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晋霸春秋 > 第22章 大雪将至

第22章 大雪将至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申生猛然从塌上坐了起来。

        之后,看着榻前垂下的白细葛布帐帘,感受着被褥里传来的温度,他这才发现,他已经不是在逃亡的路上了,于是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长舒了一口气,又再度躺了回去。

        闭上眼睛,回忆起这十余日的经历,仿佛置身于梦里的一般。

        迷迷糊糊,他又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再度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

        刚坐起身来,突然间,一声清脆如天籁般的声音传来。

        “公子……你醒了!”

        申生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这是?

        用手指轻轻挑开帐帘,申生看到了两个体态优雅,身材纤细的美人。

        一个正在给室内的火炉加木炭,另一个端了一个鱼洗(大致相当于洗脸盆,因底部通常有双鱼纹饰,故名)过来,看样子似乎是想要侍候他洗漱。

        这俩美人,正是昨天晚上虢公送给他的见面礼。

        其中,端鱼洗的那个美人,他印象较深,嗯,就是他钟爱的那一款……

        昨晚还自荐枕席来着,只不过被他给拒绝了。

        “公子,妾服侍你起身。”

        申生舔了舔嘴唇,这大清早的,要人命哟!

        “不用了,不用了!”

        心里虽然很渴望,但他还是一本正经的拒绝了。

        这个时候一定要克制,克制,再克制!

        荒x无道的生活不是他的人生追求,两世为人,又逢乱世,身为丈夫,当提三尺剑,立盖世功勋,著于玉帛,传于后世,人美之,史称之,天下慕之……

        这才是他的人生追求,女色只不过是调味剂而已!

        穿好裘衣,蹬上裘袜,然后又穿了一件裼衣,裼衣又称中衣,先秦时确立的服制,着衣有裼裘之别。冬时服裘,裘外有裼衣,裼衣之外又有正服。

        一切收拾完毕,申生在美人的服侍下洗漱。

        ……

        茅津村距离茅津渡约两三公里,有一条宽阔的土路直通茅津渡,道路两旁,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棵高大的树木,或榆,或桑,或漆,树上还缠绕着枯死的藤蔓,树下野灌丛生,野灌下面则是紧密的联结在一块的枯死杂草,就像一层草皮一样铺在地面上。

        此时,一辆马车正在这条通往茅津渡的土路上疾速狂奔。

        车上站着两人,年岁都不是太大,二十多岁,驾车的那个宽袖大袍,悬玉佩剑,束发高冠,脸上带着几分刚毅。

        另一个身着浅色褐衣,衣服已经被洗的发白,衣服上大大小小打了不下几十处补丁,扶着车拭,上身不受控制的前后摇摆,双腿紧绷,想要将双脚固定,目光里三分呆滞七分新奇,小心而又惊慌的观察着四周,似乎是第一次乘车。

        两人的身份不言自明,驾车的那个是贵族无疑,扶着车拭的小民。

        贵族给小民驾车,这个组合却也是够稀奇的。

        魏犨稍稍抬头看了一眼有些昏黄的天色,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风,风不大,虽谈不上暖和,却也算不得冰冷和刺骨。

        在冬天,这种微醺的风儿一旦吹起,往往是下雪的前兆。

        自梁五从魏邑离开之后,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装,便独自一人踏上投奔申生的路上。

        昨晚他借宿在茅津村中,顺便找了一个向导。

        “后生,距离茅津还有多远?”魏犨声若洪钟,刚气十足。

        “不远了,不远了!”

        ……

        狐氏兄弟这段时间风餐露宿,为了能追随申生,就差没将一把老命拼掉,自离开绛城之后,他们先到曲沃,然后沿路打听申生一行人的去向。

        翻越中条山后,他们一时难以确定申生的行军路线,无奈之下,经过商量,决定先到魏邑,一来找毕万打听打听情况,二来顺便歇歇脚。

        毕万书房,毕万跪坐在一方漆案前,案上一卷竹简摊开,毕万右手执笔偶尔勾勾画画,左手轻扶大腿,看到兴奋处还会用左手轻捋胡须,面含微笑。

        房中的炉火烧的很旺,时不时的会有女婢进来添炭。

        书中无岁月,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一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对着毕万一拜,然后轻声说道:“主上,狐氏兄弟前来拜访!”

        “哦,那个狐氏?”毕万目不斜视,仿佛依旧沉浸在书中的世界里。

        “绛……”

        小臣的话还没说完,毕万突然反应过来了。

        “快,快请……”

        迅速放下毛笔,蹬上足履,毕万快步走出书房。

        狐氏,可是贵客啊,容不得有丝毫怠慢。

        刚入正堂,只见狐氏兄弟已经安坐在坐席上。

        见他前来,狐氏兄弟同时起身向他行礼。

        “魏大夫,我兄弟二人今日冒昧叨扰,还望魏大夫莫要见怪!”狐毛如是说。

        “狐大夫客气了,今日二位大夫能驾临我魏氏,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毕万一一回礼,高兴的嘴都咧开了。

        “二位大夫,快快入坐,在我这里千万不需客气!”毕万走到上首,热情的招呼道。

        “狐老大夫身体可还好?万可记得当初君上率我等灭耿、霍、魏三国时,老大夫虽然年已七十余,然勇猛不减,驾车带领晋人冲锋陷阵,浴血厮杀,万至今感觉犹在昨天!”

        这就是标准的吹牛批了。

        七十多岁的人,就是吃龙筋虎骨长大的,也不见得能多勇猛。

        事实上,狐突当时是御戎,御戎基本上是不会参于厮杀的。

        正常情况下,战车上的车左和御戎相当于指挥官,车右才是厮杀的主力。

        像毕万在伐灭三国时,担任的就是晋献公的车右,因作战有功,被封于魏。

        不过,在儿子面前夸父亲,哪个身为人子的会不高兴?

        于是,狐偃同样也开始吹牛批,“魏大夫才是真的勇猛,因功封于魏,晋国能有此成就者,舍魏大夫几无人矣!”

        见面不先来个吹吹捧捧怎么可能会进入正题。

        再者,狐偃这个人本来就挺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

        野人请重耳吃土,狐偃说这是上天要赐给你土地啊……吃土的人那么多,就他重耳比别人能是吧?

        ……

        (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http://www.lwxs00.com/42/42801/60059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