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噬天狂尊 >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万丈玄黄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万丈玄黄

        嗡……(吼)!!

        那悬浮在众山之上的令牌一阵轻微的摇晃,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厚重劲气开始朝四周扩散,企图将那直刺而来的长刀逼退。

        可是让所有人都侧目的是,那连空中劫云都可以荡开的劲气,却始终无法撼动手持长刀的封濶北分毫、

        “开!”

        封濶北怒吼一声,此刻的他不但七窍之中鲜血横流,而且连周身重铸的窍穴,都再次炸裂二开,周身伤痕深可见骨。

        饮血刀猛地下压,将那悬浮在悬空之中的令牌压制的一阵摇晃,而封濶北的心中却是猛地一沉。

        刚刚这一刀,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虽然在公孙止和血杀天等人看来,这一刀足以惊世骇俗,但是却依旧无法将那令牌压制下去。

        “公子,我一定救你出来!”

        缓缓收刀的封濶北死死的盯着那一块土黄色的令牌,周身为数不多的玄黄之气开始在已经炸裂的各大窍穴之中流转。

        饮血主杀伐,所以当初在云渺仙境之中,他得到的玄黄之气远远不如韩大雄他们,而此刻的封濶北已经别无选择。

        “滚啊!快给老子滚!!”

        身在众山之下的唐铭自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虽然那地利令散发出来的先天气息可以隔绝一切感知,但是不要忘记,现在的唐铭可是彻底的睁开了修罗之眼。

        所以,外面的情况唐铭此刻看的是一清二楚,眼见封濶北双目赤红,就知道这个家伙这次肯定凶多吉少了。

        当初在轩辕皇城之中,要不是封濶北徒手将那本命精血之中蕴含的神兽法相硬生生的压入封濶北的体内,想必这家伙早就已经死了。

        可是如今自己身在困境,虽然这令牌一时半会不会将自己抹杀,但是此刻的唐铭也没有本事挣脱出去。

        眼睁睁的看着饮血刀上面的铁锈脱落……

        眼睁睁的看着两尊法相缓缓的融合在了一起……

        眼睁睁的看着封濶北以抽刀之势,将饮血刀出鞘三尺六寸!

        这是自从得到饮血刀之后,封濶北第一次将饮血刀完全拔刀出鞘。

        虽然饮血刀从始至终都没有刀鞘,但是唐铭却知道,封濶北修行的刀意类似于藏刀之术。

        而藏刀之术完全出刀的结果只有一个……

        求死!!

        封濶北这是要用自己的命和自己的刀,给这天地囚牢之中的自己开出一条生路!

        唐铭目眦欲裂,浑身上下劲气激荡,神凰烈焰更是冲天而起,和周身的应龙之气交织在一起。

        可惜、

        这一切在那一块看似普通的令牌面前,都是徒劳。

        “兄弟,恐怕咱们要一起上路了!”

        封濶北抽刀出鞘之后,并没有着急出刀,而是脸颊上带着一丝罕见的愧疚之意,对着手中熠熠生辉的长刀轻声说道。

        刹那间,长刀之上猛地雷光闪烁,一颗硕大的紫雷金莲缓缓的在刀尖之上盛开,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凌厉剑芒。

        “就知道你肯定愿意!”

        封濶北看着盛开在刀尖之上的紫莲,嘴角勾勒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这紫莲是云浩辰的一抹灵蕴,之前这位天剑血脉肉身尽毁,但是那常北鸿死之前也说过,只要得到了天剑剑意,云浩辰就可以起死回生。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已经成了梦幻泡影。

        封濶北闭上眼,生平的一切一幕幕的闪过脑海,从那个冰冷刺骨的寒冬,一直到一心求死的此刻。

        封濶北的脸上情绪尽褪,看不出一丝悲喜,只是神色之中多了一丝了然。

        “饮血三道,顺序出现了偏差,原来公子说的郁结在这里!”

        封濶北紧闭双眼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恍然的神情,在死的这一刻,他终于知道饮血三刀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不过就是刀法之中,最简单的拔刀,出刀,收刀而已,亏得自己还认为自己天赋不错,却到头来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是临死了才想明白。

        在封濶北想通之前,那饮血刀上紫莲盛开,狂暴的劲气直抵地利令,两者在虚空之中互不相让。

        而在封濶北想通之后,饮血刀上紫莲依旧摇曳,但那狂暴的劲气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连饮血刀上的血芒都逐渐的溃散开来。

        但是最让人诧异的就是,那原本抵挡住了狂暴劲气的地利令,却在返璞归真的饮血刀面前猛地后撤出去三尺的距离。

        这三尺对于整个大局无关痛痒,但是却足以证明此刻封濶北的可怕。

        “这家伙的刀意?!”

        远处的血杀天瞪大了眼睛,他活了将近三十年,见过无数妙法机缘,但是却加起来都没有他今天一天,短短几个时辰给他的震惊多。

        “求死之后,更上一层楼。”

        公孙止悬空站在远处,眼神死死的盯着此刻好似正在低头自语的封濶北,他从这个人间刀客的身上,似乎抓住了一丝机缘。

        封濶北的刀意在之前就已经足够让他们惊讶的了,但是和此刻比起来,却是明显有着天壤之别。

        以前的封濶北虽然刀意凌然,但是却唯独缺少了那一丝自然的内敛,而现在的他虽然和此刻的饮血刀一样平淡无奇,可是刀意却充沛的让所有人都诧异。

        “饮血三刀不足以破开群山,唯独一样……”

        此刻封濶北的内心稳如磐石,心思转动之间,就已经明白,即便是解开了郁结,也依旧无法破开这天地囚笼。

        封濶北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一边缓缓的抬起手中长刀,随即刀锋一转,没有劈向那令牌之中,反而将倒提的长刀刺入眼前的山峰里。

        “我有一刀,名曰担山!!”

        封濶北哈哈一声长啸,随即右手反握刀柄,身随刀转一步跨出,将整个刀身都稳稳的落在自己的肩膀之上。

        “走啊!赶紧走啊!这天地囚笼困不住我的,你听见了吗?我让你滚啊!!”

        山体之中的唐铭好像疯了一样,手中长枪如巨龙出海,凌厉的气劲四散而下,轰击在周围的山体之上,强横的肉身甚至直接撞向山体。

        但是他的怒吼声,一丝都没有传出去。

        既然是天地囚笼,自然隔绝一切气机。

        拥有修罗之眼的毕竟只有唐铭一个,所以能看透这天地囚笼的,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突然,唐铭猛地停下脚步,他骇然发现,识海之中的那一道天剑剑意猛地颤抖起来,好像随时都能挣脱唐铭的束缚一样。

        “天剑?他动用了云浩辰的本命精魄?!”

        唐铭目眦欲裂,他知道现在的封濶北一定是疯了,甚至为了打开天地囚笼,都不惜搭上这位同门师弟的命。

        “狗日的,给老子住手啊!!”

        唐铭身上的衣衫尽毁,周身之上,密密的鳞甲开始浮现,周身应龙之气也几乎达到了一个巅峰。

        可是,即便是唐铭将周围的山体砸出一个又一个大窟窿,但是在那地利令的作用下,那些崩塌的山体会以最快的速度复原。

        这方寸之间,俨然已经成了一处绝地。

        肩扛饮血刀的封濶北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而那已经随着刀身刺入山体的紫雷金莲,也在这个时候消散开来。

        “吼!!”

        一声怒吼从封濶北的口中传出,随即在一刹那,那地利令之下的所有奇峰山峦都猛地颤抖了起来,似乎真的被这个家伙一肩挑起。

        地利令猛地颤抖如龙吟,一道道选含着玄妙之意的劲气从小小的令牌之中涌现出来,垂落在众山山巅之上。

        原本被撼动的众山,在那地利令散发出的劲气之下,又逐渐的稳固了下来。

        “他娘的,我就不信了!”

        封濶北依旧做出搬山之势,只是艰难的转过头,对着远处观望的众人喊道:“韩大雄,借你玄黄之气一用!!”

        在云渺仙岛,他周身玄黄之气摄取的不多,所以不足以对抗地利令降的厚重劲气。

        但是韩大雄却不一样,用公子的话说,这家伙对先民有教化之功德,所得到的玄黄之气,就连公子都难以望其项背。

        远处的众人自然是听到了这句话,顿时神色都是一变,随即露出纷纷露出一副怪异的模样,却只有韩大雄不明所以,只是觉得封濶北借助自己玄黄之气,想要救出公子而已。

        他真的没想那么多……

        多年以后,当一生都因为这一件事卡在化鼎巅峰的韩大雄死的那一刻,他都没想明白,要是当初知道是这么一个结局,他还会不会祭出玄黄之气。

        血杀天和公孙止闻言,都是脸色一变,他们自然知道其中的后果,但是却没有出言阻拦。

        而身为轩辕小玉的人皇更是清楚这一点,但是哥哥唐铭和兄长封濶北之间,她很难做出抉择。

        因为就算是她都不知道,唐铭是否能在这天地囚笼之下死里逃生。

        犹豫了片刻,对哥哥的眷恋终于战胜了对封濶北的愧疚,随即轩辕小玉沉默不语。

        其他人则是各有表情,有讥笑,有错愕,还有不明所以。

        而面露讥笑的,是因为他们知道玄黄之气的珍贵程度,自然也明白,别说同门师兄弟,就算是骨肉至亲,在这样的天地造化面前,都完全可以变成死敌,这种天地机缘,岂是说借就能借的?

        韩大雄    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兄弟在前面一身犯险,现在需要他身上的玄黄之气,仅此而已。

        至于那天地造化,别说这些玄黄之气,便是此刻封濶北要韩大雄的三魂七魄,韩大雄都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

        “开!!”

        闻言之下的韩大雄猛地一竖重剑,锐利的剑气划过眉心,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出现在韩大雄的眉心之中。

        还不等众人错愕,之间一股洪流从这个家伙眉心之上的泥丸宫之中汹涌而出,虽比不上这脚下的阔海,却也如大河巨浪一般。

        “这……这是玄黄之气?!”

        众人无不惊骇,之前韩大雄和那妖族天骄白牙对赌,拿出的一尺玄黄之气都足以让周围的人心惊肉跳。

        可是谁成想,这家伙周身居然蕴含了如此磅礴的玄黄之气,看这架势,和白牙对赌的那一尺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这,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谁说不是呢,这他娘的还是乡野学府出来的门人弟子?”

        剩下的那些天骄呆呆的望着头顶上如洪流一般汹涌而过的玄黄之气,心中都不由得开始哆嗦起来。

  http://www.lwxs00.com/34/34601/10284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