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晋霸春秋 > 第39章 牌坊难立

第39章 牌坊难立

        申生一觉醒来已经接近午时了。

        “公子,你醒了!”申生刚刚从榻上坐起,艾便轻来轻去的走到榻前想要服侍申生起床穿衣。

        艾是虢公送给申生的“礼物”之一,也就是那个挺合申生眼缘的女婢。

        虢公送给申生的十余个妹子,申生只留了俩,其余的分赐了罕夷等人,魏犨这小子运气最好,刚拜完码头,紧接着就有妹子暖床。

        申生离开虢国,自然不会把人留下,其他的女婢申生不知,但是他身边的这两个女婢,是改换成士卒的模样,被他安排在身边,随军前来的。

        到了秦国安顿下来之后,这两个女婢自然不用再乔装改扮,换回了原来的装束,毕竟申生的饮食起居还是需要有人伺候的。

        天生贵公子即便是落魄,所过的日子依旧是大多数庶民不可企及的,在春秋时期,投胎真是一门技术活,贵公子的快乐是庶民想象不到的……

        艾伺候申生穿衣着冠配玉,又小心细致的帮他帮把衣服上的褶皱抚平,在这个过程中,申生张开双臂,像一只提线木偶,任由艾施为。

        和申生相处的这这段时间,艾也摸清了自家公子的脾性,本质上来说,申生是个非常温和的人,所以尊卑上下虽然存在,但是却也不用每天战战兢兢,担心被鞭笞责骂。

        就在艾拿着匜(yi,类似茶壶,四足长嘴)倒水,另一名女婢薇端着鱼洗接水,侍候申生洗漱的时候,先友大步走了进来。

        “太子,秦国大夫公子絷求见!”

        申生面色不变,似乎早有预料,微微甩了甩手,将手上的水珠甩掉,艾放下匜,拿着干巾给申生擦手,“可是有什么事吗?”

        先友一本正经的说道“是给太子送礼来了。”

        没过多久,申生就在正堂见到了先友口中秦国大夫公子絷送来的礼物。

        厚礼,绝对是厚礼。

        财物等阿堵物太俗,就不提了,重点是正堂里又多了五名羞答答的妙龄少女,这还不是全部,只是身份相对高贵的,其余身份较低的都没资格入正堂。

        公子絷微笑作揖,“太子前来寡君不胜欣喜,特遣臣前来慰劳公子。”

        “申生流亡之人,能得秦伯如此厚爱,感激不尽……”申生回礼,眼睛里硬是挤出了几点眼泪,然后他又用手揉了揉,眼眶发红,这叫一个感动啊……

        “太子毋需如此,毋需如此。”公子絷笑眯眯安慰道,“寡君度太子远道而来,身边应无人侍候,特遣臣为太子安排一二秦女以为太子箕帚之妾,秦晋为婚姻兄弟,太子此来,秦国上下断无怠慢之理。”

        说的是义正词严,不过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此乃寡君之女。”公子絷指着最前面的那名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介绍道。

        “见过太子。”少女向申生盈盈一拜。

        “此二女乃寡君长兄先宣公之女。”

        “见过太子。”

        “此二女乃寡君仲兄先君成公之女。”

        “见过太子。”

        申生一一还礼,稍微打量了一下这五名少女,其他的不说,至少在长相上没得挑。

        不得不说此时的贵族大部分都长的不赖,毕竟拥有最好的资源,有挑选女性的权力,人就是长的再丑,经过数代的基因改造,生出来的后代再丑能丑到哪去?更别谈这是秦国专门挑选出来招待申生的。

        不过后面一字排开的四人看起来要比最前面的那个穆公之女年龄大一些,也没大多少,在十八九岁上下的样子。

        申生对老牛吃嫩草的行为其实是深恶痛绝的……

        “还望太子万勿推辞才是。”公子絷腆着老脸情真意切的表示道。

        都这样了,申生还能怎么说,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他能当面打公子絷的老脸吗?肯定不能。况且这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不是,拒绝了那也是打秦穆公的脸。

        “申生惶恐……”

        “太子太过谦虚了,恕臣僭越,此事就这么定了。”公子絷笑呵呵的替申生作了决定,未给申生丝毫回绝的余地。

        “既然如此,还请子显大夫代我谢秦伯美意。”

        ……

        公子絷给申生送过妹子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回秦穆公书房。

        秦穆公还在处理国政,见公子絷回来,放下手中的木牍,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如何?”

        “君上放心,已经安排好了,但有风吹草动,一定逃不过君上的耳目。”

        “申生可有异议?”秦穆公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公子絷闻言,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君上多虑了,申生得知君上如此厚爱,感激到情难自已,当着臣的面便垂泪低泣,以臣想来应是一路艰辛,受了不少苦,如今骤得君上之爱,心内已然是欢欣不已,虽有推辞之举却也不甚坚定,臣僭越为其决定,申生便再未推辞!”

        秦穆公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眉头拧成一坨疙瘩,心情极为复杂。

        “申生为夫人同产弟,又因穷困来投我,如此作为寡人心中难安,而且此事若是被人得知,是示寡人之大不义于天下也,唉……也不知此事寡人究竟是作对了还是作错了。”

        “君上此言差矣,臣闻为国者不以私害公,君上所行所为俱是出自一片公心,岂可惧于些许流言,即使天下人不理解君上,我秦人也会理解君上的一片苦心的,况且,此事臣作的极为隐秘,想来也不会有人得知。”公子絷开解道。

        他很自信,整件事他经过了反反复复的慎重考虑,即便是当事人都不能完全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

        “话虽如此,还是小心为上,申生此人绝不可小视!”秦穆公紧皱着的眉头稍稍舒缓一些,不乏忧虑的嘱咐道。

        这是在纠结吗?这明显是担心万一事泄,他的名声不好听,典型的既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

        “臣会小心应对的,还请君上放心!”

        ……

        s先去吃饭,下一章今晚能写好就发,不能写好就明天发,这一章其实删删改改了好多次。

  http://www.lwxs00.com/42/42801/6047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