,见秋赤西站在那里依旧没反应,终于忍不住上前敲桌子。

        “柳哥?”秋赤西从电脑屏幕前抬头。

        柳知绪眼神飘了飘:“珠建生物科技的股票跌停了。”

        “嗯。”秋赤西脸上没什么波动。

        “五天前我把手里的股票全抛了。”柳知绪意有所指道,“在鸿安区中心医院的事我找人打听清楚后。”

        秋赤西站起来帮客人开好机子,神色依然。

        最后柳知绪没压住:“小秋同学,你好像对股票还挺懂的。要不这样,我给你笔钱,你来运营三个月,赚的利润你二我八,亏了算我的。”

        这时秋赤西才正眼看柳知绪:“多少本金?”

        “五十万。”

        钱不多,但对于普通人家不算少。

        柳知绪不缺这点钱,他想试探秋赤西。

        不是他冲动,重点中学的年级第一值得让柳知绪期待,何况因为秋赤西的一句话,他不但没有亏得血本无归,反而小赚了一笔,利润可不止五十万。

        “什么时候开始?”秋赤西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五十万好好操作,即便只有二的利润,也足够秋赤西存下钱继续投资。

        柳知绪挑眉:“你都不担心会亏?”

        “刚才你说亏了算你的。”秋赤西面无表情道。

        柳知绪气笑,推了推眼镜,从口袋拿出一张银行卡:“密码467822。”

        三个月。秋赤西在脑中快速演算未来三个月的股市行情,她没有将自己的利润剥离,这样才能得到利益最大化。

        专业性的眼光再加上对未来股市的预知,秋赤西有自信不会亏损。

        甚至还没下班,秋赤西便将卡中的五十万给划了。

        刚开机要打上一把游戏的柳知绪望着手机上银行短信通知,用力闭了闭眼。算了,就当赌上一把。

        秋赤西不知道柳知绪的想法,她之前提醒的话是故意说出来的。

        在当网管这段时间,她看出来柳知绪不像普通家庭,没哪个商人会开个网吧,还要把里面的所有的机子都配备最好的,地板,扫地阿姨,等等。

        这家网吧根本就在亏钱运营,所以当柳知绪说出那句‘投了不少钱’,秋赤西便动了心思。

        果然,柳知绪来找她了。

        秋赤西前世打拼那么多年,不可能再死板走当初的路,她想要更快的积累财富。

        即使她自己能吃得了苦,她妈身体也等不了。

        秋赤西还记得大三那年,在医院里医生下诊断书的场景。

        或许她妈对她的人生什么忙也帮不上,反而一直在拖累她。

        秋赤西仍然愿意背负这份‘累赘’,失去章明卉,这天底下便再没有和她有关系连接的人。

        投进去的五十万如期的慢慢开始翻倍,秋赤西学生业上也没有任何问题,大学都已经毕业的她,重读高中简直轻而易举。

        唯一让秋赤西感到困惑和为难的是宁景尘。

        他仍然喜欢在第二节课课间过来,只不过不再找舒歌,而是找她。

        有时候会拿着题目过来问,有时候会当着舒歌的面送东西给她吃。

        秋赤西一碰上这种情况便忍不住随他来,总不能又让宁景尘和舒歌又扯上。

        “长山顶上的枫叶好像开了,周六要去看吗?”宁景尘坐在张水水同桌的位子上,眼睛望着对面的秋赤西轻声问道。

        他脊背挺拔,宽松的校服依旧挡不住如同松柏清冽的气息,看着便让人心生愉悦。

        “周六晚上我有工作。”秋赤西下意识便要拒绝。

        “我们白天去就好了,那里有一株许愿树,听说特别灵。”明明带着迷信,从宁景尘口中却透着美好。

        秋赤西还是要拒绝,她妈在家,午饭得准备,离不了人。

        “只去一上午都不行吗?”宁景尘垂眼,失落道。

        许久,久到宁景尘以为秋赤西不会答应。

        “十二点前要回来。”秋赤西最终松口。

        十月底,正是枫叶开得盛,长山是s市人必去的游玩景点。

        宁景尘没去过,他向来嫌周围太吵闹,不愿意去。这次还是从舒歌那里问来的,知道了长山顶上的许愿树。

        周五晚上,他没怎么睡好,早上早早起来,在衣服上磨蹭了许久。

        “今天要和小歌出去玩?”宁夫人从花园捧了几束鲜花过来,见宁景尘一副要外出的样子,不免问道。

        “不是。”宁景尘摇头,匆匆喝了杯牛奶,便要往外走。

        他和秋赤西约在了学校十字路口见面。

        “祝叔,你送我到学校门口。”

        宁景尘背了个斜挎包,白衣黑裤,面容俊美清隽。

        一下车便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宁景尘慢慢往十字路口走,很快便看到站在路口处等他的秋赤西。

        大迈步走了会,宁景尘收敛气息,脸上挂上了清淡温润的笑。

  http://www.lwxs00.com/40/40586/5754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