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纯真79 > 外传(一)重生80

外传(一)重生80

        此时眼前一片优美景象,玉米地里玉米刚刚长到一米高还没有结果,在明媚的阳光下,一个少年躺在了玉米地里呼呼大睡,睡的正香。



        由于赤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穿着一件补丁长裤,所以身子被晒成了幼黑。



        “这是哪里?”



        就在这时,少年发出了一声的叫朗便从地上坐了起来,又在身上找了起来,原来是手上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一看地上有不少的黑蚂蚁,不用说就知道是被蚂蚁给咬了。



        “不过……不对,我怎么会躺在地上?”



        张子君对自己为什么躺在地上很是介意,似乎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又马上扫了四周一眼这才知道眼前的情景似乎有些不对头了起来。



        “这是梦?”



        张子君用手掌在脸上使劲的擦了几下,结果证明会疼,那就表明这不是一个梦,而是真实的!



        “不对啊……这不符逻辑!”



        ……



        “子君,你发什么呆啊?”



        “子君”张君的小名,村子的人不叫他的大名,基本就叫他这个小名。



        就在张子君半天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一个穿着长袖花布衫的少女路过向他喊了一句。



        “咦嘿!”



        张子君见到面前的少女之后,就像见到了一个从来未见过的怪物一样,跑到了她的面前转了好几个圈圈,并仔细打量了起来,而且双手也不老实了起来。



        “干嘛呀?”



        少女忙推开张子君的手:“子君,你怎么对我动手动脚的?”



        “哦……没什么……”



        张子君笑了笑,又问道:“大美,现在是什么日……”



        “何年?何月?何日?”



        少女闻言向看他就像怪物一样的,随后才道:“1980年5月2日,问这个干什么?”



        “啊!!!”



        张子君张口咆哮了一声:“怪不得……怪不得大美这么年轻,原来我又回到了1980年!”



        “卧……卧资这真的是重生了啊!”



        张子君在心里咆哮了起来,没想到一觉回到了改开前。



        “1980年,不是只有十六岁,卧即然又……又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了!”



        张子君看到自己重生到1980年心里并没有高兴,而是愁眉苦脸了起来。



        按理说他应该高兴才对,可就是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呀!我这在城里买的房子刚刚交完所有分期付款,儿子也和女朋友打了结婚证了,估摸着后半辈子也能享几天清福了,可这怎么就……”



        张子君这想到前世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幸福即将到手,没想到只是在新房的沙发上睡了一觉便就从2019年回到了1980年了,这时间的跨度真的让他接受不了。



        “大哥……咱家的老黄牛跑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呼呼的男孩跑了过来。



        张子君马上看去原来是二弟张二牛,心里那是一个哭笑不得,真想一头在玉米上撞死回去算了。



        张二牛在家排名老二,今年才十二岁,手下还有一个三弟张三牛,一个妹妹排老四,小名幺妹,大名张小妹。



        张二牛十二岁,张三牛八岁,张小妹六岁,都还小。



        “我的天啊,这是走了什么运了!”



        张子君看到年少的二弟,就有一种吐血的感觉,一下子晕倒在玉米地里。



        “子君。”



        “大哥……”



        二人见到张子君突然晕倒在地里,马上跑了过去,然后是一阵推拉,一阵喊叫……



        良久,张子君才从悲伤之中苏醒了过来,看看世界没有变化,就又晕倒了过去。



        “大美姐,我大哥怎么了?”



        张二牛扯着嗓门说,快要急的哭了起来,想想父亲早逝,母亲又瘫痪在床,如果再有个三长两短,这个日子可怎么过。



        任大美听了二牛的问话抬头看了天空的烈日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你哥……你哥可能是中暑了!”



        “啊……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张二牛直扯着大美的手,让她帮忙想办法。



        任大美寻思了一下:“二牛快把他扶起来我背回家,你快去叫王医生,快……”



        “嗯!”



        张二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张君扶了起来,任大美弯下腰去背了起来,然后二人分头行动,由二牛去叫王医生,大美背他回家去。



        ……



        当张子君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带着眼镜的糟老头子。



        “这……这不是王医生吗?”



        张子君张大着眼睛望着眼前年过半百的老男人,心里叫苦了起来。



        “啧啧,为什么让我重新回到三十九年前,回到这里来啊!!”



        张子君又在心里咆哮了起来,感觉一阵天昏地暗了起来。



        “子君,好多了吗?”



        王医生见张子君醒了,忙掐了几下他的仁中,并笑着询问了下。



        张子君如坠“地狱”,有种吐血的感觉,继续在心里咆哮了起来:“王医生,我没病!”



        “我知道,好了就没事了!”



        任大美见张子君醒了,马上给他倒了一杯水来,和王医生给开的药一起让他服下去。



        张子君没有选择的吃下药,然后在床上安静躺了下来。



        “想想前世以前看过的那些重生小说里面的主角,他们重生后哪一个不是高兴的一个人躲到墙角痴痴的偷笑,大喊大叫的乐上天了,而自己到好一下吓晕了三次,这是多么痛的代价啊!”



        “这就是命啊!!”



        张子君一想到前世为了养大手下的三个弟妹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累,好不容易过去了就要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又回到了三十九年前,这哪里能接受的了。



        做为家里的老大,父亲已经不在人世,母亲卧病在床,弟妹又小,一个家就要靠他一个人撑起来了。



        怎么撑,这是摆在张子君眼前最大的困窘,没有钱,没有什么收入,一切靠种田养家,而且还是穷乡僻壤的小山村,靠家里那三亩地养活一家人真的是不容易。



        虽说是重生了,有一些社会经验,可眼前的困难怎么过去这首先就是一个难题。



        一阵东张西望找寻了起来,张子君扫了扫四周并没有什么陌生人,只有幺妹站在床头看着他,王医生和任大美也离开了,张三牛正在门外玩,这就奇怪了!



        至于家里,张子君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早些年张子君父亲去逝时家里到是有点儿积蓄,不过办葬礼花的差不多了不说,再加上他妈瘫痪在床,每天都要吃药来调理,没什么收入,一家五口人还要吃饭,只能向村里人和亲戚朋友去借了。



        所以张子君现在总共已经欠了别人几百块了,这也是为什么重生后会连续吓晕了三次的原因所在。



        一时红光满脸了起来,张子君哪里还有刚才的那种悲伤的心态,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马上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然后就向门外走去。



        “大哥……你去哪里?”



        张小妹妹见他要出门,马上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



        回头看了一眼才六岁大的老四,张君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幺妹,我不去哪里!”



        “我也要去!”



        张小妹扭了一下子说。



        “去吧!”



        笑了笑,张子君走到门口扫了一眼,见老三在门口现狗,马上嘲他大声喊了一句:“三牛,你二哥呢?”



        张二牛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指了一下门外的路上:“去哪里去了?”



        张子君听了马上记起了刚才老二说自家的牛给跑没了,是去追牛去了。



        前世的记忆马上涌上了心头来,张子君脑海中的记忆大暴炸,现在知道去哪里找牛了。



        张子君本想找二牛一起去玉米地里干活,给玉米施肥,即然去找牛去了那就只能一个人去干了。



        家里有肥料,有尿素,打算就洒点尿素算了。



        张子君马上转回了屋里,在仓库里面挖了两小桶尿素就提着往地里走去。



        三牛和幺妹就跟在后面,嘻嘻哈哈的一边走一边玩耍。



        在他们后面还跟着一条小黄狗,这条小黄狗是在三个月张子君的外婆来看望他们的时候从家里抓过来送给他家的。



        张子君很喜欢这条小黄狗,二牛,三牛和幺妹就更加的喜欢了,整天是形影不离的你抱一下,他摸一下,她亲一下,早已经把它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了。



        回头看了一眼弟妹和小黄狗,张子君的脑海中堆满了少年时的回忆。



        “重生了,我也从壮年变成了少年,变的年轻了许多了!”



        ……



        提着肥料来到玉米地里,张子君这才发现这样直接把尿素洒在地里没有水去融化的话,不但不能让玉米成长起来,而且还有害,还可能会损坏了玉来的根部缺水而死,所以得在田里面放点儿水才行。



        家里就三亩地,都连在一起,春天的时候都种上了玉米,到了六七月差不多可以收了,这也是一家人下半年的口粮,养猪和其它家畜吃的。



        收了上半年,下半年再种上一季,那明年上半年的口粮就有了。



        石子村之所以叫石子村,那里因为村里方圆20里之内的山上,河中石子比较多,所以取名石子村。



        石子村在整个大乐县城可以说是最穷的一个村庄了,这也是为什么张子君重生后连续吓晕了三次的主要原因。



        家穷,而且还欠债了,真是亚历山大!



        所以张子君才会觉得,这个重生还不如不重生的好!



        不过为一让张君欣慰的是,又年轻了39岁,又拥有了前世三十九年的记忆,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这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大哥,你在干嘛?”



        张二牛从山坡后面牵着牛走了过,看到正在玉米地里忙碌的张子君,就上去问了一句。



        听到老二的声音,张子君马上看去,见牛已经找到了心下也放心了下来:“二牛,我给玉米浇水施肥,老妈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你快点回家去?”



        “好!”



        有些不情愿的张二牛扯了一下牛绳,便拉着牛向家里走去。



        ……



        第二天。



        下午三点左右,石子村马路边,一棵歪脖子老树下。



        张子君睁开眼睛,正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辆28杠自行车停在他的面前,颜色是黑色的,车上印着厂标和一只金色的凤凰,不用说的,这就是一辆凤凰牌自行车。



        从地上飞快的爬了起来,张子君就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向村子里面骑去,不久就把自行车停在了一间两层高的瓦房前,然后向里面走去。



        这辆28杠还是他父亲在世时买的,花了几十块,当然还是二手的,一手的要一百多块。



  http://www.lwxs00.com/33/33784/7512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