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反向捕获 > 第27章

第27章

        只觉得小臂挨着的地方好像跳动了一下,    紧接着肌肤被电到了一样,卫凌缩了下肩膀,    惊恐地抬头看向温酌。

        温酌也怔在了那里,    那双没有波澜的眼睛忽然颤动了起来,    卫凌能感觉到温酌全身都绷起,    他在紧张。

        卫凌想要挪开自己的视线,    但是温酌的眼睛里仿佛存在着另一个更加汹涌而疯狂的世界,    明明危险,卫凌却被这种足够摧毁自己的神秘感吸引了。

        紧接着之前那种世间万物变得无限微观的感觉,    毫无预兆地再度出现

        “卫凌你怎么了卫凌”

        温酌的声音空澈灵净,沿着听觉神经,流淌在卫凌的脑海之中,    骤然坍塌。

        卫凌抬起了下巴,    呼吸压抑在喉间。

        他出神地看着温酌的眼睛,那就像是无尽的深色琉璃海,轻微地起伏之间是层层叠叠的荧泽

        温酌一把将卫凌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拍了拍他的脸“卫凌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控制住你赶紧回神”

        只看见卫凌原本茫然的眼睛里泛起一缕淡淡的金色,他忽然扣住了温酌的手腕,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骤然翻身将温酌摁了下去。

        力气之大,    让温酌都没有反应过来。

        温酌的发梢扫过枕头,    露出光洁的额头。

        压制着他的卫凌,    已经进入了另一种状态。

        逆着光,卫凌周身流露出绝对的掌控,    他的眉梢向上挑了一下。

        那只是一个存在于瞬间的小动作,但看在温酌的眼底却缓慢而清晰到足够杀了他。

        因为温酌的心脏跳动到像是要离开身体,叫嚣着你是我的

        除了我,你不能像这样去捕获其他人

        卫凌低着头,看着温酌,手指掐得温酌的腕骨发出轻微的声音。

        “卫凌,别再看我的眼睛别看了是我不该先诱捕你平静下来,平静下来你还没有学会反向捕获,你这样会”

        但是卫凌却执着地盯着温酌的眼睛。

        温酌侧过脸闭上了眼睛,有什么落了下来,执着地紧随而至,本来是要撞在温酌的鼻子下面,却因为温酌的回避,而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那一瞬间柔软的触感让温酌的脊椎绷了起来,卫凌茫然却莽撞,温酌那一根弦瞬间就断了。

        温酌蓄势而起,骤然将卫凌的双手反拧到他的身后。

        温酌咬着牙抵挡卫凌对他的精神捕捉,当卫凌看着温酌的眼睛时,卫凌感觉到有一股力量顺着自己的目光逆袭而来,求生欲让他下意识挣扎,他的四肢被绷住般不受自己的控制,他承受不起那股力量,身体向后弯曲。

        温酌一只手托着他的后脑,另一只扣着他的脊椎,生怕他承受不起自己的压迫而折断。

        温酌侧过了脸,压低了声音道“停下来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了相信我”

        那一刻,卫凌猛地坐起身来,冰冷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大喷嚏。

        他四下张望,发觉自己竟然回到了大学寝室

        好冷怎么会那么冷

        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了起来这是他大三那年放寒假,寝室停了暖气

        那时候病休回来的温酌刚跟上了大三的进度,他病好了之后就和家里断绝了来往,寒假自然是不回家的。

        可卫凌要是不回家,他妈妈容兰女士非哭着到学校来找他,所以他买了临近年边的飞机票回去,价格可贵了,但他还是偷偷买了一张温酌的票。

        他就想着用这几天来说服温酌跟自己回家过年。

        “小酒温小酒你睡着了吗我好冷啊”

        卫凌记得,温酌回答他的应该是“冷就早点回去”。

        但是温酌却坐起身来,从铺上爬了下来。

        卫凌以为他是要去上厕所,但没想到他走到了卫凌的床前,手伸进被子里,抓住了卫凌的脚。

        温酌的手心比卫凌想象中的要温暖,完全不像是在没有暖气的寝室里待着的温度。

        “要我陪你睡吗”

        “啊你陪我好啊太冷了盖了两床被子都没用我把羽绒服都盖上了啊”

        温酌很利落地翻了上来,掀开了被子躺进去。

        卫凌还没来得及感叹“还是两个人睡比较暖和”,就被对方搂了过去。

        “小酒温小酒你怎么了”

        卫凌觉得奇怪,温酌肯来跟他挤一起睡,多半是因为他自己也冷的够呛了,但竟然还搂着卫凌这一切有点诡异。

        而且温酌身上好暖,甚至很热。

        这个体温,他应该根本不怕冷吧。

        “卫凌,到我这里寻求温暖,代价是很大的。”

        “啊什么”

        温酌的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卫凌乱糟糟的头发。

        “好柔软。”

        “废话我这个月没剪头,等夏天来了剪个板寸就好”

        “别剪了,就这样很好。”

        温酌一直把卫凌往怀里摁,卫凌只要向着墙那头靠,温酌就会立刻靠近。

        他侧着脸,好几次鼻尖都碰到了卫凌,每一下都像是要亲上来

        卫凌每一次都避开,但温酌的试探一次比一次明显

        这种试探正逐渐变得强硬,他扣住了卫凌的后脑,不再让他闪避。

        卫凌的后背被汗湿了。

        不对劲这不对劲

        不是这样的温酌应该叫他回家,他们吵了一架,自己就生气去了机场然后忘记带身份证只好硬着头皮叫温酌给送过去

        “我要去洗手间”

        卫凌猛地坐起身来,却被温酌拽住了。

        他的力气好大,卫凌动了动手腕,根本挣脱不了。

        “把羽绒服穿上。”

        “我穿我穿”

        卫凌穿上羽绒服,直奔洗手间,把门一关,他的心脏狂跳得厉害。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你还要多久出来”

        温酌的声音隔着门响起,惊得卫凌差点魂飞魄散。

        卫凌一把打开了窗子,钻了出去,还好这是三楼,直接沿着水管滑溜了下去,他一路狂奔,跑去了宿管办公室。

        “宿管老师宿管老师你睡了吗”

        卫凌不敢太大声拍门,但是他喊了半天都没人应。

        算了,爬墙出去到外面找个招待所将就一晚

        卫凌刚拿定主意,就听见身后传来冷冽到让他心悸的声音。

        “你不是要上厕所吗怎么跑出来了。”

        温酌就站在那里,身上连外套都没有,只是一套薄薄的睡衣。

        他的目光是冷到极致的热。

        “我我”

        卫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宿管老师不在”

        温酌向前一步,卫凌就后退,直到后背贴在宿管宿舍的时候墙壁上。

        “因为这世上,除了你,其他人都多余。”

        温酌的手撑在了卫凌的身边,这姿势充满了隔绝意味。

        “温酌温酌你怎么了你”

        “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我。”

        卫凌迅速向下一沉,要从对方的胳膊下面溜出去,但是没想到温酌瞬间压低了重心,稳稳地把他拦了下来。

        紧接着,温酌撞了上来,那是疯狂而充满力量的镇压,就像泄了洪一样,卫凌毫无反抗之力。

        他快要缺氧,他的脚尖悬浮着碰不到地面,他觉得自己会被对方杀死,直到清冷而克制的声音在他的耳边重复着说“停下来卫凌停下来。我不会伤害你,我不会安静下来,相信我,我带你离开那个世界。那是安奇拉的世界”

        卫凌慢慢放弃了挣扎,心绪也平和了起来。

        他感觉有人把他带走了,温暖柔和的力量包裹着他。

        “睡吧,睡着了就好了,明天起来你就不会记得了。”

        卫凌迷迷糊糊之中似乎看到了温酌坐在自己身边,轻轻摸着他的额头,哄着他睡着。

        然后有什么温柔地落在他的唇缝上。

        “晚安,卫凌。”

        温酌低着头,沉沉地呼出一口气来。

        他的脑海中响起另一个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声音。

        “你这个骗子。什么叫做安奇拉的世界那明明就是你的世界。”

        温酌紧皱着眉头,没有回应脑海里那个声音。

        “那天,你故意冷淡地把他气走,因为你知道当整栋楼只剩下你们两个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温酌给卫凌盖上被子,走出了房间。

        “你怎么不告诉他,那天他拉着行李箱走了之后,你睡在他的枕头上都做了什么你以为什么都洗干净了,就都不存在了吗”

        温酌来到露台上,疲惫地坐着,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偶尔能使用自己的能力,我会教他,怎么抵抗你的捕获。”温酌闭着眼睛,轻轻呼出烟圈。

        安奇拉的笑声却依旧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不,不是我的捕获,而是你的捕获,因为你想要得要命,我才能如此强大。”

        远处的天空终于泛起了一丝鱼白。

        手机疯狂的闹铃声让卫凌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艰难地坐起身来,我的亲爹亲娘这是怎么了

        胳膊好疼脖子也疼背上也疼

        这是落枕了吗

        卫凌砸了砸脑袋,他记得昨天晚上他和温酌并肩排排坐渣游戏呢,温酌呢

        侧过身去,原本温酌靠的那个枕头已经被拿走了。

        卫凌掀开被子,脚尖在地毯上寻着了半天,终于把拖鞋勾过来。

        “诶我昨天穿的不是这套睡衣”

        昨天到底怎么了

        卫凌只记得他和温酌关于“抱大腿”的幼稚谈话,怎么忽然忽然就早上了呢

        来到洗手间里,卫凌拎着牙刷刚低下头,歪了歪脖子“嘶”

        他的脖子上一片斑驳痕迹,他不由得吼了出来“温小酒温小酒”

        这时候,一身笔挺西装的温酌出现在了洗手间门口,淡淡地问“怎么了”

        卫凌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脖子“你看看我脖子上这些指印你干什么了难不成你他妈是不是想掐死我”

        温酌看了卫凌两秒“我就是忍住了,才没把你掐死。”

        卫凌砸了砸嘴,搞什么啊,嘴巴里面也到处都发麻,卫凌对着镜子张开嘴,味蕾都被麻痹了一样,真的连牙膏的薄荷味都感觉不到了。

        总觉得昨晚打完游戏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自己不是被雷劈了,就是温酌绝对揍了他一顿。

        他把睡衣往上一捞,自己都给吓了一跳,他弯下身来再仔细一研究,这啥玩意儿

        这是给人掐的吧这么重黑手

        卫凌随手拿毛巾糊了一把脸,来到餐厅里,桌上早餐已经摆好了。

        三明治里夹着番茄片、嫩煎蛋、芝士,还有一杯牛奶。

        温酌就驾着腿,坐在他的对面,面前是一样的早餐。

        卫凌一双招子就像探照灯一样到处搜索。

        他装模作样地往厨房走。

        “你上哪里早餐在桌上。”

        “又是三明治开学第一天,就不能给下个面吗”

        卫凌走到垃圾桶边,温酌忽然就起身了。

        “卫凌。”

        温酌伸手就要拽卫凌过来,但是卫凌已经打开了垃圾桶,里面竟然是昨天晚上自己的睡衣,已经撕破了。

        “怎么回事”

        “你又撕我衣服,又掐我脖子,你还踹我踢我了对吧”

        “我没掐你。”

        “那这是什么”卫凌抬着下巴,指着自己颈子左侧的一个痕迹加上右侧四个痕迹,你当我没看过犯罪现场调查吗

        这不是妥妥的五指印吗

        “那不是掐出来的。”

        “那是怎么来的”

        难不成打游戏不过瘾,你还打我了

        卫凌也就随口胡说八道,他知道温酌不可能打他,就想着给他盖一口黑锅,让开学被迫上课的事情凉下来。

        “好,卫凌,我问你,你觉得我掐过你,那我告诉你被我掐过的后果是这样的。”

        温酌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苹果,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咔嚓”一声,苹果渣四散而去,还有一抹飚到了卫凌的脸上。

        “被我踹和被我踢的结果是这样的。”

        温酌的脚尖轻松地就把那条几十斤的实木椅子勾了过来,接着往大门口一踹,实木椅子飞了出去

        注意,是飞了出去

        狠狠砸在了金属大门上,发出一声巨响,吓得卫凌差点没原地跌倒。

        实木椅子摔了个七零八落。

        “你还要跟我讨论,我是掐了你还是踢了你还是踹了你这个问题吗”

        温酌看着卫凌的眼睛问。

        “不我现在想跟你讨论的是那把椅子多少钱”

        如果温酌真掐了他、踢了他、踹了他,他现在应该在加护病房里,不是icu就是骨科吧

        而且确实,自己真没招惹温酌啊。

        他身上这些哪儿来的卫凌再往衣服里面瞅瞅,那些痕迹都不见了,就像是自愈了。

        怎么回事难道他早上起来看到的那些都是错觉还是有什么原因导致的暂时性过敏

        这回想说温酌揍他的证据都没了

        卫凌小心翼翼地绕过低气压的温教授,准备回去餐桌好好吃早餐。

        “小心。”

        温酌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卫凌下意识还想闪,但是立刻就被温酌单手抱了过来,卫凌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差点踩到的就是木头渣。

        温酌把他放了下来,卫凌低着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老老实实地吃东西。

        “昨天晚上,我确实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

        卫凌一听,愣住了。

        温酌还有承认自己不好的时候呢

        “因为我体内的安奇拉活跃度升高,再加上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面对你的时候有一些能力,我没有办法自控。”

        卫凌愣了愣,那一句“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一下子眼眶就热了。

        “如果你害怕我了,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不会把你交给其他人。”

        “温小酒。”

        卫凌放下了手里的三明治。

        “什么”

        “如果,我真的是你最重要的人那么以后无论有什么问题,或者什么结果,我想和你一起承担。”

        虽然不知道温酌失控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自己胳膊腿儿都还在,那就代表不是真正的失控。

        卫凌低下头来,大口咬下了三明治。

        良久,对面的温酌才说了一声“好。”

        “谢谢你陪我吃饭。连羽跟我说,其实你们hy

        id不怎么吃这些东西,因为营养不够。你们吃什么”

        温酌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来,里面是排放得整整齐齐的香烟,还有一只很小的药剂。

        “这个是hy

        id通用营养剂,一支可以维持一个月。”

        “那如果没有营养剂,吃饭又吃不饱呢”

        “你还记得联合检测化验中心的那些尸体吗”

        卫凌恍然大悟“你们就得想办法从别的地方摄取养分”

        “对。所以这样的情况最好不要发生。”

        “三明治你还是多吃一点吧就算杯水车薪,苍蝇腿也是肉,对吧”

        “卫凌,你还记得大三那年寒假,你没回家吗”

        “啊大三的事情好像有印象”卫凌摁了摁脑袋,好像自己的记忆正在复苏,他记得那件事。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回去”

        “啊,因为你不回家啊,所以我就在寝室陪你呗。”

        “你后来不还是走了吗。”温酌低下头来吃饭。

        “那你记得你来机场给我送身份证吗”卫凌笑着问。

        “记得。你不是丢三落四的人,但是那天却不记得带身份证。”

        “笨蛋,就是为了让你给我送到机场来啊。我买了你的机票,想你跟我一起回家,可是你来的时候脸冷得跟冰棍儿似的。我们不是冷战吗所以一见你,我就怂,没说出口。”

        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睡一觉忽然回想起来,卫凌觉得可以坦然地告诉温酌了。

        “那我们为什么冷战”温酌又问。

        “我好心留下来陪你,结果停暖气了,我叫了两句冷,你就说冷就回家。”卫凌故意模仿温酌的语气说。

        “我没有和你冷战。”

        “我知道,你永远处于冷冻状态,是我单方面冷战。”卫凌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就你这样儿的,活该一辈子单身

        “当时我应该怎么说”温酌抬起眼来,小模样还挺认真。

        “你应该关心我啊,比如把你的被子给我啊”

        “我也要盖。”温酌回答。

        “灌个热水袋”

        “没有。”

        “那你过来跟我睡总可以了吧我们就可以盖三床被子了兄弟”

        “哦。”

        蓦地,卫凌的脑子闪过某个画面,就在他心底隐隐浮现出恐惧的时候,温酌开口说“我不想和你冷战。”

        “哈”

        “所以你乖乖跟我去上课。”

        我拒绝我一万个拒绝我选择和你冷战

        今天第一天开学,温酌还是开了他那辆低调有内涵的车。

        这也是卫凌第一次见到新城的大学,而且据说是新城“光年”的第一学府联合科技大学。

        既然叫“联合”,就是多国联合办学。

        能进这里读书的学生,那就是各国的顶尖学子,而温酌是这里教授,可见温酌在学术界的地位。

        卫凌倒没什么可酸的,毕竟自己没想过要走学术道路。

        倒是这个科技大学的规模确实很大,一眼都望不到边。

        温酌的车才刚开进去,许多学生和教职人员就认出来了。

        “温教授好。”

        “温教授”

        之前卫凌为了看窗外风景,所以大开着车窗,来往的学生们看清楚温酌侧脸的时候都惊呆了。

        “我该不会是看错了吧温教授竟然把车窗摇下来了”

        “看到了教授车上好像有人”

        “简直是铁树开花你看清楚教授车上的人是谁吗是不是连羽或者何敛”

        “好像不是,我只注意温教授了,没注意他的副驾驶”

        车子开进了一段林荫道,卫凌闭上眼睛嗅了嗅草木的清香,其实重新回到学校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卫凌大部分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八、九对那一年,这才是符合他心态的生活。

        温酌先带着卫凌去教务处办理手续,卫凌终于确认了自己的身份,是“访问学者”,而不是温酌的学生。

        刚签完字,温酌就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要他校长室,有联合中心的紧急视频会议,在校长室可以同步联通。

  http://www.lwxs00.com/44/44939/74905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