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在虫族做直播 > 第48章四十八只小虫虫

第48章四十八只小虫虫

        蜕变后的样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蓝泽站在镜子前,  惊讶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完全变成蜕变时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个样子。

        但是脸部的轮廓和五官已经逐渐向镜子中看到的模样靠拢,  现在的脸庞已经不完全是以前那个肉感很重的包子脸,  虽然饱满的脸颊还是有一丝稚气,  但是比起以前成熟了很多。

        圆溜溜的眼睛形状再一次拉长了一些,但整体看上去还是圆溜溜的,  再配上成精的睫毛总感觉无论如何也成熟不起来的样子,原本大大的琥珀色的眼珠变成了蓝金色,  给幼稚的容貌带上了一种华丽耀眼的感觉。

        蓝泽痛苦的揪着头发,  不忍直视自己现在的这副尊容,很难说清到底是娃娃脸让他难以接受,  还是华丽耀眼的容貌更令他难以接受。

        除了容貌的变化令他不太能接受以外,蓝泽发现自己的精神在蜕变后出现了一些问题。

        最开始他感到异常是因为一个黑色的花瓶,那个四四方方的花瓶摆在桌子上,里面的营养液只剩下浅浅一层,  插进去蝴蝶兰已经开始枯萎。

        他看着枯萎的蝴蝶兰怒气飙升,  一挥手将那个花瓶狠狠的扫落在地。

        花瓶碎裂的声音引来一大批侍者,蓝泽越看他们越觉得心烦意乱,  于是一扬手,  狠狠拿起一个装着水的杯子摔在一只雌虫侍者的脸上。

        强壮的雌虫吓了一跳,  手足无措的立在那里看着他。

        蓝泽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他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但是从来不会无理取闹,  更不会随便朝着别人脸上乱扔东西,  这可是十分没有教养的行为。

        他立即对那名惊慌的侍者道歉,高大强壮的侍者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不,小王子不必如此,您只是一只幼崽,对任何一只雌虫发脾气都不需要感到道歉。”

        这只雌虫的宽容让蓝泽更加歉疚了,他尴尬的将一只粉色的卡通小方巾递给雌虫让他擦擦脸上的水。

        这只雌虫小心翼翼的接过还没他手掌大的小方巾,生怕把它捏坏了一般。

        蓝泽遣退了一众侍者,自己关上们静静的坐在床上,这种失礼的行为让他终于冷静了一会,他独自子坐在卧室中的大床上,目光停留在屋子中间白色雕花的天花板上。

        他的屋子建在燃初的卧室里,总面积有两百平方米左右,房间的风格是典型的雄虫风格,装横选择的都是马卡龙色系。

        虽然一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个房间,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厌恶过,很不得一把火把这个房间烧成飞灰,再在灰烬上狠狠踩上几脚。

        不对劲。

        这非常不对劲。

        这种喘不上来气就想发火的感觉不太正常。

        蓝泽长长睫毛一阵抖动,一张脸冷若冰霜,心中压抑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拼命想要压制的火气终于忍不住想要爆发。

        蓝泽拿过雪域中拎着的那个行李箱,面如寒霜的从里面拿出一把电锯,愤怒的眼睛看向了面前的雕花木桌。

        刺啦—刺啦—刺啦

        四根雕花的桌腿被电锯锯断,齐整的桌面被电锯切割的四分五裂,锯末满屋飞舞,碎屑轻轻飘落在蓝泽长而浓密的卷翘睫毛上。

        呼

        终于好受了一些。

        果然不能压抑自己的本性,做虫就要遵从内心。

        蓝泽的嘴角扯出一抹森寒的笑容,他从满地狼藉中抬起头,墙壁上的镜子将他现在癫狂的样子呈现出来,看的蓝泽怒从心生,狠狠把电锯砸向镜子。

        哗啦。

        镜子彻底碎掉。

        蓝泽的怒火和暴躁却还是无法平息,心中莫名的怒火几乎把他烧焦,他弯下腰粗喘,捂着脑袋痛苦的怒吼一声。

        卧室门外,十只排成一排的雌虫们战战兢兢的听着屋子里的动静,他们的精悍的身躯在听见幼崽的怒吼声后齐齐一抖,彼此惊慌的对视着,谁也不敢走上前去。

        这些雌虫都是强悍的异虫,等级只比王虫略低一些,而方才被蓝泽劈头盖脸砸了一顿的雌虫更是前不久才进阶的王虫。

        这只虫叫做赫文,他平素是一只不苟言笑的凶狠虫族,但是面对屋子中歇斯底里的幼崽没有任何办法。

        总不能对嫩的能掐出水的幼崽使用暴力手段吧,看见他如蝶翼一样忽扇忽扇的睫毛就恨不得拿出自己的全部哄他开心,怎么能忍心伸手打他。

        赫文身边的虫族悄声说道“他还年幼,这么闹下去万一伤到自己怎么办,你就咬咬牙狠下心,直接把他打晕了吧!”

        赫文震惊的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你开什么玩笑,幼崽像面团一样软,我怎么对他下手,你疯了吗?”

        “这也没有办法,如果再这样”

        话未说完,只听嗡的一声,眼前的雕花木门四分五裂,一把粉色的电锯透门而出,闪着森森寒芒,齿轮高速运转狠狠一划。

        整个雕花的木门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拿着电锯的幼崽一脸冷酷的站在门外冷眼看着他们,整洁的深蓝色小军装上都是颜色各异的碎屑,他的身后是滚滚烟尘,透过烟尘可以看到满地狼藉。

        十只雌虫纷纷后退。

        蓝泽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巨大的翅膀在背后出现,他飞出屋子站在镶嵌着黑曜石的地面上,森然的眼神看向燃初的收藏室方向,那个收藏室都是千金难求的烈酒,每一桶都可以卖上惊虫的价格。

        十只强大的异虫焦头烂额。

        管还是不管?

        不管的话王的珍藏就要全部遭殃。

        管的话又要怎么管?

        对付雌虫一巴掌呼上去打个你死我活就完事了。

        面对小面团一样又白又软的小雄虫幼崽该怎么办?

        军事手册上也没有指导过啊!

        十只雌虫胆战心惊的时候,蓝泽已经飞到了燃初的酒窖。

        镶满宝石的酒窖有无数个珍稀金属做成的铁架,每一个铁架上都摆放着用透明水晶盛装的各色美酒。

        远远望去,这些颜色各异的美酒如一块块镶嵌在黑暗墙壁上的巨大宝石,这美轮美奂的景象极大的激发了蓝泽的破坏欲。

        他拿着电锯,冷笑着打碎了一桶碧绿色的美酒。

        醇香的酒液缓缓流过他的脚下,蓝泽扬起唇角,漫不经心的打碎了一桶深红色的美酒。

        交织的酒香让他满意的闭上了双眼,他的怒火在不断发泄中终于平息,但是他并没停手,而是慢悠悠的打破了右侧茶色的美酒。

        他现在只想毁灭。

        想要毁灭一切在他眼前出现的东西。

        一声又一声的碎裂声不断在酒窖中响起,难得的美酒如污水一般在地面横流,看的十只雌虫们心痛不已。

        这些可都是会让异虫喝到醉的美酒,强大的异虫们很难享受醉酒的感觉,他们嗅着混合在一起的酒香,嘴里渐渐分泌出大量的唾液。

        蓝泽拿着电锯毁掉了整个酒窖的佳酿,无数美酒汇聚成小溪漫过他的脚背。

        铁架上全都是残破的水晶桶,有的水晶桶破了一个小洞,里面的美酒涓涓流出,在酒水汇成的水面上溅起一朵一朵的水花。

        这残破的景象让蓝泽十分高兴,他拍着手掌哈哈大笑,在满地的酒水中疯狂的舞蹈起来。

        颜色各异的酒水变成了迪厅里变幻的光线,破碎的水晶变成了装满啤酒的酒杯,耳边的喧嚣变成了迪厅里震耳的音乐

        他沉醉的摇晃着头颅,在自己的幻想中狂欢

        燃初在夜色中走回自己的宫殿,他孤身一虫,身上带着鲜美的血香。

        最强大的虫族永远喜欢独来独往,他们行动如风,身形如烟,没有虫族能追赶上他的脚步。

        脚步在踏入宫殿后忽然挺住,王虫动了动他灵敏的鼻子,嗅到了一阵浓郁的酒香。

        不是一种,是很多种酒香混合在一起,这种味道他异常熟悉,在无数次崩溃的边缘,他便用这些烈酒麻醉自己,得以封闭自己的感知和思想。

        血红的眼眸显现危险的红光,他随着酒香走向自己的酒窖,眼眸里潜藏着冷冷的杀机。

        胆敢觊觎他的珍藏,就等着王虫的践踏吧!

        他走到酒窖,十只强大的手下跟小鸡仔似的畏畏缩缩站在一旁,纷纷为他们的王虫让开一条道路。

        燃初走进酒窖,一个破碎的酒桶劈头盖脸的朝他飞来,随之而至的是一声破了音的怒吼“去死吧!都去死吧!”

        破音的小奶音让燃初的脚步一顿,水晶桶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胸前,里面残存的酒液打湿了他的衣服。

        湿漉漉的幼崽正在酒窖中疯狂的跳舞,他的头发被酒液打湿紧紧贴在嫣红的脸庞上,圆溜溜的眼睛迷离的半睁着,长长的睫毛也被酒液打湿了。

        他跳的舞蹈十分奇怪,尤其是胯部总在猛烈的挺动,头也在疯狂的甩动着,让燃初很担心他这番剧烈的动作会不会把他的小脑袋从他的小细脖上甩下来。

        他的崽在干什么?

        燃初第一时间以为这是幼崽闹腾的性子忽然发作,看是看见蓝泽癫狂迷醉的表情后他的神色凝重起来。

        这是蜕变后的后遗症。

        虫族的每一次蜕变都是从毁灭到新生的过程,□□会重造,精神会重塑。

        而王虫的蜕变更是脱胎换骨的新生,每一次蜕变都是未知的冒险,王虫们会面临□□的毁灭和精神上的毁灭,如果没有熬过蜕变期,他们就是一堆没有生命的石头;如果熬过蜕变期,他们就是无法估测的疯狂虫族。

        每一只蜕变后的王虫都会疯狂,但这种情况只发生在100岁以上的成年虫族身上。

        而蓝泽目前只有19岁。

        燃初走进酒窖抱住了湿漉漉的蓝泽,蓝泽跟一只愤怒的小兽一样扯着嗓子怒吼,蜕变后锋利的指甲嵌入燃初的手臂,生生留下数道血痕。

        燃初抱着幼崽走出酒窖,饱餐后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心中全都是浓浓的担忧。

        他的幼崽才这么小就开始失控了。

        这让燃初很想流泪。

  http://www.lwxs00.com/40/40663/5884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