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全民武道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缘……再见(大结局)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缘……再见(大结局)

        朔方城外。

        十万大军旌旗猎猎,残阳如血。

        四处都是残肢断臂,马尸横陈。

        这是西漠蛮夷兵马的第三次攻击,最终抛下二十万部落士卒,仓皇北逃。

        草原王原本以为,朔方城有了变故,战力大损,想要偷鸡攻略下来。

        却没想到,在上官明月的指挥下,其军威竟比其父在生之时,还要强盛许多。

        这倒也罢了……

        最关键的是,军阵之中出现一个神乎其技的剑手。

        不但剑法厉害得一塌糊涂,行事更是没有半点风度,游走在战场之上,四处猎杀将领。

        刚开始之时,草原兵马很不信邪,在受到攻击之后,就咬牙切齿的想要围杀剑客。却不料,对方无论防御还是攻击,都无懈可击。

        更是有着一手令光阴变幻、时光停滞的剑术。

        无论怎么样的绝境危局,在那套四季轮转的剑术之下,轻而易举的就破除掉。

        最后,当云心部蒙真云统帅被刺之后,四十万草原大军立即崩溃,四散奔逃。

        朔方城兵马追了一阵之后,就退守回城,默默养着伤口,壮大实力,以备下一次的攻击。

        这是他们的宿命,有着独特的坚持。

        可能就是守护吧。

        就算是萧南,也无法劝得上官明月改变主意。

        事实上,在主世界之中,那些抛洒热血面对异世界蛮兵入侵的武者们,同样如此。

        ……

        长亭外,古道边。

        一人一骑,身背长剑,踏上征程。

        就如萧南不知道上官明月在坚持着什么一样,上官明月也不知这个男人到底在追逐着什么。

        “就不能不去吗?”

        “不能,那里有我追寻的东西,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都在等着我。”

        四季圆满之后,萧南剑意不朽,心意相合,终于能够长期待在万物天心的境界之中。

        只有此时此刻,他才深刻的感应到。

        有一种呼唤在心中响起。

        一路向北,再不回头。

        那里有着奇异的吸引力,在牵引着他的心神。

        他明白,如果不走上这一趟,很可能会终身后悔。

        “你要多多保重。”上官明月眼圈微红,有水迹渗出,却没有伸手擦拭,只是紧紧盯着消失在风沙之中那道白衣人影。

        “不要等我,如果三个月之内没有回来,你送个信去四季山庄。告诉她,我先走一步了。”

        这话无疑就是交待遗言。

        上官明月听不明白,却忍不住悲从中来。

        她有一种感觉,这一别之后,再难相见。

        ……

        封魔谷,并不是一个山谷。

        萧南踏步进去的时候,就发现如同换了一个空间。

        四周灰蒙蒙的视野不清,就算以他达到万物天心境的精神境界,也只能感应得到身前十米之远。

        刮面如刀的厉风,吹得他的衣服,很快就变成碎布丝条,他却全不在意。

        因为,一进入此处,他就发现,自己的四季剑意,更加活跃。

        就象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欢呼着,萌动着。

        锵……

        一声锐响。

        萧南脑袋一偏,右手未卜先知的伸手一探,食中二指骈指成剑,咣的一声就刺到一个锋锐物品之上。

        手指之上出现一道红痕,愁绪铺满心间。

        他心里大奇,转头望去,看到一柄如同流水般的长剑,剑锷之上铸着两个碧色象形文字。

        这种文字萧南恰好认得,正是“秋水”二字。

        是‘秋风秋雨愁煞人’的秋水剑。

        这个身体的父亲,果然来过封魔谷。

        连佩剑也掉了,想必是凶多吉少了吧。

        心脏深处隐隐传来的悸痛,让他明白。那位四季山庄的二代庄主,已然遭遇不测。

        跟他想象中的一样,再走一段路,路上就见到一具具尸骨。

        有披甲执锐的士兵,也有打扮古怪形制各异的各国高手,一路走过,没见到一个活人。

        ‘不能退。’、

        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一个传承之地。

        萧南这时就决定遵循直觉行事。

        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直往前行。

        嗡……

        一声奇异剑鸣响起。

        四周起了波纹。

        波纹闪过,有春的娇艳,夏的炎热,秋的萧疏,冬的寒凉。

        四季光影掠过,紧接着又转化成一片灰蒙蒙。

        在灰光之中,再生出色彩来,无中生有,生死轮转。

        萧南身体一僵,被这道光芒刷过,灵魂一震,差点就直接被扫灭。

        他心中一凛,想也不想的运转四季轮回剑意,四季光影出现身周,撑起一团光罩。

        在灰光侵袭之下,光罩随灭随生,思感冲向四面八方,一边消融一边前进。

        就这么顶着灰光前行十里路,沿途见到更多尸骨。

        终于,他在前面见到一个高大人影。

        静静伫立在高崖之上。

        青衣白发,手执长剑,剑尖莹光闪闪,刺在一圈圆光之上,无数波纹向着四面八方散射。

        象是亘古存在的雕像一样,这里没有风,也没有云,更没有尘世烟火。

        那团光影,就象是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萧南定睛望去,就见到剑尖光华隐隐之中,有着由春到东,由生到死的转变。

        而那团圆光之中,就出现花鸟虫鱼,红尘万灵。

        “原来,姜弘博早就死了。”

        毫无疑问,能走到这一步,出现在那处高崖上的青衣人影,有且只有一人。

        那就是本世界的剑魔,也是主世界十年未归的姜弘博。

        或者说,他的灵魂早就入灭。

        只不过,临死之前,他早就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剑意也曾达到不朽。

        ‘那么,这片圆光或许就是归途。’

        ‘他如此执着的想要穿过这片空间,是为超脱,还是为了寻求一个解答?’

        萧南并不知道为什么。

        但他在姜弘博的长剑之上,感受到一种悲悯,一种不屈不朽的战意。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那团圆光之上,有着一丝丝细细裂纹。

        萧南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钦佩情绪。

        他发现,只是这一剑余韵,就已经超过了当初黎山民在东海大学全力出手的威力。

        ‘也许我可以。’

        无端端的,萧南心里升起豪情。

        他觉得这件事十分重要,自己有必要继承遗志,打破那面圆光。

        很可能,彼岸就在其中。

        事实上,他悟通四季剑,剑意圆满不朽,一步达到九重外景巅峰,离着法身也只差一步。

        传说中,达到法身境界之后,可以跨越空间,冲破世界阻碍。

        萧南并不清楚,那究竟是怎么样的风景。

        但他明白,只要这一剑刺出,或许就是另一重天地。

        诚心、正意、凝神、挥剑……

        萧南回望来路,已然看不清满道尸骨。

        他只知道,这一剑有进无退。

        这是心灵的感应,是前路的指引。

        轰……

        一剑刺到圆光之上,有万雷轰鸣,光辉刺目。

        萧南身形一虚,那道圆光已然崩散成万千光点。

        他最后见到的是,那道青衣身影消散在流光之中,不知为何,他仿佛见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

        一道意志留影,竟然还有着感情和思绪。

        姜弘博果然非同凡响。

        于此同时,萧南明白了自己为何可以成功,而姜弘博只能功败垂成的原因了。

        识海中那面青铜镜古拙的镜面突然闪亮起来,上面有着花鸟虫鱼,红尘烟火的图案出现。

        两个从来未见过的大字出现,透着古朴雄浑和威严。

        虽然不认识,但萧南却在瞬息之间就懂得了字中的含义。

        那是天之广,无边无垠,囊括诸天万灵的意思。

        是为“昊天”

        这是昊天镜的残片。

        我的青铜镜,不对,脑海中的昊天镜又完整了一些,难怪有着呼唤之意。

        刚刚那一剑刺出,如果不是识海之中的镜子在护着,很可能已经跟姜弘博一样,魂飞魄散了。

        险归险。

        终究还是没事。

        萧南只觉一股雄浑浩大的力量布满全身,灵魂无止境的壮大起来。

        他看到了整个星球,也看到了圆光背后的风景。

        一块巨大的玉壁立在身前,顶天立地。

        四周白雪茫茫,无数战士在舍生忘死的高呼酣战着。

        半空之中,有无边无际的辉光……有掠过长空,一闪万里的血矛,还有一头群山般大小的巨狼在嘶吼狂咬。

        而在这些人的面前,萧南看到了几个熟人,其中一个面色苍苍、身形佝偻的乡农模样老者,手里举着巨剑,斩出一线星光。

        “心剑无极!”

        那是老师黎山民。

        这是诸神之战。

        战场在蛮荒叹息之壁。

        萧南心念电转,立刻明白了那九个或穿金甲,或着道装,或穿僧袍的男女到底是谁,正是主世界隐藏最深的高人隐士。

        也是主世界的最后一张底牌。

        而那出手之时天崩地裂,洪水火焰的身影,却是蛮荒入侵众神。

        ‘那么,我是谁,我又在哪?”

        一念及此,萧南就感应到了自己的躯体,他惊异的发现,自己原来就是矗立在荒原之中的那面白壁。

        比最高的山峰还要高耸,比最阔的湖海还要浩大。

        白壁正面映照出主世界众生万象,反而却是流淌着异世蛮荒的城池山野。

        识海中的青铜镜又狂跳起来。

        发出一连串的铮鸣。

        合体。

        萧南福至心灵,下达了一个命令。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腾身半空,白壁化为光影虚化。

        思维突然就穿透两界,看到了三千大大小小的空间通道,这些通道联结了主世界与蛮荒,每一个通道口都有着无数兽人蛮兵,向内冲击。

        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有人奋起,有人血洒荒野。

        “原来如此。”

        萧南若有所悟。

        脑海里一幅幅影像出现。

        三十年前,一块光镜从天而降,坠入茫茫空间之中,无数碎片四散纷飞。

        其核心处,带着无穷光和热,落入两界夹壁之间。

        轰然巨震之中,就击穿界壁,震出无数裂缝来。

        有一天,一队兽蛮士卒,打猎之时碰巧陷入裂缝之中。

        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对面也有着一个庞大而精彩的世界……

        那处处烽烟,这面镜子才是罪魁祸首啊。

        萧南感慨万端,眼见着主世界九大高手已经落在下风,有两人在一瞬间已经支撑不住,被无穷辉光所照,渐渐就要融化。

        他收拢镜光,落在最高山峰之上,轻喝一声:“灭”

        四周风起云涌,雷光大作。

        无数灰光聚集,化为一柄巨剑,轰然斩落。

        剑光之下,无数空间叠层崩碎重组,时间好像停滞下来。

        所有人的动作慢得像是蜗牛。

        然后,那六具巨大神体,嘭的一声齐齐崩碎成粉。

        神魂嘶吼着,也化为点点光辉,无影无踪。

        “萧南……”

        黎山民不敢置信。

        其他八人也是陡然一惊,齐齐后退。

        刚刚出现的这个白衣年轻人,出剑威势无法形容,就如一个世界在发动攻击。、

        他们在梦中或许曾经想象过这种攻击,却万万想不到会在现实之中见到。

        “黎老头,你说那是谁,是东海大学的那个萧南吗?”

        一个声音犹疑问道。

        “一定是他,这模样我还见过。”另外一个女声惊叹。

        黎山民眼神复杂,他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师,等我处理了两界通道,再来见礼。”

        不知为何,萧南觉得无喜无悲,似乎没有多少情绪波动。

        只不过,他还记得通道的对面,正有着无数兽蛮冲击着,象蚂蚁一样无穷无尽。

        “封闭……”

        星移斗转。

        萧南身上闪出无俦华光。

        青铜镜喀嚓一声就爆开无数火光,而那三千通道同一时间缩小,升空,如同繁星一般没入他的体内。

        “两界通道已经封起来了,然后,这场战争就这么打完了?”

        九人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伟力裹挟着来到东海壶关。

        哪还有什么通道关口。、

        原本严防死守的通道战场,已然变成了一处荒山野地。

        一阵风吹来,除了袅袅消散的烟尘,就剩下密密麻麻呆若木鸡的战士和武者。

        全世界各地,这一幕同时发生着,有欢呼声先是细不可闻,紧接着泛成滔天之势。从每一个角落升起。

        不约而同的,九人同时拿出通讯器,一阵拔号之后,终于确定了战争结束的事实。

        而在这一刻,没人发现,萧南的身影越来越淡,最后化为虚虚渺渺的一团光影。

        他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意志,突然增强了无数倍。

        有一种极强排斥力,压在自己身上,似在欢送,似在厌弃。

        这种情绪十分复杂。

        草。

        过河拆桥吗?

        “我还会回来的。”

        萧南暴喝一声,心知不能抗衡整个世界的伟力,除非再次调动青铜镜的奇异力量,彻底打穿世界。

        可惜的是,刚刚杀神和封闭通道的行为,已然耗尽了光镜的最后一丝能量,此时已经无法抗衡。

        世界意志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悍然发动。

        临离开世界前,萧南放弃了抵抗,顺着伟力,一点点没入虚空之中,思感如潮般涌上四面八方。

        远处,萧北正在练剑,突然心中一痛,感觉最亲近的人离开了自己,她愣愣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萧南的笑脸映在虚空:“好好练剑,再见到之时,希望你变得强大起来。”

        谭秋怡,张小柔,小竹……

        认识的不认识的,这一刻全都看到了天空中的那张笑脸。

        秦霜刚从营养舱中出来,穿好衣服,突然发疯一般的冲出房间,到了京都大学广场之上……

        她呆呆的看着半空中那张巨大笑脸,呆呆无言。

        “我会想你的。”

        人脸消失不见。

        ……

        眼前五光迷离,萧南再次取得感知之时,就发现,自己处于一团辉光之中,身上散发出无穷光和热。

        ‘我好像变成了太阳。’

        萧南感觉无比震惊……

        一片大地,巨木撑天,有身着兽皮的万丈巨人奔跑来去,呼喝如雷,正手持石矛木杖大打出手。

        无数鳞甲羽翅,奇形怪状的怪物,冲天而起,酒下片片血光。

        地面山峰崩毁,河海倒流。

        半空中,几个道装老者,挥手之间,就洒出千里虹光。

        “这是哪里,我还能回去吗?”

        应该能……

        按照镜中信息存留,无数世界,也只是时间和空间的组合。只要能够畅游时空,原则上可以去往任何一个时间段和空间点。

        如今感应不到,只不过是实力境界不到而已。

        这个世界的元气含量充沛得惊人,萧南能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那团光镜,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心里安定了些,既来之,则安之。他决定看清楚形势,修练之后,再考虑寻找归家的路。

        (全书完。)

        ……………………

        要对一直等更的书友说声对不起。

        前段时间家里事情太多,有悲伤有无奈。等到空闲下来的时候,就发现,这本书剧情已经忘光了,接是能接下去,却已找不到当初写的那份感动。

        当然,无论如何,小鱼还是记起承诺,打死不太监,算是结了个尾。

        烂尾也是尾不是,至少下面是完整的……

        这本书写得不太好,让各位读者老爷看得不尽兴,肯定是作者的错,这个锅我得背。

        谢谢大家陪伴这么许久了。

        有缘……再见。

        ……

        时隔两年,小鱼又回来了,新书《演武令》发布,好久不见,欢迎老朋友们归来。

  http://www.lwxs00.com/26/26290/11094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