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蛰 > 第101章红兜衣

第101章红兜衣

        惊蛰

        怀愫文

        殿门一开,  一股阴气扑面而至,分明七月,殿中却雪片纷卷。

        谢玄一把扶住小小,  从怀中掏出符咒,  贴在她额间,  口念神咒“太上台星,  应变无停。驱邪缚魅,心神安宁。三魂永久,  魄无丧倾。”

        符上朱砂红光微闪,  念到第三遍时,  小小才缓过气来,  眼泪收住,  连连喘息。

        这地方阴气太重了,  谢玄有六毫命火护身,  自然无碍。

        可小小本就神魂虚弱,  受这么重的阴气冲撞,一双眼睛就先受不了。

        “你怎么样?”

        小小抬起袖子抹去面上泪水,好容易缓过一口气来,耳膜中哭声渐弱,她摇摇了头“我不要紧,  咱们进去!”

        谢玄挡住她“我先进去察看,  你在外边接应。”

        他怕那口棺材里,  躺着的人是师父。

        殿中倏地一亮,  似暗夜雷光劈闪,  两人齐齐望去,就见殿边两排红烛,一枝接一枝的自燃起来,“噼啪”几声轻响,谢玄本能伸手去挡。

        拉着小小退后两步。

        烛火自己点亮,可殿中一人都无,谢玄站在门边扫过一眼便皱起眉头。

        方才无灯无火看不分明,此时却瞧得明白,棺木前红线墨线结成线阵,团团环绕,根根线上都缀着八卦木牌,顶上三花齐聚,两短一长,花心却是倒转阴阳。

        小小泪眼濛濛,颤着声道“这……这是用来镇尸的……”

        镇着棺中人永世不能超生,三魂七魄永远都被封在棺木中,又用线阵聚阴气,不知究竟是在养尸,还是在镇尸。

        谢玄闻言心中一凛,又强自镇定,四下一扫,松一口气,握住小小的手道“你看地上这些符咒。”

        满地吹浮着碎符纸,有的还能瞧出红黄,有的早已经褪色,谢玄用脚尖碾碎符屑,又点了点棺木“最外头那层是新的,里面层层叠叠都是旧的。”

        旧符失去功效,便散碎在地,屋中门窗紧闭,他们一开门,风涌进来,自然吹得满天都是,既像雪花,又像是清明中元,为赦孤魂洒出去的纸钱。

        只是纸钱是用来慰亡灵的,而这些却是用来镇魂魄的。

        “那……要不要开棺看一看?”

        谢玄摇摇头“不可,今日时辰不好,不能轻易开棺,咱们再找找,是不是那烟去错了地方?”

        正殿只有一口棺材,内殿中却珠围锦绣,像只是处处都落满了积灰。

        小小在屋中搜寻,绕过琴台时,指尖轻擦琴弦,“筝”一声,她眼前恍惚,整个屋中点点浮光,有一女子正坐在窗前。

        一身杏色衣裳,手捻针线,膝上摆了一只绣箩,箩中有一件没缝完的红兜。

        浮光一散,那女子的身影便也散去,小小眨眨眼睛,以为是方才眼睛受阴气冲撞,这才出现幻像,她怎么会瞧见过去的事。

        可再走两步,就踢着了那只绣箩,小小低头拾起,里面果然有卷成一团的红兜,绣着五蝠仙桃,是祈求小儿长寿多福之意。

        谢玄打着火折过来,他什么也没找到,看小小拿着一团事物“这是什么?”

        小小摇摇头“我也不知,我看见个女人,正在绣它。”

        谢玄随手接过,将红布摊开,仙桃已经绣成了,五蝠还未绣完,有一只金蝠翅膀未成,他才想把这东西塞回去,便停住了手,凑到火前细看。

        这东西师父也有一件,仔细收藏着,他问过一回,师父便说这是捡着他的时候,他身上穿的。

        “要仔细收着,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谢玄从没在意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弃儿,都是弃儿了,母亲留下的东西又有什么要紧?就连离开村子的时候,谢玄都没把那个包袱带出来。

        乍见旧物,心头一震,将红兜翻过,角落处,果然绣了一朵祥云。

        小小看师兄手中不住摩挲这半个红兜,心知有异,握住他的手“怎么了?”

        谢玄强笑一声“无事,咱们再到前殿找一找。”随手便把红兜塞进怀里。

        两人绕了一圈,又回到正殿。

        一入正殿,小小便扯了扯谢玄的袖子,在他掌心中写了个“人”。

        朱砂红烛照得满室光华,火色之下邪魅难藏,谢玄看不见,小小却能见到一道虚影,似人非人,就立在屋中,一动不动。

        小小攥住谢玄的掌心,指尖轻点,暗示有人正在屋中。

        谢玄指尖一紧,当此情景,倒不害怕,反大喇喇道“干脆把这棺材板打开,看看里头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人既在暗中盯着他们,必是十分关切棺中的东西,用这个便能逼得他现身。

        谢玄刚要剑砍红线,线上金铃符牌不住颤动,一道低沉的声音道“这是你母亲的骸骨。”

        谢玄举着桃木剑,斩不下去了,他旋身拍出一张符,那想将那人定住,谁知符咒刚拍上去,那个灰影就散成一缕烟。

        飘出去三步,再次凝聚。

        “来都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谢玄上前两步,“是英雄好汉的,就现一现真身!”

        小小暗暗在银叶上钉上黄符,谢玄话音一落,便举剑上前,那人魂识又散,等再次重聚时,劲风拂面。

        “钉!钉!钉!”三声,三枚带着黄符的银叶牢牢钉在砖上。

        第一第二枚被那人躲开了,第三枚钉上了虚影,那东西被黄符击中,竟被打散了。

        谢玄小小立在原地,那道声音虽轻,可他们却听得清楚,棺中是谢玄母亲的骸骨。

        谢玄咧嘴笑笑“胡说八道,师父都不知道我娘是谁。”

        若真如此,红兜又如何解释?

        他越笑就越是勉强,目光灼灼盯着棺木,明知而故问“你说……这棺中人是谁?”

        小小轻声答他“商皇后。”

        谢玄自然知道是商皇后,心中隐隐有个念头,只要开棺,就能知道一切。

        此念一起,就像在心中烧了一把野火。

        红烛“噼啪”声响,照得满室火色,谢玄漆黑双映着烛光,也似有火在烧望着小小的眼睛“我要开棺。”

        “好。”

        小小将宫门虚掩,破开北边窗户,一根一根解下棺前悬着的红线墨线,巧手翻飞,将红线缠成罗网。

        若是那棺里的东西成了气候,这东西还可抵挡一阵。

        在皇后宫中镇尸,化贵气为鬼气,又聚阴于棺顶,想要开棺,最好的办法是将棺木抬到太阳下,暴晒三日。

        先去其阴,再来开棺。

        可谢玄等不得了,他们只有今夜,今夜要解开一切谜团。

        谢玄御风而上,毁了棺上聚阴阵,又拍几道光明符,消散屋中的阴气,再将光明符贴在桃木剑上,与小小对视一眼。

        两人一左一右,扶着红棺棺盖,谢玄伸出手去,揭开贴在棺木正中的镇煞符。

        符纸一离棺木,棺中便“咯咯”轻响,夜半无人,烛影摇曳,每一响都似炸在耳边。

        谢玄手握镇煞符,跟小小使了个眼色,一把推开了红棺盖。

        棺盖一开,两人便齐齐退后,退到殿门边,看那棺中有什么动静,半晌都没声音,直到谢玄想上前察看。

        “啪”一声,棺中伸出一只手来。

        血肉已尽,白骨上只余人皮,一碰人气指甲爆涨,两边朱砂红烛镇不住她,“噗噗”熄灭,只余下谢玄手中的火折。

        谢玄举起桃木剑,这柄木剑是卓一道给他们的,与师父那柄,原是一对,用受过雷击的桃木制成,阳气极刚猛,本该此时刺出,镇一镇那东西。

        可谢玄却迟迟没有出剑。

        棺中立起个女人,谢玄只见皮骨架子,而小小却一眼就认出,她就是方才在房中刺绣的女人。

        她身上的怨念,宛若实质,人方立起,殿中房梁墙壁上贴纸着的黄符便纷纷破裂,黄纸朱砂在殿中飘荡回旋。

        她的脖子“咯咯”两下,看向谢玄小小,身形爆起,飞扑而来。

        “师兄!”小小轻叫一声,见谢玄不出剑,自用银叶钉住黄符,破空而去,阻拦女尸体的攻击。

        谢玄如梦初醒,飞剑刺去,剑尖划过女尸脸前,又急急收住。

        “你是谁?”

        谢玄急声问道,女尸不闻人语,再次攻来,一爪便将房梁抓出三道利痕。

        小小心细,见阴物又比谢玄更清明,眸中雾色一起,便对谢玄道“她头顶定钉,魂魄永存肉身。”

        只有将钉子起开,才有可能放出魂魄。

        “好阴毒的法子。”镇尸人是想她永世不得超生,等到皮肉化为飞灰,她的三魂七魄便也就消散,偏偏今日碰到了他们。

        小小抖出红线阵,与谢玄一左一右,两人控风飞出,绕着女尸抛开红绳,红线似张鱼网,将她牢牢缠住。

        谢玄倾身上前,一只手就要拨开女尸的头发,拔出那颗钉子。

        女尸却怪笑一声,手指抓破红线网,皮上被八卦木牌灼出火洞,她却无知无觉,一爪抓向谢玄襟前。

        “师兄!”

        小小伸手要拦,已经不及,谢玄拔钉心切,离得实在太近。

        桃木剑要刺,却下不了手,若这真是他母亲呢?

        女尸指甲划破谢玄衣襟,襟中飞出四只金蝠,接二连三,一只一只咬在女尸手背上,尖牙才刚咬到,金蝠便被女尸阴气所冲,顷刻消散了。

        可这短短一瞬,已经足够谢玄逃开。

        但他并没有逃,女尸身体僵住,两轮死眼盯着谢玄和谢玄襟中红兜,骨头架子“咯咯”轻响,似在颤抖。

        小小再次捂住耳朵,那哭声又来了。

        “师兄!拔钉!”

        谢玄猛然回神,伸手一拔,女尸跪坐在他身前,竟然一动不动。

        钉子落地,骨头架子松落一地,谢玄茫然四顾,心里已经明白,这就是他母亲。

        小小眼见一团影从从骨中立起,渐渐成了人形,她刚要说话,就见那女人对她摇头,倏地飘到小小面前。

        “不要说话。”

  http://www.lwxs00.com/38/38712/6100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