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回80当大佬 > 第121章 名正言顺占便宜

第121章 名正言顺占便宜

        其实,在当头棒喝马风等小弟的时候,顾骜是很想说“我命在我不在天”这句话,来破除他们的心魔、让他们更好地建立终生自信。

        只可惜,这句话是葛洪《抱扑子》上的台词,所以顾骜最终忍住了没说。

        他怕把马风和李联杰,乃至张一谋,都给带歪了,刚刚离开各类乌七八糟的瞎信,又堕入道家的魔爪。

        万一马风被勾引上修真风格,“金丹道成万万年”,岂不糟糕。

        厚此薄彼灭佛崇道,并非顾骜所求。

        所以,还是一视同仁、一切的罪孽都由顾骜来背负吧。以后他的小弟们再有觉得自己运气太好、好得无法解释心里发虚时,就让他们默念“顾哥算无遗策”来化解。

        游园活动宾主尽欢,一夜无话。

        ……

        第二天起,因为萧穗住到了友谊宾馆,白天没那么多时间再来打扰。

        顾骜可以重新把更多精力投入到课题中去。

        只要把晚上的时间分出来,陪女朋友就行了。

        而米娜只是扎伤了脚,行走不便,查书写材料丝毫不受影响,所以一天都没请假,顾骜开工她也跟着开工。

        为此顾骜还关心劝说了一下,无奈劝说无效。

        “学长你那么忙的人,都一天不歇,我怎么能歇呢。早一天做完,你才能跟马学长他们出国忙别的事情啊。”

        米娜都把话说到这么无私的份儿上了,顾骜还能如何?

        他只能任由妹子的任性,最多每天扶着她去图书馆和回寝室、再帮她打饭买饮料,生活上呵护一下。

        同时,顾骜也不忘给米娜吃定心丸:“放心吧,你伤好之前,我不会丢下你的。天大的应酬都不会。”

        米娜很是感动,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此相处之间,顾骜也渐渐看清了自己内心深处、一些曾经没有意识到的角落。

        比如,那天萧穗问他:为什么选择爱她?

        现在看来,除了那天跟萧穗说的理由之外,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顾骜自私,而米娜无私、热心奉献。

        顾骜也爱国,但他更是一个自由注意知识分子。

        他不会卖国求荣,但也不会舍己为国。作为后世来客,他信奉实现个人价值才是最好的爱国,有点儿像“美国梦”,在共赢的范围内利国,并且极度仇视贪g污l。

        这点上,萧穗的我行我素、不顾流俗、小资利己,跟顾骜比较合脾性。找这样一个老婆,肯为了小家小团体利益计较,顾骜很安心。

        而米娜是觉悟很高的人。

        事实上,整个外交学院,在77、78两届,能录取进来的,无非是三类人——

        要么是叶纨这样后台硬、成绩又极好;

        要么是顾骜这种有奇遇、刚好立了功、同时成绩又很好;

        最后就是米娜这种成绩很好、属于特殊群体、同时在面试环节能以政治觉悟和爱国脱颖而出。

        所以顾骜和米娜的相遇,一开始就注定了两人的属性——米娜但凡没那么无私、思想好,当初说不定她就录取不进来、也见不到顾骜了。

        这种觉悟在七八十年代的热血奉献女干部里是常见的,却让顾骜不适。他潜意识里希望自己未来的妻子更加顾小家一点。

        有点儿像萧穗未来会创作的《芳华》中,那些学**标兵,往往异性缘不错,但很少有人肯跟这种人结婚——因为你太乐于助人,就是中央空调级的暖了。异性跟你交朋友,可以白沾到暖的便宜,可如果结婚,就得掂量掂量“是不是有更多的暖被别人占便宜了”。

        米娜的暖当然不是给其他男生的,而是给国家的,这里面有本质不同。包括当初她在伊拉克为顾骜挨了一枪,未必就没有“为了更好地完成报效祖国的任务、顾学长的命比我的命更重要”的狂热想法。(当然仰慕顾骜占了绝大部分)

        幸好“国家”不是活人,顾骜没什么飞醋可吃,只是微微觉得米娜与“妻子”的人设有些别扭。她是自由而热血的,不能被任何一个“小家”束缚住。

        顾骜只能暂时把两人的关系,维持在相敬如宾的互相敬爱,以及像对亲妹妹一样和悉心呵护上,静待时机。

        ……

        顾骜就这样白天做课题、夜里陪女朋友玩,度过了疲惫而又充实的一周。

        一周到了之后,他亲自开车送米娜去医院,把脚底伤口的缝合线拆了——脚底是最皮糙肉厚的,不可能用羊肠吸收线缝。为了愈合得快,就得用很粗的线,到期后拆掉。

        “我没事了,早就不疼了,可以自己走的。”

        顾骜把米娜从拆线病床轻轻抱下来时,米娜羞红着脸婉拒。

        顾骜很认真地吩咐:“慢慢来,别急,先扶着我,轻轻踩下去。”

        米娜屏住呼吸,先习惯性地像轻灵的猫咪那样、踮着脚尖踩下地,忽然觉得足弓受到一阵张力,拆线孔传来微微刺痛。

        她微微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改作直接脚掌着地,这才好了一些。

        她松了口气,展颜一笑:“看,这两天走路脚跟着地,就没事了。”

        “那就好,不过还是少走几步比较好。”

        顾骜扶着米娜,回到车上,一脚油门开回学校。

        坐在车上,望着后视镜,顾骜随口笑问:“这几天,我做课题的时候,一直在想,找个什么借口,带风子他们几个出国去浪个把月的。

        结果还真被我从任务中找到一个突破点,可以假借考察某些项目的名义出国。美国哦,你现在脚伤也好了,要不要一起出去见识见识。”

        顾骜答应了马风和李联杰他们的事儿,当然是要算数的,这就是大佬的信用。

        哪怕百忙之中抽出精力,也得兑现给小弟的承诺。

        提出这个建议时,顾骜满以为米娜会很开心。

        谁知,他居然失算了。

        “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将来可是亲苏的走s女富商人设,跟着你这个彻底清白的白道高科技商人公然走得太近,不是污染了你的立场么,国家的任务怎么办。”

        顾骜一时语塞,突然很内疚。

        米娜这种一心爱国、以任务为先的立场,不肯留下任何可能增加麻烦的蛛丝马迹的行事作风……顾骜自愧不如啊。

        “是我说错话了。”顾骜讪讪地认错。

        回到学校,马风乃至萧穗,都难得地提前在等他了——主要也是顾骜每天晚上都会跟萧穗聊很多。所以萧穗知道顾骜已经有了“找借口出国考察”的新计策,就等着今天带米娜看完病后摊牌呢。

        “米娜妹妹也出国吧?”萧穗还不明白里面的关节,一直以为顾骜等了这两天,是为了等米娜彻底痊愈。

        “没,她一心以任务为重,将来是不肯公然跟我一起厮混了。”顾骜把其中关节,挑能说的大致解释了一下。

        那些根据保密原则不能吐露的,顾骜当然也有分寸,哪怕是女朋友也不会说的。

        萧穗大为感慨:“觉悟真高,吾不如也。”

        夫妻俩说完私房话,马风才凑上来请示:“顾哥,听说你边做课题都能边想到招儿?说出来让我开开眼呗。”

        “一边儿去,我先跟他们仨私聊!有些国家机密,你听不得的。到时候记我的结论就行了。”顾骜板着脸,严肃地将马风等人推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米娜,还有叶纨和杨信,都是课题组的成员。

        “你倒是能给自己加戏,才消停了多久,跟各个科研院所的沟通都是我们在做,你又要出国了!”叶纨资格最老,略微有些赌小性子地吐槽。

        不过她也是国事为重的,绝对不会跟顾骜凑热闹。她知道自己将来是驻美大使馆外交官的人设。留下跟顾骜过从甚密的签证档案,对顾骜的将来不利。

        “是不是加戏,听我说完计策再下定夺,也不迟啊。”顾骜颇为自信地当面反驳,他也是对事不怼人。

        “嗯,我相信顾学长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米娜无条件地盲信道。

        有了米娜捧哏,顾骜展开几张这两天刚写的稿纸、乃至一些期刊资料,解说道:

        “我这次,其实还是想借用自己那家电影公司的名头,到美国去考察高科技的摄影器材。不仅是购买,还要考察联合研发的可能性。我瞄准的,可不是去年算计的斯坦迪康和电视制导那种小儿科了,而是对国家工业重要得多的东西。

        另外,我也不只是为了偷买某些灰区技术本身。而是这次实践,能够总结出一条全新的产业转移路子、为所有后续工作解放思想、打开视野。”

        顾骜把铺垫的话说得那么满,充分吊起了三位战友的胃口。

        “话说这么大?那你倒是先提纲挈领地说说,你准备偷什么?又何来的信心、觉得外国人肯与我们联合研发呢?难道是某些国内基础已经很不错的领域了么?”叶纨严肃地问。

        顾骜自信满满地揭开谜底:“我这次作为样板工程瞄准的技术,叫做‘摄影机器人’,其实就是数控的工业机器人的变种。

        众所周知,人类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工业机器人,是德国库卡公司1973年研发的famulus,那是一台电机驱动的数控六轴机械臂。作为7年前才刚刚在地球上出现的技术,数控的工业机器人,在巴桶的管制清单里,足足列于灰区技术的最顶端,甚至本来是可以作为红区封锁的……”

  http://www.lwxs00.com/25/25467/71489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0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00.com