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8

        陆嫣来到新教室的那天,看到施雅穿着施雪娴为她精心准备的裙子,端端正正地坐在前排。

        施雅没上北城三中的分数线,不多不少,正好差了三分。

        施雪娴见陆简似乎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她只好以陆太太的身份,腆着脸去求了北城三中的校长。

        却没有想到,那校长竟然和陆简前妻认识,不仅认识,还很熟。施雪娴在他那里平白遭了不少言辞讽刺,但她也只能一个劲儿地赔笑脸,毕竟有求于人。

        那天下午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她气得瑟瑟发抖,嘴唇都苍白了。

        不过好在校长总算看在陆简的面子上,同意了让施雅入学,施雪娴的气总算是没有白受。

        施雅和陆嫣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不过陆嫣并没有打算搭理她,径直走到了教室后排落座。

        过去陆嫣念高中的时候,也总是爱坐在教室后排的休闲娱乐区,跟女孩们看看美妆视频,或者和男生们打打游戏。

        前面有几个熟识的女孩们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低声议论着什么——

        “我听说陆氏的小女儿也在我们班啊!”

        “真的假的,陆臻的妹妹在我们班?!”

        “对啊,不知道是谁哦。”

        “要是和她成为朋友,是不是就可以常常见到陆臻了!”

        “哈哈哈,那有什么用,能见不能吃。”

        “咦~你太不纯洁了,要是能和他妹妹成为朋友,说不定就能认识他了呢。”

        ……

        陆臻在学校的确是风云人物,相当受欢迎,毕竟这种模样英俊、个性阳光外向的小伙儿,谁不喜欢,连学校的不少女老师都偏心他。

        女孩们左顾右盼,四处寻找,猜测可能是陆臻妹妹的同学。

        陆嫣把脑袋垂了垂,她与陆臻容貌酷似,但她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

        而施雅却把脖子伸得老长,仰得跟只天鹅似的,脸上那神情仿佛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和陆臻有关系。

        闺蜜秦芹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于是故意拔高了调子道“雅雅,听说你哥陆臻今晚要开音乐arty,好想去哦。”

        她的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能让周围的女生都听见,又不会显得那么故意。

        女孩们立刻朝施雅投来好奇的目光,施雅伸手挽了挽耳鬓的发丝,下颌抬得更高了,捏着嗓子细声说“你也知道,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我哥是不会邀请的,但如果你想去看的话,我也可以跟我哥说一下。”

        秦芹挽着施雅的手,微笑说道“谢谢雅雅。”

        施雅因为性格极度自卑又极度要面子,因此身边的朋友不多,秦芹是她的初中同学,因为知道她住在陆家,总是有意无意地抱她大腿,捧着她,奉承她,因此两个人倒是成了气味相投的“好闺蜜”。

        在秦芹的“宣传”下,班上一半的同学都知道了施雅是校草陆臻的妹妹,也有不少女孩坐到了施雅身边,主动与她搭话,夸她的裙子好看等等。

        “裙子是妈妈买的,是巴黎的品牌呢。”

        “我哥不是经常回家,我和他见面机会也不太多。”

        “他没有来送我啦,你们也知道我哥那人,表面上对人爱答不理,但其实心里也是很疼我的。”

        施雅非常享受这种被关注和被簇拥的感觉,因为施雪娴是早年间未婚生子,这在当时来说简直是惊天丑闻,施雅自小遭受了不少冷遇,极度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

        陆嫣只是觉得好笑,在家里,她的母亲施雪娴却想方设法离间陆臻和陆简的父子关系,这会儿她倒成了陆臻的好妹妹。

        当然,施雅能够在新学期先声夺人,成为班级里备受瞩目的女孩子,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陆臻的妹妹,更因为她是陆氏集团的小女儿。

        陆氏集团从民国开始便开办实业开工厂,发展至今,经历了不少改革和结构升级,从现在来看,在全国范围内名头都是响当当的,是真正的豪门世家。

        这些梦幻的光环足以让施雅的虚荣心无限膨胀。

        陆嫣不想听前排那些女孩和施雅叽叽喳喳地麻雀叫,给自己戴上了耳机。

        这时,身边一个女孩凑近了她,好奇地问“这是你的随身听?”

        陆嫣抬头望向她,她皮肤姣好,一双盈盈的杏眼,笑起来宛若月牙般甜美。

        陆嫣将随身听取出来,递给女孩,女孩兴奋地接过,说道“我也好想有一台随身听,不过这玩意儿价格太贵了,家里不给买。”

        “我哥送的。”

        现在的陆臻宠她完全没有下限,自行车、随身听、游戏机只要她想要,陆臻都会想办法给她弄到手。

        若是换了过去,想让那个严苛的老爸送她一台游戏机,除非太阳打北边出来。

        所以当妹妹和当女儿的待遇,还是很不一样的。

        “你在听谁的歌啊?”

        “张国荣的。”

        “啊!我也超喜欢他,我能跟你一起听吗?”

        陆嫣见那女孩性格挺开朗,于是将耳机递给了那女孩,那时候女生的友谊总是很简单,听完一首歌,两个人便很快熟悉了起来。

        女孩名叫齐玉嬛,不过以前班上的男生总是喜欢拿她的名字开玩笑,叫她杨贵妃,这让她非常苦恼。

        可惜名字是爸妈取的,她也没办法。

        陆嫣问她“你是初中部升上来的学生么?”

        “对啊。”

        “那你认识一个名叫简瑶的女孩吗?”

        齐玉嬛愣愣地摇头“不认识,怎么了?”

        “我想见见她,她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毕竟那是她素未蒙面的妈妈。

        陆嫣想要来北城三中念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简瑶。

        “她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齐玉嬛问。

        “照理说应该是。”

        “几年级?”

        “不知道啊。”

        齐玉嬛是个热心肠的女孩,她想了想,说道“高一好几个班都有我的初中同学,我可以让他们帮忙留意一下,看能不能找到。”

        “谢谢你!如果能找到,那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别客气呀。”

        就在她俩说话间,忽然窗边有女孩惊呼“陆臻来了!”

        班上近乎半数女孩都伸长了脖子望向窗外。

        作为酷炫boy,陆臻打扮风格也相当前卫,黑夹克配紧身裤,一双黑色皮质高帮鞋,鞋带松垮散乱。

        在陆嫣现代审美看来,他的紧身裤简直辣眼睛,但她周围的女孩却觉得他潮爆了,像看明星一样看着他,集体犯花痴。

        他无所顾忌,大步流星走进了高一(2)班教室。

        所有人都以为陆臻是来找施雅的,然而他却目不斜视地走过了施雅的位置,径直朝着陆嫣走了过去。

        陆嫣还戴着耳机听音乐,陆臻毫不客气地扯掉了她的耳机,脚踩凳子上,俯身望着她。

        “谁让你把随身听带学校了?”

        “怎么不能带了呀。”

        “让陆老头知道,非得揍老子。”

        陆嫣嘻嘻一笑,说道“我不会给他知道的,这是我俩的秘密。”

        作为兄长身份的陆臻,自然也不会对妹妹太过苛责了,坐在她前排的空位上,将两张纸票递到她桌上。

        “今天晚上有arty,来给你爸不是,来给你哥捧场。”

        他都快被她一口一个“老爸”给带偏了。

        陆嫣收了票,爽快答应“好啊!”

        陆臻也没废话,起身离开,顺带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让她把随身听收起来。

        陆嫣抱了抱头,冲他的背影撇撇嘴。

        周围女同学见两人这般亲昵自然地相处,自然意识到关系不简单,目光落到施雅身上,变了味儿——

        “怎么回事啊,她不是说陆臻是她哥哥吗,怎么都不搭理她,还把演出票给了别人。”

        “冒牌的吧,陆嫣和陆臻长得才像呢,而且都姓陆。”

        “听说陆家不是有个继母吗,这位该不会就是继母带过来的女儿吧。”

        “拜托,继妹和亲妹妹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吧,她还真有脸说呢。”

        “差点就让她骗了。”

        ……

        施雅脸色胀红了,手紧紧地攥住了裙角,下唇咬出了粉白色。

        所谓自作自受便是如此,别人能给她多少赞美,就能给她多少难堪。

        陆嫣感觉,即便不需要她出手,施雅自己就能把自己给作死。

        真正难对付的是她那位还算有些头脑的母亲,她的伶俐手腕让陆家父子反目成仇。

        乃至风云一生的陆简晚年病榻之时,那一双儿女,成了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而陆臻也最终不复少年时的意气风发,丧父、丧妻,丧女他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陆嫣重生回来,绝对不会让她在意的人收到半点伤害。

        齐玉嬛一双水灵灵的杏眼期待地望着陆嫣,准确来说,是期待地望着她手里那两张票券。

        陆嫣大方地将票券递给了齐玉嬛“晚上一起去吧。”

        “好哇!”齐玉嬛高兴地眉飞色舞地说“今晚有的好戏看了。”

        陆嫣不解“什么好戏?”

        “你不知道吗?你哥的音乐arty,是在和沈括唱对台戏啊!”

        “他和沈括唱什么对台戏?”

        “听说沈括跟几个朋友搞了个歌舞厅,今晚开张,就在娱乐街,陆臻知道以后,就租下了对面的地下室,也搞了个歌舞厅,而且是免费的,大家都可以进去玩,摆明了要跟沈括唱对台戏呀!有免费的,谁还去付费的歌舞厅了,你们家真是有钱!”

        陆嫣皱了皱眉“真的假的?”

        陆臻做这些事,可是半点口风都没有跟她透露。

        “今晚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

        放学后,沈括背着斜挎包,踏着疏懒的步子走出校园。

        一阵风吹过,陆臻的音乐arty宣传单飘到了他的脚下,正好被他左脚踩住。

        沈括捡起了宣传单看了看,眼角泛起一丝冷意。

        他和朋友一起开的那家歌舞厅,花掉了他这些年打工挣来的全部积蓄,而那位陆少爷的免费歌舞厅,摆明了是要和他作对,挤垮他的生意。

        半晌,沈括将宣传单扔进了苍蝇弥漫的废旧垃圾桶,然后朝着娱乐街所在的方向走去。

  http://www.lwxs00.com/44/44322/61056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