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蛰 > 第102章骨肉血

第102章骨肉血

        惊蛰

        怀愫文

        女声温柔至极,  可小小还是抬手捂住眼睛,阴气一冲,她又开始流泪了。

        女子往后飘了两步,  满面歉疚“对不住你了。”

        小小抹去泪水,  想要问话,被她摆手拦住,  又说一次“不要让他知道,  你看得见我。”

        女子说完飘回到谢玄身边,  绕着他打了个转,一边哭泣一边露出笑容,  双手阖什,仰头望天“多谢商家列祖列宗,  保佑我儿平安长大。”

        她在缝那红兜之时,  下了术法,这件红兜只要在儿子的身上,  便能保护他,  时隔多年,  金蝠一出,便唤回神志。

        泪珠涌出眼眶,  还未落地,消散成烟雾。

        是谁害你?

        既不能说话,  小小便借着符灰在地上写字问她。

        女人垂下眼眸,  又看了眼谢玄,  才对小小道“求你千万拦住我儿,  万万不能让他替我报仇。”

        小小愈加不解,她死状这样凄惨,若不是他们两人阴差阳错,来到这里,打开了棺木,她就会魂飞魄散,死前受的冤屈,再也无人能替她讨回公道。

        为何?小小再次写道。

        女人蹙眉抬首,望着小小的目光满是柔意,嘴角竟还微微含笑“弑父的承负,非人所能受,我不能为了杀那禽兽,就断送我儿一生。”

        弑父杀母,乃是人间极恶之首,作此恶者,报六亲子孙,生生世世都要承担因果。

        何况谢玄还是修道之人。

        小小闻言大震,商皇后是师兄的母亲,那皇帝就是师兄的父亲,他的父亲害死了他的母亲。

        她咬住嘴唇,低头写道他因何害你?

        商云箩看见这句,脸现恨色“为了我这一身骨血。”

        商将军就只有商云箩这一个女儿,生下来时通体青紫,只有一丝活气,是商将军用术法稳固神魂,才能让她安然长大。

        “我本该死之人,可父亲逆天改命,折半生阳寿为我续命,是以他不到三十,便英年早逝。”

        商云箩说话的时候,眼睛一错也不错的盯着谢玄,她父亲为她舍去半世阳寿,她为了她的儿子,也这么做了。

        “我父亲将最好的给了我,必不会想到,有朝一日,竟是这些害了我。”商云箩苦笑一声,“我的一身骨血就是续命的良药。”

        圣人正值壮年,突然得病,太医束手无策,紫微真人也不过延缓病情,并不能根治他的病。

        “有人向他提议,用我的血当药引。”

        不过一两滴血,刺破指尖就能得到,商云箩并未当一回事,还希望以此能让商家人好过一些。

        初时皇帝的病确实慢慢好了起来,也对她另眼相待,商家人再次得到圣宠,两人成婚多年,终于有一段和睦岁月。

        可慢慢的,一两滴血不够用了,他从一天喝一次药,到每个时辰喝一次药。

        即便如此,也控制不住病情。

        便是此时,商云箩怀孕了。

        商将军的法术只在女儿的身上灵验,所以用她的血当药,效用不大,但婴儿在母体孕育,母之血肉便是婴儿之血肉,先天得来的,比后天得来的要更强。

        用这个孩子便能再施禁术,为皇帝续命。

        商云箩拼死也没能将孩子送出去,自己还被钉死在棺中。

        死后一口怨气不散,附在骨上等了十六个年头,终于开棺见月,了却心中夙愿。

        谢玄解下衣衫,将母亲之骨收拢裹起,缓步走到红棺前,就见棺中有一滩血痕,他凝神瞧了一会,恍然大悟,这是木钉入脑,留下来的。

        谢玄猛然喘息,点起火折,点燃红棺,将这个困了母亲十六年的东西烧成灰烬。

        既烧了棺木,那棺盖也要一并烧去,他刚要点燃棺盖,就见棺材板上写着一行褐色的字。

        “商家列祖,庇佑我儿,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木钉入脑,商云箩一时未死,那片刻之间只想到儿子,她虽根骨不成,道术低微,也撑着一口气,在死前留下誓言。

        谢玄终于忍耐不住,抚棺大哭。

        小小走上前去,两只手搂住谢玄的肩膀。

        商云箩死前遗愿便是儿子平安,此时魂魄被释放,见到儿子果然如她所愿,不能再留存世间。

        三魂归天地,七魄散于尘世间,一切爱恨随风而化,可她临走之前还想伸手抚一抚谢玄的额头。

        谢玄头顶六毫金光一现,商云箩竟碰不了他,小小咽泪抬眉,对她做出口型“上身”,说着放空神识,毫不抵御。

        一双软手自头顶抚到耳根,一下又一下,轻拍着谢玄的背,声音虽出自小小的口,却是从未有过的低柔“别不痛快,她心里是很高兴的。”

        谢玄依旧蒙头大哭,不愿意让小小见到他这模样。

        商云箩附身,也只来得及说这一句话,说完便离身而去,半身已经化作光点,她最后对小小道“万万不能让他为我报仇。”

        说完这句话,商云箩便化作一道气,破窗而出。

        小小伸手抱住谢玄,死死咬住嘴唇,这仇,师兄不能报,就由她来报。

        圣人迟迟不到,池一阳有些沉不住气,他就坐在紫微真人身边,一直关切着紫微真人的动向,听见紫微真人呼吸一促。

        立时问道“师父怎么了?”

        紫微真人袖中灵牌碎了一条缝,他方才抽出一丝神魂以凤鸾宫去,本是想指引谢玄开棺的。

        不意两个小孩子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伤了他。

        “无事。”紫微真人阖上双目,小姑娘倒还有些真本事。

        池一阳见师父打坐入定,不敢吵着他,可就在此时,圣人驾到。

        他看上去哪像是重病垂危的人,不仅面色红润,气色极佳,白发也有一半变黑,与贵妃二人相扶相携,笑着入席七星宴。

        百官纷纷下拜。

        瑞王打头,宁王,楚王随后,按年纪一字排开,齐齐向圣人请安。

        圣人语笑生风“听说今年的七星之中,还有一位坤道。”

        奉天观的人面面相觑,他们与宁王相商,就在今日动手,可圣人怎么也不像是灯尽油枯,王气衰弱的模样。

        行刺天子的因果承负,该如承担?

        圣人问话,贵妃言笑晏晏“今岁的天枢星既是女子,就该由妾来点星才是。”

        盛夏时节,宫娥多穿薄纱裹胸,贵妃肌肤丰白,色若芙蓉,绯红轻纱拢在身上,目光滟滟。

        圣人点头笑应“就依了贵妃。”

        太监立时奉上玉牌,上刻天枢二字,贵妃娇声道“天枢星上前来罢。”

        “小小”立了起来,举步上前,行到圣人贵妃的面前,缓缓下拜。

        离得远时,瞧不清眉目,站到灯下,贵妃目光一怔,她再想不到,得了魁首的坤道,竟生得这么美。

        乌发如云,肤白若雪,举目抬足不似真人。

        如斯美人,竟去修道。

        贵妃用眼角余光去看圣人,见圣人目色不动,看着小小,似在看一朵花,一枝柳,心中虽诧异,却满意。

        也跟着笑起来“想不到天枢星如此年轻。”赞一声年小还行,要赞她美貌是万万不行的。

        将手中玉牌交给宫人,“小小”自宫人手中接过玉牌,再次下拜,回到座中。

        接下来是“谢玄”,眉飞入鬓,薄唇含情,贵妃由不得多打量两眼,可“谢玄”瞧也不瞧她一眼,贵妃瞥过眼去,心中冷哼,生得再俊,也是块木头。

        目光投到袁一溟身上,口角含笑,步摇流光。

        奉天观的人一齐上前点星,百官还有些惊诧,怎么圣人一句也不宽慰紫微宫,连紫微真人都不问起。

        也有偷偷打量紫微真人的,见他阖目打坐,都闹不明白这是唱的哪一出。

        紫微真人袖中金铃一颤,他立时知道商云箩已破棺离开,回目远望,就见一道紫气冲云破宵。

        她在棺中困了这样久,竟不来报仇?难道聚阴这么多年,一点效用也无?

        紫微真人一时疑惑,又稳住心神,她不来,谢玄也会来,抬头望向圣人,袖袍一抬,一道柔风吹去。

        奉天观几人跪在座下,只觉一道风吹过脚背,腾空而去,吹拂起圣人的衣摆,露出衣中一丝银丝。

        那人眉头一皱,立时回神,银丝牵机,眼前这个不是圣人,而是傀儡!

        圣人竟连七星宴也不出席了。

        奉天观人心大定,互相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位道“我们五人为祝圣人龙体大安,预备了些一套剑舞,请圣人观赏。”

        “圣人”手中执杯,却不饮酒,微微点头。

        奉天观五人手执桃木剑,踏九州罡步,在台前齐齐挽了个剑花。

  http://www.lwxs00.com/38/38712/6105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