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何家人也纳闷了,何重大上衙门当差的事情,他们又没告诉其他人,怎么才一晚的功夫,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尽管何重大上衙门当差,何千湖夫妇总算扬眉吐气一回,但他们也没打算到处说啊?还千叮万嘱孩子们不要乱说。

        可今儿,他们夫妇两人一出门,就被不少村民围着追问,“你家重大是不是要上衙门当差了?”

        突然被这么盘问,弄得何千湖夫妇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了。

        毕竟,何重大还没正式上衙门当差,他们担心要是出个什么意外,上衙门当差的事情黄了,最后成为村里的笑谈就难堪了。

        不过,何千湖夫妇还是很谦卑的回道:“我们哪知道啊?昨儿村长到我们家,让我家重大上衙门,说衙门里给他安排了些差事做。”

        “村长都这么说了,那这事没跑了!”

        “千湖,你家重大以后出息了,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些乡亲们啊!”

        不少村民恭贺着,眼中说出的羡慕之色,能到衙门当差,就算只是给人做饭的小厮,也让无数人嫉妒。

        “自然自然!”

        何千湖夫妇周旋客套了好一会儿,这才狼狈的回到家,没办法,实在是乡亲们太热情了。

        回到家后,何千湖第一时间就将几个孩子叫来,询问了一番,是不是他们将何重大上衙门当差的事情说出的。

        要知道家里穷,几个孩子没少因为这事被其他孩子嘲笑,如今他们大哥要上衙门当差,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番,想必这几个孩子难免会向村里的孩子炫耀。

        何重二几人摇摇头,“爹,你昨儿叫我们不要乱说,我们哪敢乱说啊!”

        何千湖夫妇对视一眼,不是孩子说出去的,那还能有谁说?

        “千湖,你说这事会不会是大力他们说出去的?”

        何氏困惑了,对于自己的这几个孩子,她还是比较相信的,这几个孩子性子倔,有做过的事,从来不会不承认。

        “大力两口子不是那种多嘴的人!”何千湖摇摇头。

        何氏倒是认同丈夫的话,牛大力一家都是老实厚道的人,向来不会说长道短,她仔细琢磨了一下,又说道:“那...该不会是村长吧?”

        何重大上衙门当差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不是他们家,也不是牛大力家,那唯有王青阳了。

        何千湖琢磨了一下,觉得也不太可能是王青阳说出的,最后摇头,苦笑道:“好了好了,别想了,反正这事村里人迟早也会知道的,早让他们知道也好。”

        其实这件事还真和王青阳有关。

        昨日早上,王青阳出门打算跟何家说何重大上衙门当差的事情。

        路上正巧碰见几个熟悉的村民。

        有村民就问了,“村长,你走这么急,是打算去哪啊?”

        “重大那孩子要上衙门当差,我去和千湖说一声。”

        王青阳回了一句就离开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村民。

        随后嘛,这些村民告诉自家婆娘,婆娘又告诉相熟的妇人,妇人都喜欢小众聚集在一块唠嗑,什么小道消息都能闹得沸沸扬扬,更何况还是这种大事情。

        就这样,不到一天时间,关于何重大上衙门当差的消息传遍了杏花村大大小小的地方。

        不少和何家相熟的村民都上门道喜。

        人一多,自然有人好奇何重大是如何上衙门当差的,何千湖夫妇半点也没隐瞒,将牛大力向县太爷推举何重大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说何重大能上衙门当差是牛大力的功劳,不少村民都傻眼了。

        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县太爷曾经去过牛大力家,还想让牛大力上衙门当差,但后来被牛大力给拒绝了,他们震惊之余,没少背地里议论牛大力脑子傻。

        如今听见牛大力竟然将衙门当差的好事让给别人,他们再次震惊了。

        一时间,杏花村又炸开锅了。

        第一次,牛大力拒绝上衙门当差,能说牛大力傻,可第二次将衙门当差的好事推给别人,难道还能说是傻上加傻?!

        可又有人困惑为什么牛大力会将这好事推开何家,莫非牛大力和何家背地里有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换做别人,可能还有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只是换做牛大力,他们是百分百信任牛大力的人品的。

        所以,关于何千湖父子俩到牛大力家修建屋子,以及何家几个小子庇护二丫的事情渐渐被人们谈了起来。

        “听说牛老三的儿子叫人打大力两个闺女,要不是何家几个小子出手,只怕大力两个闺女就要挨打了。”

        “还不止呢,上次清富村有几个孩子要打二丫,也是何家几个小子护着。”

        “莫非何家大小子能上衙门当差是因为这个?”

        “我看不假!大力老实憨厚,又疼闺女,何家几个小子三番两次救了他闺女,他哪能不记得何家的好。”

        在杏花村里,没有谁不知道何家小子特别照顾二丫,如今在不少人看来这分明就是讨好牛大力啊!

        他们嫉妒何家的好运外,暗恨自家孩子为什么之前没讨好牛大力的闺女,不然,衙门当差的事情就落在他们头上了。

        牛大勇和牛大壮在外面喝完酒回来,听见村里的人的议论后,对视一眼,登时跑回老牛家,将关于牛大力推举何重大上衙门当差的消息告诉牛老根听,这可把牛老根气得不轻。

        “孽子!白眼狼!有这好事竟然让给不相干的外人!”牛老根气得胡子瞪眼,重重将手中的茶杯往地上摔去。

        “是啊,爹。牛大力太不知好歹了,怎么能将衙门当差的好事便宜给何家那小子啊。”何大勇气愤道:“要上衙门当差也是我啊!”

        “爹,要不你上牛大力家说道说道,将这衙门当差的好事让给大勇,怎么说大勇也是他大哥啊。”钱氏道。

        “大嫂,你有句话说得没错,这种上衙门当差的好事不能便宜外人,我家大壮是牛大力的亲弟弟,要上衙门当差也是我家大壮去做。”张氏将亲弟弟说得格外重,暗指牛大勇和老牛家没有血缘关系,就算要上衙门当差也没他的份。

        钱氏哪能听不出张氏的弦外之音,顿时和张氏争吵了起来。

        “够了!”牛老根额头青筋直冒,若是能说,他早去说了,“这件事,休要在我面前提!”

        说着,牛老根气冲冲的离开屋里,留下一屋子茫然无措的牛家人。

  http://www.lwxs00.com/45/45394/80136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