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回80当大佬 > 第696章 掀桌子

第696章 掀桌子

        爱德华.米勒在王安电脑公司正式履新的时间,很快就满一个月了。

        日子也悄悄到了十月过半,王安电脑公司1987年第三季度的相关报表,以及适合对公众披露的资讯和数据,也都匆匆忙忙披露了出来。

        凭良心,这一波的披露数据里,也不完全是造假,真正利好的乾货也是有的。

        比如,除了正规渠道的数据披露之外,爱德华.米勒本人还接受了n多半推半就的媒体採访;

        若隐若现地描绘了他来之前,王安电脑在王列治下的混乱,然后顺便烘托出他来了之后的秩序井然、管理简洁、成本清爽。

        在上市公司,这样的操作也不奇怪,一般每个ceo刚上任的时候,都会被包装得英明神武,而一旦滚蛋之后、有新人来接班了,就要把前任黑一顿,不然怎么让股民们看出反差、提振信心呢。

        (在王安电脑公司,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发生在王列接老爹王安班的时候。毕竟作为儿子接班,他没办法黑自己的亲爹。何况王列也确实才能不行。

        他上任时的宣传,反而是拚命强调他有“乃父之风”,完全可以模仿继承他父亲的手腕和战略。甚至还不惜横向用ibm公司创始人托马斯.沃森和后来让ibm发扬光大的小托马斯.沃森父子来类比。)

        这样一波操作后,王安电脑公司的股价,居然终于走出了持续低迷,略有回升,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

        原本历史最低点的时候,花旗银行手头那质押的45%王安公司股份,市值都低到3.7亿美元了。现在至少重新爬回了4亿美元大关这道坎,在4到4.5亿之间震蕩徘徊。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爱德华.米勒也注意到,似乎有一两个散户的大股东,在那儿疯狂建仓吸筹,只不过每家买入后的最终持股,都没有到5%,所以是比较隐蔽的,不至于触发私有化预警。

        而且,那些买家似乎也不是在他开始大力重整后才开始动手的,而是在他重整之前,那个吸筹过程已经开始了。

        米勒凭藉着自己的经验,觉得这背后肯定有顾骜的代理人在动手不定顾骜本人就明目张胆先吸筹吸到百分之四点几,然后再找个白手套,同样操作一波。

        原本王安电脑公司的股权比例,大约是王安父子赶走卡宁汉后,一共持有65%多,现在有45%质押到花旗银行手上后,相当于是花旗45%、王家父子20%略出头。

        然后还有35%股份,有15%是王安电脑的各路非流通投资人、和内部高管持有的限售股。最后20%,才是纳斯达克市场上的流通股。

        当然这20%的流通股里,也有好几个点是大股东和高管们持有的,只不过这部分是可以自由买卖的,相当于中国股市大小非解禁出来的那些股权。

        纯粹真正由二级市场散户和机构持有的流通股,也就十五六个点。

        所以,顾骜及其代理人,如果累计建仓8%到9%,也非常可观了,相当于已经把市面上真正散户和机构手上的流通股,收回来了刘成六成。

        而做完这些操作,顾骜实际累计支出的现金,还不到1亿5千万美元。

        爱德华.米勒也不是非常想看到这个结果,但他也需要提振股价,只能是矛盾地接受这个现状。

        毕竟顾骜这一两个月之内的出手,用华尔街的术语来,那就是“接飞刀”。

        华尔街有一句很朴素的训诫,那就是“不要接飞刀”。在一个公司股价暴跌的时候,千万不要觉得腰斩再腰斩就算是跌到头了。

        羊群恐慌起来的时候,腰斩再腰斩只会让大家更恐慌,然后跌掉九成,甚至九成五。

        敢“接飞刀”的人,你都是要做好炒股炒成大股东的心里觉悟的。比如历史上巴菲特就在某些报业公司的案子上接过飞刀。

        但人家是巨量资金进场,连“如果我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如何整改这家公司”都想好了,才这么乾的。

        如果你没有能力引导一家公司经营好,在华尔街几乎是没有大人物敢接飞刀的。(韭菜散户敢的很多,因为韭菜钱少,胆子大,死了就死了)

        正因为接飞刀的罕见,所以米勒需要勇于接飞刀的人。至于接飞刀导致的后果,只能先放一放,过了这道坎再慢慢算。

        ……

        然而,利好的状态似乎并不长久。

        报表披露、行情好转后仅仅一个星期,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就冒了出来。

        这天一大早,爱德华.米勒照旧意气风发地来到旧金山的王安电脑公司总部,準备处理各方风声。

        然而他看到自己的女秘书,已经提前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了。

        爱德华.米勒是个老派的财务型ceo,对新技术不太了解。有些时候,为了防止被提醒到自己的短板,他甚至刻意下意识地排斥新玩意儿。

        所以,儘管无线电话,也就是手机,在美国市场已经商用了三年了,他依然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充其量只有使用车载行动电话的习惯,因为那玩意儿历史稍微久一些,出现有七八年了。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这也是挺正常的。就像历史上中国是87年引入大哥大的,但是即使到了90年代初,老派的超级有钱的大老闆们,不用手机的也很多,并不是他们用不起,而是觉得亲自拿着个笨重的手机打电话不庄重。

        所以,爱德华.米勒在遇到很多突发事件时,总要延迟几个小时才能被通知到。幸好如今还是80年代,不是资讯时代,这点延迟在商界完全可以接受。

        “总裁,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女秘书一见面就拿出一些文案,摆在米勒的办公桌上,

        “这是今天的《华尔街日报》,零售渠道可能还没分发下去呢,是渠道商方面的朋友越过中间环节送过来的。有几家跟我们合作的专利业务代理律所,以及猎头公司,都被人集中爆出了丑闻。”

        米勒眉头一皱,一把扯过,仔细看了起来,随后不由暗暗心惊,越来越觉得掉进了阴谋。

        他当然知道这些文章披露的内容都是真的。

        那几家给王安电脑提供专利服务的事务所,都是重整协议实施后、他来当ceo的这一个多月里,新签下的合作者。

        原先王家父子管理公司的时候,是跟另外的事务所合作的。

        所以,只要这些新事务所出了丑闻,而且是跟王安公司扯得上关係的丑闻,那就肯定要归咎于他爱德华.米勒个人,是他这个ceo不诚信。

        想甩锅都很难甩掉,充其量可以甩给他当ceo后一起带过来空降的法务总监,不过那样至少也相当于自断一臂了。

        一个ceo当然不可能光杆司令空降过来,爱德华.米勒上任的时候,也是带了嫡系造假人马来的。

        米勒不由越来越严肃地细看内容。

        “智慧财产权评估领域的新型行业造假风险:据悉,近日旧金山戴斯蒙德律师事务所,涉嫌多起藉助间接控制业务关係,同时代理几起加州智慧财产权专门法院的侵权案及无效宣告案的双方委託……”

        “涉事的部分无效宣告案件,存在明显的原告方、即无效宣告请求方放水。因为几乎在一个月以内的时间差里,同一案由被其他原告方提出同样的申请后,有关部门得出了截然相反的裁定结论。且有关专业人士分析,认定戴斯蒙德事务所涉及的几起主动认输案件,只要稍加坚持,就能赢得无效宣告。”

        “这一自导自演的行径,极有可能是为了做局刷高涉案专利持有单位的智慧财产权库估值,从而在金融市场上谋取更大的利益……”

        《华尔街日报》上的披露外行人看起来有些晦涩难懂。

        但是用人话翻译一下,大致就是米勒此前打的“新买来的美女有多漂亮公众不知道,所以我们左右互搏一下,自导自演一下被侵犯、又被维权,而且是铁拳出击、成功维权的戏码”之类的主意,被敌人识破了。

        敌人还顺着夹带了其他诉讼,比如是王安方面的代理律所故意让对方知难而退的案子,他们找另一个强行碰瓷的,不知难不肯退……

        这里面分为“无效宣告碰瓷”,也包含“侵权碰瓷”,操作手法上还有各种大同小异,真要清楚起码能水几章。

        (考虑到本书读者有大约两到三成曾经是读过《喷神》的,我如果写得太细,有点对不起这些老读者,会害他们再多花一遍钱。所以,我就不具体展开了。本书开始入坑的新读者,如果对各种智慧财产权律师圈子的奸阴毒诈有兴趣的,去《喷神》看相关章节吧,那里都是我几年专利代理的真实行业经验。当然我相信大多数读者是对法律毒计没兴趣的。)

        总而言之,顾骜这一世虽然没有化身“喷神”,但他好歹对it科技行业的种种“高估技术市值”的诡计略有所知。

        所以,他只要提供战略眼光,找专业人士帮忙实施,就能坑死那些米勒请来的、自以为自己的手法如今还很新颖,不太会被同行看穿,或者即使看穿了同行也捨不得戳穿,想一起分赃再黑几年。

        没想到,顾骜可以请到不怕得罪整个美国智慧财产权法律界的、同时实力又够牛逼、眼光手段都狠辣的事务所,来掀桌子。

  http://www.lwxs00.com/25/25467/7151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