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假主角真魔王[综] > 第139章番外三(4)

第139章番外三(4)

        按照约定,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都没有汇报沈希出现的消息,他们不约而同的将沈希剔除所有的事件中,不是为了保护沈希,  而是为了保护其他人。

        沈希这个人太奇怪了,  明明是个小鬼,却比大多数人都特别。

        对于这两个人的评价沈希就算是听到了也不会在意,  他依旧是游荡在港黑附近,  漫无目的的随处走,  偶尔还会试验一下书上的自杀方式,一副相当轻松的模样。

        但是每天早上沈希都会去的是一个早餐店,  老板一见到他就笑得眯起眼睛来。

        “孩子,你又来买肉包子吃,  今天我这里研发了新的口味,  要不要尝一下?”

        沈希抱着书想了一下,他从口袋中掏出硬币,  他不太了解这里的物价,  这些钱也是从之前打劫他的人身上拿到的,  现在只剩下这一枚了。

        把硬币递给老板,老板笑着收下钱,  然后递给他一个纸袋。

        沈希拿着纸袋离开,他并不知道这些钱其实远远不够,  但老板也不会让他知道的。

        因为和家人闹矛盾所以离家出走的少年啊。

        老板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儿子,  也是这么大,  有一天他们吵架,  他说了很重的话,孩子跑了出去,自此再也没有回来。

        在横滨,失踪了也就代表着……

        所以每当他看到这么大的少年在外面游荡,他总会提醒他们回家,千万不要出事。

        一边走一边打开纸袋,沈希叼着肉包子看着老板说的新口味,不同于肉包子软软白白的皮,这个包子表皮有点泛红,微微嗅一下有一股刺鼻的辣味。

        辣味包子?

        突然,沈希转头看向巷子尽头,一个熟悉的人走过去,沈希咬下包子的一角跟了上去。

        这个新口味看上去不太妙的样子,让中也帮忙尝试一下吧。

        被突然盯上的中原中也顿住脚步,他站在阴影中有些奇怪的左右看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错觉吗?

        晃了晃脑袋,中原中也继续往前走,比起这个感觉,这一次他要去看看自己想要见的人。

        兰堂,他被自己葬在一个能够看到大海的悬崖上,那里有许许多多的死者,以及数不清的无字墓碑,也包括兰堂的。

        但是没关系,他能够找到兰堂在什么地方,在悬崖的尽头,面朝大海的……就是他。

        沈希看着他,中原中也的表情好像很严肃,他是要去什么重要的地方吗?

        没有直接凑过去,而是选择跟上他,穿过人群,离开喧闹的大都市,中原中也走到城市的边缘,那是一条森林中的小路,以及小路尽头数不胜数歪歪斜斜的墓碑。

        肉包子已经吃完了,沈希等着中原中也将事情办完,然后突然出现邀请他一起吃包子。

        上次没有吃到苹果中也很不开心的样子。

        只不过沈希并没有等到和中也一起吃包子,他见到的是一群年轻人在中也不设防的时候给了他一刀。

        羊?原来这不是中也的组织。

        只是一条将中也禁锢在里面的锁链而已。

        在看到他们的一瞬间沈希就明白了,不管是他们的话还是中也的反驳,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吗?

        羊认为他们收留了无家可归的中也便是天大的恩赐,所以实力强大的中也就必须庇佑他们,一旦中也不打算按照他们的思维行动,那么就是背叛。

        那就是需要被清理掉的叛徒。

        沈希转头从旁边的树枝上摘下一片叶子,翠绿的叶子上还带着露珠,看上去带着满满的活力。

        在太宰治到达的瞬间,沈希便打开了纸袋,就中也这种脾气暴躁实际上内心相当温柔的人,要是加入港黑一定会被太宰欺负到死的。

        所以……要不要阻挠一下?

        或许很有趣。

        太宰治带着人去清理上面的人,独留下中也一个人捂着伤口反思,就在这时,一片白色的衣角轻飘飘的落入他的视线范围。

        微微抬起头来,中原中也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人。

        “沈希?”

        沈希看着他,接着他走到中原中也身边,将纸袋打开,沈希掰开包子递给中原中也一半。

        “给我?”

        “嗯。”沈希点头。

        虽然很奇怪,但是中原中也已经学会绝对不问沈希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得到的答案会更奇怪的,甚至会让人气到爆炸。

        碍于他现在受了伤,还是不为难自己了。

        盯着手中的包子,中原中也试着咬了一口,一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辛辣充斥在他的口腔,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把包子给吐出来。

        他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给他什么正常东西。

        勉强咽下去,中原中也愤怒的看向沈希,“喂!”

        “嗯?”沈希咬了一口包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点都看不出来辣,跟他吃苹果一样,面不改色,两口没一半。

        有些怀疑的看着沈希,又怀疑的看着手中的包子,中原中也试探着再次咬了一口。

        可怕的味道再次证明这绝对是沈希的味觉出了问题!

        将包子放到地上,中原中也啧了一声,“你来干什么?就是为了给我包子吃?”

        沈希靠在石头上,“你要加入港黑了吗?和太宰一起?”

        “这是交易,还有,你不要随便扔垃圾!”

        沈希盯着自己手中的纸袋,最后把它揉成一团放到口袋里,“好吧,那么中也,你确定太宰会严格按照你所说的条件去办吗?”

        “为什么不会,就算是加入横滨,在这种事情上他们也无法隐瞒我。”

        沈希点点头,“是的,短时间内确实会这样,那么……一年后呢?”

        “你什么意思?”中原中也捂着伤口扶着石头站起来,“你知道什么?”

        沈希漫不经心的回答“这不是很明显吗?”

        “哪里明显了?”

        “港黑要做横滨最大的黑手党组织。”沈希的声音很小,但足够中原中也听到,身后有海浪的声音,将整个环境衬托的阴沉沉的。

        中原中也嘴唇颤抖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我不太了解这里的组织,但好像这个羊一直都在挑衅港黑,虽然是小阻碍,但也是阻碍,终究还是要除去的,对吧中也。”

        中原中也没有说话,但沈希知道,他动摇了。

        微微眯起眼睛,沈希微微偏头,太宰治站在悬崖边笑着看着他们。

        “我就知道会有人在背后使坏,沈希,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我好不容易才把中也劝动。”

        “是吗?”沈希想了一下,“可能是无聊吧。”

        “因为无聊你就做这样的事情,太恶劣了沈希。”

        沈希耸耸肩,他跳下石头踩在地上,白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森林中。

        虽然察觉到了什么,但太宰治还是来晚了,最起码现在,中原中也并不信任他。

        “喂,太宰,那个小鬼说的是真的吗?”

        “他说了什么?”太宰治疑惑道“我来的很晚,可什么都没听到呦。”

        “别给我装傻!”中原中也拽住太宰治的衣领,“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终究还是要把羊清理掉!”

        太宰治收起笑容,鸢色的眼中带着一点微妙,“原来如此,他是和你说了这个。”

        “喂!”

        “你不应该问我,去问森先生吧。”太宰治重新扬起笑脸,“毕竟森先生才是港黑的首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成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辞退了。”

        中原中也犹疑的看着他,“那个家伙会和我说实话?”

        “那我可不知道。”太宰治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我接到的任务是将你带回港黑,条件是放过羊的其他成员,对于这一条,森先生有明确答应哦。”

        一把推开太宰治,中原中也皱着眉往上走,既然如此,那么他就去问问港黑的森鸥外。

        太宰治看着他的背影,片刻后微微垂眸。

        果然,那个叫沈希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麻烦。

        完全拿捏住中也的性格,并在他在意的地方下刀子,说恶劣但只是提醒,说担心吧这家伙很明显是怀着坏心思来的。

        一个矛盾、奇怪的聪明人。

        当然他只负责把中也骗回去,至于怎么解释还是要看森先生的,森先生这种狡猾的大人一定可以将中也制服,他从不怀疑这一点。

        所以只剩下沈希了。

        沈希的踪迹很难寻觅,港黑都找不到他的踪迹,他似乎并不生活在人群中,而是一直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游荡。

        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太宰治顿住脚步,他看向旁边的地上,有一块咬了两口的包子。

        包子?

        蹲下身子,太宰治刚一靠近就嗅到了一股子辣味,这包子一定相当辣。

        微微勾起嘴角,太宰治起身离开,他知道沈希会去什么地方了。

        他见过这样的包子,辣到超乎想象,是在他新认识的一个成员手里见到的,他似乎相当钟爱这种东西,并告诉了他地址。

        虽然太宰治并不喜欢辣味食物,但,这不是很巧吗?

        距离擂钵街不远的早餐街,只有一家包子店最近研制出了这种辛辣味道的包子。

        ……

        来到这里的一瞬间便发现了穿着黑衣的太宰治,他冲着沈希挥挥手,带着满脸的笑容。

        “嗨,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啊,茶泡饭怎么样?很好吃哦。”

        沈希想了一下,最后点点头,他口袋里已经没有硬币了。

        盯着茶泡饭,沈希试着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不错。

        太宰治看着沈希,声音中带着笑意,“中也最后还是加入港黑了,虽然我并不是很在意,但是森先生让我和他组队这就很烦人了,那只黑漆漆的小矮子太讨厌了,还突然戴了一顶丑爆了的黑帽子。”

        嚼着嘴里的米饭,沈希看着太宰治,“是吗?”

        “难道你没有预料到吗?”

        沈希摇摇头,“和我没关系。”

        “太冷漠了沈希,你这样是不招人喜欢的。”太宰治趴在桌子上看着他,“这么冷还当着面说人坏话,这么恶劣的性格大家才不会和你交朋友。”

        沈希歪歪头,“我为什么要招人喜欢?”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想想啊,本来活着就很痛苦了,如果自己在活着的时候不对自己好一点,那不是很悲惨吗?”

        “死掉不就好了。”沈希看着他,“死亡是终结,也是幸福的开端,既然活着这么痛苦,那就干脆利落一点去死。”

        “可是很麻烦啊。”太宰治叹了口气,“我也好想离开啊,但是,一直都死不掉,还一直在受伤。”

        沈希点点头,“嗯。”

        “你好敷衍。”太宰治抱怨着,“再怎么说我们认识也有好多天了,感觉你一点都没有变。”

        沈希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慢悠悠的吃着东西。

        “森先生曾经承诺过我在我完成任务后给我安乐死的药,但一直都没有给我,我觉得他是反悔了。”

        “不是你自己不想死了吗?”沈希抬起头来,“在那时候是你自己说想要试着活下去。”

        太宰治咽了口气,“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

        “我是不是想活着和森先生给不给我安乐死的药是两码事啊。”

        吃完茶泡饭,沈希站起来转身,并朝着门口迈出脚步。

        “喂喂,你去哪里?”

        沈希有些疑惑的看着太宰治,“当然是离开。”

        “等一下,等我付钱后和你一起走。”

        虽然想问为什么,但看着太宰治的背影,沈希没有开口,并安静的等到太宰治付完钱,毕竟是第一个认识的人,嗯,等一下没关系。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沈希对于周围的一切没有丝毫兴趣,只有偶尔人多的时候才会抬头看看。

        比起大家来说,沈希才是那个彻彻底底游离于世界之外的人。

        他不关注外界,也不参与外界,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感到寂寞,他是孤行的狼,并漠视周围的一切。

        “喂,你对什么感兴趣?”太宰治小声问他。

        沈希想了一下,“不知道,没有特别喜欢的。”

        “真不知道你怎么长成这个样子的。”太宰治站在人群中感叹着,“或许是因为你很敏锐。”

        沈希默不作声,漆黑的双眼中平静的很。

        “你告诉中也港黑会清理掉羊,是为了欺骗中也,还是说,你真的这样觉得?”

        太宰治低下头,阳光照射在他的蹦带上,将白色映照的格外耀眼。

        “需要搞得这么明白吗?”沈希道“你之前也说过,不管我是怎么判断的,中也已经加入港黑了,这本身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有意义。”太宰治勾起嘴角,“你在中也心中埋了一颗钉子,这颗钉子平常感觉不出来,但总会扎伤他的心,那时候,就不好拔除了。”

        沈希看着他,“是吗?”

        “当然这个完全不是问题。”太宰治伸了一下懒腰,“最主要的是,港黑已经对你感兴趣了,只要你在横滨,他们总会找到你的。”

        “因为中也的事情吗?你们港黑的首领真小气。”

        沈希毫不介意的说的森鸥外的坏话。

        “太宰你真的觉得港黑很不错吗?为什么突然不想死了?是因为你把书送给我的原因吗?”

        “不是这么肤浅的原因啦。”太宰治反驳道“只是觉得说不定能够找到活下去的意义罢了,当然我们说的不是这个,是森先生。”

        沈希歪歪头,“然后呢?”

        “我不确定他会不会监视我哦。”太宰治笑着说“说不定他的人就跟在我身后不远处。”

        “你的意思是,有人跟着你,顺便找到我?”沈希有些莫名其妙,“所以啊,为什么要找我?”

        太宰治叹了口气,“还不明白吗?找你是因为觉得你很强,不管是武力还是智力上。”

        除了性格太奇怪之外,沈希几乎可以算得上全才,他能够在中原中也心中埋下钉子,也能用一些极端的事情抹除森鸥外的怀疑,他还能躲过中也的袭击。

        而且,他才15岁。

        完全可以塑造成一个全新的人。

        森鸥外缺人缺的盯上沈希了。

        “可是我没有兴趣。”

        “你觉得没有兴趣就可以吗?”

        “不然呢?”沈希背着手道“他还能来威胁我?用什么?用你吗?”

        太宰治顿了一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看着你去死的。”

        三秒钟的沉默,太宰治盯着沈希,突然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大街上笑着无法自控,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但是他就是真的觉得想笑。

        或许是因为一个奇怪的人,或许是因为不同的答案。

        沈希太特别了。

        无数人问他为什么想要去死?为什么不珍惜美好的生活?这种可怕的爱好赶紧杜绝,只有这个人,从认识第一天开始说的就是好啊,你去死吧。

        有些奇怪的看着突然笑起来的太宰治,沈希看了看周围,有人悄悄的往这里看,只不过眼神都很和善。

        “喂,你笑什么?走了。”

        “没,我没事。”太宰治捂着肚子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是离开横滨吧,越早越好,离开这个泥潭,其他地方对你来说不是一样的吗?”

        沈希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突然沈希转头看向前方的大楼,楼上是一个巨大的屏幕,这里是商业区,安装巨幕也是为了吸引顾客,此时,上面正在报道一个成功人士的采访。

        沈希微微皱眉,他盯着屏幕里的人,眼中罕见的带上了一点奇妙。

        “你在看什么?”

        “我好像认识他。”沈希盯着屏幕,他的记忆模糊不清,就像是被什么人清除了一样,但是很多东西却又真实的存在在他的脑海里,比如霓虹语,比如这个看上去有点眼熟的男人。

        太宰治看向屏幕,上面显示着被采访人的姓名。

        东京财团赤司家的掌权者。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小姨夫。”沈希拍了一下手,“他旁边的是我小姨!”

        太宰治愣了一下,“什么?他们是你谁?”

        “小姨和小姨夫啊。”沈希道“好像最开始我是要去小姨家,但是我在半路上跳船逃跑了。”

        恰好在此时,电视中传来赤司先生的话,他说自己要找一个人。

        对啊,东京赤司财团相当神秘,从来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这一次他不只是自己参加还带上了自己的夫人,是为了寻找一个人。

        “我们想要找到一个少年,他今年15岁,是我姐姐的孩子。”赤司夫人声音温柔,只不过脸上的忧愁将这份温柔化为忧伤,“他在来霓虹的途中走失,我们一直没能找到他。”

        “他叫沈希,这是他离开之前的照片。”

        照片被放到屏幕上,太宰治盯着照片,身体在微微颤抖。

        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年坐在桌子前,漆黑的头发有些杂乱,他全身都湿漉漉的,看上去像是一只可怜的猫咪,只不过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不这么觉得了。

        那双漆黑的眼睛,在照片这种平面定格照片中显得格外可怕,这可比现在看上去诡异多了。

        但竟然是东京赤司家,森先生的算盘怕是要打落了。

        “东京?”沈希小声呢喃着,“东京要怎么去?”

        “坐新干线就能去了。”太宰治走过来,“你要离开横滨?”

        沈希想了一下,“是啊,我要走了,那么在走之前做点有趣的事情吧。”

        “什么有趣的事情?”太宰治眼睛一亮。

        “你不会告诉港黑吗?”沈希看着他。

        “我保证。”

        沈希拉着太宰治的袖子往人群相反的方向跑去,很快便离开这里,一直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当然,也是因为如此,他们并没有听到赤司先生接下来的话。

        “请千万不要和他单独相处,如果找到了他请一定要联系我们。”

        赤司先生严肃的说“不要觉得他只是个15岁的少年,请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看到他的第一时间拨打电话。”

        “因为……他一旦失控便会毁掉一切。”

        港黑内,森鸥外看着屏幕上赤司先生的采访,“广津,你来看看,这个人是不是那个白衣服的少年。”

        广津柳浪走过来,他看着照片上的人,“是的boss,这确实就是上次出现的白衣少年。”

        “毁掉一切吗?”

        森鸥外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他可不觉得东京赤司财团的掌权者会无中生有。

  http://www.lwxs00.com/38/38821/61056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