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晋霸春秋 > 第7章 梁余子养使虢

第7章 梁余子养使虢

        虢国。

        如果按照后人的研究来区分,更加准确一点,应该称为南虢国。

        宗周厉、宣之时,西虢东迁到此地,仍以虢为国号,史称南虢。

        西虢的始封者为虢叔,据说乃是王季第三子,文王弟,文武之间为二王卿士,后辅佐武王灭商有功,被封于西虢(雍地,今陕西宝鸡附近)。

        西虢地在王畿以内,是典型的畿内封国。

        雍地在宗周国都镐京西北,武王将虢叔封在雍地的最初用意大概是想要让虢叔的后代成为宗周的西部屏障,用来防备西部地区的戎人部族罢!

        不过,大概武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还没等到犬戎灭亡宗周,虢叔的后代竟然提前跑了。

        这个逃跑的速度,郑桓公看着也只有傻眼的份……

        在坑周王室这件事上,虢国绝对是郑国的前辈。

        毫不夸张的说,宗周就是被这群同姓给挖坑埋上的。

        都是特么的坑货!

        靠谱程度还不及异姓嬴秦的万分之一。

        嬴秦最初被封在西垂,也就是宗周王畿的西部边疆,在雍地西南,任务和西虢国是一样,保护宗周王畿不受戎人的侵犯。

        和西虢不同的是,人家嬴秦为宗周的宗庙社稷战斗到最后一刻!

        虽说后来西虢、郑国、嬴秦都从畿内封国一跃而成畿外封国。

        但可以这样说,只有嬴秦这个畿外封国的诸侯地位是靠尽忠职守换来的。

        而且,还是一张空头支票!

        西虢和郑国都占了同姓的巧。

        郑国好歹还在平王东迁和携王之乱的时候出过大力气。

        虢国呢?也就在桓王插手别国事务的时候出过一些力气!

        别看虢国为周王室出力不多,但架不住人家命好啊!

        平王在位的时候,平王就有意让南虢的第一位国君虢公忌父取代郑庄公成为王左卿士,虽然最后这事没成,为此还闹出了一出周郑交质的大戏,但由此可见周王室对虢国的偏爱!

        桓王在位的时候,桓王终于挤掉郑庄公,把虢公忌父的儿子虢公林父给扶上了台!

        当然了,命再好,也有点子背的时候!

        毫无疑问,虢国现在正处在点子背的时候!

        例如,虢国的军事重镇,也是国都上阳的屏障,下阳邑就被晋国给攻占了。

        虽说,在而今虢国国君虢公丑的带领下,虢国取得了数次对晋作战的胜利。

        但是,这只是落日的余晖而已!

        若是用评价桀的那套标准,即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来评价虢公丑,现在的虢国也能当得起“桀虢”二字。

        历史上,宋国末期被称为“桀宋”,宋王偃“东伐齐,取五城。南败楚,拓地三百余里,西败魏军,取二城,灭滕(山东滕州),有其地”,号称“五千乘之劲宋”。

        然后,宋国就被灭了!

        虢国现在的处境和桀宋很像,历史也证明了这二国灭亡的原因大致相同。

        军事上的胜利,掩盖不了对内统治的暴虐。

        时人对虢公丑的评价是“虢多凉德,其何土之能得?”

        虢国的大臣舟之侨对虢公丑的评价是“无德而禄!”

        晋国大夫卜偃说“亡下阳不惧,而又有功,是天夺之鉴,而益其疾也!”

        总之,虢国是快完蛋了,现在已经是晋献公二十二年了,历史上虢国就是在这一年灭亡的!

        梁余子养和先友入虢,并没有着急着去面见虢公丑,而是携带了一批财宝先去拜访了虢国的史官史嚣。

        作为晋国大臣,太子申生的重要谋士,梁余子养自然对虢公丑喜好是略微知道一些的。

        比如,这位虢国国君喜好占卜,对鬼神尤为推崇。

        为了能满足自己拓土广地的欲望,经常“拜丹朱神请土!”

        丹朱是帝尧的嫡子,虽然没能继位,但是在此时却被民间奉为土地神。

        梁余子养和先友来拜访史嚣,目的是什么?不言自明!

        “客从何而来?”史嚣宅院的某间房中,史嚣跪坐在坐席上,看着眼前的两个不速之客,问道。

        这俩人号称是他的故人,府中的小臣见二人衣着谈吐皆是不凡,竟然信以为真,将二人请到家中。

        他从宫中归来,乍听之下,还犹自有些诧异,见到这二人之后,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故人!

        不过,观这二人的表现,却也不是寻常之人,正所谓来者皆是客,他也并没有因此将这二人给请出去。

        “从北方而来!”梁余子养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应史嚣的问题。

        史嚣心中一惊,捋胡须的手顿了顿,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虢国的北方,有虞国、晋国、芮国、梁国,但他觉得眼前二人是晋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将往何处去?”史嚣再问。

        “往西方去!”

        “既往西方去,客为何停留?”

        “想请上国贤君借道放行!”梁余子养答。

        “既是借道,客求于吾君便是,到我这里,怕是来错了地方罢!”史嚣隐晦的拒绝道。

        “大夫之言,我之愿也,然无由达,不敢见!”

        梁余子养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何尝不想面见虢公?只不过没有中间人引见,贸然去见,怕有些唐突!

        说这话其实就是为了能让史嚣稍稍放松警惕。

        毕竟刚才史嚣已经在隐晦的拒绝他们了,他肯定不能在此时说出让其帮忙在给虢公卜卦的时候动些手脚,除非梁余子养不怕被史嚣赶出去!

        而请求史嚣帮忙做个中间人,这事其实是无足轻重的,只要是能见到虢公的人都能充当这个中间人。

        这样一来,史嚣心中的抗拒和疑虑心理就会降到最低,还能树立起梁余子养正人君子的形象,无形中就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求人帮忙这种事情,千万不能急,要慢慢来,一步一步的帮人打消顾虑,这才是正确作法。

        还有就是一定要有耐心,不能别人一拒绝了,你转身就走了。

        这样不是在求人,而是在命令人!

        梁余子养自然是明白这些道理的,所以,他即便内心再急,也不会表露出来。

        温水煮青蛙要一点一点的加温!

        ……

  http://www.lwxs00.com/42/42801/5961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